山东淄博女子劳教所的血腥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五日】二零零八年在中共奥运期间,我被文登国保大队向洪平一伙在自家绑架,在文登拘留所被非法迫害半月后,又被非法劳教二年,在体检时查出乙肝、高血压,恶人草菅人命,硬是把我送淄博女子劳教所迫害。在这期间除自身遭受的残酷迫害外,我目睹了劳教所恶警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的不择手段的摧残和酷刑折磨,简述如下。

一、给法轮功学员的饭里下药

二零零九年在一次分饭时,我偶然发现,有一吸毒女把一碗菜端到警察办公室里,大队长赵文辉从抽屉里拿出一包药,给吸毒犯后,将药倒进菜里,搅和后放回原处,然后等领饭时,给那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另一吸毒犯在门口站着,看见我在看,就示意我不要吱声,后来我又发现一连好几次那个吸毒犯去办公室拿药,往那位同修的菜里放。我和几个同修想方设法把这事告诉了那位法轮功学员,她才恍然大悟。

二、吊铐、侮辱、殴打法轮功学员

劳教所恶警利用吸毒的、卖淫的、传销的监视、侮辱、殴打法轮功学员,并许诺:谁能打“转化”(即逼迫放弃信仰)一个法轮功学员就给谁减期,我曾听一个叫孙丹丹的吸毒女说起这件事,都是当时减期,解教时又用各种借口加上,因为劳教所需要榨取她的劳动力。

还有一个法轮功学员,是个年轻姑娘,因不“转化”,被吊铐、殴打,不给饭吃扒光衣服,恶警进去看见,哈哈大笑,恶警为了达到百分之百的“转化率”,不惜采用卑鄙、下流的手段对待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我没有更形象的语言形容,只能用“邪恶”二字。

还有一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吸毒女姜丽雯、孙丹丹折磨得浑身是伤,她们俩昼夜不停的打法轮功学员,一个打前胸,一个打后背,前后攻击,把这位法轮功学员每天关禁闭室,里面只许站一块地板砖的范围,稍一离开就拳脚相加,里面不让睡觉,冬天不让穿棉衣,只穿一件单衣,往身上泼凉水,门窗还开着,不让上厕所给一小块馒头,吸毒女还把馒头扔在很脏的地方叫她吃,往她脸上吐痰,扔污物,整天罚站,吸毒女还穿着高跟鞋在她脚上拧圈,她被折磨得遍体是伤,腿脚红肿,手连碗端不起来。

吸毒女为什么这么卖力地迫害法轮功学员呢?因为恶警许诺给其减期,同时给她毒品,我曾看见孙丹丹手里拿着一盒精致的烟,她说是警察给买的。

还有一位法轮功学员被吊铐在浴室里,不给吃喝,她五十多岁,口渴得喝自己的尿,恶警宋敏吩咐打手说,“尽管打,她身子壮着呢!”

还有一老年法轮功学员,被关在隔离门外,恶警指使吸毒女,抻她的两只胳膊,如果吸毒女不听话,就给其加期。

零九年快过年时,送进一个法轮功学员,不配合恶警的迫害,被吸毒女王智打得脸肿得不象样子,最后被王智活活打死,打死后,当天晚上队长钟宁、政委王军以及二大队所有恶警都连夜赶来,处理此事(这是一个值夜班的女孩偷偷告诉的),那天晚上我看见恶警刘桂玲在电脑前打印什么资料,欺骗家属,后没几天行凶者王智就被释放了。

三、强制奴工劳动

劳教所经常加班加点、通宵达旦的干活,是经常有的事可是上边有时来检查,恶警就不让干活,让劳教人员整齐地坐着看书,伙房生活也有所改善,等上边的人走后,恶警就让劳教人员把休息的时间补上。有一次省里来所检查,劳教所找几个劳教人员按照他们安排的说,说一天干六个小时的活儿,实际上十八个小时也不止的,她们就是这样造假。

四、强迫唱邪党歌、暗室迫害

零九年恶警孙振鸿又出毒招,凡是法轮功弟子上厕所,必须向警察报告,还得唱着邪党的歌,唱就让上厕所,不唱就不让上厕所。曾经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孙振波,刚进去身体很健康,后来被折磨得不能走路。有一次她被吸毒女姜丽雯用衣服钩针插进耳朵,好几天没抠出来,过好几天才从耳朵里拖出来,还带出一块肉。由于她一直不配合恶警的迫害,最后被折磨成残废了,用小木凳子撑着走路,恶警还扬言:“如果死了,就算自然死亡。”

在这个黑窝里,有很多不被人知道的秘密,有一次,我们几个人去教学楼打扫卫生,发现里面有许多单间,里面有张铁床,有监控,听说还有地下室,吃喝拉撒都在里面,不见光明,把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都关进里面迫害,有一次我看见几个警察把一法轮功学员手脚用绳子绑着,光着脚在地上拖着,几个恶警往教学楼拖。

我写的这些触目惊心的场面,只是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这就是恶党宣扬的所谓“拯救人类灵魂的大学校”,在这里有的是阴森、恐怖,简直就是一座人间炼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