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娃子”喊“妈妈”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六日】现年四十七岁的曾任四川省广元市政府驻成都办事处干部祝艺芳女士,因修炼法轮功多次遭到中共绑架迫害。曾被吊铐七天七夜,并被剥夺睡眠。四川省委副书记李崇禧签字把她作为四川省重点迫害对象。省“610”(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直接插手下达指示,广元市“610”和成都市“610”联合执行对她迫害,在广元看守所她被呈五马分尸状铐在铁床的四个角上。在2006年10月8日,祝艺芳被广元市旺苍县法院开庭审判,非法判刑7年,劫持到成都女子监狱。

因为四川省“610”把她作为四川省黑名单上的重点人物、骨干人员,监狱便把她长期隔离、单独锁门关押,实行严管。祝艺芳始终坚持自己的信仰,认为自己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也没有违反任何法律,不是犯人,所以拒绝穿囚服。警察就唆使犯人扒光她的衣服,只剩胸罩和内裤,将她长期单独关押在一个人都不能站直的小屋子里,不许与任何人说话,也不准家属接见。

祝艺芳有个儿子小名叫全娃子,妈妈被迫害,他也跟着受连累。妈妈被劫持在监狱,儿子来探望。可是因为妈妈坚定修炼不向狱警妥协,监狱拒绝见面。

无奈之下,儿子便在高墙外高声叫喊“妈妈”。听见儿子熟悉的声音,祝艺芳冲向铁窗,大声答应道:“我在这里!”可是,妈妈就因为这一句话就立刻被监管的刑事犯按倒在地蒙住了嘴。第二次,儿子和侄儿来看她,监狱还是不让见面,儿子就在监狱旁边的枇杷园里高喊“妈妈”。为了让妈妈能够知道是自己,儿子就边喊自己的小名“全娃子”,边喊“妈妈”,这凄惨的声音令闻者落泪。祝艺芳听到后,跑到铁窗前向儿子和侄儿招手,监管她的刑事犯再次把她按倒在地。儿子怎么也想不到对妈妈的呼喊使妈妈遭到了犯人的虐待,两个孩子被吓跑了。

然而,专管迫害法轮功的警察赵红梅得知后,就起了另外一种心思。2009年新年到来之前,赵红梅对祝艺芳说:“我找了监狱长,给你要了一个‘亲情接见’的指标,但你不要辜负我啊。”赵红梅所说的“你不要辜负我”,就是要祝艺芳写与法轮功决裂的“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祝艺芳识破赵红梅的伪善后,坚决拒绝这样的交换,叫赵红梅把这个指标交给别人。赵红梅坚持不同意。到接见那天,儿子与侄儿到了监狱,祝艺芳坚决不去见面,坚决不穿劳改服。警察便叫四个犯人把祝艺芳按倒在地,强行穿上劳改服,并把她推下楼去与儿子和侄儿见面。她被迫穿着劳改服去见亲人,伤心地流下了眼泪:自己平时遭受着侮辱也拒绝穿劳改服,就是不承认自己是犯人,而现在却穿着劳改服见亲人,是对她最大的侮辱,有损法轮大法的尊严。

见到两个孩子,祝艺芳泪水夺眶而出。狱警看到此景还以为他们玩弄的“亲情帮教”有了效果,赶忙给他们照像、录像。在警察没有注意他们时,祝艺芳迅速揭开衣服,让亲人看到自己遭受迫害的情况:肚子像十月怀胎妇女一样肿大,腿部也肿的发亮。她把自己脚落地是麻木的、腿已走不动路的事实告诉孩子,并把自己在监狱的生活情况也详细地说了出来:长时吃白饭,吃不上盐,吃不上蔬菜、水果,不允许买洗衣粉、卫生巾、卫生纸,口渴时用一个犯人丢弃的饮料瓶来喝水,解便后也用这个饮料瓶接水来冲洗……

由于长期锁门关押,见不到阳光,食物又严重缺乏营养,再加上精神和肉体遭受到超过极限的折磨,祝艺芳全身浮肿,以至不能行走,肚子胀起出现腹水,后背鼓出一个大包。在警官医院,每天四个男犯把她强行按在床上,用布带把她的手脚绑在床的四角,把肚子和膝盖也用布带绑在床的两边,然后护士给她输入不明药物。不明药物输入后,她心里发慌,血管疼痛,肚子肿胀。开始每天输两小瓶,又被换成两大瓶,从两大瓶到四大瓶,后来增加到八大瓶。每天还给她打不明针剂,起初打一针,后来扎双针,臀部都被打溃烂了,就这样在医院遭受五个多月的迫害。至今臀部上还留下一百多个针眼,针眼泛绿色。

2009年6月,祝艺芳的妹妹和儿子去医院探望她。六月的天气,成都很闷热,可她却上身穿着棉袄,用手提着没有腰带的裤子。妹妹和儿子见到她的模样惊呆了,儿子痛哭流涕地说:“这哪是我妈呀,这人是个疯子,她不是我的妈妈。我的妈妈好漂亮,气质好高雅,是很受大家尊敬的!”从上次接见到现在,这才半年的时间啊,可是祝艺芳已被迫害得连自己的儿子都不认识了。经警察前来确认她就是祝艺芳后,孩子才认了妈妈。妹妹见姐姐身上又脏又臭,一问才知道已有半年没洗澡了。

全娃子由喊妈妈,到见妈妈,再到认不出妈妈的探监过程,从一个侧面揭示了中共灭绝人性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冰山一角。“全娃子”喊“妈妈”的声音曾经回荡在监狱的上空,激荡着善良人的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