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学好法 多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六日】我是一名老弟子,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磕磕绊绊走过了十一个年头。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同修们到北京正法,身边的同修没有告诉我,他们回来后我才知道,那时我觉得我失去了很多东西,好象被人抛弃一样难受。在这过程中,失去整体的环境,失去同修的联系,渐渐的安逸的东西越来越多,旧的执着没去,新的又产生了,学法、发正念、明显在走形式,手写真相也就搁笔了。这期间最多的是看闲书,一度沉浸在常人的风花雪月、悲欢离合的种种情缘当中,在其中感叹着人生。更有甚者,又迷上金属手工艺制作,连做梦都在想着构图,有些不能自拔。忽然有一天自己感觉很累,问自己为什么活着?为何而存在?惊恐之余发现自己错过了那么多,自己的生命在脱离法的环境下悄然的被时间吞噬着,无视师父的慈悲苦度,惭愧至极。

某一天,失去联系的同修找到了我,却解决不了我对真相资料数量的渴求,就在自己经济拮据而买不起电脑发愁时,另一位同修给我送来电脑打印机,这是我梦寐以求的,太让我惊讶,使我深深感受到师父的巧妙安排。就这样一朵小花欣然开放。

这朵“小花”承载着周边同修的需要,每周成百上千向外输送着不同角度的真相资料,开了这朵小花,我和妻子走遍了大街小巷,在妻子的努力下,我家成立了七人学法小组,学法炼功传真相。

揭露当地恶人恶警震慑邪恶

当地一位同修被派出所迫害、被非法拘禁,我首先想到的是曝光当地邪恶,通知整体发正念,再主动找关系弄清恶人恶警的工作单位家庭住址,然后从恶警的家一路到派出所、连派出所的门上都贴了真相。过了三天,我去这个派出所打听消息,参与迫害的两个恶警一个是所长,两个人都蔫了,其中一人有病没上班,都觉的被人贴标语没面子。从此这个派出所原有人员再也没有迫害过法轮功学员。对此我对揭露当地邪恶有了更新的认识。

凡是阻碍众生得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毫不客气清除掉,揭露当地邪恶也是制止邪恶中的这部份众生继续作恶以免罪上加罪的有效办法。

零八年奥运前,本地不断有同修被迫害,除了通知发正念外,又進行交流,一定认清这不是人对人的迫害,同时我与妻子制作大量不干胶真相,我利用半夜这段时间,把邪党县委、县政府、公安局的门柱上、广场上所有能利用上的都贴上真相不干胶,一方面震慑邪恶,一方面让广大民众看一看邪党假恶斗的本性是怎样失去人性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

第二天,据知情人跟我说,全县城所有探长以上警员到局里开会:这法轮功也太厉害了吧,还指名道姓的正告我们,把小报都贴到县委、政府、公安局来了,他们叫嚷着一定要调查,却瞎咋呼一阵不了了之。

同修是一面镜子

我参与整体协调已有五年,与另一老年同修时常外出,在出租车上从不放过讲真相救人的机会,每次都很顺利。

有一次,我们从A同修家回来,是A给我们找的司机,上车前A对我们说给这位司机讲了几次都不退,你们再救救他。上车后,我与司机聊着现实社会的阴暗面,一直谈到信仰自由上,给他讲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天安门自焚伪案,大法的洪传景象,他都说好,也知道法轮功学员是好人,但一说三退就三缄其口不表态。眼看我们就要下车了,我在心里说:这次没能救了你,就等下一次吧。下车关车门时,老同修说话了:“孩子,为你好,退了吧,给你起个名字吧。”司机瞅了瞅我们,说“行”。我们挺高兴,一个生命终于得救。

事隔不久,又遇到此类场景,那个司机是个佛教徒,全家都信佛,亲哥在五台山出家修行多年。他不反对法轮功,他说不同法门有不同法门的东西,信仰自由嘛。我给他解答了他的疑问。但一劝三退就是笑不言语,下车的时候老同修:“你退了吧,永远平安。”他真的点点头。

这两次真奇怪,我讲了那么多都不退,老同修一句话就点头答应,这说明问题呀!我马上找到了自己与同修在这个事情上的差距。救人何等神圣、何等珍贵,有时是机不可失的,怎能轻易说放弃就放弃,他就等着你去救,你却要他等下一次,在救人上自己的慈悲心不够,用心程度不够。用人的语言,有的人是很难感受到那份苦口婆心是为他的,只有修出神的慈悲去面对众生,众生才会感受到那份善念、真念。与同修的差距,实际上是需要在学法上多用心,在学法上找差距。

在整体配合上升华自己

在正法过程中,我身边的同修小B整天忙的法学不好、功炼不了,有时饭也吃不上,而有的同修等、靠、要的依赖很严重,我便主动承担起向各个点儿送耗材,学技术再教技术,通过接触的同修与其交流,应该力所能及的去圆容、去完善整体需要的,这是我们每个法轮功学员应该做好的。整体配合是每个法轮功学员的责任,经过交流有的同修逐渐在主动承担做事,这样小B同修的压力也就缓解了。就在自己对技术的不断学习的时候,发现学法炼功的时间越来越少。

在整体的需要上,哪需要我就到哪,哪怕一件小事,我会用最短的时间把它做好,告诉自己不能无故占用同修的时间,购买电脑打印机、耗材、维修,帮助同修成立资料点,还要协调组织学法小组,自己觉得忙的脚不沾地,妻子经常提醒我这样不正常,我知道这需要同修们主动出来做事,如果每个同修都能发挥作用那是最好。我也告诉妻子,我会以法为大,我们都会走好,只有小的整体良性循环的好,大的整体也会好,只要我们的心放在法中,路走正,师父会安排一切。

我工作的车间管理人员有外调的,我就开始一人独处一个办公室,学法炼功的时间很充足,一直到一年之后,我车间又来新主任,我对其讲真相三退后,他告诉我到另一个办公室办公,因为那个办公室肃静没有旁人打扰。我的工作每天只需一个小时来安排,其它时间基本自由支配。他还说:你好好炼,将来全车间都能得救(车间已全部三退)。邪恶在最后垂死挣扎的回光返照中,还在干扰迫害法轮功学员,经常找自己,整体上哪没做到配合,哪没去补充,自己心性哪没有达到标准,这一找,存在的执着太多了,比如:想抽烟的心还没有去干净,半年多来总想尝尝烟是什么味道,有时别人给就抽,以为抽一根烟不算什么,明天就不抽了,可是明天还是这么想。这样持续了一段时间,终于把它戒掉了。还有证实自我的心,在心里认为自己比别人有能力。不修口,有时不该说的话说了很多。求安逸,忙了一天缓解一下放放松,这一放松,逐渐发现在做大法事情的时候,一点一点的失去了当初的那种不知疲倦的神圣感,在同修遭绑架时没有了他的事就是我的事的急迫感。当找到这些执着时,我害怕了,本以为自己修的不错的,修了这么多年执着还这么多,这就是想缓解、想放松的心造成的,我及时在法中归正否定旧观念、必须从旧宇宙中为私为我中脱离出来,带着这诸多的东西如何能达到师父要求的标准?“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所以一定在学法上下功夫,近段时间,为私为我的那个私在正念下消失遁形了。

坚定信师信法

2008年至2010年,邪党恶警恶徒绑架了当地法轮功学员,又非法审判,丑事、坏事做尽了。妻子和被非法审判的同修家属在中共法院门前向当地民众讲真相时,邪党心虚的派出很多警察和便衣,恶警不断的录像拍照,但也没有干扰到她讲真相,周围的同修在发正念解体邪恶,也有同修为妻子的行为担心。在此之前国保大队曾经多方打听被判刑的法轮功学员的孩子住在哪里,其实这个小同修就在我家住,小同修的正念很强,几次面对国保大队恶警,就向他们索要被他们强抢去的钱和物品,国保大队一度想向小同修下手,一直没有得逞。这天他们照相录像的使这件事表面上看变得有点复杂,回到家中妻子与我谈起过程,此时我也有了压力,瞬间扭转心态,不能承认这一切,邪恶它不配。我与妻子交流,“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只有学好法,坚定信师信法才是最安全的。

2010年6月,我家学法小组的一同修在讲真相时被跟踪绑架,凡是与其有联系的同修都做了准备,同修告诉我马上把家里的东西收拾干净,我心想,要想收拾干净谈何容易,这是又一次对我和妻子的不同寻常的考验,也是我们对法是否坚定的检验。索性不动,我是师父正法中的一部份,也是助师正法的一部份,我与我的一切归师父管,谁还配来动我呢?“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只有向内找学好法,高度信师信法,你一直是精進的,一直是安全的。

修好自己、多救人

我体悟到,只有明晰法理向内修才可修好自己,修好自己才可多救人。

今年七月,父亲做农活时,被镰刀割断手指,血流不止,接到电话后来到医院,缝合就回家了,我与父亲交流这可不是偶然的,是你长期不去的执着被邪恶钻了空子,有漏不及时清除它才敢迫害,比如几年戒不掉的抽烟、不修心性骂人、还有显示心等等,第九天我回家看望父亲没有变化,第十天,我接到电话到家一看,手指肿的紫馒头一样,马上就裂开了似的,到医院后就开始手术,我被院长好顿教训,说我拿老人的生命开玩笑。医生给我穿戴无菌服叫到跟前:手指已经保不住了,骨头已经黑了,没有肉没有皮只剩下黑指骨,得知消炎后截指,如不截指,将来会如何如何。我知道邪恶利用这种形式来迫害父亲、来干扰我。我问父亲为什么一夜之间手指变化这么快?他说都是自己的一念,因为疼的厉害,他就想:疼能怎么样,给它一个手指能咋的?还以为是正念呢。

这几天通过我与父亲难得在一起心平气和的在法上交流,他才认识到旧势力的恶毒,我们不断发正念否定这种形式的迫害。我看到父亲的心性在发生改变,他在与同病房的人讲真相,传《九评共产党》、赞神韵。我也用自己的方式讲清真相、促三退,同病房的十几人都退了,并且有两人要学功、看书。我尽量满足他们。又过了两天,医生通知第二天一早手术。第二天早上,院长、主任来会诊,一看父亲的指骨上生满了新鲜的肉芽,而且近八十岁的老人身体这么好,年轻的小伙子也不可能,手指不用截了,可以出院慢慢恢复。

不久前,我的工作有了变动,每天到各个岗位巡查。我知道是师父的又一次苦心安排,我早就想换换环境接触更多的人。现在我每天用一两个小时拿着对讲机到各个岗位巡查,每次都能讲真相,劝退几个人三退。没退的也给他们留下了正直和善良的印象,打下劝退的基础。

以上的两件事,我悟到一切都在围着大法转,一切为法来,一切都给机会,如今的法轮功学员无论在何时何地都不要忘记自己救人的使命,何时何地都有你要救度的生命,修好自己,我们共同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