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解恶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六日】

一、历史的渊怨

我从小时可以说是一个非常纯真的女孩,父母对我们兄弟姐妹要求也很严格,只要与外人发生口角或打架的事,我的父母首先是打骂我们,我们就认为父母亲胆小怕事。我们家在大院的口碑一直都很不错。

可“文革期间”的一件事让我改变了对我母亲的看法。有一天,我母亲下班回家,看到一熟人在被红卫兵批斗,整个大院所有能站人的地方都挤的满满的。人们在恐惧中大喊着口号,并且打被批斗的人。当时,我母亲拨开人群,走到前边与红卫兵理论。当时和我们家处的好的人们都捏一把汗(这是在我妈平反后人们讲的)。那时人们都知道红卫兵做的不对,但是都不敢说话。

这样,我母亲被打成“牛鬼蛇神、反革命”,被批斗游街。在那个日子里我姐吓坏了,“革命小将”或“红卫兵”让斗我母亲,她就赶快喊“打倒牛鬼蛇神某某某”。父亲一气之下,有病不能自理,两个弟弟在当时一个十岁、一个六岁。我的大弟弟当时被造反派的大字报贴满了院里的各个角落,不敢出门,后被逼迫自杀。

由于母亲被批斗的精神失常,父亲身体不能自理,二弟还小没有人管,也成了当地有名的“拉子”(印度电影《流浪者》),再后来被判了十三年大刑。回来后,在开出租车时,被人暗害。共产邪党多年来的群众斗群众运动,给多少家庭造成了多少的悲剧。也因此我们家人对那时斗了我母亲的人、给我大弟写大字报的人、尤其造成我二弟被害的人,一个个都成了大仇家。我的仇恨心理不断的膨胀。

二、解恶缘

我学大法后,师尊给我开启了许许多多智慧,明白了许多法理。尤其是理解到师尊讲的:“把心放大到原谅你个人修炼中的一切人,包括原谅你的敌人。”(《澳大利亚法会讲法》)那真是说起来容易,做时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其中有一家,他儿子被认定是杀害我二弟的凶手。因他儿子在我弟被害几天前,刚叫人打了我弟,公安已经把他儿子抓起来了,后来听说他家找人花钱,把他儿子又放了。对他家人开始讲真相时,我强用平和的眼光看他们,不再象以前有仇似的。但心里放不下,总觉得心里还是堵着东西。想他们那样子杀了你家人你还要救他们,每每想起这事就想哭,有时还想让他们快点死。后来,在学法中,不断的加大心的容量,经过好长时间剜心透骨的修炼去执着,渐渐的我开始能与他家人打个招呼了。

多次与同修在交流过程中,剜心透骨的不断的找自己,知道自己的这一次生命是师父给的。那就必须明确自己来时的责任与誓约。我此时能深深感受到师父所受的冤又有多大,那是用世间的任何语言都无法形容的,师父宽容的心可包容一切,我真想大哭一场。我从不善于哭,可已泪流满面。这次不再是因为我弟的去世,而是自己的放不下自私的心影响了整体提高,同时从心里认识到大法的严肃性和修炼人的艰难。

把心彻底放下吧,放到能原谅你的一切敌人。这就是师父要的。开始时,我是咬着牙,憋着气,脸上笑嘻嘻找人家说话。真当我把心放下时,他家人也来我店里买一些用的东西,有时还在我店里用公用电话给他家打电话,我就及时把他家的电话记下,发往明慧。在这以前是不可能的。并从心里求师父给机会让他们明白真相得救,最后在师父加持下,路上遇到他父母,给他们讲了大法的美好和大法是救人的,同时给他们做了三退,并告诉他们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难来时,可保命。

就在说这话的同时,我又一次出现了不好的想法,我救你家人,你害死我弟,就算了吗?师父的法又一次出现在我耳边。在讲真相中,一定不要忘记修自己,因为大法弟子的一切念头都会制约着你空间场中的一切,就会使他们得不到救度。你的想法符合了法,师父什么都会给我们最好的。

院里还有一户人家曾经都是斗我母亲的积极分子。他家准备搬家时,我想到自己的责任是救人的,必须去讲。去他家后,我很祥和的与他们交谈:那时是共产邪党搞的运动,给老百姓造成了许多仇恨。我现在修炼了法轮功了。他们一看我的诚意,在很祥和气氛中,他们家都做了三退,并知道了大法好。

虽然我还有没去掉的心,但我会在当时斗过我母亲的人或有过过节的人身上找到自己的不足,在大法中提高上来。“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正念来自法,修的不是你人的主意怎么好、你人的办法怎么高明,修的是你在对待问题时是否用正念。”(《再精進》)

我家邻居的姑娘是我的同学,她家有弟兄姐妹三个,原来相处得很好。文革中,由于母亲被斗。从此她家人开始欺负我家,把乱七八糟的东西往我家门口倒,到社区经常去说我家的坏话。

记得我父亲去世第三天晚上,人们都已睡了。我把我姐拉到门外,对着他家门口专门与我姐悄悄说:“谁也别告,就咱俩知道,我已和某某地方说好了,明天天一亮就土葬。”指着他家,专门让他家人听。看看这家人到底有多坏。不试不知道,一试才知道,他家人真坏。

就在我去父亲单位报销丧葬费时,单位领导正给我批报销条子,桌上的电话响了。是公社办事处来的电话:“你单位某某某去世,你们知道吧,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应该火化,据调查和有人揭发,你单位某某某已土葬,这件事不但钱不能报销,还得抓典型上报处理。”当时我就在场,心里在那偷着乐。父亲单位领导严肃的批评了公社领导:你们调查好了再发言,不要信口开河,你代表的是国家机关。

我那时都别提多高兴了。后来见到这位社区领导,证实了这件事确实是他家人汇报的。这一件件事的发生,明白他家人坏,是害人的主。我们仇也越来越大,与他家大打过几次架。从学大法后,明白他们也是受害者。再说自己就都对吗?自己这个争斗心、怨恨心、名利心、愤愤不平的心,一直都有。

学法后,我一直在寻找机会给他家人讲大法真相,发正念求师父:“这是我必须要做的,解体邪党一切邪恶因素对他家人的操控,不要因为我过去的过错,让他家人失去救度的机会。”在师父的加持下,给他家人做了三退,又一个冤怨得到了善解。今天,若没有师父,这怨怨相报何时了,共产邪灵它是让你们越打的厉害,越对它有利。旧势力这个当,我决不会上的。同时对师父讲的“这里是一块净土”(《美国西部法会讲法》)的法更明白了。要求自己更严格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