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進不怠随师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六日】以下是一位没有文化的老年同修的正法修炼体会。同修自述,我帮助整理。老同修认为,网上书面法会交流也是一次难得的提高机会,是修炼历程中不可多得的见证大法的机会,虽然自己不会写,但不能交空白卷,希望更多的同修都来参加,展现世间正法修炼的辉煌。

一、得法

我是九五年八月份得法的,得法前我身体非常不好。有肺结核,癔病,全身疼痛并经常抽搐,精神被外来信息控制着不能自持,常常半夜跑出去躺在马路上,什么东西都往外扔,钱也往外扔,什么都敢干,后来被家人送到精神病院,在那里住了五十六天,受尽了折磨,那里的医疗手段是很残酷的。回家后还常常发病。当时在我明白时有一种预感,人生的路仿佛已走到尽头,我感到绝望极了。

就在这时,一个让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事情出现了。有一天我路过法轮功炼功点,那里外面挂着一条介绍法轮功的横幅,“法轮大法”四个字特别大,格外显眼。我走到那里忽然感到有一股能量直打到我心里去了。第二天我去找炼功点,当时我不敢走進炼功场地,就在外面转悠,我横了横心進去了,学员们正在炼静功,她们教我炼双盘腿,我一下就盘上去了,很快我学会了五套功法。从此我天天学法炼功,风雨无阻。那时我的思想业力和外来干扰特别大,我抱定一念:横下一条心跟着师父走,一修到底。炼功不久我身体出现了巨大变化,心神安宁,恢复了正常生活,并能料理家务。这些年可把家人累坏了,原来经常淌血的红鼻子不红了,也不淌血了,一百五十度的老花镜摘掉了,肺病好了,人也变得精神了,心里压着的石头没了,整个人象换了一个人似的。大法救了我的命,让我从新活了过来。

二、魔难中锤炼

九九年“七•二零”之前,邪党就开始迫害法轮功,开始公开肇事,几天之间绑架了本市多名辅导员。“七•二零”这天,大家决定去省政府要人,大家和平理性的表达了要人的意愿,希望政府了解法轮功的真实情况,释放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给法轮功学员一个应有的炼功环境。下午邪恶的满天谎言从广播里传出来,邪党警察特务在身边穿梭,忙着抓人打人,逼着学员写什么不炼功保证。我当时一点也不怕,心里格外平静,我抱定一个信念:坚定师父,坚定大法,不管遇到什么魔难,这个法我一修到底。我被他们关了一天,晚上放回来了。

不久,丈夫被确诊得了骨癌,而且是晚期。我照料他两年,直到他去世。想想看,过去是他照顾我那么多年,如今我修大法身体完全恢复健康,反过来能细心照顾他了。

二零零二年九月的一天,我正在家里做饭,上来一伙人,强行把我绑架到劳教所非法劳教,在那里我遭受了三年非人待遇和酷刑折磨:不让睡觉、蹲地砖、坐铁椅、上大挂、电棍电,有一次上铁椅坐了十七个昼夜,每天早上四个恶警科长一上班,就用高压电棍轮流电我,我告诉他们善待大法弟子有福报,他们不听也不说话,就是不断行恶。我发正念,持续不断发正念,用正念制止行恶,让他们的电棍都不好使,让迫害我的电流反制邪恶。后来他们真的不敢再使用电棍了。

我时刻记住自己是大法弟子,坚信大法,不屈服邪恶的淫威,恶警头子的坏招对我不起作用,他们再也疯狂不起来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保护,弟子没做好师父为弟子承受的太多太多。

三、揭露迫害证实大法

离开劳教所那天,单位书记来接我,在车上我向他们讲述万家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我们只是有一个信仰,按照真善忍标准做更好的人的善良民众,只因为做好人的人数多了就要遭迫害,这是什么逻辑,这是违法犯罪。我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好了,这你们是知道的,学大法心胸开阔平和,做事都为他人着想,不计较得失,没给单位添麻烦,在家里多承担家务让孩子们安心工作,这不是过去想求都求之不得的吗,是学大法带来的福份。

回去后,单位拖欠我工资,我就找单位领导讲真相。那是我应得的钱。我悟到生活上有保障才能更好的证实法、救度众生,我不走极端,更不承认邪恶的经济迫害。从慈悲的角度讲,看到我的同事、领导被邪恶谎言欺骗,被利用迫害大法弟子、在害他们自己,我能不去救他们吗?我一次次去找单位,给他们讲真相,清除毒害。当时单位书记受厂六一零办控制,中毒很深,起初不理解,跑去对六一零人说:“关了三年她一点也没改变啊!”我不怨他恨他,我想:你是改变不了我的,我做的是全宇宙最正的事,我要把你改变,救你啊!经过多次讲真相,最后这个书记“三退”(退党、退团、退队)了。

那一阵子我逢人就讲劳教所对我的迫害,让人们知道被高墙挡着的罪恶──精神折磨、酷刑、无人性的虐待、做奴工,这些无辜的信仰真善忍好人的遭遇,呼唤良知。好多人不大相信,人们被毒害的太深了,我拿起蜡笔把我的心声写在墙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好”、“天灭中共,三退保命”,一条街一条街写,一栋楼一栋楼写。

女儿是常人,怕我再遭罪不让我和大法弟子接触。我心想,谁也挡不住我修炼大法。我理解家人的心情和邪恶迫害给家人造成的压力,我对女儿讲:我的生命是大法给的,这你是知道的,我还告诉你,我的生命是为大法而来,没有大法就没有我,我做的都是正事。在那个邪恶的魔窟里如果没有师父的保护,我人早就没了!生生死死都闯过来了,不用怕。孩子明白真相后不再阻挡我,还帮助我做三退,劝退了不少人。

过去我学法少,有些事没有在法上认清,给旧势力邪恶钻了空子。如今我每天拿出整块时间静心学法,有空余时间就看明慧资料,提高得很快,深感师父就在身边,拽着我们往上推。我想我不会做资料,那我就发资料,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功。从那时起我发放资料、粘粘贴,不管白天黑夜,只想让众生得救。我用发放真相资料来兑现自己助师正法的誓约,为这千古机缘尽全力。

四、修好自己讲真相,广救众生

我把讲真相劝三退溶在日常生活当中,买菜、洗澡,只要能与人接触的地方我都不愿错过。

平时多学法,那是讲好真相的基础。由于自己有时主意识不强,学法干扰好溜号,我就尽量到小组去学。自己学的时候也要读出声来,延长学法时间,尽可能多学。脑子里法装多了念就正,一正压百邪,不好的念头一出来我立刻就能分清它,抑制或清除。行为上也严格按法的要求去做,那本身就在证实法。一次,我在市场里买肉,人很多,找回的钱我没看,到家后才发现多找了二十元,我立刻给卖肉人送了回去。卖肉的人非常激动,说遇到大好人了。我告诉他,我是炼法轮功的,讲真善忍。我们师父告诉我们,做事要为别人考虑,你卖肉也不容易,我也不会占别人的便宜。我告诉他要记住“法轮大法好” 法轮功无辜受迫害是千古奇冤,我们都是好人。

还有一次我被汽车撞倒在地,脸接触地面,我一边慢慢往起爬,一边想怎么跟他讲真相。司机是个小伙子,吓坏了,到我身边一下将我抱起来,说是送医院。我告诉他我没事,我不去医院,也不用你往家送,我是炼法轮功的。小伙子愣在那里,猛然说:“我也炼法轮功。”回家后照镜子才发现,触地的脸部呈紫黑色,都肿了。我没有管它,该干啥还干啥,大法弟子救人谁也挡不住,一周后就好了。

这次发生的事不是偶然,前几天我遇到了一位要外出的同修,他告诉我给一个小组送真相资料,我答应了。去过两次都特别难受,那个小组修炼状态不对劲,家里的场很不好,后来发现家里供着其它东西,并把师尊的法像,大法书籍藏于其后。我当时立即和该学员切磋,严肃指出:不能那样做。《转法轮》里讲过“不二法门”的问题,修炼是极其严肃的,什么心促使,什么借口,都极其危险。该学员不以为然。我回来后,干扰很大,身体很难受,正念发不好。我连续学法发正念两、三天才调整过来,我再也不想再去他家了。后来在学法中我忽然想到了那个被惑乱的生命的处境,我猛然悟到,跟那个学员学法切磋、帮助他从新走正修炼的路,不也是在救人吗?这就需要放下自我,需要更大的容量与善心包容,这大概就是修“慈悲”吧。我把看到的情况和自己的想法给其他同修讲了,大家整体配合,到那个学员家里发正念,学法切磋,改变了那里的环境。

师父洪大的慈悲,呵护着每一个弟子,不愿落下一个有缘人,不管弟子做错了什么都一再给机会,这是怎样的幸福,佛恩浩荡无法用语言表达,唯有在做好三件事上勇猛精進。

几年下来,只要有机会我就讲真相劝三退,劝退人数超过一千人。认识我的人很难想象我这样不爱讲话的人,也能讲真相救人,其中智慧完全来自大法和师父的帮助,每当我拿到真相资料时,我都会想到:我是主佛弟子,我师父正法救度众生,我把福音给你们送来了!我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

连我十一岁没有修炼的外孙女也帮我做真相粘贴,多救人。今年五一三世界法轮大法日前夕,有同修到我家,孩子拿出一幅画给她看,是她自己画的,上面有一支莲花,还有她用蜡笔写上去的心声:“最最最伟大的师父您好,您辛苦了!您的浩荡洪恩无词可喻,我们想念您。小弟子甜甜。”孩子的心声也代表了我的心声,师父为我操的心比别的大法弟子付出得多的多,感恩之心无法用语言表达,在这宇宙正法即将结束之际,自己不能放松,不能麻木,要做的更好,救更多的人,精進不怠随师还。

初次帮助老年同修写稿,文字水平有限,不当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