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慈悲挽救不明真相的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七日】作为中国大陆的一名大法弟子,我深知中共流氓邪党对大法弟子迫害的残酷与邪恶。面对迫害,我也知道师父讲过的“不承认迫害”的法,但却没真正理解这句法的内涵。结果我却连续遭到迫害:从九九年到二零零三年,我一次又一次的被非法抓捕、抄家、刑拘、劳教,搞的我焦头烂额,家庭和工作单位鸡犬不宁,也严重影响着邻里以及亲朋。

二零零三年七月我被单位从劳教所接回的路上,忽然想起师父的法:“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精進要旨》〈警言〉)心里一震:噢!原来从心里认识到法就行啊!当时“真、善、忍”三个字就好象一下子嵌到心里了,似乎明白以后怎么按“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了,也大概知道怎么和别人去说了。于是在车上就和接我的人攀谈起来,并有意将“真、善、忍”好说给他们。

参与迫害的中共人员或受谎言蒙蔽,或受权力、利益左右参与迫害,其实是将自己的生命推向毁灭,受谎言毒害而分不清是非的人才是这场迫害的真正受害者,其中也包括参与迫害的那些人,我不再仇恨、不再以不善的方式对待他们,而是利用和他们接触的机会讲真相,救他们。师父说过:“真正慈悲的力量能解体一切不正的因素”(《曼哈顿讲法》)。

之后我当然是继续修炼。通过大量学法,我开始反思自己,认识到师父讲的法明明白白,我却没按照法去做,更谈不上做好了。深感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所有被我牵动的人。而在这之前我总以为是自己精進、做的好才被多次迫害的。前后认识正好调转了一百八十度。其实这就是在向内找,是在真修了。这么想没几天,单位领导直接把工资卡送到了家里,并告诉我到了内退的年龄,不用上班了。从此我成了带薪专职修炼的人。公安再也不登门骚扰了,单位的人在敏感日期找我时,也是变相的借送福利、请吃饭来家里坐坐就走。邪党搞“奥运”时,他们还用车带我去一个景点,我带上真相资料和他们“玩”了一天。每次见面都很客气,再也不提法轮功的事了。当然我心里很明白他们的目地,但不再反感排斥,而是利用这么好的机会救他们,给他们讲真相、给他们材料、光盘、护身符。

大法改变了我的观念,使我一天天变善。修炼环境也越来越好了。特别是家庭环境的改变,更是我前几年根本想不到的。三口之家,我和女儿都修大法。丈夫是坚决反对的,他前些年的表现甚至比恶官恶警有过之而无不及,做了很多不好的事。当然我现在明白,他行为的恶实际是对着我心中的不善来的。当我和女儿越来越善良的时候,他再也不反对我们修炼了,有时还怕影响我发正念而自觉把电视的声音变小,给我把门关严,最近还学着盘腿了。我庆幸他的改变,有信心约他一起修炼。我俩不居一室,可关系比新婚时还和谐,没有男女之事,但能够互相礼让、体贴。想想当年大年三十,他得知我和女儿一个被关看守所、一个被关拘留所时的痛苦,以及后来我动不动就被绑架到看守所、拘留所、洗脑班、劳教所、抄走两部电脑、巨额罚款时他承受的巨大精神及经济方面的压力,觉的他才是真正被邪恶迫害。那时我不知道找自己哪儿修的不好,反而恨他成为邪恶的帮凶,甚至把他划在被销毁之列。多不正的念啊!心不正必然招来麻烦!麻烦来了又一律视为迫害,这就先承认了迫害,并且恨邪党恶警,完全用人的想法“不承认迫害”,抗拒迫害。这样不仅制止不了迫害,反而加重了迫害,使自己长期处于魔难之中。

在做“三件事”的过程中,特别是从零五年我开始反复背诵《转法轮》之后,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心性的提高加上坚持炼功,使我无病一身轻,看上去跟实际年龄相差很大,根本不象六十多岁的人。亲朋好友因为我的变化,都能接受大法真相、三退、有些还学法了。师父“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的法我早就背过了,可由于悟性太差,这么多年才修出这么点慈悲,这么点正念。而这点慈悲正念却使我体会到了从心中无仇恨、无怨气,直至心理平衡、平和这漫长过程中的不易与痛苦;当然也体会到了“柳暗花明又一村”、正法修炼乐悠悠的愉悦。

今后我会在正法修炼的道路上勇猛精進,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会做的更好,决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个人修炼体悟,如有不符合大法之处,还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