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时时处处修 自己才能真正的提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七日】前段时间遇到的几件事,对自己有所启发,今天写出来,和大家谈谈我当时的心理感受,有不足之处,请大家慈悲指正。

一、从同修被迫离婚看全盘否定旧势力的迫害

前几天参加了一个同修家孩子的婚礼,在仪式上,新娘子挽着父亲的胳膊,走到新郎面前,父亲说:“我把女儿的一生交给了你……”说着把女儿的手,交给了新郎,听到这话,我当时心里沉甸甸的一动,不由想起曾和自己在一起的狱中同修们,她们被迫害关進监狱后,很多同修的丈夫都与她们离了婚,并重新组成了家庭,可同修们还是那么坚定,有的同修的丈夫在离婚前一次次的找熟人、托关系,与同修见面并对同修说:只要你说不炼了,就能早些回家,我一定等你,如何如何。这些都丝毫动不了大法修炼者的心。

这些同修的丈夫中,有的在迫害之前也曾修炼过,但在严酷的迫害中放弃了修炼,甚至被常人的大染缸所污染,迷失了本性。记的有一次,我面对两个同修的丈夫(一个已经离婚了,另一个外面也有人了)时说:你们当初结婚时,就没想到夫妻要过一生一世吗?那么这几十年不可能是风平浪静的,一定会经历很多风雨,在困难中,你们是伸手扶一把?还是落井下石?别人不知道,难道你们自己不知道自己的妻子是什么样的人吗?(由于当时是在监狱大墙外面,说话时,心里有些激动)说的他们都不吱声了,其中有一个人慢慢的小声说:人是好人,可是时间太长了。他们不想这样苦熬下去。想到这儿,我心里非常难过,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眼泪都要掉下来。

这时婚礼上的掌声响起,打断了我的思路。我猛然惊醒,我为什么这么难过?为什么被常人的景象如此的带动?原来是我对狱中的同修情太重了啊!想到她们承受的太多、付出的太多,还有同修对昔日丈夫说的话,表面上是义正辞严,可根本上都没脱离开这个“情”字。

师父说:“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转法轮》

我渐渐认识到,有些狱中的同修在家庭方面,没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迫害,特别是迫害起初的几年,狱中的同修都有这个想法:自己被判刑这些年,连累了家人,有的甚至主动提出与丈夫离婚,等等。其实这都是情,根本就不是慈悲,由于我们的情不去往往会带动外面的人没有了正念,在这个特殊时期,选择了一条错误的路,这不但没救了他,反而会害了他呀!他今天吃的苦,与他以后所得到的是无法成正比的。付出多少,得到多少,同时,离婚这个结果,换句话说,也是自己求来的,这正符合了旧势力安排的全面无漏的瓦解式的所谓检验大法弟子,表面上是为了别人好,实质上恰恰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我自己也被迫害关押在监狱几年,在我头脑中,根本就没有离婚或其它不好的概念。不是我怎么有正念,是因为我觉的有法在,我丈夫也是大法修炼者,他自己知道该怎么做,所以我们一直互相鼓励着,走过了那段最艰难的日子。

通过此事,向内找,我找到了自己根本上的执著,心里暗暗告诫自己,以后一定要做好。

二、看到了自己的虚荣、自私

几天前,从一个同修那里拿来一个写着“法轮大法好”的护身符,制作非常精美(我们当地还没有那样的技术),当时没想什么就带上了。有一次给一个陌生女乘客讲真相时,她对我讲的话非常认同,也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当时我手里没有别的护身符,就动了一念,应该把我带的这个精美护身符送给她,可是最后我还是没舍的,等这个人走后,我一下子看到了自己刚才的心是多么不好。护身符是同修为了救人而做的,而我呢?不知不觉中把它当作了一个装饰品,虚荣心多强啊!多么自私啊!这点儿舍都做不到,还能舍什么呢?况且这个东西还不是我的,没有一点儿修炼人的慈悲和善念,我这十几年是怎么修的呢?把自我摆在第一位,把救度众生摆在了第二位,我问自己,是在真修吗?配做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吗?当时,难过自责的心情,简直无以言表,什么事也干不下去了,就开车到了同修家,准备让同修好好的训一下,心里才能好受一点儿。可是同修却不在家,我只好失望的离开,转念又想想,平时很少出门的人,为什么今天不在家?这不是让我自己向内找吗?

师父说过:“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我开始静下心来找自己,用大法来衡量自己的所言所行、所思所想:没有做到舍,已经不对了,过于自责,不又走了一个极端上去了吗?现在正法已经到最后了,真得抓住自己的一思一念,发现哪些念头不在法上不要紧,最主要的是能马上分清它、去掉它,才是关键,把自己平时遇到的好事还是坏事,都当作是好事,当作提高的因素,真正在实修中做到圆容师父所要的,让师父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劳。

三、手机失主的表现让我发现了证实自己的人心

一天,无意中发现不知是谁的手机掉在了我的车后座里了,也不知多长时间了,已经没电了,于是,借了一个万能充电器,充完电后,第二天一早,翻出手机通信录,通过手机主人的朋友,找到了失主,和她约好了时间、地点,准备开车给她们送去。通完电话后,我心里就一遍遍的想着,这两个小女孩一定会很感激我,我得告诉她,我们大法弟子是什么样的人,还得讲真相、劝三退等等,可等我到了约定时间、地点,把手机还给这两个小女孩时,那个小女孩看看手机及里面的通信录后说:“这正是我的,谢谢你,阿姨!”说完转身走了,我一下愣了,马上反应过来,叫住她们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要不,我不会这么麻烦给你送来的。”那个小女孩说:“我知道了,谢谢。”说完,头也不回就走了。

看着她们的背影,我心里不免有点儿失落,我白想好了那么多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她们却走了……过了一个多小时,我在路边停车等活儿时,又看到了那两个小女孩,她们也看到了我,却象不认识似的,没理我,我心里有点儿不是滋味,这时的人怎么了!素质太差,道德下滑的太厉害了,等等。想着想着,我问问自己,我为什么动心?我这是想证实法,还是证实我自己?想听人家感谢的话,觉的自己受冷落了,我这不是向常人要回报吗?这不是爱面子的心吗?执著名吗?人家没达到自己预想的就不平衡了,这不是妒嫉心吗?怪不的人家不给我机会,原来我在这个小事中,有那么多不纯净的心,

想想师父讲过的:“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精進要旨》〈再认识〉)

同时,我悟到从另一个角度讲,有的众生听真相中也有旧势力的因素在阻碍着,也需要我们用正念去冲破它。总之,要做好三件事,需要修去的东西还很多,我一定会用师父的讲法告诫自己:“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