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的经历和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七日】我是九九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十年来,我在师父的呵护下走到今天。在国内邪恶迫害的环境中,名利心、争斗心、怕心不能舍尽,时常冒出来干扰。下面我就谈一下这方面的修炼体会。

二零零八年,我开始编辑本地真相资料,由同修检查,后来又叫我到一个不认识的同修那里去,让他检查。我心里有些不太情愿,但没表示什么。每次真相资料从明慧网上发表,我都有一种欣喜,如果不发表,就有些失落。由于这种名利心暗暗滋长,每次自己认为做的很好的真相,也总有同修说三道四。我不向内找,反而认为他们文化低,鸡蛋里挑骨头,挑出的不是毛病,反而成了笑话。心里愤愤不平,嘴上什么也不说。我不知道这是给我过心性关,还抱怨他们没完没了。

直到有一天,明慧网编辑同修通过信箱提醒我:“一个月做三期小册子,同修是否做的过来?”同修善心语气让我很感动,我才意识问题的严重性。我平时给二儿子接送孩子,编辑真相资料时间受限制,放寒暑假时间就充裕了,所以一个月就做了三期真相资料。我通过这件事向内找:我把做真相资料当成了做事,原来我是在证实自己,显示自己,名利心、妒嫉心、争斗心暴露的无遗。我问自己:你这是修吗?师父为你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不知承受了多少?我所能做的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没有师父我又能做什么呢?

师父在《转法轮》告诫我们:“真正修炼的目地是修那颗心。”有些心不经意间就会表现出来。

中秋节快到了,我写了恭祝师父“中秋快乐”,还做了一首小诗拿给同修看。我本想同修会夸我,没想到她们不屑一顾。我当时一下清醒了,这是那颗求名的心又冒出来了,它隐藏的很深,我必须去掉它。

我一直不承认自己有追求名利的心,因为做常人时,单位评什么先進、模范我都会让给别人。现在看来,让给别人也是为了让别人夸我有风格、有姿态,说白了还是名利心。我终于认清了它——那颗在“高风亮节”掩盖下的求名心。这是修炼人要去掉的心,不能放纵,否则在这方面就把自己混同于常人了。

“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不能总是我给你们消业,而你们不真正在法上提高,跳出人的认识、人的观念。”(《精進要旨》〈警言〉)师父的法什么都讲了,什么都给了我们,可在实修的过程中放下观念、放下人心的执着却那么艰难。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大陆同修在大量的制作发放神韵光盘。为不让同修少的村屯真相出现空白,我们到同修少的村屯送神韵光碟。我和协调人A打了招呼,定下晚上去某地送光碟。可到了晚上,协调人打来电话说:你和协调人B联系吧。意思是她不能全包下来,影响别的协调人。我一听就来气了,救众生还分你的我的?我心里气呼呼的想:我这几天为这事做了很多准备,一下不去了,以后的机会就不好找,我还是用人的观念在想。

后来我想干脆我自己去做,我带着很强的人心(争斗心、显示心)盘算着怎么能既符合人的理又把真相资料散发了,结果没做成。后来我找同修切磋,同修说我们不能脱离整体,你一个人要做好长时间。再说我们散发真相资料也不能一晚上不睡觉,总得有个落脚的地方吧?(因公共汽车晚上七点以后就没了,得早上六点三十以后才有)如果整体协调去车,不就什么都解决了吗?这位同修没直接说出我的争斗心,显示心,而是善意的提醒我不要脱离整体。

过了几天,我给协调人B打电话,他说,明晚行不?我说:“不行,就今晚!”他说:“那好。”于是他用自家改装后的摩托车(后面有车箱)拉我们去了乡下几个村送光碟。回来已是半夜时分,天气有些冷。可同去的同修没有任何怨言。我在回来的路上听同修说,这位协调人每天休息很少,也就能睡三、四个小时的觉,象今晚他只能睡二个小时了。想起我对协调人的命令口吻,脸不禁红了。我这颗争斗心使我把什么都看的偏激,不为别人着想。我认为协调人A在推卸责任,听不得不同意见;认为协调人B你不管有什么情况,都得以今夜救人为主,好象就我才是救人的大法弟子。想到这,我向这位协调人同修道歉,他却说:“我们是一家人,救人要紧。”听了他的话,我更觉得无地自容。师父说:“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让你放下。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让你摔跟头,从中悟道,就是这样修炼过来的。”(《转法轮》)

当协调人C说我,你应该到那些村去摸底(意思是白天骑自行车去看有多少个屯),我心里开始不好受,我六十岁的人,骑车往返六、七十里的村屯?我心里不平衡。但我想起了师父讲的“向内找”,我没有急于表达我自己的观点,而是退一步,先不去想她说的有没有道理,我就想自己到底为什么这样难受呢?我忽然明白了:原来我在坚持“自我”,是“自私”。这个“自我”它本身就不是理性的,它其实并不是我自己。当我认识到这一点后,我发现我能理智起来了,那些让我难受的东西烟消云散。过了几天协调人安排同修骑摩托带我去乡下摸底,这个办法是可行的,给去乡下做真相提供了目标和应带真相资料的数量,减少了盲目性。

二零零四年以来,我先后做过几个项目的辅助性工作。渐渐的,怕心出来了,做资料时,总觉的响声太大,同时担心别人知道自己是炼功人的身份。协调人几次让我安宽带上网,我总是找借口说如何如何不行,其实是怕心在作怪。有时怕心自己感觉不到,别人却会看到。我和同修去乡下送神韵光碟,晚上路上一般没人,有时过一辆机动车,我们就理智的钻到路边玉米地里。同修灵巧的進了地,可我每次都要掉到路边很深的沟里,有时平地也摔跤,惹得同修们捂着嘴,怕笑出声来。有时躲闪不及,又怕掉在路边的沟里,索性让车灯照个够。后来同修问我:“你是不是有怕心?”我矢口否认。我爱面子心的又冒出来了。表面上看是我年龄大,其实是有怕心,比如某家的狗一叫,我绝不去那家送光碟。

有时怕心会自己往出冒,真相资料放在家里觉得不安全;又怕电脑、机器被人看见。有时正在上网或正在开电脑工作,突然有人来敲门(多半是同修),我就手忙脚乱的把电脑外线拽下来,用被子把电脑盖起来。那种慌乱的样子如果录下来一定滑稽可笑。往往这时,机器便会突然发生故障,自己却执迷不悟,没想到是邪恶利用这怕心在干扰。找同修修理,一到同修那儿,它又什么事也没有。自己还不愿向内找,长期以来把做多少事当成了修的好与不好的标准,忽视了心性的提高,由于繁重的人心,完全把工作与修炼分开了,学法炼功也入不了心。

我在同修的帮助下无线上网,当我第一次打开明慧网看到师父的照片时心情无比激动。上明慧网好象离师父更近了,能督促自己更精進。

其实很多时候是自己的观念在作怪,我们没了怕心及各种人心,那常人认为不可能的事都是可能的。一次我们晚上要去送光碟,白天必须刻录出来。我大儿媳下午才能上班(她来陪读),我不想让她知道,很着急。早上六点四十分她送走了孩子上床又睡去了。我把心一横,心想:今天必须刻录,不能耽误了救众生。如果她醒来看见,那我就告诉她,并请她帮忙。这样我刻录了三个半小时她始终没醒。等我把光碟装好,机器放起来,她才醒。

还有一次,动态网发表了新的小鸽子,我却不会下载,很着急。等我下网时,桌面上有一个新的小鸽子,我很激动。从这两件事中我深刻的认识到:我们放下怕心,放下怕这怕那的人心,师父就会帮。

我还有很多人心,我会在法中修去它。现在我认识到向内找,实修自己的重要性。只有不断的学法纯净自己这颗心,才能无愧于师父的慈悲苦度,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只有不断的学法纯净自己这颗心,才会走正师尊安排的路,才能救度更多众生,圆满随师还。

一点体会,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