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风雨修炼路 师恩浩荡护我行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七日】在这苍穹从组乾坤再造的辉煌时刻,有幸成为一名法轮大法弟子,是我最大的荣耀。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弟子,十二年的助师正法历程,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一路走来,摔摔打打,体悟多多,今天借明慧平台,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们交流。

一、缘归大法

幼年,我对茫茫宇宙充满遐想。从小到大,尽管受的是无神论教育,但是在我心灵深处有着对佛法真理的追求,似乎一直在寻找什么。曾经用十年时间研究过《周易》,曾经到佛教名山拜访过方丈主持,阅读过《圣经》,但终究未能找到我需要的。

一九九七年,在同事手中借到一本《转法轮》宝书,我一口气读完,被书中的法理深深吸引了。但是由于某种原因没能走進去。后来经常有同修向我洪法,其实那是慈悲的师父在召唤。得法后我才知道,师父早就在管我了。

一九九八年四月二十六日,我第一次看到了师父的教功录像,明白法轮功是佛家功,次日凌晨,在似醒非醒中,我听到了师尊慈悲祥和的教功口令,“弥勒伸腰——”。我一下明白了!因为释教的经书中记载弥勒佛将来要下世度人的事,也知道转轮圣王是宇宙中法力很大的法王。那一刻,我激动的边笑边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从笑声中醒来,我明白了这就是我要找的。从此,我坚定的走入了大法修炼,十二年来,无论遇到什么样的艰难险阻,信师信法的信念从来没有动摇。

二、明慧不惑

得法后,我的人生道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每天早晨四点钟到炼功点炼功,晚间与同修学法交流,走夜路一点不害怕。因为 ,我知道师父的法身在保护我。不久,我全身十多种疾病不翼而飞。从此,我用大法的法理指导自己的思想和行为,心灵不断净化,明白了许多人生的道理。过去,我以为人活在世上就是为名为利,追求的是怎样出人头地;为此拼搏几十年,造了一身业,浑身从头到脚都有病。

修炼大法后,我明白了人生的目地不是名利,而是返本归真。法轮大法展示的就是返本归真的大道。从此我看淡了名利,在单位兢兢业业的工作,苦活累活、别人不愿意干的,我总是挑重担。评职称、分房子、成果署名等方面顺其自然,不争不斗。我们单位是知识份子聚集的地方,以前经常为成果署名次序发生争执。修炼大法以后,我主动要求把自己的名字放在后面,或者干脆不署名。这样一来,大伙都不再为排名先后发生矛盾了,相互关系和谐了许多。在奖金、报酬等物质利益上,我也不和别人计较,领导给多少就拿多少,给少了也乐呵呵的没有怨言。

在处理家庭关系中,我明白了亲人之间的因缘关系,按照“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善待每一个有缘人,去掉了过去自以为是、瞧不起别人的不良习惯。遇事为他人着想,谁家有困难主动帮忙,对经济困难的亲戚,宁可自己省吃俭用,也大方的给他们经济上的帮助。因此大家庭、小家庭都其乐融融,亲朋好友们从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即使后来我遭到邪恶迫害,亲友们和乡亲们都能理解我,并给予我道义上的支持。他们也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三、助师正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风云突变,铺天盖地的谎言,毒害着不明真相的众生。我开始不知道怎么办,就利用一切可能的机会告诉人们大法的美好。看到书店卖诽谤大法的书,我就到市区所有的书店,把污蔑大法的毒草清除干净,每隔三五天巡逻一次,一旦发现,立即清除。在邪恶疯狂的日子,我所在城市的书店书架上没有诽谤大法的书。那些日子,我抽时间走街串巷,向摊头小贩、车夫司机、卖菜农民、过路行人等讲真相。

一次,我到新疆出差,在旅游车上,导游为了活跃气氛,不时讲一些搞笑的段子,其中有两句是嘲笑法轮功的。下车后,我把导游叫到一边,郑重其事的说: “我对你今天讲的笑话有意见。”她十分惊讶,问我为什么?我告诉她法轮功是什么,攻击大法对自己的害处,她不解地问: “那为什么××要取消呢? ”我耐心解答她的问题,她终于明白了真相。晚饭桌上,她举杯谢谢我。

有一次,我到泰国,与一位泰国导游交谈时,问她是否知道法轮功。她说知道,于是就说法轮功怎么怎么,都是造谣媒体的那一套。我打断她的话,对她说: “你上当了,法轮功是好的,是教人修炼‘真、善、忍’的佛法。”她立刻紧张起来,告诉我他们上司有指令,遇到法轮功要报告,叫我不要对其他人说。我谢谢她的好意,并叮嘱她不要反对法轮功,给自己留一个美好的未来,她点点头。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师尊开示我们:“所以我经常说你们的圆满不是问题,救度众生这个重大使命才是最大的问题。”(《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我在面对面讲真相的同时,制作真相资料。开始时心里很紧张,师父看到了我的怕心就点化我。有一次,我在看到《转法轮》第二百五十三页时,第二十二行第二个字“碗”字突然间奇迹般蹦出来了。我马上明白,师父是在教我运用神通,原来我也有神通!此后,每次发真相资料时,我就运用师父赐予的佛法神通,做的很顺利。我们的真相资料通过种种途经传遍各地,有力震慑了邪恶。

四、历劫志坚

一段时间,由于真相资料发的很顺利,自己生出了欢喜心、干事心,夹杂显示心、求圆满的心,淡薄了安全意识,偏离了法的要求,出现了安全隐患。师尊多次点化没能悟到,被邪恶钻空子,我们被绑架了。邪恶将我关在一个房间,三班人马看着,每天二十四小时不许睡觉,要我“交待”所谓问题。我不配合他们,他们就轮番折磨我,我用正念制止。他们拿来纸和笔,我就写上师父的《 洪吟》。他们有时也会看看,也许是大法的威力,一些警察的态度不再那么凶,没人的时候也会和我聊聊,我就向他们讲真相。

有个警察说:“你们这班人真厉害,有本事搞到卫星上去了,那不识字的老太太拉住人就说……”。有的警察还暗地里照顾我。我祝福他们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邪恶的头头看得不到他要的东西,就将我关到看守所,企图加重对我的迫害。在看守所黑窝,警察指使牢头犯人二十四小时盯着我。我就向她们讲大法真相, 讲做人的道理,启发她们的善心,多数人都愿意听,逐渐的开创了学法炼功的环境。后来,我就教她们背师父的《洪吟》。她们识字的都会背,最多的能背十几首。那年过年,大家就一起背诵《洪吟》。有个四川女孩熟背十几首《洪吟》中的诗,师父就管她了,帮她净化身体。她发誓出去后一定修炼法轮功。

过中秋了,我把买来的月饼和苹果放在铺边的水泥台上,盘腿合十,遥祝师父中秋快乐。十几分钟后我起身回过头,看见我后面坐了一排人,都在向师父合十。后来这些人都得到了福报,有的轻判,有的以各种方式大多都回家了。其中有个越南女子临走时把经文《大法之福》翻译成越南文带回去了。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由于我对全盘否定旧势力迫害的法理不清,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在承认迫害前提下反迫害,被邪恶加重迫害非法判刑。在监狱黑窝,邪恶迫害的手段更是无所不用其极。邪恶之徒对每一个大法弟子采取不同的迫害方法,手段一套一套的。我不配合邪恶的洗脑,用正念反迫害,恶警不敢对我用硬招,就采用阴毒的软招,强迫我每天干十五、六个小时的重活,企图从肉体上搞垮我。但是那一套也是徒劳的。邪恶之徒不甘心,找茬子企图施暴。一天,中队恶警教导员指使包夹,叫她报告说我夜里炼功。令邪恶之徒想不到的是,她们精心安排包夹我的暴力犯都已明白真相,大法唤醒了她们封尘已久的善念。她们不肯昧良心打黑报告。恶警教导员气的破口大骂,叫嚷马上换人。在监狱黑窝,我凭着信师信法的正念,运用师父赐予的神通,多次解体了邪恶的迫害阴谋。在师尊的呵护与不断点化下,正念闯出魔窟,汇入正法洪流。

五、正念除恶

发正念是师父赐予弟子解体邪恶、制止迫害的法宝。从二零零一年起,我除了在固定时间参与统一发正念之外,平时有空尽量多发正念,走路、乘车、购物等等,随时随地发。特别是在讲真相、做证实法的事情的时候,先发正念清场,在纯净的空间场做事,一般都很顺利 。

邪恶最怕大法弟子发正念,在黑窝时,我曾经看到过正念解体邪恶的场景。有几次邪恶之徒围攻我,我一发正念,它们赶快逃跑。一次,恶警教导员冲向楼下时差点扭伤了脚。可能她们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拼命逃跑,其实就是另外空间的邪恶怕解体。

这里举几例正念除恶的神奇事与同修们分享。

(一) 熄灭监控头。监狱黑窝到处都有监控头(红眼睛),一天早晨,从楼梯口监控头经过,看那个瞪大的“红眼睛”,我念一动:不许看我! 念一出,“红眼睛”突然熄灭了。跟在后面的人说:“哎!红眼睛不亮了! ”

(二) 制止迫害同修。一次,同修Z被邪恶迫害的精神失常了,而恶警头目却说她装假的,指使几个犯人围攻打骂她。我突然心生一念:请师父加持弟子正念,清除迫害同修Z的一切邪恶烂鬼、黑手、共产邪灵,让恶人现世现报。瞬间,我感到那一念是“啪”的一下打出去的,震动很大。那些恶人很快走开了。此后,恶人再不敢打骂同修Z,那个包夹组长遭报,病了一场。

(三) 血旗掉下。我家周围有一个单位,楼顶常年扯着邪恶的血旗毒害众生。一天,我心生一念:大法弟子空间场不许这个败物存在。连续对它发正念一个多月,血旗果然垂头丧气的掉下了,而且从此再没扯起过。

象这样正念显神迹的事我经历过多次,深深体会到师父说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精進要旨二》)的内涵。

六、讲真相救众生

随着正法進程的迅猛推進,师父开示弟子:“我告诉大家,除了你个人的修炼之外,当前最大的事情就是讲清真相,因为它在直接的普度着众生,它直接的在挽救着未来的人,同时它体现出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伟大──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你们还在救度着众生。”(《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遵照师父的教诲,我把救众生这件事当作头等大事,溶入到生活的具体细节中,处处做有心人,抓住一切机会,理智、智慧的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救众生。我的劝退成功率达百分之八十至九十。我体会到:只要我有救人的愿望,师父就会帮我。有时看似很难的问题,师父会作出巧妙的安排,有时师父会把有缘人送到门上来,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在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中,我也摸索出一些经验,写出与同修交流,共同提高。

(一)找准切入点。面对面讲真相有时受到环境和时间的局限,因此快速找准话题切入是能否成功劝退的关键。这方面很难有一个模式,几乎是一人一个样,就看临时发挥。我的体会是以做而不求的心态讲,智慧就会源源不断的出来。当然这是以平时学好法、正念强为前提的。

有一次,我到服饰店逛,想找寻有缘人,听到店铺主人在抱怨最近服装的進价高了。我搭话说:“你知道为什么吗?你看今年灾害这么多,粮价一涨什么都涨了。”她说:“是的,是的! ”我接着说:“你知道为什么今年灾害这么多吗?”这样很快切入主题,成功劝她退了团、队。

又一次,在路上遇到一个卖桃子的农民,我说:“桃子怎么这么小啊? ”他说:“今年春天冷,桃树开花迟 。”我接着说:“你看这几年天气不正常,该冷不冷,该热不热,人心不好,老天不开心,以后还有大灾难发生。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神会保护你。”他点点头。我问他是党、团员吗?他说都不是。我说那你就记住“法轮大法好”。他马上补充说还有“真善忍好”。我没想到他能很快就记住了。这类事情还很多,只要我们有心去做,师父就会开启我们的智慧。

(二)生活的细节中蕴涵救人的机会。一次,我买了一件衣服,回家时发现少一只纽扣,按理说我不会为这点小事去找别人的麻烦。但是我意识到这是一个讲真相劝三退的机会,于是利用中午顾客少的空隙,找回了纽扣,顺利的给店铺主人讲真相,帮她退出了团、队。

有一年的中秋节前夕,我约好到一个亲戚家,刚要出发时,那亲戚来电话说,你暂时不要来,马上谁谁来呢!我一想,平时找她还找不到呢,她主动来听真相多好啊。我立即驱车赶到亲戚家,为来人做了三退。我觉的,平时只要做有心人,处处都有救人的机会。

(三)不错过师父领到面前的有缘人。在讲真相劝三退的过程中,我还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往往走在路上不经意间,会遇到有人主动搭话,或问路、或求助、或其它情况,那都是师父领到我们面前的有缘人,只要我们有心去救他们,一般都很顺利。只是有时不留心,错过了会后悔。

一次,我从一个居民小区出来,看见一个穿黄色上衣的女孩在前面走,走了好长一段路,拐了几个弯,那女孩一直与我等距离行走。我先觉的有意思,转念一想:莫非是个有缘人?我加快脚步赶上去,问她去哪里?几年级了?她说六年级。交谈中顺利的为她退出少先队。

(四)不放弃暂时不明真相的人。在讲真相时会遇到那些什么都不听的人,要不被常人心带动,有时很难。我有一位相处几十年的朋友,平时什么话都能谈,就是不许谈三退。一次,我硬着头皮对他讲,哪知话一出口,他马上板起脸就要走,而且指着我说:“以后不许再说。”那一刻,我的眼泪快流下来了,心想救人怎么这样难。那几天我的心被带动了,觉的很委屈。师父看到我的心,安排了一次让我提高的机会。

我有一位亲戚,是个有四十多年邪党党龄的干部。以前我认为他很难劝退,不愿意跟他讲。一次聚餐时,我问他知道不知道三退保平安的事。他说:“哎呀!至少有十个人跟我讲过了。我没退。”于是他就讲大法弟子怎么耐心劝他三退的经过,还说:“我真服了你们这些人!”我说:“老哥啊,你的福气真好,那么多人关心你,为什么不退呢?现在就退怎么样?”他笑笑默认了。我非常感谢前面讲真相的同修们,是他(她)们锲而不舍的努力才让我这位亲戚得救了。通过这件事,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从此对不接受真相的人,我不轻言放弃,而是把慈悲留给他们,祝愿他们有再次听真相的机会。

七、不足的方面

个人修炼方面:学法有时不够入心,看书有时思想会溜号。偶尔会有不好的念头或思想业干扰,炼功或发正念不够入静,还有一些不好的人心没去干净:如争斗心、显示心、怨恨心、急躁心、利益心、怕心、嫉妒心、求安逸心等等。在讲真相救众生方面:有时还有怕心、分别心,对邪党干部讲真相方面没有大的突破。在此曝光这些不好的心,清除一切不符合“真、善、忍”标准的败物,达到完全同化大法。

十年风雨修炼路
师恩浩荡护我行
弟子无以报师恩
唯有救人再精進

以上的个人体会,如有不符合大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