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狱中讲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七日】当我迈出劳教所大门的那一刻,就得到了师父的经文《感慨》,我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无言的落泪。在正法的進程中,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我跌跌撞撞的走到了今天。在这个过程的魔炼中,我从一个怕心、私心、情等人心掺杂的修炼者,逐渐的成熟。这一切都不是我个人所为,是正法的推动,是大法的威力,更是师父的慈悲呵护。

我感觉在法中精進的阶段,整个人理智,能够洞察、透析很多东西;智慧被开启,大法赋予的文字和美术灵感源源不断,在劳教所两年多的时间里发挥着震慑邪恶、证实大法的作用。利用各种机会讲真相、证实法、清除邪恶,这期间曾经与我有缘份接触的,大部份人都知道了大法的真相,也都认可大法的美好,甚至有些警察也私下表示不再参与迫害大法弟子,还请我帮助她们的名字从“恶人榜”上拿下来。

一、看守所中讲真相 不可枉来一场

二零零八年中共奥运前期,很多修炼上有漏的学员被非法抓捕,特别是北京。我也被中共警察非法抓捕。刚被关在看守所时,内心矛盾而痛苦,一方面仍旧固守着人心,抱着一线侥幸,希望自己能很快出去;另一方面,又知道自己作为大法弟子的责任,也知道自己在念头和行为上的一丝配合都是在给邪恶能量,给它们加重迫害找借口。

号房的“头板”是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女孩,一身的霸气和痞气,涉嫌经济犯罪和新型犯罪。象几乎所有的“头板”一样,有专人伺候服侍,说一不二。我進去后,得知我的学历和工作后,能看出她在内心对我是另眼相看的。我坚持不穿号服,不背所规,每天打坐、炼功。我想,既然来了,我就是来证实法来了,吃多少苦,受多少罪我都不怕,我就要在这个特殊的环境下展示并告诉她们大法的美好。

平时我话不多,常主动干活、帮助别人,从不打骂人,也不为个人利益而争,我到这里不是来争利益来了,不是在这个最不好的环境中寻求舒适和满足来了,我是来证实法的。所有能够最大限度的协助我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都可以为我所用。

同化大法 喜获自由

她们觉的我有所不同,就主动来打招呼询问我的情况。我睡在铺位的最后,就和那些“底层”的人非常熟识了,她们都很喜欢我,也很尊重我。我告诉她们:人都会犯错误。犯错不等于就是坏人,但一定要知错改过。真的坏人大部份都在外边逍遥呢,这里关押的大都是为了生计、为了活命而犯了错误的人,很多都是很好的人。她们听了以后很高兴,怕我瞧不起的顾虑打消了。我还告诉她们:我和她们是一样的,都是平等、独立的人。人不因为有知识、有钱、有地位、有名望就高人一等;真正衡量一个人是否值得尊重的应该是一个人的品性或者叫德行。如果一定要说我有所不同的话,那就是我比你们先知道了真理,明白了宇宙的理——“真、善、忍”。这样,就水到渠成的给她们讲起了大法的真相,并给她们三退了。

开始讲的时候还有点顾虑,不想让那些我觉的不够“善”的人听到,怕她们报告、捣乱。坐在我旁边的是个秀气的南方女孩子,护士,因为被控盗窃而被关押在此。可是我觉的她善良。我给她讲真相的时候,她感动的哭了,觉的从来没有人这么理解她,而且讲给她这么好的东西。我教她第一首大法的诗是《别哀》,她非常喜欢,觉的就是写给她的,很快就背了下来。接着又学了《梅》等好几首,每天“坐板”的时候,我打坐,她就背诗。看到这个生命如此快的回归,内心的喜悦无以言表,真的是发自内心的为她高兴啊!我告诉她一定会有个美好的未来!她流泪了,说,谢谢你,可是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判刑。我就告诉她,要她每天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就会有一个最好的前景。她很听话的点头。有一天,突然喊她的名字,才知道她“取保候审”,可以回家了。

昔日容留女 今日要修炼

还有一个容留的女孩,气性很大,很多人合伙欺负她,曾因为几根咸菜跟人打起来,关了禁闭,吃了很多的苦,但还是执拗的与那些整她的人势不两立的斗争着。我依然象对待朋友一样待她,也劝她,她很认可我,但是还是管不住自己,我就把大法在人这一层的法理讲给了她,告诉她为什么这一世会有那么多的债主,为什么会遇到那么多的磨难,都是因为自己以前行为和业力所致;还告诉她《转法轮》中讲的业力的转化、为什么要感谢那些给你制造磨难的人,怎么样做到同化大法“真善忍”。看着她充满愤恨、宁可与其同归于尽也不能向她们低头的眼神,渐渐的柔化、渐渐的淡去,然后那双明亮而透彻的大眼睛充盈着期待。然后,又渐渐的黯淡下去。她说:我脾气不好,但是也不至于为了几根咸菜跟人打架,太丢人了。我说,其实你这个人肯定不是一个贪图小便宜的人,只不过是觉的她们欺人太甚,要争口气才这样做的。这里是咸菜,在外边就可能是钱物情,都有可能的。人的心不去,大事小事都过不去的。后来她告诉我,有很多次她都气的不行了,就想起我给她讲过的法理,就默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还真就平静的过去了,她说出去后一定要找我,向我要本《转法轮》看,自己也炼。

我才意识到自己一直执著着要摆脱这里的环境,并不是真正的发自内心去救度外面的众生,而是以此为借口,给自己的求安逸、怕被迫害的心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因为执著,被邪恶逼到了死胡同,已经造成了很多不可挽回的损失,却还一直抱着执著不放,自己还多方面的找借口,而没有正视执着,没有向内找。多么危险啊,也很可悲啊。

年轻头板显本性 索要大法心间记

后来,我就主动找机会跟不认识的人搭茬儿、讲真相、劝三退。头板是个聪明的女孩子,她一直在偷偷的观察我。看到我不怕脏累,能跟很多她们看不上的人处的很好,她在内心还是比较接纳我。我也感到她虽然表面上比较“狠”,其实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她呢,好象也碍于自己的身份而不主动与我聊天。

一天,她例行公事,问了我一些情况。我感觉是个好机会,应该主动接近她,于是就跟她闲聊起来。一聊,才发现原来她是大专毕业,原来有个好工作,有个男友,可是一切都成为了过去。因为她的案情复杂,在这里已经呆了半年多了;原来有很多地方看不惯,可现在也习以为常且混同其中,甚至还在做一些自己原来很鄙视的事情,还经常在与人的勾心斗角中伤痕累累,难以平复,非常痛苦。

此后,她每天都会来找我聊天,把一天当中遇到的问题和自己的困惑讲出来。我给她讲了我的修炼过程,我在修炼中是如何放下痛苦的,大法改变了我而且还在使我向更好的方面发生改变,无论从身体还是思想和内心。我给她讲了在大法中理解到的法理,这些就象一把钥匙,一下子就打开了她尘封久远的心扉。她告诉我原来一个从这里离开的号友告诉了她佛经,她每天都在背,而且规定自己每天至少七遍,从未间断,但是却不明白。我并没有直接反驳她,而是对向往神佛向善的心的肯定,我说:这颗心真的很可贵,让我很尊重也很佩服,正因为如此,所以我才不能够忽视这颗心,不能不把我知道的告诉你。因为你一定是相信缘份的,而你我的缘份,决不是象今天你我在此相遇的表面这么简单。我们以前都是有过约定的。约好了今天以这种形式,告诉你真法。你知道吗?“大法至简至易”。我给你讲的很多道理和悟到的东西,你都很认可的,都是这部大法给予的。我也在背法,但是越背越明白,越背越清醒理智越能超脱。

于是,我就借这个机会给她背了师父的经文《悟》,她觉的非常好,并让我给她写下来(她能搞到笔),写在她自己带進来的图书内封里。我工工整整的把《论语》、《悟》、《别哀》写了下来。

在大家看电视的时候,我就思考一些问题。“头板”在我刚来的时候就问我:你写个保证书吧,写了就可以把你放了。当时我二话没说,告诉她:我决不会写的。在后来的几天,她又找我聊天,问我写不写保证。我反问了她一句,“咱们也聊了不短时间了,可能跟我距离很近的人都没有这样的机会这么深入的聊天。你觉的呢?”她也是二话没说:“你这么坚定,肯定不会写的。这也是我佩服你们的地方。”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看到众生内心的纯净,对法的渴望,对大法弟子的期盼,让我很受震动,这些生命因为大法弟子讲真相,同化了大法而更加纯净美好,反过来让我看到了自身的不足,看到了自己的责任,看到了法的伟大,也在帮助我坚定着对大法的信念。

放下观念 救度众生

有不少人看到“头板”每天都找我,非常尊重、认可我,也都纷纷找我拉近乎,我知道这是给我最好的讲真相的机会,就给很多的号友都作了三退。但是还有一些我认为不够善良,或者不够好的人,没有给她们讲真相。我不知道什么东西障碍了我。

一天晚上,我替人值班。站在铺板前,看着一个个安然熟睡的面庞,内心说不出的感觉。我就想到,什么观念都能够障碍一个修炼的人修行,一个观念也能够阻止众生得救。我什么观念呢?——不慈悲,把人按照自己的标准分为善恶等级,根本上是怕心,怕她们不接受,又去影响已经三退的人,怕她们打报告,不利于我继续讲真相,也怕她们利用这个理由加害头板。

后来,不断的有新人進来,我的位子也因此而被调整,我知道这就是给我机会给那些被我错过的人讲真相。在我离开看守所前两个小时还進来了两位新人,我也利用有限的时间给他们三退了。在看守所的日子就在我的名字被喊之后,画了句号。告别了与我相拥而泣的号友,我说:你们都会有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