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陇西县法轮功学员陈淑芬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甘肃陇西县妇女陈淑芬因修炼法轮功,遭到中共邪党人员、警察的长期迫害,她曾两次被非法劳教,遭刑具折磨,被强迫做奴工。以下是陈淑芬自述的自己遭迫害的经历。

一九九七年底,我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过去有病的地方没有吃药全好了,心情脾气也变好了,家庭和睦了。下岗后做小生意,以“真善忍”为准则,不欺不诈 ,不短斤少两,诚信经营,逐步发展成批发商,得到很多客商的好评。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以江泽民为首的邪恶集团开始诬蔑和迫害法轮功。其“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性迫害政策一直贯穿到省、县、乡。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七日。陇西县公安局国安股(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恶警宋建华,陆德昌非法闯入我的店里说:“你扰乱社会秩序,和别人一起看过《耶稣传》录像,罚款一千元。”随手就写了一个处罚单,让第二天交款。我丈夫同宋建华理论,宋建华说交五百元吧(后又说一一三厂去北京的都罚三千元)。我说:“我看《耶稣传》不犯法,我一分钱也不交。”结果宋建华就马上又开了一张盖有局长马宪武印章的治安拘留十五日的裁决书。家人知道后很担心,便交了四百元钱,只开了一张治安处罚二百元的裁决单。家人因怕受到各种迫害就不断地阻止我和别人来往,从此家庭中充满了恐惧的气氛。

二零零零年七月至十二月,陇西县文峰派出所王丽娟等两人多次来店里对我说:“你任何时候都不能外出,外出要到派出所请假,更不能到北京上访,你若上访就扣我们的工资。”我把公安拘留十五日和治安处罚二百元的(实际交了四百元)单据拿给她们看时,她们却说:“他们是局里的,我们是所里的,就是违法我们也管不了我们的上级。你们不是讲忍吗,不管怎样你都不能去北京影响了我们的工资。”

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我冲破阻力,进京上访,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却被北京公安局非法关押在石景山看守所。十七天后被非法关押到陇西看守所,并被非法劳教一年。

在甘肃省第二女子劳教所期间,我白天被逼着捡装卫生筷子(浸泡液是浓烈的有毒药水,能使所有的毛发变成黄色。眼睛刺激的睁不开,有时气都上不来,无法呼吸,严重时人都昏迷了),干完活都不想吃饭了。

我曾三次被恶警吊铐折磨:二零零一年五月,恶警科长田力亲自参与,逼迫法轮功学员在兰州市七里河看污蔑法轮功的图展,我说了一句“这不是真的,我们修炼的是佛法,佛法是最精深的。”当时就被中队长卜琪、队长段玲用准备好的胶布粘到嘴上,用警棒猛打,戴上手铐吊在高低床上七天七夜。

七月,有法轮功学员炼功,队长王永红喝了酒耍酒疯,让吸毒人员把我们往房子里推搡,说我慢了,过来就朝我脸上打,打的我满脸是血,然后又把我吊铐五天五夜。

九月九日,我们集体炼功,二十多人全部被用刑,吊铐十几天,我绝食抗议迫害。这次被吊铐摧残的有七十岁的法轮功学员,还有身体残疾的法轮功学员。管教、恶警还指使吸毒人员偷着往法轮功学员吴兰芳碗里放不明药物,还用电视造假逼我们写所谓思想汇报。恶警利用吸毒犯想早日回家的心理,暗中授意,采用各种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那些吸毒犯使用包夹特权,对法轮功学员殴打、谩骂、限制上厕所、不准说话、强行洗脑,从精神和肉体双重迫害。

遭便衣绑架又被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九日,我去兰州进货,晚上准备回家时,在兰州火车站被几个喝了酒的身份不明的人(便衣)绑架,劫持到一辆带0字头的黑色小车里(公安系统的车),用黑色裤子和黑色塑料袋套到我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的头上,绑架到不知什么地方(后来才知道是兰州市公安局),抢走了我的三星手机和包。三小时后用同样蒙头方法秘密把我劫持到定西粮食招待所,被定西国安恶警逼站了一夜。第二天我被转移到一个宾馆。那里有两张床,有几个看管我的人轮流休息,用手铐铐着我,不让我动一步,也不让闭眼睛。其中有一个恶警把我带进一间用报纸临时糊住的黑房里,对我满嘴脏话,另一个拿电棍恐吓我,刑讯逼供。

四月三十日,恶警把我的丈夫(没有修炼)从家中哄骗出来,戴着手铐非法拘禁在定西一天一夜。

五月四日晚,恶警又把我绑架到陇西看守所。五月五日陇西国安陆德昌在陇西看守所接见室抓住我的头发逼我签字。我拒签,陆德昌和宋建华就给我戴上手铐进到还没交工使用的公安局办公楼二楼。宋建华朝我脸上猛击,当时我被打晕在地,好半天才醒过来,鼻梁骨打伤。俩恶警还卑劣地说:“我让你牢底坐穿,不让你回家,让你丈夫到外面找小姐。”

六月二十日,他们让我在一份写有“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未被逮捕,于五月二十五日予以释放” 的非法刑事判决书上签字,可并没真正释放我,仍将我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直到九月十一日,再次开了一张释放证,同时释放的还有何文革、莫学琴及丈夫张俊清(已被迫害死)。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又一次被绑架到甘肃女子劳教所迫害两年。左右各一个吸毒犯时时在身边监视,经常逼迫看诽谤法轮功的电视、书籍,强行威逼写思想汇报,逼写“三书”,不让睡觉,白天还要做苦役,背石头、背土、剥大豆皮、剥大蒜、编网子。

二零零三年初,狱警将庆阳法轮功学员周华芳关进小号迫害,吸毒犯逼迫让她吃屎、喝尿。还说她想回家就试试她是真疯还是假疯。

靖远法轮功学员刘小丽,她从绑架到劳教所,一直被关在楼道里,不让睡觉。二零零四年冬天,她穿着从家里被绑架时穿的单衣服被迫站了三个月,白天还要干活;后因跑出大门,被单独关在一间房子里铐了二十天,加刑半年。

从一九九九年至今,中共邪党公安、派出所肆无忌惮的不断骚扰、抄家、绑架、劳教法轮功学员。使多少原本因为修炼法轮功后和睦的家庭变成了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而恶警宋建华却说:有奶便是娘,(邪)党给我钱让我干啥我就干啥。你们是法轮功,怎么整都不过份。

陆德昌电话:13993213556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