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城拘留所施药 教育工作者徐立华失明

另一阿城妇女接受狱警打针后精神失常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六年前,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六日,黑龙江哈尔滨市阿城区杨树派出所恶警绑架两位妇女,徐立华(徐丽华)、石桂花。这两位普通妇女,仅因为修炼法轮功,一位被迫害致双目失明,一位被迫害致精神失常。这到底是谁之罪?让我们看看她们遭迫害的经历。

徐立华被迫害双目失明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六日,黑龙江哈尔滨市阿城区杨树乡派出所所长、警察付文军、及阿城市公安局的一个局长,开着两辆车,闯到法轮功学员徐立华的家,进屋不由分说就把徐立华绑架到拘留所。

徐立华从事教育工作几十年,一向工作认真,人正直善良。她想不明白自己到底犯了哪条法?到底犯了哪条法律?她吃不下,睡不着,尤其是躺在漆黑的监牢里,听着那大铁门当当的声音和哗啦哗啦的铁链声音,那真不是人呆的地方。

徐立华被非法关押一个星期左右就感觉眼睛视物模糊,几天后牢头让徐立华吃药,说是治眼睛的。结果吃了一个星期后反而眼疾还重了。这时狱方还不放人,又改成打点滴,徐立华感觉特别疼,问打的是什么药,监狱不说。就这样又打了半个月后,徐立华的眼睛失明了。监狱通知家属转院,但已过了最佳治疗期。痛苦的徐立华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语,在漫长的黑夜里煎熬着。

知情者说,是非法绑架和关押使徐立华精神受到强烈的刺激,再加上威逼恐吓、惊吓,导致她眼睛视物不清;在此情况下,监狱不但不及时治疗,反而施用不明药物,致使徐立华双目失明。

石桂花被迫害精神失常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六日,石桂花和徐立华一同遭警察绑架。 石桂花被当时绑架的场面吓坏了,到了监狱,在狱警胁迫下,违心地骂法轮功,让干啥就干啥。石桂花以为这样就能放她回家,和亲人团聚,结果她被恶警劫持到哈市万家劳教所非法劳教。

这个消息如晴天霹雳,使石桂花精神上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她十分惦记身体不好的丈夫和三个没成年的孩子,整日以泪洗面。 她还要经常被提审,经常被迫说违心的话,还要被迫超强度做奴工,这一系列的折磨、导致石桂花接近崩溃。不久又传来了她丈夫去世的消息,石桂花彻底崩溃了,她实在承受不了这痛失亲人的打击,她欲哭无泪,吃不下饭,彻底失眠了。

然而迫害非但没有停止,反而更加阴险和卑鄙。一天,监区的狱警大队长对石桂花说,给你打一针保你能睡着觉。石桂花就同意了。狱警把石桂花拉到走廊没人的地方,给她打了一支不知名的药针。这一针打下去可惨了,从此石桂花浑身疼痛难忍,脑中经常出现幻觉,总象有人跟她说话,让她干这干那的。一睡觉就感觉旁边有人似的,而且总有一种欲望,说话也语无伦次,看见红色、黑色就怕得发抖,整个人全变了,于是劳教所提前将石桂花解教放回家。

石桂花原本是个身体健康、神智清醒的良家妇女,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显然是劳教所迫害所致。从打完针的反应上来看,肯定不是安眠的药,究竟给用了什么药?弄背地里怎么迫害的,劳教所狱警心知肚明。据内部消息透露,劳教所为了拿人做实验,偷偷把药拌到饭里给法轮功学员吃,有的人很机警,发现有异味就不吃饭了,而有的人不相信中共会这么阴毒,结果当发现上当时已经晚了。

《九评共产党》一书中有一句话说的好:只有你想不到的事,没有共产党干不出来的事。中共自二零零一年开始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高价贩卖,证人已在海外现身。这惨绝人寰的杀戮,令天地为之震怒!

中共就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它掌权后发动一次次运动,迫害死八千万同胞,这一数字超过了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现在中共不是改好了,而是杀人手段更隐讳更下流了。

徐立华、石桂花之所以被迫害的这么惨重,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她们没看透中共的邪恶本质, 以为只要“听话”就能放过她们,放弃了法轮功,让吃药就吃,让打针就打针。结果非但没放回家,反而被迫害得一个双目失明,一个精神失常。可见:谁在哪个问题上相信了中共,谁就会在哪个问题上吃亏!这是一定的。

法轮功学员在互联网上下载、打印、散发法轮功资料,是在实践信仰自由的权利。中国的法律没有一条规定炼法轮功违法;也没有一条说法轮功是×教。×教之说是中共头子江泽民跟法国记者说的,随后《人民日报》评论员又重复江的谎话。可是它们的话不代表法律。所以对法轮功的迫害是违法的。那些追随中共迫害好人的人,应该清醒了,想一想,将来该怎样交代这段充满血腥的历史?又怎么面对父老乡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