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师父慈悲呵护 一日躲过两次大劫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八日】我家住在河北省宽城县的某山村,我丈夫褚新生(化名)是一位法轮功新学员,前不久在一日之内遇到了两次生命危险,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奇迹般的化险为夷了,让村里的人们亲眼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与超常,从而扭转了以往对大法的轻蔑态度。

二零一零年黄历八月二十三日上午八点多,我丈夫在下班回家的路上骑摩托由北往南行驶,走到一个左急拐弯处,对面一辆大三友汽车飞奔而来,明明亮着左转向灯,可他没有向左拐,却直奔我丈夫而来,此时已来不及躲了。就在只差一步之遥即刻相撞的那一瞬间摩托车把手猛的一扭,摩托向前窜出四米多远,躲过大三友,使一场眼看要降临的灾祸变成了一场虚惊。当时在慌乱中怎么能那么机敏的扭转车把和加油门,过后他自己都觉得纳闷,很明显是大法师父保护了他。

刚刚经历了一场虚惊回到家里,还没等缓过神来,也没吃饭就上山打栗子去了。刚到树上还没开始打就从树上掉下来了。从两米多高的树杈上四脚朝天的摔在地上,凡看到的人都认为肯定摔得不轻,可他却自己慢慢从地上爬起来站了一会儿,然后又坐在树根下。等我赶到时,他正背靠着树坐着那。

问他感觉怎么样,他说就是腰疼。大家都说得赶紧上医院,可他自己却说不用去。我心想,他虽然炼了法轮功,但毕竟是新学员,也不知精進,许多地方还没能按师父的要求做,还把自己混同于常人,我心里也没底。加之大伙又都说的很严重,说如果耽误了肯定会落下残疾,后果不堪设想,说的我越发心里没了准儿。

于是,在大伙的催促下去了医院。到医院,经过“照相”和“CT”两种检查,其诊断结果都一样,第三节腰椎粉碎性骨折,十四道裂缝,断裂成十五瓣,我一下子就惊呆了。摔得这么严重,他当时居然还能自己站起来又坐下,一米八的大个子蜷曲在小面包车里颠簸了一百多里路,却没有那种疼痛难忍的感觉,在检查过程中来回的折腾,好象也没有太大的妨碍。要不是有照相和CT片子在那摆着,谁也不会相信他摔得有那么严重。就在同一天,一个在矿上摔伤的小伙子,是紧随我们后脚進的医院,他确诊为第四节腰椎粉碎性骨折,可他却一直疼得嗷嗷叫个不停。他和我丈夫住在同一间病房里,大夫告诉两个病人都必须仰卧,不可随便翻身,要翻的话,至少得三个人同时托着肩膀、腰和大腿一起往起搬,否则就很危险。可就在我坐在他旁边打个盹儿的工夫,睁眼一看,他背对着我侧躺着哪,可把我吓坏了,这还了得,我一埋怨他,他自己又翻回来了,而且一声不吭。而那位病人翻身,三个人帮忙还疼得直叫。他的家人看我丈夫这么轻松省事都觉得纳闷,不可思议。

第二天我丈夫就吵着要出院,我见他态度坚决,就只好去找她的主治医生要求出院。医生一听,瞪大眼睛斥责我,说我在说疯话,还说象我这样狠心的妻子太难找了,丈夫摔成这样都舍不得给花钱治等等。他这一嚷嚷,招来了许多人,也都用不解的眼光看着我,指责我。我家里的亲人们更是执意不叫出院。没办法只好又住了两天。到第四天还是硬着出院了。医生再三嘱咐,在家里必须保持仰卧的姿势养着。可当时正是秋收大忙季节,我又不能寸步不离的伺候他,还得下地干活。每天都是伺候他吃饱了,解了大小便,我就下地干活去了。

到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看他恢复得很好,基本上不疼了。我想带他去乡卫生院复查一下。我准备用门扇把他抬到车跟前,可他却说不用抬自己能走。大家都不相信他自己能走。

这时他才告诉我,从医院回来的第四天,也就是摔了的第八天,他自己在家时,突然感觉要拉肚子,情急之下自己去了厕所(厕所在前院的西厢房里)。第十一天时,同样的情况又发生一次。他怕我在地里干活不安心,没敢告诉我。今天我亲眼看到他从屋里走到当街,自己上的车坐在座位上,坐了一路都没躺。到那儿一复查,所有骨折的裂痕都不见了,基本复原了。

从那以后,他就不再卧床了,成天出去遛跶。还不到三个月的时候就可以干点轻微的活了。而那个摔伤的矿工在医院住了两个多月,花了近万元医药费还下不了床呢。这件事一度成了我们村里人议论的热门话题。都看到了,这炼法轮功的和不炼法轮功就是不一样。发自内心的称赞“法轮大法好”。

在一日之内,师父两次救我丈夫的命,并替他承受了那难忍的疼痛,我们不知该怎样感谢师父,唯有精進实修,以报答恩师的慈悲呵护与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