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精進报师恩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八日】我是九八年春得法的老弟子,回顾十二年所走过的修炼历程,每一步、每一程都凝聚着师尊的无数心血与操劳。风风雨雨经历的太多,这里只向师父、向同修汇报几个片段。

得法

我生长在一个贫苦家庭。母亲没文化,没工作,全靠给人干零活、出苦力、挖野菜、拾麦穗抚养我,我们母女吃尽了人间的苦。母亲勤劳善良,信神信佛的心影响了我。我八岁才上小学,毕业后分配到一大型国营企业,却正赶上“文革”。那个混乱的年代,人与人之间关系很紧张,成天揭批搞武斗。

当时自己很年轻,没有社会经验,思想很单纯,经同事介绍了几位男友,偏偏与一个自己最看不上的成了家,心里不情愿,可是不敢说,真是“人的命,天注定”。不幸的婚姻导致不幸的一生。为了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我忍受着一切痛苦。

由于精神上、心灵上受到很大伤害,心灵被扭曲,仇恨、逆反、复仇的心都出来了。我各方面比他强的多,老天为什么这么不公平?在迷中,在失去理智中,在复仇心的促使下,做了很多坏事,可耻的事,为了自己的利益,伤害着别人,做着损德的事。再加上人类道德的下滑,社会风气的破坏,为了孩子的工作、结婚、房子等,走后门,拉关系,托人花钱,助长人的恶习,随波助流。

一九九八年春,朋友来串门,给我介绍了法轮功。我从未练过气功,可一提到了法轮功,不知什么原因我竟答应看书。第二天朋友为我请来了《转法轮》。第一次翻开《转法轮》,第一眼看到师父的照片,师父对着我微笑,我内心有一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感觉,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看第一页《论语》只看了一半,也就一、二分钟,突然小肚子痛起来了,接连三次上厕所。这么快师父就开始给我净化身体了。当时就感到这本书很神奇,就想知道里边到底写的是什么。一气看完,我大概明白了,李大师苦口婆心反复讲的是怎样做个好人,怎样修炼的道理,和以前看过的所有的书都不一样。学法中我明白了,“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转法轮》)。人是因为做了坏事,从宇宙空间掉到人类这一层次的,应该销毁的,高级生命给了人一次机会。“要想好病、祛难、消业,这些人必须得修炼,返本归真”(《转法轮》)。李大师是真正的往高层次上带人,告诉人,要想脱离人世间的苦海,摆脱苦难,烦恼,得到真正的解脱,唯有修大法。明白了这些道理,我下决心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回归之路,发誓跟师父回家。

接下来我看了师父的九讲讲法录像,同时学法、炼功。第一次抱轮半小时,胳膊上的法轮不停地旋转,不到一星期,师父把我身上的病全清理掉了。不但身体净化了,思想中不好的东西也去掉了。几十年的药罐子扔了,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好。

义无反顾证实法 维护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邪恶的造谣诬陷、抓人、打人,红色恐怖笼罩着整个中华大地,所有的电台、电视台、报纸都在用谎言、欺骗、诬蔑之词蒙蔽老百姓,铺天盖地打压,攻击大法、构陷师父。在这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大法弟子的路该如何走?面对社会,单位方方面面巨大的压力,同修们一起学法交流,悟到,首先去省政府要被抓的学员。

七月二十日、二十一日,省政府戒备森严,一片恐怖。那里聚集了很多大法弟子,大家整齐地排着队站在省政府的两侧道边上,然而广场四面屋顶上全都是全副武装的公安和警察,还架着机枪,警车、广播、喇叭、叫嚣着,形势非常严峻。此时,很多大法弟子看到了广场上空象雪花一样的法轮落在学员和警察的身上,同时有同修看到师父坐在莲花上,在半空中看着下面发生的一切。大家激动地流着泪,欢呼:师父!师父!场面壮观。一警察问我:落在我身上圆坨坨的是什么?我告诉他那是法轮,天上撒下来的,你有缘哪!

最后大法弟子被一辆辆汽车强制拉到一个很大的操场上。看来省政府管不了此事,大家决定進京上访。

第一次進京,由于没有经验,大家在旅馆進行交流,被人汇报给当地派出所。派出所警察问我们是什么地方来的,干什么来的,我们说来京上访,来为法轮功和李大师说句公道话的。警察随后将我们送到省驻京办。后被单位公安拉回,非法隔离关押15天。每天派三、四个人陪着我,就给他们讲真相:李大师让我们身体健康没有病,你钱再多,官再大,不可能不得病:我得报恩,地方管不了,去北京为李大师说真话,有什么错呢?信访办不就是听群众意见的地方吗?

第二次進京二零零零年十月,学习了师父新经文《走向圆满》和《转法轮》中的“周天”、“玄关设位”时我悟到,一定要到天安门证实法。在天安门广场,我亲眼目睹了来自全国各地成千上万的大法弟子涌向北京,走向天安门,坚定的维护大法,证实法。他们前赴后继,“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喊声惊天动地,响彻云霄。一批一批学员被抓走,一批一批又站出来。在那里我没有了怕心,就感到身体在向上腾空升起,头脑中空空的什么都没有。我内心深深感到:在宇宙大法遭到魔难时能坚定的走出来维护法,证实法是何等的荣耀与神圣,生命因为能够助师正法是何等伟大和殊胜。我们在高喊“法轮大法好!”中迅速拉开横幅,一群警察、武警扑过来抢横幅,用警棍将我们打倒在地,拳打脚踢,然后推上警车。

在天安门派出所我们来自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一起背《论语》,背《洪吟》,高喊“法轮大法好”,那声音真是响彻寰宇,惊天地泣鬼神。后来学员被送往北京郊区各派出所,看守所,我神奇的正好和几位我们当地同修一起送到同一个看守所。因不报姓名,警察给我们编号。在号里,来自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共同交流,共同背法,沐浴在法轮大法的无比幸福之中。15天后回到了家。

多学法、做好证实法的事

迫害前,除每天集体学法外,我每天还要读二讲《转法轮》,每天凌晨四点参加集体炼功,无论刮风下雨,严寒酷暑,从不缺席。“七二零”后没有集体学法环境,我仍坚持每天学法,一天不拉。除学《转法轮》外,还学经文。当时,邪恶开始迫害,我们不知如何做的时候,大法弟子都急切地想看到师父的最新讲法。

二零零零年初,在师父的点化安排下,有同修拿来了师父在一九九九年二月至六月间发表的《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美国东部法会上讲法》,《美国中部法会讲法》《在加拿大法会上讲法》、《新西兰法会讲法》,以及师父一九九六年七月《在新加坡法轮佛学会成立典礼上讲法》共六本讲法。由于当时有电脑的大法弟子很少,我就在私人复印店将这些讲法作了复印。每次最少印100本,然后由家人同修帮着整理装订,所有费用都是用自己的储蓄和退休工资。我把师父的这些讲法及时无偿地送到大法弟子手中,远的到达新疆、北京、上海,近的到本省市、县、农村等地。师父的讲法直接指导着大法弟子在被迫害初期怎样证实法,维护大法。

由于证实法的需要,几个同修合资买了复印机。我把个人储蓄和工资共几万元全花上了,无怨无悔,为了证实法的需要,我什么都舍得。

二零零四年我在证实法中遭恶人绑架。在被非法关押中,由于人的执著、人心和法理上的不清,被情带动,用人的逆反心理对待邪恶的迫害。在邪恶逼供、恐吓、威胁的迫害中我的身体被迫害致残,生活不能自理。在监狱医院的几个月里,每隔一段时间有一位大法弟子来看我,把他们能背下来的经文全部抄给我。三、四个月中,我背会了《正念除黑手》、《正念制止行恶》、《为谁而存在》、《大法坚不可摧》等四十余篇经文,《洪吟》和《洪吟二》的部份。通过背法我明白了很多法理,知道了一定要多学法,才能做好证实法的事,仅仅认识到要否定和排除旧势力的干扰迫害是不够的,关键是法理上要清楚。大法弟子必须按师父的要求做,否则就是走旧势力安排的路。我在学法,背法,发正念中,全盘否定,不承认,不要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我是李大师的弟子,一切由师父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

尽管我做了大手术,行动不便、伤痕累累,但我严格要求自己每天坚持炼功,从开始坚持十几分钟到二、三个月后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每天坚持,一天不拉。我战胜困难,在痛苦中魔炼意志。在监狱里每天十几个小时坐着干活,因干活不允许说话,不允许走动,正好被我所用,从早上一出工开始,手里干着活,心里背着法,到整点就发正念。什么事都干扰不了我背法。几年来一天不拉,天天坚持。由于法理上、心性上的提高,认识到任何环境下都能修炼,都能证实大法,维护大法,走正自己的路。我悟到,监狱里的犯人不一定都是恶人、坏人,一有机会我就给有缘人讲法轮功的真相,让他们从内心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报。每当警察找我谈话时,我就讲:我们没有违反国家任何法律,不是犯人,法轮功是被迫害的。我离开监狱时,得救的犯人拉着我的手,流着泪说:你讲的我们都记下了,现在身体好的很,热乎乎的,也没再生过病了。炼法轮功的人太好了,太善良了。由于在监狱坚持背法,发正念,讲真相救人,为出监后讲真相救众生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出狱后,每天早3:30分起床集体炼功,6点发完正念就开始学法,学《转法轮》前我不吃东西,再困也不上床睡,坐那5分钟就清醒。《转法轮》每天必学,从开始通读,抄写到背法。现在不到两个月就背一遍,已经背五、六遍了。师父的世界各地讲法,我按时间顺序一本一本排列,一遍一遍配合《转法轮》来学。有关修心性,如何处理各类矛盾、修炼中普遍存在的问题如“病业”,同修之间的矛盾,家庭矛盾等讲法,我都单独抄写下来,时时对照,使自己溶于法中。每期《明慧周刊》必看,向三件事做的好的同修学习,借鉴,找自己的差距。

师父的讲法为我解开几年的迷。在《明慧十周年讲法》中,师父说:“有些学员修炼状态带有不注意安全因素,一时高兴了什么都不管了,或者有走极端的、抱有显示心的,都会给其他学员造成损失或带来危险。可以这样做,但不能不管不顾的做事。”学完这段法,顿时一阵热流通透全身,脑子猛然明白师父这段法是针对我讲的。几年前几位同修一起交流被邪恶非法绑架,当时就是自己的不理智,显示心和不注意安全,做事心造成的。虽然旧势力的安排迫害我是不承认的。但自己是有责任的,当时自己固执的认为,集体证实法,大法弟子一起交流没有错,基点是正确的。但在邪恶十分猖獗的迫害中,明知电话被监控,还用电话通知,这就是不理智;有的学员用手机打电话时什么都讲;同时自己根本就没有考虑参加交流的人能否承受和当时邪恶迫害下的压力,用自己的标准、想法去要求别人,不替别人着想,抱着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喜欢轰轰烈烈求名求利的心,还认为自己修的好,能走出来证实法。而且当时来参加交流的人,什么表现都有,有带不修炼的女友来的,有人从迫害开始没出来过,怕心很重,有不了解不认识的人也被学员带来了。当时那个场很混乱,很不纯净,把那么神圣的事做的很不严肃,这么多漏洞,这么多问题,邪恶能不钻空子迫害吗?可这一切在当时并没有引起我的重视。

而自己在被迫害中,在邪恶的刑讯逼供中被亲情所动,妄想把希望寄托在恶人的伪善、谎言上,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给自己修炼路上留下了污点和耻辱。当时问题出现以后,找到的也只是表面现象,触及不到心灵,根本原因并没找到,这个迷一直没解开。在学习《明慧十周年讲法》中的这段话,象重锤一样,狠狠敲醒了我。虽然法在学,也找了原因,但并没有用大法对照所做证实法之事是否符合法。由于自己的忘乎所以,给大法带来损失,给大法弟子带来魔难,给当地大法弟子证实法带来损失,给自己带来永远无法弥补的深深痛悔。虽然事情过去几年了,血的教训使我不能原谅自己,经常陷入痛苦的回忆中。在学法中,在师尊慈悲点化中终于找到了几年前所犯错误,遭绑架的漏洞及根本原因。教训中认识到,要想以前的错误不重犯,唯有多学法,学好法,经常学法。这才是走好证实法之路的唯一途径。

不是协调人 配合协调人

我不是协调人,但是当我看到了问题和不足,我都默默配合协调人,例如出面协调当地大法弟子的整体配合,营救同修的事情。效果很好。例如,我地区有几位大法弟子被恶党非法关押在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等地。A同修被监狱迫害的生命垂危,不能自理。当我得知这一消息后,立即与当地协调人与家属取得联系,又担心家属承受不住,我和另一同修陪着家属去监狱先了解情况,要人。时时把大法弟子当成主角,摆正关系,即使家属害怕不去,大法弟子不能因家属不去自己也不去、不管了。而是理智,智慧的采取以同事、亲戚等名义,以慈悲祥和的心态、善念去找主管部门主要负责人,反映情况要人,并智慧的讲真相,效果非常好。该部门主要负责人亲自到医院了解情况。过程中,主管部门按法律条文规定出监要上会讨论。我们及时了解情况,把当地的大法弟子组织起来,分成几个组,就在他们准备上会讨论的一段时间,每天去一个小组几个人,在他们办公楼的楼下长时间,高密度发正念。当时正好是三九天,尽管天寒地冻,寒风刺骨,每天中午到下午利用有常人的老头老太太晒太阳的时候,我们也去“晒太阳”,坚持在那里发正念十几天,每一轮我都去。这些事情当时没跟A同修的家属说,由于大法弟子的整体配合,整体上的提高,有计划,有步骤的進行,不长时间,被迫害病危的大法弟子被营救出来。救人的过程的确是修自己的过程。

从同修出现病态到营救出狱就两个月左右时间,总结一下有以下几点:(1)把同修的事真正当成自己的事,摆正关系,家属能配合更好,家属不配合,大法弟子主动做;(2)按师父要求,统一协调,统一规划,相互配合、相互协调,形成一个整体;(3)要人过程,用大法给予的智慧、理智、智慧的采用多种形式、方法、灵活多样,不是标新立异,只要在法上做,一切都很顺;(4)我默默配合协调人。事情進展不顺时及时找协调人、大法弟子交流议商,向内找自己的问题,找出不符合法的地方,排除解决它。达到在法上统一认识,整个营救过程体现了这一点;(5)在针对直接、间接参与迫害的单位、上级主管部门,了解到的情况要及时落实,杜绝常人不良作风,撒谎,推诿,如果撒谎,骗人,立即揭露,必须用修炼人的心态去做事,不能让常人敷衍,让邪恶钻空子,扰乱正事,每个环节都要抓紧,一环扣一环,讲真相。这样能促進提高常人工作效率,过程中成熟了大法弟子。

在整体配合下,几位长期被非法关押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不长时间内被营救出来,体现了集体发正念,近距离高密度发正念的重要性和必要性,集体配合的重要性。只要大家心性提高上来,众神和师父就会帮助。

讲真相,救众生

由于家里遭迫害较严重,在当地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给我讲真相,救世人上造成一定困难。我一定要冲破这个障碍、正用它,用它来讲真相。由于自己遭迫害几年中有关三退、救人等师父的讲法知道的很少,讲真相中不知如何开口,有人一听讲天灭中共,“三退”保命,吓的不行,根本不听,还有人说:“你是反革命”。再加上刚回来,当地派出所,单位,居委会利用很多人,各种方式对我進行监视、监控、跟踪,有时一出门,警察前一个、后一个跟上了,我用正念正视他,一会警察就走了。他们还利用无业,闲散人员,老太太打牌、打麻将从几个方位监视我,遇到“敏感日”二十四小时监控,这些都增加了我救人的难度和困难。

我不动心,心里明白,只有多学法,心性提高上去,坚定正念,什么困难也别想挡住我,只有前進,决不能后退。首先加大力度学法,特别是有关讲真相,救人,三退的讲法,我都一一抄写下来,碰到悟不到,不知怎么去做时就看,就学,做到时时、事事以法对照。这样讲真相“三退”就顺利多了。

我讲真相大部份以职工为主,由于我在当地工作时间长,认识的人也较多,其中党团员很多。有一位处级干部(常人叫县太爷)听完真相后,说:你们就炼个法轮功嘛,又不偷,不抢,没干任何坏事,怎么又是劳教,又是判刑,还被人打死,他们简直是胡闹,共产党真是什么都干的出来。给他《九评共产党》、神韵光碟,真相资料,不但自己看,还让全家都看,自己和全家都做了“三退”,每次见面都叮咛我,千万要小心。我也说:千万别忘了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一次碰到一位省公安厅的警官,因公出差到当地。我问他等人啊,你干什么工作的,他说我是省厅的警察,我问,怎么不穿警服呢?他说:社会上很多人好象很反感警察这个行当。我说,很多警察,武警、部队等都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那是要遭恶报的,而且根本不按国家刑法等法律办事,社会上很多坏事都是他们干的,“警匪一家”。迫害中使用的手段很残忍,很下流,怎么配是人民警察呢?不知道“弃恶扬善”是警察的宗旨。中共镇压法轮功十几年不但没镇压下去,反而把共产党自己搞下去了,是它做恶的报应,自食其果。中国大陆目前已有八千万人退出恶党的党团队组织。天灭中共在即。我讲这些他都很认同,我问:你看过《九评共产党》吗,他说:“听说过”,我说:“那就给你取个小名退了吧?”他退了。最后他说:看来我回去要改行了。我说干什么工作都可以做个好人。

同时我还结合这几年各种天灾人祸、中外预言,天警示人,其他同修的经验讲真相,这样讲起来比较得心应手。面对各阶层、不同文化层、不同接受能力、城市乡村、工人干部、知识份子、警察、“六一零”、派出所、居委会等包括跟踪我、迫害过我的人讲真相救人,心中有法,讲起来就比较顺。我几乎天天都是在几双恶人眼皮底下出出進進,做证实法、讲真相救人的事。一出门就发正念,师父时时在保护着我。

有一位当地的同修,在工作岗位被恶人绑架。我从得到消息开始,就从他们班组工段,到具体主管单位先了解情况,借此向他们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讲大法弟子只是告诉人真实情况,只是反迫害,要求停止迫害。被警察绑架的是你们的同事,他平日怎样,你们应该最了解,他是好人,而且也没有违反企业、单位的什么规章制度,炼功又不犯法。谁配合恶人做坏事,也是参与迫害是要遭报应的。这样,一路上各基层组织有关人员基本都明白真相,还帮着出主意,如何做。我接着向单位“六一零”去要人,讲真相,并告诉他们,虽没亲自参与迫害,可协助也是帮恶警干坏事,同样是参与。结果把当初最邪恶的头子讲明白了真相,劝退了他,而且他答应一旦被迫害的学员回来就给安排工作。

用大法标准,处理家庭矛盾

家庭环境是重要的修炼环境,是修心性的好地方。因为家庭中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生命特点,脾气,秉性,作为修炼人能否时时用大法的标准,用真、善、忍的法理来处理、对待家庭中的每一个矛盾,每一个问题就很关键。

从黑窝回来的初期,错误的认为,自己被迫害给家人带来了很多麻烦、压力,心中感到内疚,有补偿报答的心。因此一开始,骂也好,指责也好,我尽量采取回避,忍让。其实是自己的执著与人心,在正念不足中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一开始就没做好,用人情、人心来对待家庭矛盾。我与丈夫的关系“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本来积怨就很深,再加上孩子被迫害致死,这一切怨恨都强加在我身上。因为一点小事他会暴跳如雷,用脏话、坏话乱骂一气,我不吭声,任他发泄。再后来,他拿菜刀砸桌子,掀饭桌等,气的脸都变形了。在不断的学法向内找中,我认识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在家庭这个修炼环境中发生的一切都是对着正法,对着大法弟子来的,在家庭中也要证实法,维护法,要用高层的法理来衡量问题、看待问题,绝不是简单的家庭矛盾和争吵。

在他一次次歇斯底里的谩骂中,我对他说:我是大法弟子,是有师父管的,我有人心,有执著、犯过错误,可是你不能拿我的忍让善良当成好欺负。你对我人格的污侮,诽谤,攻击胜于邪恶黑窝的迫害,只是换了个环境。我炼功没伤害任何人,只做好人,为了有个健康的身体,为大法为师父说了一句公道话,就被劳教判刑,你在配合邪党迫害我。你本人学过法,炼过功,在大法中受过益。在大法受到魔难,大法弟子遭到迫害时不能站出来说句公道话,反而经常诽谤师父,攻击大法,你还是一个人吗?如果不是师父的慈悲你早下地狱了。是你怕吃苦,怕遭迫害,怕死,你放不下你自己,太自私。我在苦难中遭受迫害,你们为我的付出不会白付出,善恶有报。不要因为去劳教所去监狱看我了,为我付出了,就作为你今天变本加厉伤害谩骂我的理由。中共迫害是违法的,你也在犯罪。而且你更明白迫害死你孩子的是江泽民、是邪党,你在无休止的伤害着我,我忍无可忍,你容不下我,那我就搬出去。

我曾几次要搬出去,就想绕开这些事情,脱离这个环境。在法中我反复思考,我悟到:这不符合“真、善、忍”。在学法中认识到,你搬出去你绕道走,没人惹你,说你,你的心性就自然提高了?矛盾、业力、人心自然就没有了吗?修炼人就是在矛盾中修的。大法弟子必须面对社会、家庭的现实。最后以法理解开了自己的人心,执著,最终没有搬出去。

由于邪恶株连式的迫害,当地派出所,单位利用女儿、女婿的工作来威胁孩子,施加压力,让孩子们给我做工作。她们一次次找麻烦,骂我,说三道四。我跟他们说:我修炼十几年身体健康,脾气变好了,思想境界提高了,没让你们为我花一分钱,没让你们为我请半天假,没找你们任何麻烦。我不偷,不抢,不赌,没干坏事,没违反国家法律法规。你们每次来胡闹,我都是以祥和慈悲的心态、善念耐心的给你们讲真相,不要把我在劳教所监狱你们的付出和关心作为今天随便骂我的理由,你们也在参与迫害。你们的付出不会白付出。

通过多次讲真相,孩子们也在变,大法真相资料,《九评共产党》也接收,并作了三退。作为大法弟子,时时保持正念,按大法要求,在家庭环境中就能做好。

以上是我近几年来正法修炼过程中的一点体会,如有不妥,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