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线索:广州中共系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八日】

前言
一、广州若干医院一九九九年以来大器官移植数量急剧上升
(一)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医生自述:二零零四年一月至二零零五年十二月施行三百六十八例肝移植手术
(二)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陈规划主持完成移植手术逾千例
(三)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一年做一百多例肾移植手术
(四)广州市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第二附属医院开展器官移植手术
(五)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大量肾移植
(六)珠江医院
(七)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医院器官移植科
(八)广东省武警总医院累计完成肾脏移植手术五百多例
(九)广州空军医院忙于器官移植手术
(十)广东省人民医院做高难度器官移植手术
二、广州器官供体之来路不明、速度之快、数量之多,令人吃惊
(一)“阳西孕妇两年前肝昏迷 醒来后孩子生了肝换了”
(二)山东省滨州市中心医院实施第一例肝移植手术,肝脏供体从广州获得
(三)“多器官移植奇迹”背后的黑幕
(四)北京一肝移植器官来自广东
(五)广州市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 “验血后十天就有肾源”
(六)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四年间广州东风路“空军医院”有大量不明器官送入
(七)湖北省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的一例“免费肝脏移植”来自广东
(八)湖南衡阳一移植肾器官来自广州
(九)广东武警医院有很多人排队做肾移植
三、广州对外输出器官移植技术、培训医生、指导手术
(一)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大量培养肾移植专业的硕士和博士
(二)南方医科大学附属珠江医院的退休教授到处“指导”器官移植
四、广州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若干调查线索
(一)被迫害致死的广州法轮功学员遗体器官或被盗割
(二)广州白云区戒毒所将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当商品牟取暴利
(三)广州市天河洗脑班的可疑体检
(四)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肝移植供体来源的“优势”(对话)
(五)医生承认有法轮功学员的活体器官供体
(六)广州华侨医院护士说:“炼功人”的肾“可遇不可求的”
五、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案黑幕深重
结语
附录一:中共“人体器官移植医疗机构准入名单(第一批次)”之广东部份
附录二:“追查取证涉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国大陆医院”之广东部份
附录三:广东各地医院开展器官移植手术部份案例
(一)广东省医学院湛江附属医院肝移植中心有活体肝移植
(二)广东省梅州市人民医院肝源从何而来?
(三)广东省东莞市人民医院做器官移植手术
(四)广东省中山市人民医院二零零四年来做心脏、肝脏、肾脏移植手术一百多例
(五)广东江门市中心医院实施器官移植,并与江门监狱联系密切
(六)在东南亚活跃招揽客户的大陆肾移植医院:广东东莞太平人民医院器官移植中心

前言

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中国成为全球器官移植中心,大器官移植手术年均超过一万宗,例如二零零五年就超过一万二千多宗。据中国官方统计,从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五年,进行了六万七千个大器官移植,较之一九九四年到一九九九年的一万八千五百例,增长率为百分之三百九十四。从这些简单的数字中,人们不免疑问:中国如此巨量的器官从何而来?为什么自二零零零年来大器官移植的数量飙升?

自二零零六年三月起,不断有证人指控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从事非法器官移植以牟取暴利,并焚尸灭迹。二零零六年七月六日,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进行的国际社会第三方独立调查,确证了中共大规模系统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罪行。国际社会的大量调查和研究表明:二零零零年以来中国大陆确实存在一个庞大的活体器官库,并无法用捐赠和死刑犯器官来解释;中国的器官移植业与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同步发展,各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场所是中共“活体器官库”的大本营;中共用军事手段操控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中共当局推动器官移植产业化。更令人发指的是,这些罪行至今仍在持续。联合国和国际社会对此予以高度关注。

广州市作为中国经济最发达、最国际化的特大城市之一,它也是中国器官移植业的重镇。这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广州从事大器官移植的医院较多,一九九九年以来大器官移植数量急剧上升;(二)广州存在一个庞大的器官供应库,除满足广州本地大量的大器官移植手术需要之外,还供应其它地区;(三)广州对外输出器官移植技术、培训医生、指导手术。

本文收集的调查线索显示:作为中共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城市之一,广州市的一些中共机构涉嫌积极地、大量地、产业化地实施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

一、广州若干医院一九九九年以来大器官移植数量急剧上升

(一)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医生自述:二零零四年一月至二零零五年十二月施行三百六十八例肝移植手术

《中华肝脏病杂志》二零零八年二月第十六卷第二期发表署名文章《原位肝移植术后高胆红素血症的原因及处理》,文中“对二零零四年一月~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施行的三百六十八例同种原位肝移植患者的临床资料进行回顾性分析”。从该文中我们可以得知: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移植中心在二零零四年一月至二零零五年十二月的两年时间内,至少平均每两天做一次同种原位肝移植,数量之巨,令人瞠目。

据二零零六年三月十四日《广州日报》报导:近日,在中山大学附属一院(中山一院)手术室,记者亲眼目睹了五台肝移植、六台肾移植手术同时进行的场景 …… 最多的时候该院移植中心一天内进行了十九台肾移植,而肝移植的最高纪录是一天内六台和一台多器官移植。

(二)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陈规划主持完成移植手术逾千例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简称中山三院)是广东省肝病治疗研究中心。据二零零六年五月初中共官媒《广州日报》的报道和广东省器官移植研究中心的网页介绍:中山三院肝脏移植中心主任陈规划,近年来一人就主持完成了一千余例临床肝脏移植手术,占全国肝移植手术量的十分之一,仅二零零五年一年就完成了二百四十六例肝移植。

《广州日报》的记者在报道中写道:“二零零六年二月十日晚五时,接到医院肝移植中心的电话:今晚要进行四例肝移植手术,我匆匆前往,换好衣服,挂好数码相机,我走进了手术室。”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七日报道:医院内部传出的消息,中山三院近来在大量做肝移植手术,院长都经常做,院长有一天做了四例肝移植手术。一般是早上做,但最近二、三个月是从下午开始做,一直做到深夜。去取供体肝的时候,车上都有公安(或武警)人员跟随,气氛紧张恐怖。据说有关科室的人月奖金很多,护士有一万元,医生就更多,连清洁工都有三千。其他科室的人都知道,也很眼红。

据悉,在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七日,中山三院同时做了两例肝移植和两例肾移植手术。

(三)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一年做一百多例肾移植手术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一日上午,广州一法轮功学员打电话给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了解肾移植情况。该院泌尿科朱主任(男,客家口音)说:“尽快来,昨晚有五台,今天晚上就有六台,下周也有,五一前比较多一些。我们一年做一百多例,在全国前十名,成功率百分之九十八以上。” 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地址:广州市流花路111号,邮编510010.网址:http:/www gzzyy.com.电话总机:(20)36653114.

(四)广州市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第二附属医院开展器官移植手术

位于广州市海珠区昌岗东路二百五十号的广州市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八号楼七层的器官移植科,进行过大量的器官移植手术。在二零零五年的时候,来做手术的多数是外籍华人。到二零零六年,多数是本国人来换肾,有时一天有五~六例器官移植的手术,有时一~二例。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五日,据一位知情人透露:最近,位于广州市海珠区昌岗东路的一间地方医院(广州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接受了从外地空运来的八个肾脏做器官移植手术。(【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五月六日】)

广州市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同样开展器官移植手术。中共官媒《广州日报》二零零六年七月十四日报道:该院呼吸研究所为一位吸毒患者进行右肺移植手术,患者姓名为化名,手术日期为四月十七日。

(五)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大量肾移植

南方医科大学(原广州第一军医大学)南方医院是部队医院,其大楼屋顶就可供直升飞机直接降落,这些医院可随时调用军队“保驾”,为国内外要人提供高效安全的移植服务,这都是公开的秘密(重庆第三军医大学新华医院也是如此)。因近年来南方医院的肾移植手术量大,“吸引了全国、全军许多年轻医师来我校就读肾移植专业的硕士和博士”(详见本文第三部份)。

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日,中共官媒《羊城晚报》报道了南方医院器官移植消息“肝肾联合移植救活两姐妹”:“年近四十的王女士,今年初在家人的陪同下住进了南方医院器官移植科。四月六日,该科于立新主任带领专家教授经过七小时的手术,终于将病人冬瓜般大小、长满数万个囊肿的肝脏和两个十几斤重、像西瓜般大的多囊肾脏取出来了,并移植上了健康的肝脏和肾脏。”王女士一家六口都患有多囊肝和多囊肾。“两年前,她姐姐检查发现后,在南方医院做了一台成功的手术”。“据了解,近五年来,南方医院先后进行了十九例多器官联合移植手术。”(【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八日】)

(六)珠江医院

根据官方网页介绍:珠江医院器官移植中心是国内开展移植较早,在移植数量、质量上国内领先水平的著名的综合型移植中心,博士学位授权点。

(七)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医院器官移植科

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医院器官移植科,其主任林民专医学博士、教授(原第一军医大学珠江医院器官移植血液净化中心主任),系广东省医学分会器官移植分会委员,硕士生导师,从事器官移植和血液净化临床、教学和科研工作近二十年,具有亲自经历近二千例肾移植的临床工作经验。

(八)广东省武警总医院累计完成肾脏移植手术五百多例

据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广东省总队医院门诊部移植科广告信息:该院移植科自一九八九年开展肾脏移植以来,十多年来累计完成肾脏移植手术五百多例。可同时开展肾移植、肝移植。科主任:钟戈宁,副主任、主任医师:尚现章(肝移植)。(【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日】)

以下是电话调查的通话记录(【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八月二日】)。

“肾源”等病人
时间: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日上午,地点:广东省武警总医院,回答人:肾移植科主任。

问:什么时候可以做肾移植?
答:尽快来,很多人等在这里了。今天傍晚来就有。

问:你们不下班吗?
答:晚上有人加班的。明天下午来也有,下周更多,五一前比较多。

(九)广州空军医院忙于器官移植手术

以下是电话调查的通话记录(【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八月二日】)。

“肾源不能说”

时间: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一日上午,地点:广州空军医院,回答人:护士和肾移植科主任李某

问:何时可以做肾移植?
护士答:今晚就有两台。我们一直在做。
肾移植科李主任答:下周来也行,赶五月一日前。

问:为什么?
李主任答:因为我掌握的东西多,尽快来。

问:水平如何?成活率多高?
李主任答:我们做了好几年了,几乎成活率很高。

问:听说有炼功人的肾很健康的,那一类有吗?
李主任答:这么重要的事情电话里不好说,来了当面告诉他(病人),什么都可以告诉他。

(十)广东省人民医院做高难度器官移植手术

二零零六年四月四日,《南方日报网络版》报道题为《医院上演“生死时速” 二十七岁湛江女子成功换心换肺》(http://www.southcn.com/news/gdnews/nanyuetuijian/200604040036.htm)。报道说,广东省人民医院给蔡女换心换肺,供体来源是个男士,但未指出供体来源是何人。心肺移植手术是医疗界公认的高难度手术。一九六八年全球开展第一例,到二零零五年底全世界完成这一手术大约只有三千五百例,其中中国仅有二十多例。目前中国只有七、八例心肺移植病人仍存活,其中两人存活二年以上。

二、广州器官供体之来路不明、速度之快、数量之多,令人吃惊

器官供体是器官移植业发展壶最大瓶颈(?)。国外的器官移植等待时间要以“年”来计,而在中国,是以“天”来算。事实如此,一般两周,最多一个月,基本上是中国大陆器官移植的正常等待时间。到二零零六年七月份为止,中国医院在他们的网页上公开宣传,器官移植等待时间短。一所中国国际器官移植中心的网站上写着:我们大概只需要一个星期就可以找到一位合适的肾脏捐献者,最长的等待时间是一个月。其还列出了一张器官的价格清单:一个肾脏六万二千美金,一个肝脏十万美金,一颗心要价十五万美金。(二零零六年七月后,这些信息几乎都被从网页中拿下去了。)

例如:广州中山三院肝移植中心一天内为任贞朝找到(O型血)肾、肝供体。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日南方报业网网页上的《南方日报》对此进行了报道。任贞朝是“齐二药”事件的受害者(指黑龙江省齐齐哈尔第二制药有限公司假药在中山三院注射引起的患者受害事件),三十六岁,海南人。二零零六年五月十六日,医院的治疗专家组紧急决定寻找相合供体,为任贞朝移植肝、肾。据《南方日报》新闻报道,任是O型血,这在器官移植中是最难配型的。虽是“万能献血者”,但他不是“万能受血者”,所以只能接受O型的器官,而且肝、肾必须来自同一个供体,否则病人的体内将出现三个人的基因并互相排斥。据该报道,中山三院向全国搜求,向国内数十家器官移植中心打电话,“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仅隔一天时间,省外就传来好消息──配型与病人吻合的肝肾找到了”,“火速空运。五月十七日下午六时,救命肝肾运抵广州。” 参与手术的有:陈规划主刀肝移植,移植科主任洪良庆主刀肾移植,麻醉科主任黑子清负责麻醉,医生蔡常洁参与。

事实上,广州器官供体之来路不明、速度之快、数量之多,确实令人吃惊。中共官方媒体有关的器官移植报道,其实是大量泄露大量的盗取器官黑幕。兹举数例。

(一)“阳西孕妇两年前肝昏迷 醒来后孩子生了肝换了”

《广州日报》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日A8版报道:患者李凤洁,广东省阳江市阳西县农妇。二零零四年六月底,送到广州市一家大医院,李凤洁并发亚急性重症肝炎、急性肝功能衰竭,出现重度肝昏迷、意识完全不清了。二零零四年七月五日,李凤洁产下一女婴,其生命危在旦夕。广东中山三院传染科三次会诊,医生强调必须马上肝移植!家属也同意了。二零零四年七月九日,李凤洁转入中山三院,由中山三院院长、广东省器官移植研究中心主任、教授陈规划主刀,实施了肝移植手术。中山三院肝移植中心副教授蔡常洁是参与者。这里值得注意的是:报道中没有交待肝的来源,而且是在短短的四天内找到能配上型的供体,并完成肝移植手术。而在器官移植发达的美国需要等数年时间,这说明中山三院使用了早已准备好的器官库来源。

(二)山东省滨州市中心医院实施第一例肝移植手术,肝脏供体从广州获得

二零零六年六月六日《大众日报》第十版刊发《信莫大焉 德莫高焉》一文,报道了滨州市中心医院实施的第一例肝移植手术。肝移植患者周景祥,五十八岁。三月二十三日下午二时,肝源从广州获得,从白云机场运出,即时患者按计划被推进手术室。“由于飞机晚点,下午六点三十分,肝源到达济南机场并火速赶往医院。”至二十四日凌晨二点三十分,手术结束。

(三)“多器官移植奇迹”背后的黑幕

《家庭医生》杂志(中山大学主办)二零零四年九月上半月版刊发封面文章“多器官族移植:一个奇迹的诞生”,策划为该刊编辑部,执行是王强,刘闽军。

此文编者按说:“二零零四年的夏天,亚洲首例多器官族移植在中国广东省广州市获得成功!”该文基本情节如下:二零零四年二月,家住广东省某市的个体经营者小娟,上腹部出现病痛,经当地医院二次超检查,在小娟的胰腺处发现阴影,之后到广州市医院确诊为:胰腺癌并发多处转移,之后辗转来到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做多器官移植手术,手术时间为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八日,中山一院院长、胃肠外科专家詹文华教授亲自上阵,用了十小时成功完成。该文未提多个供体来源于哪里,只简单说供体质量好,一笔带过。从文中提到医患双方等待供体的时间为半个月这一点看,时间如此之快,而且供体多,质量好,实在是提示这个“多器官族移植奇迹诞生”背后不能告人的黑幕。

(四)北京一肝移植器官来自广东

《北京晚报》报道(见网页:http://www.ok0312.cn/news/views.asp?n=2748),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八日凌晨时分,经过了十二个小时的手术,高碑店乡孙振在北京朝阳医院换肝。肝源来自广东,手术费、住院费等约共花费二十五万元。(【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七月八日】)

除中共官媒的泄露外,二零零六年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黑幕曝光后,有知情者投书明慧网提供了若干调查线索,兹举数例。

(五)广州市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验血后十天就有肾源”

该院移植科,进行过大量的器官移植手术。在二零零五年的时候,来做手术的多数是外籍华人。到二零零六年,多数是本国人来换肾,有时一天有五~六例器官移植的手术,有时一~二例。而如此多的器官的来源,据说都是“死刑犯”的,(摘取时)很快的,都用不着打麻药,二十分钟不用就可搞定。在询问有关肾移植手术的答复是:“如果需要换肾脏的,来院验血后回家等十天左右就有的了。”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五日,又有知情人揭露:最近,广州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接受了从外地空运来的八个肾脏做器官移植手术。

(六)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四年间广州东风路“空军医院”有大量不明器官送入

据有关人士透露,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四年之间,广州东风路“空军医院”和昆明市关雨路“法医院”旁边的“捐肾医院”,这两个地方经常有不明器官(主要是肾脏)送入,平均每隔二~三日就有五~十个(肾脏)送入“空军医院”,平均每隔二~三日就有十~二十个(肾脏)送入“捐肾医院”。相关人士透露,一般这些器官送入时都是在半夜,并有便衣警察持枪护送,隔几日有便衣来医院提走大量现金。而且据了解,来医院换肾脏的大多是外国人。

(七)湖北省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的一例“免费肝脏移植”来自广东

二零零六年六月六日,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为一病人免费实行“肝脏移植”手术。病人名叫陈仁云,是仙桃人,今年四月被确诊为肝癌晚期。活体器官来源可疑,据报导是从广东空运而来。主刀医生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副所长明长生。(【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五日】)

(八)湖南衡阳一移植肾器官来自广州

衡阳市中医院财务科会计赵旭的姐姐赵丽,二零零二年换肾,听说是死刑犯的肾,是从广州来的,手术是衡阳市南华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肾病科做的手术,知情人还说南华附一医院开展该手术,目前已经做了一百多例了。活摘案曝光后不久,南华附属医院院长孔成舟不明死亡。

(九)广东武警医院有很多人排队做肾移植

电话调查记录。时间:八月三十一日上午,地点:广东武警医院(【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日】)

问:何时能做肾移植?
一护士答:现在有很多人排队。
钟戈宁主任答:现在过来可以的。

问:换一个肾多少钱?
钟答:八万~九万。什么血型的?
答:A型。
钟戈宁介绍:前段时间A型的多的了不得了,有六~七个A型的(供体),现在这种A型的病人少些了,容易等些。

问:肾的来源呢?不会是死人的吧?
钟戈宁主任答:专业人员去取的,要检验过,很健康的,很……。人家捐出来的,出车祸的人的。

问:哪有那么多出车祸死的?
钟答:反正是合情合理的。你就不用问来源了。

三、广州对外输出器官移植技术、培训医生、指导手术

(一)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大量培养肾移植专业的硕士和博士

《中华医药杂志》第三卷第十一期(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刊登了广州第一军医大学(现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肾移植科的两位医生付绍杰和于立新题为《在肾移植临床工作中指导研究生实习的体会》的文章。文中写道:

“随着我科室肾移植的不断增加,近年吸引了全国、全军许多年轻医师来我校就读肾移植专业的硕士和博士。这些研究生学完理论课后,要到我科室实习六至八个月。

“供肾的切取技术是肾移植的重要一环,要求尽量减少热缺血时间,在各种复杂环境下保证供肾在切取过程中不受损伤。……手术前指导教师都要给学生讲解操作要点,手术后讲解术中遇到的实际问题是如何解决的。……随着研究生参加取肾工作的增多,逐步让他们跟随指导教师完成供肾的切取工作。……肾移植手术的操作让研究生具体参与,令其逐步体会……。这些研究生由最初对肾移植的陌生到实习结束时成为一个较熟练的肾移植专科医生,大部份毕业分配到各单位后都成为肾移植技术骨干力量。”

(二)南方医科大学附属珠江医院的退休教授到处“指导”器官移植

仅有二甲医院资格的广东省东莞市太平人民医院新院(东莞虎门黄河时装城附近),从一九九九年开始做器官移植,患者大多是外国人。该院已完成肾移植一千多例,二零零六年头三个月就已做肾移植三百例。太平人民医院新院的移植手术医生来自是珠江医院的退休教授。他们还帮深圳的武警医院做器官移植。

四、广州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若干调查线索

在中共掌控下,天使被变成了魔鬼;手术刀变成了屠刀。在中国,令人吃惊的是,人们几乎认识不到这件事情的残酷性。即使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黑幕曝光之后,许多医生在电话里毫不保留地对你告知实情。“我们会挑选年轻的健康的肾脏”,广州军区医院一位朱博士二零零六年四月在电话里这样说。他还说,几个法轮功学员的肾脏正在“运输的途中”。

以下是关涉广州的若干调查线索。

(一)被迫害致死的广州法轮功学员遗体器官或被盗割

有知情人士透露,在关押期间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人从他(她)们的尸体盗取可用于移植的人体器官,非法出售给他人。受此启发,我们回首了江罗邪恶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大法修炼者的部份血腥案例,发现:在一些被折磨致死的法轮功修炼者的身上,发现有不明来历的血洞、刀口;有的则公然违背中国法律,未经家属同意而被非法解剖,等等。所以我们推断,江罗集团及其帮凶们不仅犯下残暴杀害法轮功修炼者的“群体灭绝罪”,还犯有为人类不齿的倒卖人体器官罪。以下是一广州法轮功学员案例。

郝润娟,女,河北张家口人,家住广州白云区。被抓前身体十分健康。二零零二年在广州白云看守所警察二十二天残酷折磨下,法轮功学员郝润娟被夺去了年轻的生命。“郝润娟被迫害致死后,邪恶之徒不知出于什么险恶用心,在家属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解剖了尸体(法律上解剖尸体要经家属签字同意)。当家属被通知去认尸时,遗体已面目皆非。内脏全掏空,皮肤被剥光,眼睛被挖掉,只剩下一堆尸骨、肉,还带有鲜红的血迹。由于遗体太不象郝润娟,看过遗体两次后,家属都认为那不是郝润娟。家属只好把两岁的儿子带来验血,最后证实那面目皆非的遗体就是郝润娟”。

(二)广州白云区戒毒所将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当商品牟取暴利

据一名二零零一年曾经在广州白云戒毒所被关押的男士透露。有一次他看见几个“白粉仔”(吸毒者)在殴打一名法轮功学员,正好被一名戒毒所的医生看见。医生说:“不要打腰部,腰子有用的。”

该男士表示,他几次听到戒毒所的医生对那些毒瘾发作的吸毒者说,想要多一点白粉,就狠狠地去打那法轮功,但要注意不能打腹部和眼睛。

他亲眼见到几名和他关押在一起的操北方口音的法轮功青壮年男子被拉出去后,就没有见他们回来。那些法轮功学员不肯报自己的姓名,家又不在广州市,即使失踪了,也没有家属想到要来查询。

该男士出来很久之后,谈起这段经历,仍然胆战心惊。根据他观察到的情况分析,该戒毒所为了得到更多的器官,就经常指使毒瘾发作的吸毒者去打被关押在此的法轮功学员,并要求保持器官完整,主要对外地人下手。这些失踪的法轮功学员,被打死后,很可能器官被白云区戒毒所盗取后卖掉。

(三)广州市天河洗脑班的可疑体检

一位广州法轮功学员提供的遭天河洗脑班劫持期间可疑体检情况(其二零零零年被天河区看守所劫持期间也遭遇类似情况),以资调查。

“二零零三年九月十八日,广州天河“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设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将我从劳教所绑架到广州天河洗脑班。十月中旬我绝食抵制他们对我的迫害。几天后,洗脑班副校长陈长毅等一批恶人,借口“关心”我的伤脚(在劳教所时受酷刑迫害留下的),强行拉我到广州天河中医院体检。照X光时,眼睛要向上下左右看、向前看,身体要前后左右转身、身体上下全照到,最后才照脚伤部位。接下来,做心电图、脑电图,做B超,手摸肝部、听肺音、量血压。这些多余的检查跟脚伤没什么关系,但当时我没在意。

回到天河洗脑班后,恶人似乎对我的身体状况很清楚。他们每天二十四小时躲在我的住处周围,还有仪器观察记录身体变化情况,每天他们都要到我住的对面的房间去,分析那些记录,商量下一步的迫害手段。一个多月,他们发现,我身体状况越来越好。他们却相反,一姓郑的恶警负责人每天血压越量越高,心脏越受不了;一个医生自己中毒了;北京中央“六一零”特派来的犹大任人杰(音)最后一条腿走路一瘸一瘸的,恶报连连……

从我的亲身遭遇,我肯定广州天河看守所、洗脑班等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邪恶场所早就涉嫌对法轮功学员活体器官摘取的罪恶。希望真相调查委员会彻查并予以追究清算。”(【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八日】)

(四)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肝移植供体来源的“优势”(对话)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二日,我拨通了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流花桥医院)的电话。当我声称我的一名亲戚需要做肝移植手术时,立即有一名自称负责此事的三十岁左右的南方口音的女子接了电话。她态度非常热情主动。

我问:“做肝移植一般要等多长时间?”
她答:“快的一般等一周,最多不超过一个月。”

我问:“肝源的质量如何?”
她答:“我们这里提供的肝源都是健康的,保证都是好的。而且年纪都是二十多岁。因为我们是部队医院,所以我们在供体来源上有优势。比如说我们可以到别的地方调剂。”

我问:“有没有炼法轮功那样的肝源?”
她答:“这个我们不好说。”

我问:“供体的背景情况怎样?”
她答:“我们只负责供体本身的质量,保证新鲜健康,不负责供体的社会身份,也就是说不管他(她)是什么人,干什么的。我们是挽救生命,保证手术质量”

我问:“这恐怕不妥当吧?不了解供体的社会身份,会不会因为你们在挽救一个生命的同时,而伤害了另一个生命?”
她答:“你?”

我:“我从美国打来,最近听说有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而且还活体摘取他的器官,牟取暴利……”
她:“要说法轮功,我可没时间跟你说,我们很忙,你说你亲戚要肝移植我才跟你讲那么多。”她匆匆挂断了电话。

(五)医生承认有法轮功学员的活体器官供体

以下是录音材料(【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一日】九江第一人民医院器官移植手术追踪调查(图/声))。

调查员:你们肾源、肝源都从哪里找呢?
医护:有广州来的,有武汉来的。

调查员:去武汉找哪家医院?
医护人员:武汉同济医院器官移植中心,他们的器官来得就很快。他们跟部队和法院都有关系,现在用的很多都是从法院那边出来的。

调查员:从武汉那么远拿过来的器官还能用吗?
医护:坐飞机呀,器官取出来到用是有时间限制的,一般六个小时……。

调查员:(同济医院)他们给全国都提供器官吗?
医护:全国,全国,东南亚的病人都去他们那儿做。

调查员:不是有很多犯人吗?
医护:不是那么简单的,要配型,配血型是第一步,还要做白细胞抗原、PRA、淋巴毒等相关检测才行……。

调查员:现在不是有很多炼法轮功的那种?
医护人员:那是法院管的事,我们不清楚,我们可以提要求,有时有合适的,他们才……。

(六)广州华侨医院护士说:“炼功人”的肾“可遇不可求的”

电话调查记录。时间:二零零六年八月三十一日上午,地点:广州华侨医院(【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日】)

问:何时能做肾移植?
一护士答:明天有做。每个月都有。做配型HLA就长期存活,不做配型随时可以来。

问:多少钱换一个?
护士答:十万。

问:怎么比别人贵呢?
护士答:是贵些。我们主任定的。我们肾来源质量不错的,比较年轻的。

问:肾的来源呢?
护士答:捐献的、车祸的、刚脑死亡的、其他的心跳还存在的。

问:听说前一段时间有很健康的炼功人的,还有没有那种?
护士答:看运气,可遇不可求的、可遇不可求的。

广州华侨医院:黄埔大道西613号 510630 总机:38688888 肾移植科:38688209,陈洁医生:13392617166 苏泽轩教授(移植科主任):(办)38688074

五、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案黑幕深重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经调查确认,中国大陆多个省市包括大部份的军队/武警医院的器官移植机构涉嫌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以供移植。在苏家屯集中营事件于二零零六年三月九日被曝光后,东北至少有部份接受调查的医院表示接到通知暂时停止器官移植手术。然而,在卫生部于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七日发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管理暂行规定》并确定为七月一日实施后,全国各地相关的医院和各大移植中心不仅恢复了器官移植手术,而且数量大量增加。很多医院都表示四、五月份有充足的器官供体,此后供体将会很困难,这提示中共当局正在大批消灭作为器官供体的法轮功学员。由于案例涉及全国大多数省、直辖市、自治区的地方/军队和武警医院,并有监狱、劳教所和法院等司法系统的参与,移植使用的活体器官由全国程序化操作实施,提示这不是各个地区部门的自主行动,而是来自中央的统一指挥协调。

二零零六年活摘案曝光以来,时有证人出来作证,相关调查的不断深入,国际社会和联合国的强烈关注,对中共造成了巨大的威慑和压力。中共大规模地、肆无忌惮地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行径被迫中断了,但活摘罪行并未完全终止。

而这,对中共业已产业化了的器官移植业造成了巨大冲击。器官供体的短缺,迫使一些丧尽天良、利欲薰心的机构铤而走险,做出一些疯狂的举动来。下文兹举一例。此案也反证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客观存在和巨大规模,及黑幕的深重。

广州中山三院医学博士强行摘取流浪汉器官并抛尸水库的背后

二零零九年,中国大陆知名媒体《财经》杂志披露广州市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中山三院)肝移植科副主任医师张俊峰及另两名同院医生,将一名贵州流浪汉带到医院抽血做配型,将全身可用器官摘取,抛尸到水库中的杀人活体摘取器官事件。文章问世一个月之内,《财经》杂志被北京当局查处,被限令停刊整顿三个月。中宣部禁止内地媒体跟进报导。而与《财经》一起派记者前往贵州调查本案的《南方周末》亦收到禁令,不能再报导有关事件。网上各大论坛全面删除该文。随后,中山三院医院领导和医院介绍的网页不翼而飞,三院肝移植手术叫停,张俊峰去向不明。

此事件首先见于中国器官移植网,该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披露该事件,六月十五日有医生前往贵州,与当地一名器官贩子接触,将以流浪汉杀害后由医生取走全部器官。《财经》杂志跟进这则消息,派人到兴义市实地采访了这宗惨案。原来,被当地人形容为善良、好心的一名三十五岁流浪汉“老大”,有一天突然从邋遢变得些许光鲜,竟然是死神降临的前兆——那次他被剃光头发和胡子,想必是被人带到医院去抽血做配型。他被发现横尸水库、器官被割一空的消息,震动了这个宁静的山区小镇。本来在这一带活动的乞丐、流浪汉,吓得能走的都走了。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移植业内专家对《财经》坦言:“中国的活体器官移植很大部份都存在买卖关系。”

作为医生,手术例数越多,在业内的名气越大,越容易晋升提级,做器官移植,医生是有受益的。何况还有得到器官的患者私下送的“红包”;开出各项检查的提成;术后长期的免疫抑制药物的提成。名利都在其中,做移植越多,得到名利越多,在中国大陆的今天,世风日下、用钱买命、为利杀人等等已经成为社会风气,移植医生杀人害命也就不足为奇了。

张俊峰今年三十八岁,山东菏泽市东明县人。医院公开资料介绍说:他主要从事肝胆胰肿瘤和肝移植临床工作,能独立完成各种复杂肝切除和胰腺手术。张还是医学博士、博士后、副主任医师、硕士生导师,《中华现代外科》杂志常务编委,主要参与完成的“肝脏移植应用研究”,获二零零七年“教育部科技进步奖推广类一等奖”。

张显然受过高等教育,知道杀人活摘器官是犯罪,而他却是明知故犯,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如果凭空拿来一个肝,没有任何供者信息,任何一个主治医生都要问问来源,因为医疗行业的行规就是一层层找事故责任,出了问题当事人就要负责,何况在中国大陆的医疗环境,有着复杂的人际关系,没有事故都可能被同行排挤,何况是这样的明目张胆的犯罪行为。如果张的上级,肝移植中心主任陈规划和医院管理层不默许,他是不会用这样的下策拿自己的前途做赌注的。何况器官移植还远没容易到可以在贵州当地的某个山寨工厂进行的程度,需要动用正规医院的很多医疗设备的资源。

在国内三甲医院的评定中,有一定数量的器官移植手术成为考核指标之一。晋升三甲给医院带来的是更大的知名度和效益,于是,一些医院请来其他医院医生在本院完成手术,以求通过评级。以肾移植为例,如果肾来自死囚,从患者检查、入院、手术到出院,一般收费六万至十万元。此后,每年需要花费三万至十万元服用抗排斥药物,其中第一年较多。除去药费、检查费和“公关”器官的花费,移植中心与医务人员尚有结余。做移植手术,医院出名,管理层到相关科室层层渔利,整个医疗系统围绕器官移植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利益链条。

自此消息曝光后,中山三院、中山大学以及广东省卫生厅一直对此事保持沉默。如果是个案,按照医疗行业的通常处理办法,一定是把这件事情定为个人行为,把张俊峰抛出作为罪犯,卫生厅随即下通知层层处理中山三院。而张俊峰逍遥法外,层层保持缄默,正是因为张知道的太多,有更大的黑幕一直牵扯到卫生厅,处理了张,真相曝光,整个广东医疗系统都要被拉到前台接受审判。

结语

陈规划可谓是广州器官移植的头牌人物,身为教授、中华器官移植学会副组长、广东省器官移植学会主任委员、博士生导师,主持完成一千余例肝脏移植。有学者评论说,像陈规划这样的移植专家,在大陆并不少见,他们不顾患者身体的实际情况和承受能力,把个人名利放在首位,一味追究移植数量,这对一个讲求职业道德的医生来说是不可取的,何况,他们所使用的器官来源的合法性更是让人怀疑,如果违背人性,这样的大夫只能称为刽子手和杀人帮凶。

二零零六年以来国际社会披露出来的大陆医院,特别是军队、武警和公安医院非法活体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实,和南方医科大学(原广州第一军医大学)南方医院这几年超常多的器官移植手术,我们有理由怀疑其也卷入了非法活体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中,而被该医院培养出来的这些医匠,我们也有理由怀疑他们也成为了众多地方和军队医院中非法活体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参与者。如果事实证明广州第一军医大学南方医院的器官移植的供体的确来自法轮功学员,那么广州第一军医大学南方医院无疑就是一个杀人工厂;而由这个杀人工厂培养出来的所谓“技术骨干”也只不过是众多杀人工厂的帮凶。

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以牟利,这是地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如果这种邪恶都无法激发起一个人的良知,那么这个人也就不成其为“人”了。那从事活体器官移植的医护人员,就只有等待地狱之火永无止境的焚烧了。

多行不义必自毙。中共建政以来历次运动杀人逾八千万。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更是古今中外酷刑无所不用其极,所犯滔天罪行,人神共愤。希望全人类都能认清楚中共这个有史以来最大的恶魔,解体这个邪恶的组织,为自己和子孙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

附录一:中共“人体器官移植医疗机构准入名单(第一批次)”之广东部份
“活摘”案曝光后,中共慌忙中抛出的“人体器官移植医疗机构准入名单(第一批次)”中,从其公示的广州市和广东省的“准入名单”中,可一窥以广州市为核心的广东省器官移植业之大致轮廓。

何晓顺 中山大学附属一院 器官移植科
朱晓峰 中山大学附属一院 器官移植科
陈立中 中山大学附属一院 器官移植科
王长希 中山大学附属一院 器官移植科
黄健 中山大学附属二院 移植科
王捷 中山大学附属二院 移植科
陈规划 中山大学附属三院 肝移植科
陆敏强 中山大学附属三院 肝移植科
潘光辉 广州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 肾移植科
赵明 第一军医大学附属珠江医院 肾移植中心
刘东 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 移植科
杨浣情 广东省人民医院 泌尿外科
区金锐 广东省人民医院 肝移植科
吴若彬 广东省人民医院 心外科
朱云松 广州军区总院 肾移植科
聂海波 广州军区总院 肾移植科
于立新 第一军医大学附属南方医院 肾移植科
徐健 第一军医大学附属南方医院 肾移植科
马俊杰 广东省中医院 肾移植科
刘洲 祈福医院 肾脏中心
周凯章 广州市第二人民医院 移植科
何建行 广州医学院附属一院 胸外科
苏泽轩 暨南大学华侨医院 移植中心
甄作均 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 肝胆外科
杨明 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 肾移植科
王德坤 中山市人民医院 肝移植科
余元龙 中山市人民医院 肝移植科
邓德成 中山市人民医院 肾移植科
余小舫 深圳市人民医院 肝胆外科
王成友 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 肝胆外科
王平 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 肾移植科
李杰 东莞市太平人民医院 肾移植科
麦伟民 广东医学院附属医院 肾内科
林民专 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医院 肾移植科

附录二:“追查取证涉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国大陆医院”之广东部份

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日,“赴中国大陆全面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委员会”与“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CIPFG)”联合发布《关于第二批追查取证对象的公告——追查取证涉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国大陆医院》,其中广东部份如下。需要说明的是,由于严密的信息封锁,《公告》所列名单远非完整。

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广东省总队医院
武警广东边防龙华医院
广东公安边防总队医院
广东公安边防总队医院宝安分院
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
中国人民解放军广州军区一五七中心医院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二一医院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五八医院(空军广州中心医院)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七三医院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六八医院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二二医院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九六医院
中国人民解放军一八八医院
中国人民解放军53503部队医院
广州空军后勤部医院
空军医院
海军虎门医院
海军四二三医院
广东省广州监狱医院
广东省少年犯管教所医院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中山大学附属第二医院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
中山大学肿瘤医院
中山大学中山眼科中心
中山大学附属第五医院
广东省人民医院(广东精神卫生、心血管病研究所)
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原广东省一七七医院)
广州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原广州市工人医院)
广州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
广州医学院附属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
广州市第二人民医院
广州中医药大学祈福医院(民营)
广东省天河区中医院(广州天河区中心医院)
广州协佳泌尿科医院(民营)
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暨南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广州华侨医院)
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
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
广东医学院附属医院
广东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湛江市第二人民医院)
广东药学院附属中山医院(中山市人民医院)
深圳市人民医院(暨南大学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
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原深圳市红会医院)
深圳市第八人民医院(南方医科大学深圳宝安医院)
深圳市第九人民医院(深圳市龙岗中心医院)
珠海市人民医院(暨南大学医学院第三附属医院)
广州医学院清远医院(清远市红十字会医院)
清远市人民医院(暨南大学医学院第五附属医院)
潮州市中心医院(原潮州红十字医院)
东莞市人民医院
汕尾逸挥基金医院
阳江市人民医院
江门市中心医院
江门市人民医院
台山市人民医院
南雄市人民医院
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广东医学院附属惠州医院)
惠州市人民医院
惠州市惠阳区第一人民医院
汕头大学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
汕头市中心医院
汕头市第二人民医院(汕头市红十字会医院)
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
佛山市第二人民医院
肇庆市端州医院(原肇庆市人民医院)
肇庆市第一人民医院
茂名石化公司医院(广东医学院第三附属医院)
高州市人民医院(广东医学院附属高州医院)
河源市人民医院

附录三:广东各地医院开展器官移植手术部份案例

(一)广东省医学院湛江附属医院肝移植中心有活体肝移植

广东省医学院湛江附属医院住院楼(共二十八层),肝移植中心在二十三层。二零零六年八月七日有一宗肝移植手术,据说是活体供应。此情况是一护士对病房护理病人的亲属所说。病人名称:林华燕。此房护士长:伍雪冰,主管护士:秦玟珍。现在大医院已暴露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手术。有大医院的医生或教授下到县级医院联系,是否有需要移植器官的病人。(【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九日】)

(二)广东省梅州市人民医院肝源从何而来?

《梅州日报》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六日第一版,报导了梅州市人民医院(黄塘医院)首例肝移植手术。梅州电视台也作了报道。八月二十九日广东的《南方日报》登载了一条“蕉岭一工人换肝,老板出资几十万”的消息。这是同一件事的相关报导。老板关心爱护工人,慷慨出资几十万给患肝病的工人进行肝脏移植,这是值得赞扬的。但文章对肝脏的来源却一点都没有透露,而且该人从住院到换肝只需二十一天。是他人自愿捐献的吗?若是如此,捐献者就更应该受到表彰。因为一个活人被摘除肝脏后,就会立即死亡的。这种“舍己为人”的精神难道不是更值得颂扬吗?接受移植的人更会为此感激不尽,有什么不好声张呢?但为什么要花费几十万?仅仅手术费是绝对不要那么多的。(【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九日】)

(三)广东省东莞市人民医院做器官移植手术

那天当我问起广东省东莞市人民医院一个工作人员:“你们医院可以做器官移植手术吗?”她回答:“当然可以呀!”“那你们的供体都从哪里来呢?我是说谁又愿意把不能再生的器官卖给你们呀”我继续问道。她马上回答:“这个我怎么知道!你不要问这些事!”广东省东莞市原是一个县,改为市才十来年。(【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十日】)

(四)广东省中山市人民医院二零零四年来做心脏、肝脏、肾脏移植手术一百多例

《广州日报》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六日星期一A12版,标题《北京女患者中山换心肾》。原文摘要:“本报中山讯(记者王锋 通讯员肖小华、严海丹摄影报道)昨天,中山市人民医院向多家媒体通报,该院成功进行了广东省首例心肾联合移植手术,在全国也是第四例。”“女患者名叫王淑琴,今年五十六岁,是北京市一名退休工人,她从一出生就被诊断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多年来一直接受治疗。”“半年前,王淑琴的病情开始恶化,…经检查,还发现了风湿性心脏病、冠心病、肾功能不全等多项疾病。”“王淑琴开始辗转各大医院,寻求医治。”“九月中旬,心脏功能衰竭的王淑琴在丈夫的陪同下,从北京风尘仆仆来到中山。”“在获得适合供体的情况下,医院决定对她进行心肾联合移植手术。”整篇报道对供体只提了一句“在获得适合供体的情况下”,其他无任何交代。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技术不是问题,关键是供体。从患者病情恶化开始寻求医治是半年时间,来到中山至手术是一个月,这么短时间找到心肾同时适合的供体?(【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七日】)

通过中山市人民医院网站上对《北京女患者中山换心肾》一事的相关报道,可以看到该院自二零零四年开始做器官移植手术以来,实施了十四例心脏移植术,四十多例肝脏移植术,一百五十多例肾脏移植术。

(五)广东江门市中心医院实施器官移植,并与江门监狱联系密切

该院肾移植中心位于住院大楼十楼,现正承接国家“十五”科研项目一项。主刀医师庞健,联系电话13802600537;(0750)3120313.其参与手术达一百九十多例,直接主刀五十九例。此肾移植中心现为江门五邑地区唯一指定移植中心。肝移植中心联系电话3157023、3157025联系人:叶林、余杰雄、汤万荣。

以上信息全部收集于广东江门市中心医院住院部大楼电梯内的手术广告介绍中。另外,江门监狱与中心医院的联系非常密切,车辆出入频繁。(【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六日】)

(六)在东南亚活跃招揽客户的大陆肾移植医院:广东东莞太平人民医院器官移植中心

1、新加坡某家公司二零零四年的宣传文稿和安排

1)肾源的双重担保:同步两个鲜肾为病人准备,一旦十天内发生严重排斥,无需等候,另一个肾将随时换上;
2)保证肾自原来身体上之年数不超过三十岁;
3)肾源将派人包机前往,移植肾源将在不超过五分钟内移至冷冻贮罐,并不少于二个小时内移植到病人身上。(注:现在此公司没有明目张胆的做了)

2、一新加坡人在广东虎门太平医院手术后的日记摘记

新加坡涉及本案的医院:Mount Elizabeth Hospital,http://www.mountelizabeth.com.sg/

人物:A君,五十二岁,商人,糖尿病遗传病人,一九九七年动过心脏搭桥手术(共五个桥)(Five By-Pass Operations)。

“八月份的一个星期六,连续三天没有睡好,下午参与了一位儿时同伴,有十年交情的至亲好友的最终一个火化路程。

“回家时已是晚上七点,突然觉得胸闷,午夜十二点,不断咳嗽才发现肚腹手脚有浮肿的现象。半夜送到医院,心脏病专家朱教授判断为心肌梗塞,需立刻进行血管检查手术,看看血管是否再度阻塞。三天后,医生正式宣布要进行一个植入导管的手术,总共两个导管支架,手术成功率将会极高也极简单,但一个可能性极高的代价就是药物会导致肾衰竭,一旦肾衰竭就得准备面对透析(洗肾)和肾移植的问题,不至于有肾也活不久,无奈何,只好面对。

“二零零四年二月下旬,经朋友及一位本地的肾病权威郑重安排下,正式和广东虎门太平医院接触上,同步收集该医院的资料,发现该医院鲜肾移植的病人去年高达三百人以上。病人国内外的都有,且成功率在百分之九十以上。血型化验报告在二月二十八日传真太平医院。四天后,接到院方通知已找到一个肾血型和组织八分吻合,可以马上进行移植。

“二零零四年三月一日,经香港转深圳,二小时半后到达虎门太平医院。医院外观一般,是一座新建的典型中国国立医院,肾移植科在医院的二三四楼,居住的房间是个大套房,有客厅和小厨房。我只住了两天,就要进行手术,手术后五天,住在加护病房,第六天才能回到病房。设施和四五星级的宾馆一样,彩电录像应有的都有,吃饭可直达由四家医院安排的菜馆,直接送到房间。医院设有商务中心和外界联络Email传真,电话都很方便。”

“三月五日,高伟亲自做肾移植手术。”

3、主刀医生高伟简介

高伟,主任医师,国务院专家特殊津贴享受者,美国肾脏病学会会员,欧洲透析移植学会会员,中华器官移植杂志编委,中国透析移植研究学会委员,中华医学杂志英文版通讯录编委,亚洲太平洋地区肾脏病学会会员,昆明肾脏病专科医院副院长,东莞太平人民医院血液净化器官移植中心主任,第一军医大学珠江医院教授、主任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