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在消除病业方面的经历和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九日】我自小就体弱多病,四十五岁那年就因健康状况恶化而离开工作岗位,回家退养了。一九九五年,我是抱着祛病健身的想法走進了大法,第一次看《转法轮》,我就被这部法强烈的吸引了,用了一天的时间,一口气读完了《转法轮》,从此以后,再也没有离开过这部法。我就想写一写我在消除病业方面的过程和体会。

修炼前,我经常咯血,因为肺里长了个一元硬币大小的瘤子,有时还咯出象小管状血糊糊、硬梆梆的瘤组织。我还患有慢性胰腺炎,B超检查说胰腺肿大,医生还怀疑胰、肺之间有窦道,怀疑咯出的是胰腺组织,因为当时没有做病理切片,所以只是怀疑。还有心脏病。往往一年中有大半年是在医院度过的。

刚得法不久,一次在集体学法时我突然大口大口的咯血。心里着急,这样咯下去怎么读书?默默对师父说:“师父,我还要学法呢!”就这一念,几分钟以后,血就止住了,我从新回到了学法场所。大约十分钟左右,脸色从苍白恢复了红润,这也是从来没有过的现象,以前几周都恢复不了呢。和大家一道学了两个小时的法,回去以后什么事也没有,全好了。在修炼前不久的那次咯血时,整瓶的止血药往嘴里倒还不管用呢。

二零零六年,由于怕心,修炼有点懈怠,常人之心也一点点往外冒。有一天,突然感到一阵阵剧烈的头痛,腹泻,便出来一块块象黄油,又像脓一样的东西,紧接着又是大口大口的咯血,胸闷,气喘不上来,虽然还坚持着不去医院,心却顶不住了,想到了死,甚至有了安排后事的想法,就这人中一念,带动很多常人之心突突往外冒,就是过不了关,折腾了半月有余,苦不堪言。最后总算有点觉悟:“什么也不想了,把心一横,去留有师父安排!”就这一念,不到一个时辰,完全好了,过去的就象做了一场梦。这一场魔难使我深切体会到了修炼人去除人的观念的重要:这一念若在人中,展现的就是人的状态──生老病死,跳出人的观念,立即展现出神境。人神一念,天壤之别。

又一次,剧烈的头痛,就象针锥一针一针的往头上捣,痛的揪心,眼睛都睁不开。我忍着痛,平和的对着我的疼痛部位说:“我知道你也很痛苦,如果说人体是个小宇宙,如果说你就是我这个小宇宙中的一个生命体系,如果我能修成圆满,我一定不会落下我这个宇宙中的任何一个生命体系,希望我们能共同在大法中修炼,一道返回我们的先天所在。”念毕,两分钟,头就不疼了,我感到了法不可思议的神奇!常人每每会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可是修炼中却没这个时间概念,念到境现。

两年前,有一段时间,总感觉到很累,有一种恢复不了的疲劳感觉。那时,一位朋友想让我教她炼功,这位朋友家住的地方比较远,乘汽车来回要三、四个小时。于是,起一个大早,我就乘车去了,教了一天功,晚上回来已经很晚了,颠簸了一整天,回来的路上却身轻如燕,多日的疲劳一扫而光。我对修炼有了更新一层的感悟。

师父在《精進要旨》〈博大〉这篇经文中说:“法轮大法的法理对任何人修炼,包括宗教信仰都是有指导作用的,这是宇宙的理,是从来没有讲过的真法。过去也不允许人知道宇宙的理(佛法),他超越一切常人社会从古到今的学术及伦理。过去宗教中所传的和人们感受到的只是皮毛和现象。而他博大精深的内涵只有修炼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层次中才能体悟和展现出来,才能真正看到法是什么。”

我感到,修炼的过程,也是不断理解和证实法的过程,在修炼的路上,我渐渐体悟到了大法的博大精深和无边内涵。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