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大法弟子写的文章要纯净、真实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九日】习惯于中共媒体宣传的人,都明白它那一套宣传套路,在中国大陆媒体机构工作过的人更了解那套运作,什么时候该宣传什么,侧重登哪方面的稿子,如何和恶党保持一致,唱“四季赞歌”。对于个人写作而言,也有党文化培训出来的套路:为了把“典型”人物更完美化和“高大全”,可以“合理想象”,可以把“合理想象”中主人公的内心活动和别人赞扬等一系列细节独白象真的一样写到文章中去。行话说:“做饭米不够水来凑。”中国现今的文人都是“加水”和“造假”的高手。

作为修炼的人,我们都知道自己是在修“真”的,明慧网发表的文章更是以真实为根本,对于新闻报道,即使在中共邪党竭力封锁消息、封堵网络的情况下,都努力核实,甚至是反复确认。

在几十年党文化的浸染下,人们难免受到影响。尤其在媒体机构、或者中共党政机关工作过的大法弟子,在动笔写的过程中,要经常审视自己写的东西,是否严格的做到真实,真正做到不“合理想象”、不夸大或依靠想象。

新闻工作的第一职责就是符合事实真相,报道采写的过程十分艰辛,包括收集事实,谨慎的核实,需要了解细节,并通过更多渠道补充和确证。当然,目前中国大法弟子在遭受中共残酷迫害,很多消息渠道被封锁,大法弟子在自身安全受到威胁的情况下把真相揭露出来,已经非常不易,是壮举。

这里说的只是一个严谨求实的态度。其实很多时候就是一个修炼的过程。

比如说,大法弟子都希望当地同修能够协调好,共同把证实法的事做好,遇到一些不符合法的现象就希望尽快指出来。但是往往在中间过程中体现出来一些不良习惯,在动笔前没有把事情调查清楚,或者谈的是一面之词,那么造成的影响就适得其反,同修们可能被其中不纯的东西带动、心里不平等等。结果,矛盾没解决,反而制造出更多负面影响。当然,矛盾出现各自都要向内找。那么作为投稿人,我们得看看自己有哪些心要修掉。

如果我们把这种党文化习惯带到平时揭露迫害、揭露恶人的文章中,那更是不行的。我们都知道自己的责任、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所以这一点上我想大家不言而喻都在严格把握、严格把关。师父在讲法中说,“明慧网的特点就是以报道中国大陆的迫害大法弟子的真实情况为主,那是揭露邪恶的第一手材料,报道的百分之九十九以上全是真实的,甚至于百分之百。”(《洛杉矶市法会讲法》)我们要时刻把师父的话记在心里,揭露任何迫害真相、恶人恶行,要有实证,要尽量核实。我们不要把“合理”的猜测当作结论,也不要去“合理”的揣度或描写恶人的心理,我们不需要邪党的那种“合理想象”。只有真相能证实法,任何道听途说不严谨的、想当然的、甚至夸大其辞的东西都不行,甚至可能把人推出去,得不到救度。

一位经常写文章的同修在体会中说:一日读《转法轮》时,对一段法很有感触:“一说和尚吃肉,写书的人来兴趣了,题目越惊人,使人越愿意看,文艺作品要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嘛,就把它宣扬出来。”是啊,每当听到同修交流时,谈到那些自己认为“精彩”和“感人”故事,马上来了兴趣,“题目越惊人,使人越愿意看”。这一下子就看到自己的人心和执着:为什么感兴趣?为什么让题目越惊人越好?我看到一个强大的自我表现的心,甚至这颗心远远超出文中的故事。注重的是发表,表现自己,显示自己。尽管文章没有明确的署名,但我心里却有很重的“名”。甚至文章发表后,自己都要默默的读上两三遍,偶尔也有一种陶醉感,哦,这是我的文章,同修不知,但师父知,众神知。

如果是从慈悲世人的角度选题,出发点是尽量给世人搭好台阶、让世人容易接受真相,这是我们讲真相中修炼人的智慧的体现,但那种“名”和强烈的自我,却恰恰是修炼人要放下的,过不好或长期意识不到,就是给自己设的陷阱和危险。

在写文章或读文章中,大法弟子都能体会到,好的文章主要不是写出来的,而是同修在实修中修出来的、从法中来的。文章之所以能够感动人,来自于同修的心性和对真善忍的证实。作为记者,作为有写作专长的同修,能够把事实干净准确的表达出来,去除不纯净的东西、去除来自党文化的习惯和影响,把救人装在心里,尽己所能用真相救度世人,这也是我们在写文章方面的修炼过程。

内心纯真无私、清静祥和、慈悲为他,写出来的东西别人才爱看。师父说:“实在、准确、干净、不带有人情的文章不是常人能写出来的,因为修炼人的内境是清净的。”(《成熟》)让我们修好自己,达到师父对我们的要求。

一点体会与同修交流,不足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