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望此教训与悔恨能警戒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九日】我是一个修炼十几年的大法弟子,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大风大浪中平安的走过了几年的正法路程。但由于后来执着于上网,没有很好的学法、发正念,虽经师父多次点化,自己也悟到了,就是失去了理智,继续泡在网上,给邪恶找到了迫害我的机会。

在邪党的人间地狱里,开始我不配合恶警,遭到了恶警们的迫害,但由于我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好好学法,更没有看明慧周刊,对邪恶的迫害,虽然知道不能一味的承受,要用正念制止邪恶,但就是正念不起来,也不知道怎样去做,头脑里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在承受不了迫害的情况下,强忍泪水写了三书。写了三书后,我痛苦至极,我对不起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对不起众生对我的期盼,吃饭时端着饭碗,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喉咙哽咽的吃不下饭;晚上睡觉时,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眼泪打湿了枕头;当众犯人大声唱邪党歌曲时,我没有胆量去制止,内心像刀割一样,禁不住哭出声来。我脑海里时常浮现出邪恶的嘲笑、师父对我无话可说、和我世界里的众生那失望的眼神的画面,痛苦、悔恨、愧疚之心交织在一起,我几乎崩溃了,真想冲出牢门仰天长呼:师父,我对不起你!

牢门紧锁,我不能冲出去,不能发泄内心之苦,我再次哭了,哭我当初没有听师父的话,没有做好三件事,给自己增加了魔难,使自己走向了反面;哭我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哭我意志脆弱,贪生怕死;哭我丧失骨气低头妥协;哭我不配当大法弟子。我内心深处经常受到良心谴责,我的转化是我人生最耻辱的一页。

由于精神上长期受到折磨,承受着痛彻心扉的苦,我很想背法,但我自觉没脸去背,我背叛了师父,我不配再背法,强制着自己不去背,但我又清醒的知道,我写了三书,又不能炼功,再又强制着自己不背法,那就是在行动上和思想上真正的离开了法。不能,我不能离开法,要让法在心里深处扎根,不能让我世界的众生对我绝望,我要给他们希望,要给他们未来。

慈悲的师父是要我的,在我守住心性的时候,我眼角就闪烁着金光,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要我坚信大法。我每天带着愧疚之心背法,发正念,时常有邪恶干扰,思想中出现不要修大法、回家后好好生活的念头,只要这个念头一出来,我就开始否决。这么好的大法,我一定要炼。我是跟师父签过约的,一定要兑现誓约,助师正法,我是代表我那个世界的众生来的,我一定要对他们负责,不能毁了他们。一定要修大法,一定要修大法,决不能放弃,

由于我时常心里保持着一定要修大法这一念,有两次在梦中我经常哼着“得度”的歌曲,每次哼这首歌的时候,眼眶里都噙着泪水,我们从美好圣洁的地方来到凡间最肮脏的世界,辗转千百年吃了无数的苦,不就是为了得这个法吗?幸遇师尊传法得度,我们才找到了归路。

我出了魔窟回家后,有两次梦中梦到我在做真相资料,醒来后我非常高兴:我内心深处还装着大法,还在想着救度众生的责任。

当地同修还不知道我已回家,我就找到他们,把大法书全拿回来了。我在人间地狱的一切信息,外面的同修全部不知道。见到他们我就说出了自己因承受不住迫害而妥协了,我把自己丑陋的一面曝光,要与之决裂,让自己更干净,轻装上阵,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弥补这几年正法修炼的空缺,洗刷自己的污点。

从回来的第一天起,我就坚持每天十二点钟发完正念再睡觉,坚持参加集体学法、发正念、炼功、讲真相,教同修电脑及打印技术。我又回到了大法中,我看到了邪恶毁掉大法弟子的梦想破灭了,看到了师父赞许的眼神,看到了我世界中的众生欣慰的笑容。

我早就想写出这些,又没勇气写。同修们写的都是如何精進、如何做好,而我写的是悔恨、是教训。但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写出来,望同修能以我为鉴,不要把做大法的事当作常人的工作,一定要学法、修心、发正念,不要让邪恶钻空子,不要让自己留下悔恨。

让我们在法中归正自己,理智的去做好三件事,在证实法的修炼的路上走稳、走好自己的每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