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记一次破除邪恶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九日】我地的一次小型切磋会刚刚开始,由于不明真相的人恶意构陷,被派出所的三辆警车、七八个警察包围,并将我们二十几名大法弟子堵在了屋里。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同修们很快的突破了各自的人心与不稳。有同修礼貌的和不速之客打了声招呼,就开始了讲真相。同修都在默默的发正念。警察嘴里说着:“请配合!请配合!”就开始了有准备的录像,并摆出了准备做笔录登记姓名的架势。我们大法弟子应该在任何情况下都不配合邪恶的命令和指使,所有同修都在有意识的抵制这种违法和迫害行为。接下来警察分两次绑架了我们几名同修到派出所。同修仍在各自的环境中继续讲着真相和发正念。一名老年女同修怀着慈悲善良的纯正的一念,要救这些来听真相的可怜的娃娃们,讲的声泪俱下。在场的听真相的小警察直说:“你别哭啦,你别哭啦。”

同修们也都在转变着观念,对表面人这一面由对立转为慈悲,对另外空间操控人的、迫害众生的邪恶因素就是正念铲除。同修由默默的发正念改为全部双盘坐立掌发正念。在立掌的一瞬间,整个空间场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庄严、肃穆、威不可侵!空气仿佛都凝固了,警察、六一零、还有乡政府人员、村委会的,不知什么时候都退到了屋外十几米的院门口。

四个多小时后,另外空间的邪恶被灭尽,表面空间的阴霾散了。在师父的呵护下,被困、被抓的同修全部平安返回。在师尊的加持下,在修炼人的正念威力下,在大法修炼者才有的巨大的善的能量化解下,解体了一场邪恶的绑架迫害事件。

事情过去了多日,一个当时在现场见证了大法弟子发正念这一场景的人说:“哎呀,真了不得,那么多人盘腿坐在那,闭着眼,举着手,(学着立掌的手势)都真的跟佛像一样。”他边说边学着大法弟子发正念的样子,脸上、语气中,都透露着对大法弟子的敬佩之意。

我从下面几个方面把自己所听到的、看到的、所在层次体悟到的写出来,向师尊汇报,与同修切磋。

一、修出真正的善才能救了人

“善”是巨大的能量。只有转变人的观念才能修出真正的善,只有真“善”才有能量,才能灭恶,才能救人。这是我在改变了自己的观念后才体悟到的。

从警察一出现,我的思想中就出现了一种对立的物质,马上和绑架、迫害联系在一起了。虽然表面在尽量的平和,嘴上说“我在为你好”、在讲着真相,但心中并不是真善,总夹杂着一丝戒心和恨意,总不能把“恶警”这个词和众生放在同一个点上。所以讲真相的效果并不好。警察对我也是横眉怒目地。我反思自己,向内找,意识到在讲真相这件事上也要转变观念、去掉人心。任何一颗人心都能在无形中抑制着修炼人的慈悲心、真善之心的能量发挥。纯善之心讲出话来,那是能量,是法轮、是莲花、能灭恶、能救人。掺有人心讲出来的话就是人话,不光没有穿透力,打动不了人,而且容易被邪恶钻空子。这也是我们大法弟子有时讲真相效果不好的原因之一。当我意识到这个物质该修去时,师父就给拿掉了。有师在、有法在,师父在看着我们,法在均衡着一切。我们只需修好自己,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该做的,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和迫害,不是口头上说说,而是真正从心里明白和做到。这时再发正念心也静,念也正。

转变了观念,再看身边的小警察,觉的他好可怜。我真诚的对他说:“是我不好,没有那么慈悲,又不敢到派出所里来讲真相,今天虽然把我以这种方式‘请了来’,我还是要救你。”接下来他和善的听我讲了“四二五”上访、“自焚”真相、“藏字石”和善恶有报的理,并告诉我说他原来的战友也有炼法轮功的。在当时那个环境中他没有三退,但总算结了个善缘。这使我体会到师父讲的“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的法的又一层内涵。

二、众生在回报大法与大法弟子的救度之恩

这次绑架是邪恶有计划有预谋的,邪恶操控不明真相的人打110电话报的警,抓捕是由市到县到乡布置下来的,县国保大队也来到了派出所。可是,正负两种因素的对立性贯穿下来无论是另外空间,还是反映在人间表面,都是一场正邪的较量。

在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操控邪党在人间的邪恶机构及恶人,在准备迫害的行动实施之前,曾有明白真相的知情人不断地打电话给认识的一个修炼人,希望能赶快撤离。因同修在开法会都不带手机,所以后来才知道打来的未接电话有七八个之多。不管怎样,可以确切的说,明白真相的众生,都在正面支持大法,用自己的方式帮助大法弟子,反对迫害,同时也在很好的摆放自己的位置。

同修被绑架到派出所,就在那里盘坐发正念,讲真相。有明白真相的人无偿的提供自己的手机给同修,使得在最快的时间内,被绑架的同修和外界取得了联系。很快,在最短的时间里,周边的同修都参与了这场正邪大战,并以此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很大的正念之场。而整体发正念的强大威力也正是这次解体绑架,解体迫害,扼制参与者行恶免被淘汰的关键所在。大法救度了可救的生命。

在外界同修的协调下,被绑架同修的家人和所在村的村干部(都已明真相)都相继来到了派出所要求无条件放人。有一个村干部公开的在派出所说:“不就是开个小法会么,这有什么,一会咱就回家”。另一同修的家属找到了六一零(综治办)要人,一个多次接受过同修讲真相和神韵光盘的六一零人员说:“没事,一会就让他们回去”。至此,明显的另外空间的正邪较量的天平已压到最低点,整个人间的形式变化都在向好的,正的一面快速的控制着局势。这和同修们的整体配合不间断的发正念的时间是同步的。

当修炼人不断的内修内找,用法不断的归正自己的言行,修去各种人心,修去自我,溶于法中;当达到法在此一层对修炼人的要求和标准时,旧宇宙的法理就不再制约得了修炼人,旧势力对修炼人的所谓考验和安排就被破解了,因为,那是师父和新宇宙的法理所不承认的。别看邪恶来势汹汹,但遇到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就什么也不是了。我们做了我们应该做的,结果必然就是在师父的呵护下,全体同修平安回来,一个不少。

随着师尊正法進程不断向表面推進,大法弟子们也都在更深入的讲真相救人,人们也都或多或少的清楚邪党是怎么回事了。迫害中邪党的株连政策也使得他们机制内的人员,为自保也在瞒上瞒下。更何况,善恶有报的实例也使他们不愿再迫害法轮功。他们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因为他们非常清楚,参与迫害多大,倒霉就有多大,又有谁愿干这费力不讨好的事呢?弄不好不光是丢了饭碗,脑袋也不保。下面是派出所的和我们大法弟子正面接触时讲的几句话。先是如释重负说:“你们的人全都放了”(指被围困的同修)。然后说:“如果没有人举报(实则是构陷)我们才不愿管呢。还有,今天这事只当没发生,别给我们上网,曝光,别又说,某某某派出所绑架了大法弟子,迫害法轮功。”同修说:“你们如果不迫害法轮功就不曝光”。他们说:“也别表扬我们”。其实曝光不是目地,曝光是为了制止行恶,救人才是我们的愿望。

师尊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我们一定加倍珍惜,精進实修,多救人,不辜负师尊对我们的重托和众生的期望,履行我们的神圣职责,完成我们的洪誓大愿,圆满随师还。

点滴体悟与同修切磋,万望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