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轮大法后的难忘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九日】我第一次看《转法轮》用了四天的时间,当时心情非常的激动,晚上睡不着觉,思考着我这样一个卑微的生命配不配得这个法,这时我看到一束蓝色的光束、直径约五毫米在我眼前不停的划着圈旋转,我是睁着眼睛看到的。再后来,大约半个月左右的时间,晚上我坐起来干咳,看到从嘴里喷出直径约十厘米、长约一米的金色光束。一天,我坐在沙发上织毛衣,就感觉到头顶布满了象针一样的东西,从头顶往下灌……

之后,我全身心投入到大法中,在单位、家庭、社会上时时处处注意修心性、不断提高心性、层次也在不断提高。在炼功点上,抱轮时看到眼前赤、橙、黄、蓝,几天一个颜色的变化。

晚上,从学法小组回家,楼道黑黑的,开门时,看不见锁眼,这时从眼睛里飘出来一缕金色的光。学法时看到字里行间颜色的变化……

修炼后不长时间,晚上似睡非睡时,元神经常离体,但都飞不远就回来了。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那天和同修一起去省委上访,中午回家躺在床上休息,不一会儿,元神就以非常快的速度飞了出去,前面有一座山,瞬间,头顶从山尖穿了过去。在接下来的一天,元神飞的范围更大、更远……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讲:“我在一九九九年的“七•二零”就把“七•二零”以前的学员全部推到位了,推到了你们最高位置。”

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我经常感到身体承受着无形的压力,一天晚上躺在床上,黑暗中看到身体上方都是蓝色的亮点,比高粮米粒小点,比小米粒大点,很大一片……

自己的元神也经常离体除恶,有时头朝下向地下飞,然后保持着头朝下的姿势向上飞,有时还盘腿打坐横向飞除恶,还去过有着花纹皮肤的人的世界除恶。

一次,到楼道里放真相资料,一進楼道门,看见一只白色的鸽子在一楼缓步台上,一动不动,目送着我上楼。还有一次,一進楼道门,就听见一只鸦子在“呱呱”叫,可我一到跟前,它就一声不响了,等我从楼道里出来下楼时,鸦子竟迈着步伐送我下楼,我由衷感叹“众生都是为法而来”……

特殊条件下做真相时,我就这样想,旧势力有旧势力的安排,但师父的安排是最好的,师父不会让我出现尴尬。一次,到一独立小区贴法轮功学员高蓉蓉被中共警察电击毁容直至迫害致死的图片资料,我在二楼刚贴完,门卫老头就从楼下上来,冲我气势汹汹地喊:你干什么呢?这时我本能想到只有靠师父了,我嘴里说着我也没干坏事,一边往出走,那老头说,“我看你的兜里装的是什么,我给你送派出所去。”我没理他,推着车往外走,他拽着我的车后座,我继续推着车走,渐渐的他的手撒开了。我想关键时刻,是师父保护了我……

师父呵护我的事有很多,一次出差到油田的润滑油加油站,正值中午,驯狗员回家吃饭便把四条狼狗放了出来护场,我一个人往大门口走,四条狼狗一起向我袭来,我闭着眼睛默念“法轮大法好”,四条狼狗围着我一圈,一声不响靜止在那里,后来润滑油加油站的工作人员赶到将狗调开。

我在大法中得到很多,但付出的很少。但我谨记师父的话:“我希望新老学员,都能在大法中修炼,都能够功成圆满!希望大家回去抓紧时间实修。”《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