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岁女孩的凄苦童年(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九日】十一岁的青青再也不肯去上学了。为了躲避上学,她已经尝试着离家出走过。青青不是因为她厌弃学习而不肯去上学,她不是一个不爱学习的孩子,即使她没有上学了,她自己还是时常把以前学校的课本拿出来看。很多时候,她静静地坐在那里看书,她识的字可能超过同龄的孩子。然而,她实在不想去学校,不想面对那些给她留下沉重阴影和恐怖记忆的校园。

青青小时候的照片
青青小时候的照片

学校里那可怕的一幕让她心惊胆颤。二零零八年的一天,老师从课堂上把正在上课的青青叫出去,让她到办公室去。青青是个乖孩子,看到老师严肃的表情,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跟着老师到了办公室,在那里几个陌生的大人在等她,是来询问她修炼法轮功的妈妈胡慧芳过年期间带她去武汉市洪山区柴林宾馆上冬令营的事。

参加冬令营本来是一件愉悦的事,但当时在冬令营上课期间,中途突然冲进来的大批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一处)的便衣,孩子们不知道为什么便衣特务要冲到课堂里来抓人,那个场面是那些参加过冬令营的孩子不愿回忆的一段往事,那恐怖的景象,给在场的孩子们留下的阴影无法抹去,给孩子心灵造成的创伤难以抚平,孩子都不愿再回忆那段往事。

自从妈妈带她参加了冬令营,妈妈胡慧芳和另一位修炼法轮功的陈曼老师被带走后,她再也没有见到自己的妈妈,她做梦都在想自己妈妈。

此时的青青才知道,在学校办公室内等她的这些陌生人是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一处)的便衣人员,便衣人员严肃地询问了她一些事,并认真记录,最后让她签了名字,并按了手印。作为一个九岁的孩子,便衣人员为什么要来询问并记录这些她不明白,记的是什么她也不清楚。

后来法庭上就是出示的便衣人员询问他们几个参加冬令营孩子的笔录作为所谓证据,给她妈妈胡慧芳和老师陈曼,及周肖军叔叔判刑,据参加庭审的说,公安提供的几个成年证人的口供都是伪造的,律师做的是无罪辩护,指出公安是非法抓人、非法关押、伪造证据等。青青当时哪里知道,这个案子就是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一处)的便衣特务利用拼凑出来的孩子们的口供和一些伪证,加上一个走过场的庭审形式就判了妈妈和老师的刑。

一想到在学校,那恐怖的场景会随时发生,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一处)的便衣人员会突然跑到学校来,没有了父母的保护,那是一个可怕而又恐惧的境地。学校不安全,公安可能随时再到学校找她。青青感到恐惧。

青青是个很平常的孩子,青青和别的孩子一样活泼、开朗、善良。她跟同龄的孩子一样喜爱玩,对未知的事物有着同样的好奇心,缠着大人问这个问那个。

对于孩子们来说,记忆中的童年,无忧无虑,天真烂漫。然而青青的童年,从出生后不久就伴随着不安定,充满了惊吓与恐惧,青青是个忧虑的孩子,从记事起,就随着父母过流离失所的生活,青青的爸爸张伟以前是个工程师,从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便失去了工作,在躲避被抓捕中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而青青就是在这个环境中成长的,青青从小就随着父母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青青和父母要躲避的是随时会发生的抓捕,而抓捕他们的又是无处不在的公安人员。

那居无定所的不安,随时面临失去亲人的担忧,那种难言之苦不是一般颠沛流离的人所能体会的,那是难以想象的痛苦,大人们都难以承受这种苦难。没有坚强的意志,没有顽强的性格,是无法承受过来的。那不只是物质上的艰难,不仅仅是生活上的艰辛。生活中的苦对幼小的青青来说不算什么,这不安的因素才是造成他们家精神上的巨大压力,让全家喘不过气来。

青青的忧虑来自于对家庭的忧虑,对父母的担心。孩子们从小就玩老鹰抓小鸡的游戏,在幼小的心灵里都有一个潜在意识,父母是孩子的保护伞,遮风避雨的大树,是最安全的地方。然而青青从小就发现,自己的父母自身都时时处在危险中,父母除了能给予她关爱,给不了她任何保护,因为修炼法轮功的父母处在被抓捕的境地。她似懂非懂地发现最危险的人、给她们家带来威胁的人,却是书上讲的“维护正义的公安警察”。这是她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她不理解为什么这些人是让她和她的亲人不幸的根源。公安的一个电话,一句询问,就能使父母惴惴不安,公安一处的便衣可以随时带走她的父母。一次父亲稍有不从,就被几个公安按在地上,反拧双手拽走,透过父亲凌乱的头发,青青看到父亲痛苦的表情,青青孤独地放声大哭,那年青青四岁。

这使青青养成了一个习惯,一听到敲门声就很紧张,不敢随意开门,要先躲在门后向外张望,怕公安冲进来抓人。小小年纪的青青实在搞不懂,公安是好人还是坏人,好人和坏人的区别在哪里。老师说,遇到坏人找公安。可是青青无法吐露的痛苦是,从记事开始,她们家的不幸都是这些公安人员造成的,这些大人的工作使她们家痛苦不安。

为了维持一家生活,青青的父亲张伟送过牛奶、摆地摊、做夜市,因为妈妈被抓后无人带她,父亲每天地摊要摆到晚上十一点多,青青只好被留在家里。青青是个坚强的孩子,面对家庭的不幸,她默默承受着。

二零零九年七月,青青的妈妈胡慧芳和陈曼老师被劫持到女子监狱,在那里青青看到自己的妈妈,看到被摧垮了精神,拖着病痛的身子的妈妈。小小年纪的青青无法承受,这使她更加痛苦,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一处)的便衣特务和那些大人诱导她谈的,并让她按了手印的东西,就是用来关押和摧残她妈妈和陈曼老师的材料。

青青不知道的是,长期以来,公安和便衣特务因为抓捕像他们家这样的法轮功修炼者因此保住了工作,得到晋升,有的因此还立了功受了奖,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一处)的便衣特务就有因抓捕青青的妈妈胡慧芳和陈曼老师,并到学校威胁引诱参加冬令营的孩子口供因此而得到嘉奖的,这些奖是踏着她妈妈和老师以及其他法轮功修炼者的身体,用法轮功修炼者的血泪铸成的,包括像青青这样的孩子。

小小年纪的青青怎么能知道,十一年了,在十一年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肆意迫害中,中共劫持了几乎全社会的人,谎言伤害了中国大陆所有的家庭。而迫害又是中共利用一帮道德极其低下的公安和流氓特务干的,对法轮功修炼者的家庭中的孩子造成的伤害永远也无法消除。

十一年的迫害,十一岁的青青已经承受了十一年,还要承受多久,青青是不得而知的,这场残酷的迫害还没有结束,以后的漫长苦难岁月还要有多长,孩子不得而知。孩子的父母和师长还在监狱中忍受着痛苦,承受着迫害。

这些由血泪写成的经历,由血泪记下的这一切,希望能够震撼那些面对邪恶迫害善良却麻木不仁的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