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被迫害的阴影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九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清除邪恶,是我们的责任,旧势力不敢干扰。但是,由于自己修炼上有漏,学法不深入,也不刻苦,除《转法轮》外,师父的其他讲法很少学。对于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法理不清,正念不足,造成三次被旧势力迫害。

第一次被迫害是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二日晚。我们七位同修一起出去贴真相标语,被不明真相的人告密,我和另外两位同修被绑架,我被非法判刑六个月;第二次是二零一零年七月九日,给一男子讲真相被告密被中共绑架,在派出所呆了四个多小时,看守所以年龄大为由放了我;第三次被是今年八月十七日,给一三轮车夫讲真相被诱骗绑架,抄家,刑拘十天。子女办了“取保候审”回家。给子女们精神上造成了很大的压力,经济上造成了一定的损失。

这三次被迫害,由于“取保候审”期为一年,大孩子(保证人)多次给我打招呼:在这一年里你不能出事,你要出事会牵连检察院、公安、国保等一大串人,也包括我的饭碗。他们都叫我们管好你,你就别出去搞了。我一听,牵扯那么多人,我的怕心也出来了,怕影响他们。由于怕,又生出了新的执著心,认为这个“取保候审”一年,给我留那么长的一个“尾巴”,“相由心生”就如影随形。面对面讲真相就胆怯了,出门也不敢带真相资料了。开头好多天,走到菜市场或者街上,总感觉有人跟踪,见人容易起疑心,怀疑是否是跟踪或“治安联防队员”(他们都是被邪恶收买来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给一些三轮车夫也有任务,我都遇到过几个,但大多都是善良的。)在看守所里和同修讲过的事:我出去后要到派出所要回师父的大法书籍、师父的法像、MP3、MP4,也不敢去了,简直是太怕了,严重的执著自我的私心出来了。其它大法的工作虽然继续做,但也有胆突感了。

我三次被迫害的主要原因:一是自以为是的执著心求来的;二是前两次被迫害后都没有认真向内找;三是对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的法理不清,正念不足,无可奈何的、自觉不自觉的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

第一次被迫害前,我单位同修出去贴真相贴子,有三位同修先后被绑架。说到用钱的事,我对孩子说:“我相信,我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不会有事,如果有事你们千万不要用钱去买或怎么的,那样会助长邪恶的迫害,他们就是为了钱才干这种事的。”后来,我把这件事讲给同修听,同修都说我不对,说我在求,我当时没悟到,还自以为是,没错。结果招来了第一次被迫害。在被迫害回家后,再和同修切磋才认识到自己是错的,才找到固执己见的这颗执著心。在被迫害中,又无可奈何的配合了邪恶,在所谓的提审笔录上、拿起诉书时签名盖手印,怕把原来反对大法后来才接受大法的女儿又推过去了。其实根本不会的,由于怕心、为私为我的执著心驱使,写了“我不再宣传法轮功了”的字据。承认了邪恶旧势力的迫害。此时却忘了师父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经文。师父说:“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我真是配合了邪恶。回家后,没有认真学法、总结、向内找,还觉的做的可以,严正声明(对罪恶的悔过书)也认真写了,好象就没事了,根本就没有找出出事的根本原因。第二次被迫害还认为自己做的好,零口供、零签字、零手印,沾沾自喜和自满的执著心产生了,实际还是无意中配合了邪恶,其实就是正念不足,也不是零口供,如邪恶第一句问:你多大岁数了?我答:七十一岁。在去看守所途中恶警伪善地说:你都七十多岁了,到了那儿你把岁数说大点,好放你回家。看守所警察问我岁数时,我说七十五岁。这次回家更是没有认真向内找,认为自己做的较好,悟到了一些理,和同修谈论时显示心也出来了,其实邪恶在背后跟踪而我不知。第三次被迫害过程中,认为这次做的好。回家后,在总结时发现,差!差!差!终究还是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为什么这么讲呢?在开所谓的“释放证”时,一个警察说:“这个字该签了吧!”我居然没加任何思考:“签”!就签字了。在管钱警察的帐单上签字了。

由于我心性上的一大漏,被迫害的阴影笼罩着,这是从迫害开始至今从来都没有的沉重感。在迫害初期,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日子里,我没有这种沉重感,在讲真相、救众生中遇到不接受的人、或说些类似骂人的话,我没有这种沉重感。通过讲真相后多数人接受了,反而还有一种愉悦感。当然在第一次被迫害中写了“悔过书”后那种极度痛苦、伤心,是无比沉痛的感受。无颜面对师父、面对大法,对师父犯罪,对大法犯罪,愧对师父、愧对大法的救度之恩,不配做大法弟子。在好多天里学法都感觉自己不配学这部大法了。多少天都沉浸在这种痛苦中。后来,是师父的“摔倒了别趴着,赶快起来”(《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的法理在脑海里出现了,使我从痛苦的深渊中走出来了。过后也没影响我做三件事,也没有怕心,一出看守所大门,下午就立即投入讲真相救众生中,没有一点害怕。旧势力在肉体上迫害我也无济于事。我开始出去讲真相右脚跟两边各裂一道血口子,真是一步一痛,我就否定它说:“你旧势力想让我走不动,不出去,不行,我就要走。”两天走下来,两道血口子自己愈合了。而这次回家后,面对面讲真相不敢做了,救人这么要紧,此时,我这个状态能是个修炼人吗?能做师父的弟子吗?能实现史前大愿吗?能兑现自己的誓约吗?不行,不能这样下去。怎么办?只有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才能使自己走出困境,因为师父在《排除干扰》中讲:“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只有多学法,学好法,用大法来衡量,才能归正自己。

于是我就从今年师父的讲法开始往前学。通过学法,对我在十年修炼路程中关于否定旧势力安排这个问题做个总结,用师父赐与我们的法宝向内找,找出我连续被迫害的根本原因:学法不全面,不入心,法理不清,后天观念没变,没修心性。如:自以为是,显示心,自满心理,不愿改变自我,只想改变别人等执著心,严重的为私为我;特别表现在和同修切磋时,在生活中和其它环境中也有表现,在党文化的泥潭里不能自拔,在党文化的思维模式,待人接物时有表现,当然旧势力抓住不放连续迫害。在迫害中又动人心。在第三次被迫害时,当时派出所的恶警硬以我六十九岁(邪恶有个七十岁不关的政策,我的身份证上还差三个月满七十岁,实际我已满过)硬把我刑拘。在看守所量血压高低差大,要求体检,在体检过程中,我以人心对待,在测血压时,我心里想:高,更高,比某某量的还高,结果接近正常,其它项也出现病状但不严重。我知道师父在管我,可是由于人心,师父也干着急,想帮也帮不了。在此我又悟到,我们为什么神不起来,正念也发了,师父也求了,为什么不起作用?因为我们没有在法上时,不符合法对我们的要求时,不就是个常人吗!师父管的是修炼人。通过学法,使我進一步认识到救人的重要,而且必须得做好才能同化法对我们的要求;通过学法,使我去掉了怕心,修去了私心,斩断了“尾巴”分清了“真我”与“假我”,归正自己。认识到真正不牵连他们,那就得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做好三件事,才能真正的救了他们。通过这次总结向内找,才真正的明白了一点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修炼可是极其艰苦的,非常严肃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来,毁于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的法理。法理不清,心就不正,就容易出问题。

这是对这个问题的一点初浅认识,在法理上,观念上如有问题,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