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听则明 识破中共谎言(一)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一日】

小引:比天灾更凶猛的是人祸

放眼当今中国,天灾暂且不说,更加让人们避无可避的,其实是道德败坏和崩溃所造成的种种人祸:动车事故及事后迅速掩埋草菅人命;层出不穷的矿难、砍童案、针刺事件;看守所中发生的河南鲁山县王亚辉“喝开水死”、福建福清市陈某“睡姿不对死”、云南晋宁县李乔明“躲猫猫死”、广东广州周凌光“呼吸死”等荒唐的草菅人命事件;毒奶粉、地沟油、死猪肉、毒疫苗、豆腐渣工程……

而过去十二年来最大的人祸,是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一方面,受迫害的人数众多(根据中共自己的统计,从一九九二年法轮功传出到一九九九年,在中国修炼法轮功的人数超过七千万),为数众多的修炼人因为信仰真、善、忍做健康的好人,遭到中共各种形式的迫害,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酷刑折磨等等;而另一方面,中共为了给迫害制造借口和挑起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动用所有的宣传工具散播谎言。惯于挑起群众斗群众的中共,将全国无辜的百姓也卷入这场对好人的迫害当中。这些铺天盖地的一言堂谎言,早已经被揭穿得体无完肤了,在消息通畅的国际社会已经大白于天下了。只是许多中国大陆的无辜百姓,被一言堂的媒体反复强制灌输洗脑,仍被蒙在鼓里。

从中国的宪法到各项法律,从来没有其迫害法轮功的根据。而江泽民的讲话是没有法律效力的,其专门成立的凌驾于宪法、法律和司法机构之上的特务机构——“610”组织,完全是个见不得人的非法组织。

中共头目江泽民和非法的“610”组织下令对法轮功学员采取“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的群体灭绝政策,中共警察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为了升官发财,很多警察出卖了自己的良知,他们对法轮功学员施以各种残忍的酷刑,沦为了打人凶手、杀人犯,而且越是手段狠毒、没有人性就越是得到中共的提拔和奖励。

江泽民集团在血腥迫害法轮功的同时,也豢养出一大批冲破了道德底线的流氓打手。干了这样恶事的人还有什么不敢干的?在这种法律成为一纸空文,打人、酷刑、杀人种种暴行都不会受到法律制裁的大背景下,施暴的警察又会如何对待其他民众呢?也就难怪有各种怪事不断地发生了。

这场迫害是中国道德、法制的浩劫。中共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已经不仅仅是给法轮功学员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与每一个人都有莫大的关系。

(一)中共的谎言

回想起历史上那一幕幕:

江西苏区时期打AB团,延安整风时抓特务,中共夺权初期“三反”、“五反”,“大跃进”、“浮夸风”时小麦亩产过万斤,钢产量超过8千万吨,15年超英赶美的鬼话;文化大革命中,国家主席一夜之间变成“叛徒、内奸、工贼”,“六四”屠杀,对法轮功的诽谤……

结果又如何呢?AB团翻案了;反革命平反了;文化大革命被“全盘否定”了;中共在历次运动中给受害者强加的罪名一次次被证明是无耻的谎言。

所以我们应当用自己的头脑,多方面获取信息,再慎重下结论,注意,是你自己的独立思考和判断,不是靠那个曾经报道小麦亩产万斤、一切为政治服务的报纸电视所替中国人民进行的“思考和判断”。

全世界,学习法轮功的人中,不乏各个学科的专家学者,不乏曾经“啥也不信”的顽固之人,若非亲身受益,怎么会如此虔诚地相信?每一个有勇气在舆论的压力和残酷的迫害面前,去坚定自己信仰的人,一定都是经过了自己深思熟虑后才选择的路。

(法轮大法的书籍一直都是完全公开的,从96年开始就可以在互联网上免费下载,《转法轮》书的网址是http://www.falundafa.org/book/chigb/zfl.htm)

漏洞百出的自焚谎言

央视焦点访谈的“自焚”节目漏洞百出:

在慢镜头可以看出刘春玲是被警察用条状物打死。

小女孩刘思影气管割开后四天就能清脆地说话和唱歌。

“严重烧伤”的“王进东”头发竟然奇迹般的完好无损、整整齐齐,两腿中间的盛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完好无损。

哪来的灭火器?近距离特写镜头从何而来?

王进东,据中共媒体称练了5年,但喊出的口号内容严重违背《转法轮》基本要求,和那完全不正确的打坐姿势,他是法轮功学员吗?

《华盛顿邮报》记者在事发之后,立即前往在事件中死亡的刘春玲原居住地进行采访,随后在邮报上发表了采访结果:指出刘在酒吧做服务性工作,她的邻居没有人看到她炼过法轮功。2001年2月4日,《华盛顿邮报》在头版发表题为“自焚的火焰照亮了中国的黑幕——当众自焚的动机乃为加强对法轮功的斗争”的惊世调查文章,向世界提供了包括以下3点在内的事实:(1)刘春玲不是开封本地人,生前在夜总会靠陪吃陪舞谋生;(2)刘春玲曾不时殴打老母和幼女;(3)从来没人见到刘春玲练过法轮功。

此类的漏洞还有许许多多,此处不再一一列举,详情请翻墙看

《获奖影片:伪火(中文版)》

一本1991年出版的畅销小说《黄祸》于2001年在中国遭到查禁,小说第二章中有一个情节是有公安部门人员买通绝症患者“自焚”,以达到栽赃他人并进行政治迫害的目的。此次天安门“自焚”与《黄祸》的这个情节惊人相似,而且《黄祸》被查禁恰恰发生在“自焚”的同一年。很显然,小说被查禁显示其中存在某种不可告人的阴谋。

2003年11月,分析“天安门自焚案”重重漏洞的英文纪录片《伪火》,以其严谨求实的风格和对黑幕的曝光获得“第51届哥伦布国际电影电视节荣誉奖”。

在法轮功被残酷迫害十余年之久,却从未有过学员暴力反抗、报复事件发生。相反,学员还花自己钱、冒着被迫害的危险,平和冷静地讲清真相。那么能教导出这样一群严格按照“真、善、忍”做人的人,这样的功法不令人敬佩吗?

“自杀杀人”的谎言

法轮功从没叫人自焚自杀,相反是崇尚“真、善、忍”的。法轮功清清楚楚的禁止杀生,并且明确指出自杀也是有罪的。法轮功不讲涅槃(只有佛教中密宗之外的法门才讲涅槃、扔掉肉身的),不讲虹化,也不练舍利子,恰恰是中共央视焦点访谈把“圆满”这一高尚的名词和“自杀”首先画上等号的。

“改生日”谎言

中共媒体为诋毁法轮功创始人,造谣说李洪志先生改生日。

首先,李洪志先生真实生日就是1951年5月13日,这一点,香港的记者1999年已经到了中国的公安部门去调查,长春市的公安局管理户口的警察作出证明,1951年5月13日的生日是真实的。文革中公安局被砸,许多人档案丢失弄错,李洪志先生的生日也是在文革后,工作时被政府部门填错,但是那个年代人们都不在乎这种事,只是李先生出来传功教人“真、善、忍”,以身作则,才去把生日改正回来的。

其次,众所周知,户籍管理是中国政府掌握的,据当地政府职能部门证实,94年发出的李先生的身份证是公安局合法发出,不是个人伪造。录像片中提到户口簿上的出生日期是被涂改过的,可我们同时也看到改过的日期旁边清楚的印有公安部门的“变更”印。

再次,其实李先生多次讲法中说自己和释迦牟尼没有关系,翻遍所有法轮大法著作,没有见到李先生说自己是释迦牟尼转世的。

后来为了进一步给李先生造谣,《人民日报》1999 年7 月29日第一版报道,80岁的潘玉芳“记忆犹新”地声称1952 年在为李洪志先生接生时就已用上了“催产素”,然而那时候催产素在世界上还没有被发明出来呢(详见《哥伦比亚百科全书》)。《人民日报》为了诋毁李洪志先生,居然不惜让一位80 岁的老人去对47~48 年前的一件日常工作“记忆犹新”,不可谓不荒唐。

“1400例”谎言

中共说7年间练功死了1400人,后来又升级到1700人,试问:

为何在7年间从未有过此类报道,在中共开始迫害时,就蜂拥而出?

为何在国外远远比大陆自由的地方,甚至包括和我们同宗同源的中国香港、台湾、澳门,却无一例此类报道,假如有一例,凭中共媒体的嗅觉,还不马上放在头条大肆渲染一番,到底是因为中国水土独特,还是中共的托儿鞭长莫及?

其实,有许多被揭露出来的记者公开收买、压力胁迫的例子,例如:

山东蒙阴桃曲镇居民石增山的女儿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这是左邻右舍们都知道的事实,医院都说治不好,她死于先天性心脏病是附近居民尽人皆知的。然而为了取得有“说服力”的揭批材料,为了向上级邀功,蒙阴县宣传部组织专人编写了一份材料,说石的女儿炼法轮功,不让吃药、不让打针,最后死了。要石增山配合电视台,念这份稿子录像。石不想出卖良心说假话,就不同意,结果镇政府组织了一批打手用了三个晚上对石增山进行非人折磨、毒打,最后石增山屈服于他们的淫威,被迫做了不想做也不应该做的事,说了假话,配合电视台录像“揭批”,造成终生遗憾。

为了搞出那所谓的“1400例”,多少人下了多少功夫、做了多少手脚,现在对大众来说还是未知数。

退一万步讲,即使假设这1400例全部都是真的;对于炼法轮功的人数,官方原说有七千万到一亿人炼,后来又改成两、三百万人炼,姑且按照最小的基数:200万,那么这个年死亡率您看一下有多低:0.01%!远低于中国0.6%的正常死亡率,比美国这么发达国家,因用药死亡的年死亡率还要低。中共威逼利诱得来的“1400例”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反而从另一个侧面证明了修炼法轮功能起到祛病健身延年益寿的作用。

“敛财”谎言

说法轮功敛财,那么,从1996年开始,互联网可免费下载所有法轮功的书;而且即使是盗版,只要排版没错,法轮功也不予追究。世界各地法轮功弟子办的法轮功学习班都是免费的。试问哪一个敛财的人会这么做呢?况且《转法轮》一书在国内只卖12元人民币,而一本中共攻击法轮功的书却卖几十元,谁在敛财?退一步讲,从常理上看,畅销书的作者从自己的著作中取得合法收入难道还有问题么?

请思考几个问题

中共报道的一些自杀、杀人怪事,迫害之前从未有过,为何迫害后的各种关于法轮功的这类坏事突然在媒体上层出不穷了呢?(你是否想到文化大革命中,国家主席一夜之间“铁证如山”地变成“叛徒、内奸、工贼”呢?)

为什么在国外炼法轮功高度自由、无政府干涉的情况下,却从未出现一例类似中共宣传的怪事呢?

为什么中共毁掉一切法轮功资料,严密封锁网络,而不让人们自己去看看《转法轮》一书后再自己判断呢?(文革中批判孔子时不也是全面灌输孔子的思想如何如何害人、却不许人们看到原文去自己分辨么?)

中共最害怕法轮功学员用传单、影碟、电视插播等方法讲真相,是不是最怕谎言和暴行被揭穿?

前文曾提到的中共媒体那些五花八门的漏洞百出的造谣诬陷,仅仅是这场迫害所撒下的欺天大谎中的冰山一角。那么从这一角度看,这场迫害的借口全都是谎言和谣言。假如法轮功真的存在什么问题,还用得着镇压者们象设计小说那样绞尽脑汁的虚构么?

假如法轮功真的不好,还会有那么多人在高压下坚持修炼?十年来依然坚定如初。那么到底这些炼法轮功的人对法轮功的认识是什么呢?为什么中共丝毫不敢让人们亲耳听一句他们的声音呢?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