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赤峰市法轮功学员李玉梅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内蒙古赤峰市法轮功学员李玉梅,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多年来屡遭中共绑架、关押,她曾被非法劳教,遭各种酷刑折磨,还曾被恶警强行注射不明药物。李玉梅几姐妹曾同时被非法关押,令她们的父母悲愤成疾而早逝。以下是李玉梅遭遭受迫害的经历。

李玉梅,女,五十七岁,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林东镇人,于一九九七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她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修炼自己,不长时间疾病痊愈。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与江氏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在巴林左旗公安局副局长汪其格的带领下,在炼功点上把李玉梅绑架到公安局,强迫签“不炼功的保证”。此后,她时而被恶徒骚扰,非法传唤。

二零零零年七月下旬,汪其格指使国保大队长图布新、白秀珍、刘建国以串联为由,绑架了李玉梅,非法关押在巴林左旗公安局,并勒索三千元所谓的取保候审抵押金。

二零零零年十月三十日,公安局长黄景祥、副局长汪其格、国安队长图布新、白秀珍等将李玉梅等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公安局,非法提审、逼供。在巴林左旗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非法押到巴林左旗商业宾馆二楼“转化”,黄景祥、图布新、白秀珍等亲自督阵,逼迫放弃信仰法轮功,翟亚杰等人非法轮流监控,五天被勒索八百元所谓的食宿费。李玉梅等拒绝放弃信仰,被非法关入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一月李玉梅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二年,在图牧吉劳教队多次遭受酷刑折磨,遭毒打、电棍电、野蛮灌食、被吊、被冷冻、超强度奴工等。

李玉梅和两个妹妹都被非法关押在图牧吉劳教队迫害,无法对家庭尽责,不能侍奉年老的父母,而父母因为三个女儿都被非法关押而忧心如焚,积忧成疾,于二零零三年一月、二零零四年四月先后含冤离世。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李玉梅从劳教队出来才几天,派出所恶警汪成去她家骚扰,问出不出门。

二零零三年,李玉梅在街上回家刚到楼下,被等在那里的派出所恶警汪成等四人绑架到派出所,又被送到臭名昭著的赤峰洗脑班迫害四天。

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三日,巴林左旗政法委“六一零”恶人张荣山、国安队长那顺敲门,李玉梅不给开,他们就在她家楼下不走,五、六个小时以后,他们找到李玉梅的亲属把门叫开,随后,政法委书记赵国新、张荣山、公安局长唐国志、国安队长那顺、杜义、派出所长赵长青、副所长孟某某闯入李玉梅家,把她绑架到看守所非法拘留七天。

二零零四年九月下旬的一天,李玉梅从林东镇派出所门口路过,派出所所长赵长清见到她,当即叫恶警汪成、王志伟把她拽到派出所,又一次送到赤峰洗脑班迫害五天后放回家。事后,李玉梅找赵长清问他:谁让你抓的?还是你自己要抓的?你把这个过程写出来,盖上派出所公章,你再签字盖章,你不写就认定是你干的。赵长清不给写。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六日上午,几个恶警砸开李玉梅家房门和卧室门,一进屋就把她的胳膊扭到后边去,用手堵住嘴,又用她的羽绒服和毛衣蒙住李玉梅的头,在衣服外面还用手捂着她的嘴,憋得她很胸闷。没让穿鞋,就把她强行拖上警车绑架到交警队。随后恶警又非法抄家,抢走了师父法像、大法书籍和她家的电脑、打印机、现金等物品。

当晚,李玉梅等五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进看守所,她们绝食反迫害。几天后恶医王吉拉和医务人员、恶警等十几人,给她们强行灌食,后来法轮功学员的身体出现异常反应,才知道恶医王吉拉等在食物中加入了不明药物。

被非法关押十天时,恶警、恶医王吉拉等十多人又给她们强行灌食,同一天上午又强行输不明药物液体,李玉梅立即感到药性发作,脸部、舌头、嘴、头部麻木,特别难受,全身无力。到了当晚六点多钟以后更是难受至极,全身从双腿、胳膊开始难受,接着头难受,麻木,几处向身体中心发展,到心脏处之后全身剧烈震颤,头脑里边麻木,意识越来越不清醒,这种状态持续了六个多小时。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强行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在看守所,恶人、恶警非法提审时,一帮人抓着、摁着她们往恶人捏造的黑材料上按手印。非法关押十三天时,李玉梅、李玉兰等都被迫害的身体很虚弱。恶警、恶人们做贼心虚,怕担责任,把她们弄到巴林左旗医院住院部三楼。李玉梅等围观的人们揭露看守所王吉拉等恶人给她们注射不明药物。恶警怕罪恶被曝光,指使医院给李玉梅、李玉兰打不明药物的针剂,医院人员打针前还说:打上针一会儿就老实,接着又强行输两瓶不知不明液体,下午放了她们。

恶警逼迫李玉梅、李玉兰的多名亲属看着姐妹俩,以图继续迫害,李玉梅、李玉兰被迫流离失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