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实修 抓紧时间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一日】我算是一个老弟子了,因为一九九七年就开始修炼了。能至今还在大法中修,全凭着慈悲的师父连拉带拽的走过来的。修炼前由于身体不好,脾气暴躁,家庭已走到破裂的边缘,是师父挽救了我和这个家庭。

刚学法一周身体发生巨大变化。第一次听师父讲法,就象师父说的:“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的,我讲完了他也睡醒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转法轮》)我听完课走出礼堂,心情特别激动,在一九九九年以前,每当学《转法轮》时就特别高兴,心态也好,家人也支持,自己走着站着都用法衡量自己。

邪恶的迫害发生后,邪恶铺天盖地的来了,我默默无语,欲哭无泪。丈夫看我这样老拉我上街去遛弯,跟我说,不是我不让你炼,是国家不让你炼,没办法啊。看到同修们一次一次的到北京去上访,我动心了,二零零零年十月六日,我们与几个同修约好一块去北京,结果被派出所所长给拦下关進了拘留所。在拘留所我们十四个同修一起炼功、学法、交流,背《洪吟》,仿佛又回到了“七二零”之前。

从邪恶的拘留所出来,村里的、镇里的、派出所的不停的到家骚扰,并且让我签字,我厉声的回绝了他们,我说:凭什么签字,你打了,骂了,罚了,监狱也蹲了,还要怎样?如果你们再来我就到北京去护法,人家要问谁让我来的,我就说你们让来的,因为你们不让我在家过正常生活嘛,偷摸抢杀你们不管,专欺负好人,这叫什么世道。他们谁都没说话,我儿子说,“谁再来别怪我不客气。”他们灰溜溜的走了。

我和同修们便抓紧时间发真相资料,风雨无阻,利用生活之余努力的去做好。就这样一直持续到二零零五年底。一天,村里一位老年同修去贴真相救人,被邪恶绑架,村里的同修都不同程度遭到了迫害,我也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在拘留所里我白天黑夜发正念求师父,我说,师父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一定要闯出去救度众生,发挥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我背师父《洪吟》〈别哀〉。

在被关押的第二十二天我还没起床时,就看到有法轮在墙上转,转到我的左侧,后来直接转到我的脑门上。我马上就明白了,是外面的同修在发正念营救我们。我被非法关押了三十一天后回到家。其实师父早就提醒过我们,“被迫害严重的地区,被破坏的严重的地方,那里的学员真的应该想一想:到底怎么回事?”(《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我村的大法弟子被迫害,是因为我们还没有形成一个整体,让邪恶钻了空子。其实,师父时时刻刻在我们身边保护我们,只是我们自己悟性上不来。我被绑架的前三天,脑子里老是出现“警察要到你家来”这句话,我就是不悟,最后那天早上发完正念,拿起《转法轮》时,看见师父的两眼要掉眼泪了,我还是不悟,结果九点多钟邪恶就来了。这时自己才明白。那里面没有大法书,想着出去一定要加紧学法、炼功、发正念,再也不能松懈了。

可回到家,家人、亲朋好友的劝说,孩子经常回家给我施加压力,说,好,就在家里炼,不要出去说,不要与任何人联系。一时间我都被压的喘不过气来,天地这么大怎么就容不下我们这些好人呢?我懵了。我有了生不如死的感觉。后来我加大力度学法,背《洪吟》,学法,谁说啥我都象没听见似的,只做我该做的事。一到所谓的“敏感日”,丈夫和孩子都劝我要注意安全,我跟他们说,安全我会注意,但大法在我心里扎下了根,不让我炼是不可能的了。一人炼功全家受益,还用我再跟你们说吗?一次我正在看书,儿子说,快过节了,我先把书拿走,过几天再给您拿回来。我止不住的哭起来。也许我的坚定唤醒了他善良的本性,慢慢的他们的态度有所改变,我的家庭环境变了。师父跟我们说过,“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我从自身做起,家务和自己所能干的活尽量多干,修炼人该说啥不该说啥把握住自己,从不大声跟别人争辩,有时也找村长、书记去讲大法洪传及大法弟子遭迫害的真相,讲善恶有报的天理。有一次村长让我写所谓的“保证书”,并承诺我儿子入党升官就没问题了,我说:你打住,我儿子不入党,照样过得挺好,有车有房,孩子老婆有饭吃,你让我保证不做好人做坏人吗?

十多年的修炼路坎坎坷坷,有时候感到孤独无助,拿起师父的讲法看一遍又一遍。师父说:“其实呢,不是批评大家,因为师父就能看到缺点。你叫我师父,我就要告诉你缺点在哪儿,那就要去认识。”(《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我泪流满面。师父把我从地狱里捞出来洗净,让我有幸成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自己扪心自问,你合格吗?等到大圆满时你后悔吗?你在正法时期救度了多少众生?我们大法弟子的言行都是大法的形像,有时村里人讲:“谁谁还不如一个常人,干啥事都尖着呢!”常人的话不无道理,修炼人做不好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而是代表大法的形像。我跟常人说,一个班里四十个毕业生,有重点大学生、普通大学生、有专科生、有扫地的、有种地的,能说是老师不好吗?修炼人也是一样。我在这里不是指责那个同修,而是修炼人的言行一定要以法为师,尽量符合法的要求,不要给法抹黑。

这么多年我一直记着师父讲过的一句法:“多看人家好处,少看人家不好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所以在家庭、在社会上、在和同修及常人共事上,尽量用修炼人的标准去做,其实只要看到别人的优点,就是在找自己的不足,这也是对别人的一种慈悲。

师父的《向世间转轮》发表了,我更感到救人的紧迫,我每天上街之前总要带上几张护身符和真相币,主动与人搭话,试探着讲如今天灾和社会的腐败现象,咱们老百姓没得可求,只求一个平安就好。比如,有一次,一个卖冰棍的中年妇女和我说起今年这么多灾难,我赶紧把大法真相告诉她,并说我们师父就是在这个危难来前救人来了,妹子,我看你是个好人,好人就应该有好报,你入过党团队吗?她说入过队,我说退了吧,你姓王就叫王安,就是平安的意思,好吗?中年妇女一再道谢,我说你不要谢我,你就谢李洪志师父吧,随后我给他两张护身符,一再叮嘱让她告诉丈夫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一段时间白天劝退几个,晚上想应该再找谁讲,第二天准能碰到谁。其实这都是师父的安排。有时也会怎么讲人家也不吱声,我就说也许你现在不太理解,以后再有人给你讲,你就会明白,其实我们大法弟子真的是为你好。我心里老想着师父叫我们多学法学好法,只有用心去做,用慈悲的力量感动对方,笑也是发自内心的,让对方感到你是为他好就能得救,只要你时时怀着一颗救人的心,师父就把这个人推到你面前,真的是这么回事。伟大的师尊早已给我们做了表率。大法徒就应该体现出大法的美好,世人见我们整洁大方、讲话平静和善,也愿意听真相,从而得救。

师尊为我们付出的太多了,而我救的众生太少了,看到明慧网上的小同修都那么精進,老年大法弟子为了救人行脚讲真相吃了那么多苦,我脸红了,我无颜面对师父,自己问自己你做得怎么样?比起精進的大法弟子差之万里,师尊要求我们救度众生是第一位,就是多救人,多救人,师父咋说咱就咋做,无任何条件,无丝毫怀疑,绝对的信师信法,在学好法的前提下,就做师父所要求的,实修自己放下任何人的观念,助师正法,不给自己留下任何遗憾。

谢谢师尊的苦度。

请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