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修法轮功重燃希望 屡遭中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伊春市今年五十九岁的盲人吴文峰,一九九九年二月底修炼法轮功后,从新对生存充满了信心和希望。然而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份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他与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长期遭受中共恶党人员的种种迫害。

一、绝望中的希望

吴文峰是伊春市友好区中心林场育伐山场工人,在一九八零年十二月十二日冬运时中午下班回家时,看见路边有几棵树,上前去看时,在一棵树洞里有一只黑瞎子(熊),那熊站起来比吴文峰还高,把吴文峰扑倒在地,熊咬啃吴文峰的后脑盖,吴文峰使劲往上顶,这时脸部朝天时,熊朝眼睛连咬三口,把眼球和鼻梁子咬掉,当时眼泪就下来了,山那边有人来喊声,熊惊吓而走了。

吴文峰年仅二十八岁就双目失明了。这对于年轻的吴文峰来说真是没有勇气再活下去了,对人生没希望了,眼前黑黑的什么都看不见,白天晚上都分不清。就是天天喝酒,一顿没酒都不行,混吃等死,脾气也暴躁了,打老婆打孩子骂人说脏话,一九九八年九月又得了胃癌和淋巴结肿大,生存处于艰难,道德一日千里的往下滑,活得觉的没有意思,几次自杀都没死了,喝鼠药、喝麻药,麻药没起作用。

失明后的吴文峰靠的是工伤一百多元钱,老伴也有工作,两人的收入维持生存还可以,一九九七年八月份老伴失业了,只靠一百元的难以生存,所以在一九九八年十月份去秦皇岛投靠弟弟打工,身体有病。

一九九九年二月底一个法轮功学员给吴文峰弟弟一本《转法轮》,弟弟给吴文峰念法,当读到周天时就感觉玄时,一下子就能把腿搬上来双盘,双手合十,看到子午周天和奇经八脉的运转通红通红的大小周天运转都看到了,还看到了法轮,非常玄妙。

从失明以后,吴文峰第一次看到了光明和玄妙,当时非常激动,就这样对今后的生存充满了信心和希望。修炼大法后两个月吃硬的东西也没有不消化的现象了,关节炎,血低头痛病都不翼而飞,以前身体消瘦现在胖起来了。最神奇的是,以前百分之六十的白头发,现在变黑的不少了,皮肤也变的白里透红。

吴文峰说:法轮大法给了我新的生机和新的生命。 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我对中共迫害法轮功不明白,只是炼功做好人啊!为什么要迫害呢,后来明白了,中共就是这个东西,历次运动(如,文革,六四等等)都是造谣诬陷,就是整人搞迫害,这是中共的本质——假、恶、斗。

二、遭中共人员非法关押、骚扰、恐吓、勒索

二零零二年过大年之前,吴文峰和妹妹吴文锦上北京证实法,被北京恶警绑架到密云看守所,七天才放人。

二零零三年六月七日半夜一点多,秦皇岛山海关公安局一科、西关派出所恶警非法闯入吴文峰等法轮功学员一起租住的房间,吴文峰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同时住地被非法抄家。恶警抢劫走电脑、打印机、录音机、录音带等许多私人物品以及许多现金,吴文峰仅有的二千元现金被抢,其中一学员的裤子兜里有四十元钱,恶警翻身时发现后赶快揣在自己衣兜里。恶警是见什么抢什么,法轮功学员的好衣服、军用皮带都被抢走,一恶警看见成捆的卫生纸,高兴的拿起来说:“这回可够用了!”突显其贪婪、恶毒、为一点小利就疯狂的本性。据悉,恶警还威胁骚扰了吴文峰等人租住房屋的房主,把一千七百元房租抢走,并勒索一千元钱。

吴文峰被非法关押到西关派出所后,被吊绑起来(即上绳),恶警用棍子毒打他,杨勇(派出所恶警)边打边吓唬说:“不说就活埋!”毒打了二十来分钟。第二天晚上送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二看守所拒收,山海关恶警走后门让二看强行收下。

酷刑演示:上绳
酷刑演示:上绳

非法关押十五天后,杨勇问吴文峰:还炼不炼法轮功?因为吴文峰不放弃修炼,被加重迫害,再次非法关押十五天。

主要参与此次迫害的是山海关副局长刘关生,山海关公安局国保大队(一科)科长郑大鹏,警员张德岳,西关派出所王建民、王剑峰。

吴文峰从秦皇岛第二看守所出来后,大约是零三年七月十多日,坐火车回老家伊春,在火车上被佳木斯铁路分局公安处政保科再次绑架,非法搜身时,抄走吴文峰身上的一千元钱,至今未归。随后被送友好分局永红派出所。

吴文峰回友好区后,在弟弟家居住,当时的永红派出所所长胡亚军(音)、一姓张的片警,经常不分时间上门骚扰、恐吓,吓的弟、妹都不敢收留他。主要责任人还有友好区六一零安国辰、薛文启,友好公安分局六一零富国治。

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二日对山农场和伊春区朝阳社区、伊春区六一零勾结,把吴文峰送东升敬老院非法监控起来。九月二十二日吴文峰要去洗澡,永红派出所所长胡亚军(音)、张姓片警、姓李的片警三个警察绑架吴文峰到对山农场,对山农场场长张信明,、监察员陈坤还有一个姓尹的把吴文峰劫持到东升敬老院非法监控起来,朝阳社区六一零主任说,把你关死在敬老院。吴文峰被迫绝食抗议,第四天时,恶人们害怕,让对山农场出面欺骗吴文峰,说:你个人欠的钱,单位给你还,只要吃饭就行。吴文峰受骗后,单位不但没有兑现,反而伙同伊春区六一零从农业银行把工资卡作废(吴的工资是通过工资卡取的),从新开了一个新的帐户,这样吴文峰的经济来源就被控制了,只有亲自到农场,经厂长签字才能开。十月十三日,吴文峰第二次绝食抗议,整整十八天,身体极度虚弱,恶人们害怕出事担责任,送他回家。

永红派出所胡亚军和姓张片警,经常骚扰恐吓弟弟和弟媳,弟弟不敢留吴文峰就到小妹妹家。

二零零四年伊春区六一零发现吴文峰不在友好区了,伊春区六一零操纵停发吴文峰的工资,伊春区六一零主任、政法委副书记刘仁贵,还有一个女警,逼迫吴文峰写放弃修炼的转化书,二零零四年三月停发吴文峰工资,直到二零零六年的三月,十五个月的工资没给开。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起到二零零八年四月伊春区六一零头子习明,指使伊春区社保局上报伊春市社保局冻结吴文峰工资,吴多次找到伊春区六一零头子习明才给。

三、北京奥运前的迫害

二零零八年七月五日,法轮功学员赵玉太和徐杰在二十五农场发真相时被二十五街长构陷后绑架到上甘岭看守所。二零零八年七月六日,在友好新街基敬老院,公安分局六一零主任翟清峰,友好区公安分局六一零付国志,薛文启闯进敬老院把吴文峰绑架到新街基派出所后非法关押在上甘岭看守所。赵玉太和徐杰在上甘岭被非法关押十五天时,恶徒企图要非法劳教,二人绝食十一天,绥化劳教所拒收,友好看守所张阴国和新街基姓庞指导员企图花钱劳教赵玉太和徐杰,绥化劳教所还是拒收,无奈才放回家。

吴文峰被非法关押上甘岭看守所十天,恶警说:老赵说的真相和大法书是你给的,是你弘扬赵得法的,又问老赵的传单是不是你给的,吴说:全世界的大法真相都是我做的,大法书是美国空运过来的,导弹导过来的。姓庞的指导员恐叫起来说别吹了,付国志说是有原则的,吴文峰说:是啊,打到富农富商暴力夺取政权,现在党章里规定资本家可以入党,这就是所谓的原则。恶警说法轮功给钱我们也要练,吴说干嘛给你钱,给你什么钱,我炼法轮功胃癌好了,你们有病住医院得花手术费,还得给医生送红包,过年过节还得给医生拜年送礼,如何如何等;我们修炼身体健康了,没有病,一片药没吃的节省多少钱啊!,这不就是大法给的吗。

付国志去妹妹吴文利家,让吴文利拿五百元钱去上甘岭看守所接人,吴文利说你们咋给送去的怎么给接回来。

友好公安局六一零翟清峰和付国志、薛文启还有新街基派出所姓杨去上甘岭看守所接吴文峰回来后,抢走了吴文峰的工资卡、复读机、电话、mp4、mp3还有录音带。几天后妹妹领吴文峰去公安局要物品,翟清峰邪恶的说:这是作案工具,吴说这是做什么案啊!他无话可说,只把电话给他了,工资卡不给,还要勒索五百元钱,吴说:我不承认这个,怎么说也不承认这个,翟清峰气急败坏地说你走吧!他们想尽办法左哄右骗想勒索钱未得逞。吴再次去六一零要工资,吴向翟清峰讲真相说:你友好是六一零的头,你和文化大革命时的中央文革小组组长陈伯达能比吗?陈伯达在文化大革命时迫害好人立大功,被中共九大选为政治局常委第四位,可是文革已结束,用国家宪法、刑事诉讼法一衡量犯了罪了,并说陈伯达要叛国,在广州把陈伯达抓起来了判了刑,翟清峰听明白了后上报解除勒索决定。

隔几天后吴打电话要工资卡,翟清峰说让付国志和薛文启两送家去,结果第二天付国志和薛文启打一辆大发车,还有两个冒充法院民事庭姓张的庭长和姓赵的审判员,冒充庭长的人说:把此案转交法院民事庭了,让我和其一起去银行交五百元钱和民事庭执行费一百元钱来回打车费十元。吴说没有那个事,不承认这个,还能枪毙我啊!他们一看吴说啥也不给就说:你走吧!

吴文峰下午打车自己去六一零找翟清峰,翟清峰给薛文启打电话,这才给吴文峰工资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