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两次从派出所走出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一日】二零零一年,我曾两次在贴真相资料时被警察绑架,都在正念下退下手铐,从派出所顺利走脱。以下是两次走脱的经历。

站在救度众生的基点上

二零零一年十月三日晚,我沿着路灯杆张贴真相标语,突然被两辆警车截住,这样被绑架到武警边防派出所。开始是一年轻小当兵对我非法审问,我就给他讲真相,他提出了很多疑问,我就给他一一解答,后来他说,他弟弟也是炼法轮功的。

这时進来三个人,其中一所长说:“讲吧,哪个单位的,东西哪儿来的,叫什么名字。”我没有回答,在心里发正念。这过程中他们不断对我進行恐吓、威逼、软硬兼施,所长大吼:“你们不是讲‘真、善、忍’吗,为什么连自己名字都不敢说!”我严肃回答说:我师父有句话:“我这个人我不愿意说的话,我可以不说,但是我说出来的就得是真话。”(《转法轮》)他立刻低下头一言不发了。直至深夜,他们见审不出结果,就将我关在审讯室的小屋子里,铐在铁椅上,声称第二天早上将我交给刑警队。

夜深人静,我思考了很多,本打算过了“十一”到城外农村去发真相资料,愿望还未达到,就被关進派出所,不行,绝不能等着他们往刑警队送。我发正念请求师父加持,我一定要闯出去!

小屋的两道门都被锁着,也不知道几点了,就听到外面来来回回的脚步声。我大声喊:“我要上厕所。”连喊几次,来了一个小当兵的,将门打开后说了一句“等着吧”就走了。

走廊上人来人往十分嘈杂,过了一会儿,只听走动的人少了,渐渐静了下来。我便退掉手铐,从铁椅中缩身而出,也不慌,走出走廊,快步走出楼外,出了门便看见我的自行车就在两辆警车中间,没有上锁。

此时正是早晨八点左右,我骑上车,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正念闯出派出所,回到了家。到家之后净心调整自己,找出不足,又汇入正法洪流中。

危难中仍保持善念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初,我与同修到城边的农村发放真相资料、贴不干胶正法标语,就在快要做完准备往回走时,突然村头停下一辆警车,还未等我俩弄清是怎么回事,就窜出了三、四个人,把我们推上警车,劫持到派出所。

我俩被分别关到不同的房间。我被关到了审讯室,锁在了铁椅内。很快進来很多警察,其中一人把我的一只手铐在铁椅的手铐里,胸前用挡板锁上。这时又站出一人指着我说:“把她两只手都铐上。”当时我心里很平静,一直在心里发正念。屋子里的人陆续出去了,只留下让给我铐上两只手的那个人。他问我叫什么名字,哪个单位的,我不回答,笑着对他说:“你这个人看上去挺面善的,没想到这么恶。”他问我什么意思,我说:“给我戴上一只手铐还不够,你还告诉把我两只手都铐上,你说你恶不恶。”他连忙否认:“我没说,我没说。”我看出他面对我的质问害怕了。

我开始给他讲真相,他不听,不让我说。他越不让我说,我越说,渐渐的他不阻止了,也能听進去了。这时又進来两人要做笔录,其中一警察逼问这逼问那,我一概不回答,他又指着桌上的不干胶和传单问是哪里来的,谁给你的,我仍闭口不说,只是看着他在心里发正念。做笔录的警察见我就是不说,起身走到我面前就是几个耳光,我正言厉色道:“你们凭什么打好人?我不是犯人!人民警察爱人民,你不许打人!”他说:“你是人民吗?你不是人民。”我说:“那是你认为的。”他气势汹汹的转身走了。这时又進来一个穿迷彩服的,指着我说:再不说就把你吊在窗上,某某(法轮功学员)就是被吊在窗上打的,你信不信。我心说:你敢!他转身走了。

又進来一个二十几岁的便衣,他走到我面前指着我问:“你叫什么名?哪个单位的?”我怒视他不回答。他看我不说话就说:“打的轻了,就应该狠打。”这时我脑中忽然闪现师父说的话:“在处理具体问题时对表面的人要尽量平和与慈善,因为邪恶利用人时往往人本身是不清楚的”(《正法与修炼》)于是我笑着对他说:“我叫你一声小弟,你不要觉的我不配这样叫你,我告诉你,大法弟子没做任何对不起国家的坏事………”我的话还没说完,他便接口说:“你叫吧,你配叫我小弟。”然后便坐了下来,语气平和的与我说了几句家常话出去了。

做笔录的警察又進来不断逼问我,我说我没做坏事,没什么好说的。他见我仍不说,上来又是几个耳光。我眼里虽然含着泪,但是心态很慈善的对他说:“看你那么小年龄,请你不要发那么大的火,这样我心里也很不好受。”他说:“那好,我不发火。”拖过一把椅子坐在了我面前,说:“我今年二十七岁,你多大?这你告诉我没关系吧。”我心想决不能上当,别想从这找到突破口,就对他说:“你看我多大就多大吧。”他站起来,气的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后出去了,随后叫来一个警察给我照相。我背过脸去,他们揪着我的头发,拽着我的衣服,强行的拍照(其实应该不动心,发正念让他照不成)。

接着又来两女警察和一便衣,把屋子里的男人都叫出去了,关上门,让我把衣服全脱了。我说:“你们要干什么,咱们都是女人,用不着这样,你们这是侮辱人。”她们说是看我身上藏没藏东西。我厉声说道:“大法的资料都是光明正大的,不怕任何人看,都在包里,你们不是拿走了么?”一女警说现在不脱到看守所也得脱,她话音未落,我大声的说:“我干什么要去看守所,你们凭什么要送我去看守所。”我的语气很严厉。另一女警说:好,好,别说了,告诉那俩人把东西给她放桌上,咱们走(指从身上搜的钱包和钥匙)。

随后又進来几人,把我锁在铁椅内,双手都铐上,留下从开始一直看着我的那个人。我继续给他讲真相,从红眼石狮的故事讲到大法弟子发真相资料是劝善,为世人好,让世人明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都是在做好人,重德、行善、不杀生,怎么能去自焚呢,电视上演的不是真的,都是造谣、诽谤。还讲了很多,他边听边点头,看着我问:“你恨我吗?”他是指我说他恶的那件事,我说:大法弟子没有敌人,没有仇人。

他起身看我的手腕被手铐铐的很紧,手都紫了,就把一只手的手铐打开,另一只手给放得很松。这之前有一警察已经把铁椅前的挡板给打开了。这时我心生一念:让他出去倒水,我就走。刚想完他回身拿着水杯就出去去倒水。

我看机会来了,就把手从手铐中抽出来,拿着桌上的包和钥匙起身就走,我顺着走廊来到楼梯口,门口有二个警察看着我往下走,我很坦然的从他们的眼皮底下走出了派出所。在师父的加持下搭了辆出租车闯出派出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