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河北涞水县信访局副局长再遭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原任河北省涞水县信访局副局长刘金英,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曾被涞水县法院非法判刑五年,饱受酷刑和药物摧残。二零一一年十月七日,刘金英再次被警察带走,现下落不明。丈夫张东生,原任涞水县地税局办公室主任,也因不放弃信仰,至今被关在狱中。

刘金英
刘金英

二零一一年十月七日星期六晚九点,河北省涞水县几名警察以查水表为名,敲开法轮功学员刘金英家的门,然后就把刘金英带走了,现下落不明。

刘金英,四十六岁,河北省青年管理干部学院青年教育系毕业,原任涞水县信访局副局长,因修炼法轮大法,曾被涞水县法院非法判刑五年。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拒绝写保证书,在狱中遭受各种酷刑折魔,还被注射药物迫害。

从监狱回家后,由于单位在1999年7月停发她的工资,生活没有来源,孩子上学,只得靠刘金英的老爸和弟弟抚养。在刘金英被关押期间,其丈夫张东生,原任涞水县地税局办公室主任,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非法判刑15年,现仍被关押在石家庄监狱。

张东生、刘金英夫妇遭迫害期间,公公被惊吓而死,刘金英回家后,她的婆婆和她的母亲也相继去世。婆婆在临终前想念自己被监禁多年的儿子张东生,说:我儿子没有办坏事,他是个好人呐,监狱不该关他呀,我等我的儿子回家……临终前也没看上儿子一眼。

刘金英在被判刑关押期间,受到了多种酷刑迫害,甚至被用药物摧残,迫害残忍程度令人神共愤。

仅举一例:河北省女子监狱恶警葛曙光之流指使包夹人轮番打刘金英。诈骗犯左毛毛用胶布把刘金英的眼皮翻上去粘上;踩掉刘金英的二个脚趾甲,还经常抓着刘金英的头发往墙上摔;用拳头专打刘金英心脏部位;把刘金英的两个乳头都拧出了血,刚长好又拧出了血;穿着鞋踢刘金英的两腿,致使肿的不能穿秋裤;还经常用鞋把刘金英的眼睛打的冒血,嘴流血,满脸青紫;站板凳,开飞机等等酷刑。

示意图:利用贴眼皮等方法剥夺法轮功学员的睡眠
示意图:利用贴眼皮等方法剥夺法轮功学员的睡眠

二零零三年十月十六日,刘金英被从石家庄二监狱转到太行监狱。在监狱的日子、反复转监中,刘金英受到太行监狱及石家庄监狱的种种酷刑折磨与药物毒害。刘金英都是被刑事犯和犹大包夹、严管,反复戴刑具关禁闭、电击迫害、尼龙绳勒脚腕、不许睡觉、禁止上厕所、拳打脚踢。

狱警指使犯人给她灌药,没病硬说她有病,几个犯人拉过来就灌下许多不明药物,灌完药后不给她一滴水喝。在极其痛苦的情况下,她只好捧厕所便池里的水漱口。长期的药物伤害造成她头发大量脱落,牙齿松动,皮肤变色。为了少中毒,她经常到垃圾桶中捞捡犯人倒掉的饭菜充饥。

经过五年冤狱,在刘金英终于回到家中的这几年,涞水县610和公安仍然持续不断的对她监控骚扰。现在刘金英再次遭绑架,家中只有她上大学二年级的女儿,被吓得不知所措。

刘金英夫妇为修炼法轮大法,做个对社会有益的人,却被中共迫害的家破人亡。请国际社会给予关注。

涞水县邪恶洗脑班仍在行恶,各乡镇政府和派出所还在昼夜不停的到处抓捕法轮功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