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法轮功学员在图牧吉劳教所遭殴打折磨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内蒙古图牧吉女子劳教所的警察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时候,使用了各种犯罪手段。本文记述的是二零零零至零一年间,法轮功学员被劳教所警察殴打折磨的一些案例。

二零零零年春天的一个下午,多数人都在院里闲着,警察却叫几个法轮功学员出去干零活,进院时强迫叫喊收工口号,法轮功学员都不喊,一个一个被逼着喊,不喊就强迫到院里罚站。

一次早晨出工,法轮功学员不喊口号,警察不让出工了,强制在院外边站着,有高雅杰、王淑华、范晓丽、赵淑芬等5~6人。周玉英早晨上班看见了,恶狠狠的说:电她们,拿电棍电她们。中午吃完饭通知上午出工没喊口号的,中午不许休息,马上出工,而且还让早晨一起出工的其他犯人也一块出工。犯人说:我们都喊口号了。警察说不行,你们沾了她们的光了。恶警的目的是让这些人也仇视法轮功学员。

有一次搜经文,警察把法轮功学员的行李拆开,把常人的行李也给拆开了。那个人看见了非常生气对法轮功学员说:这不沾你们的光了吗?就这样,恶警们除了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经常制造事端,让所有的人都仇恨法轮功,并参与迫害。

恶警安排监视法轮功学员的“包夹”,都是找和法轮功学员关系比较好的,走一步跟一步,认为这样法轮功学员就不防备她们,更好的监控。湖南有一个花假币的李运荣,从看守所一直到图牧吉劳教,都是高雅杰给她提供日用品等物,也被利用来监视高雅杰。

二零零零年夏天,赤峰各旗县共近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图牧吉继续迫害,被劫持进入“严管队”后,被恶警经常打骂,不许炼功。一天夜间有几个人起来炼功,白天几个恶警闯进屋内,其中有一个恶警老刘破口大骂,然后几个恶警一起动手打法轮功学员们一顿,于丽华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打,被强制写不炼功保证。周志慧不写,被打得脸都青了。

二零零零年秋天一天下午,李淑娅没出工,就在大门口打坐,有人看见报告了警察,郭颖等人把李淑娅拉到屋里,这一次李淑娅又遭毒打。

二零零零年夏天,贾海英吃完中午饭,赶紧回屋去炼功,被罗进芳发现,打了贾海英几个耳光。

二零零一年春天,农历新年,是马红云值班,刘晓欣起来炼功,值班的告诉了马红云,刘晓欣挨了马红云一顿打。

一天晚上,恶警王桂荣把郭俊秀、李凤贤等人叫到二中队内委,问她们,回答是劳教人员的就没事,回答是法轮功学员的就挨打、挨电。

家属来接见的时候,警察看家人的口气,顺着她们说话的,她们就围攻法轮功学员,骂、说难听话,逼迫写“不炼功”保证。马秀琴的女儿来一次,马秀琴就挨一顿骂。辛玉琴的丈夫、儿子来接见,警察和他们一起逼迫辛玉琴放弃修炼。刘晓欣的母亲、婆婆来图牧吉,劝刘晓欣写保证早点回家。警察当着家人面还可以,假装伪善,等家人走后原形毕露,晚上恶警周国玲、武红霞把刘晓欣叫到前院,扒光了衣服打臀部,刘晓欣也没看见用什么东西抽的,一个摁着,一个打,臀部被打起几条青紫的痕迹,肿得老高,还骂了刘晓欣许多脏话。

图牧吉的恶警们无法无天,没有任何人性,更不谈什么法律、人权,打人、骂人、超期关押,他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无所顾忌。被绑架到图牧吉的法轮功学员,一开始先进入“严管队”,不许和劳教队的人说话,上厕所、去洗漱都有人看着,每天都被强迫洗脑迫害。

一次警察把法轮功学员带到操场上跑步,排头刘准正跑着,王桂荣上前就打了刘准几个耳光。翟翠霞有一次拉肚子,赶紧去厕所,正好在“严管队”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在里边,她顾不了这些,赶紧蹲厕所,被恶警王桂荣知道了,打了翟翠霞一顿。翟翠霞被劳教一年,到图牧吉后因坚持修炼被加期五个月。快到期了,武红霞把她叫到前院,跟她说劳教二年,她说是一年,劳教书上是一年,武红霞说从赤峰给劳教队的材料上写的二年。后来翟翠霞拿出劳教书给武红霞看,确实是一年,武红霞说:“那也要按二年执行”。翟翠霞说:这不骗人吗?武红霞恼羞成怒暴打了她一顿,然后告诉她,给家里人写信联系从地方公安局开个证明,是一年就放你走。从图牧吉到赤峰寄信往返也得一个月,电话联系快,但是武红霞不给用。当时一中队有一位好心的警察说:押人家一年,也够呛呢。就问翟翠霞能和谁联系,后来在二中队有一位同修的亲属和翟翠霞的妹妹认识,这位警察把电话打过去,对方找到翟翠霞的妹妹,从公安局开了一份证明,才把翟翠霞从劳教所放走了。

二零零一年夏天一个中午收工后,因法轮功学员不喊口号,被罚到操场上暴晒两个多小时,有周彩霞、郑兰凤,胡素敏、彭慧宜、项红蕾、于翠霞、赵桂春、郭俊芳、王黄香。晒完之后,不许吃饭、喝水,直接跟着出工,项红蕾、赵桂春,郭俊芳、于翠霞被安排去掏厕所。早收工,进院后不允许去洗漱,直接被一个一个叫进屋里遭毒打,打人者有恶警那仁花、罗进芳。用拳头打前胸,打嘴巴。彭慧宜被马红云打掉了一颗门牙。彭慧宜后来因为不开“揭批会”,被推进会场,彭慧宜又站起来抗议,被关进小黑屋十五天。与一位叫刘桂荣的女同修共坚持绝食三十五天,被释放回家。刘桂荣在绝食期间曾被几个警察打了一顿,胳膊等好几处被打成青紫色。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日左右,内蒙劳教局来图牧吉检查工作。图牧吉的恶警安排开一次大型的所谓“揭批会”。男、女劳教队在一起开,图牧吉男劳教队的恶警们把法轮功学员安排到会场的,由两个包夹监控,生怕法轮功学员在开会站起来证实大法清白、证实大法好。女劳教队的恶警把一部份法轮功学员安排出工,一部份留下去开会,有的被叫到内委去,先威胁一番,强调开会时不许站起来说话,谁说话就扒了谁的皮。也有被叫到前院被武红霞、周国玲威胁一番。张秀霞被连推带打,后来到大门外站队时,郭颖又说,把法轮功学员全留下,进院里去罚站。刘桂梅被女教的人和警察骗她说开别的某会,到会场一看,刘桂梅说这个会我不参加。被劳教科的教夫友听见了,怕被内蒙来的人听见,赶紧把刘桂梅派车送回劳教队。回到女队和法轮功学员一起罚站,但是图牧吉警察跟内蒙来的人说所有人都参加了。为了应付内蒙来的人,女教的人把法轮功学员写作业的本子、回答的提问全都添上女劳教人员回答问题的内容,名字写上法轮功学员的名字,栽赃法轮功学员。

过了一段时间劳教所又让法轮功学员看“揭批会”录像,在一、二中队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都不去看,警察一边骂着,一边让法轮功学员上操场去罚站,又让围着操场走,又让进屋坐在地板上。王秀芳在女教一中队受迫害,和翟翠霞每天坚持夜里起来,值班女教人员便问是不是想炼功,回答是,就被戴上铐子罚站,后半夜不许再睡觉直到起床才打开铐子。因为炼功还给王秀芳、翟翠霞各加期五个月。

酷刑演示:冻刑
酷刑演示:冻刑

在冬天的夜间,还曾经把王秀芳强迫到后窗口站着,开开后窗户让寒风直接吹进来,冻王秀芳。有一天早晨开铐子,王秀芳手上的铐子打不开了,去厕所都是戴着铐子去的。后来王秀芳又被调到二中队受迫害,王秀芳抗议加期,开始绝食,绝食八到九天的时候,二中队的恶警四、五人逼王秀芳吃饭,不肯吃就打、折磨了一两个小时,不许别人往屋里看,觉玉霞从窗外往屋里看,被恶警大喊:“不许看,觉玉霞你看啥!”

一天晚上,二中队的值班警察和武红霞开始搜经文、搜身、搜床。把赵桂春珍藏的经文搜出来,把赵桂春叫到内委去打,又拿电棍要电她,赵桂春说,你们上次打的我前胸疼了很长时间,还天天让我出工、干活,前胸疼的不敢使劲,现在你们又打我,我们做好人还有错吗?严词正告恶徒们,法轮功学员用生死捍卫大法,绝不接受她们的迫害。这样武红霞等人让她回屋了。

秋天洗苞米,卢红伟因为和同修说话,恶警李某打卢红伟的嘴巴。卢红伟开始绝食,二十几天,受到强行灌食迫害,挨骂,跟着一起出工,干不动活,就让提水壶,也不许休息。

图牧吉女队在后院挨着大房子盖上小屋,从走廊直接可以进屋,迫害法轮功学员时,就把人被关进小屋。一天晚上张秀霞被关进小屋,打上背铐,弯着腰站着,门口有人看着,不允许别人进小屋。刘准写一份材料叫女教警察看,周国玲把刘准叫到前院打了一顿。范晓丽因为不唱邪党歌,被罗进芳用电棍电的身子往后抽,走路上厕所都得有人扶着。还有一次把孟呼伦用电棍电的躺了两天起不来床。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

这是千千万万个赤峰法轮功学员,在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无辜被迫害的几个案例,窥一斑而见全貌,只要细想就能知道,这么多年来法轮功学员是遭了怎样的酷刑折磨,是遭了如何的不白之冤。我们呼吁每一个有正义有良知的人都发出一个正义的呼声:停止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