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东港市公检法对滕秀玲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东港公检法人员践踏法律,迫害东港市法轮功学员滕秀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当地警察绑架滕秀玲,后因身体原因,滕秀玲被释放。二零一一年八月和九月,东港市法院人员多次骚扰滕秀玲,并强迫其家人在不明材料上签字。

一、滕秀玲第一次被绑架迫害的过程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凌晨三点,东港市公安局的多名恶警在法轮功学员滕秀玲家附近蹲坑,早晨六点钟左右,六名恶警非法闯入滕秀玲家,暴力绑架滕秀玲,同时非法抄家。恶警抄家抢走台式电脑一台,3000元;笔记本电脑一台,价值2000元;激光打印机一台10000多元;喷墨打印机三台,合计6000元;打印纸四箱,800多元;大切刀、小切刀各一把,合计670元;墨水十瓶,几百元。

滕秀玲由于惊吓,出现抽风。恶警将滕秀玲强行抬上警车,拉到丹东振兴区医院,强行“体检”。医院检查说滕秀玲的病情太危险,叫恶警将滕秀玲赶快拉走,恶警却硬说滕秀玲是假装的。医生非常气愤,叫恶警签字、画押、写保证书,否则坚决不收。恶警无计可施的情况下才将滕秀玲放回家。

二、东港市公安局对滕秀玲的两次骗术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日左右,东港市开发区公安派出所和公安局,多次诱骗滕秀玲的丈夫带她去公安局,拿被他们抢去的电脑和打印机等东西,企图再次绑架滕秀玲。阴谋被揭穿后,他们还不死心,9月1日又指派当地治保主任到滕秀玲家去打探消息,看看滕秀玲的病好没好。当时滕秀玲上街,恰巧在同一辆出租车上碰到当地妇女主任杨玉萍,此人想加害滕秀玲,滕秀玲只好半路下车,被迫离家出走。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五日中午十一点左右,滕秀玲正在家中,忽然闯进八九名恶警,强行绑架滕秀玲,把她暴力抬上警车。滕秀玲当时病情再次复发。因病情太重,丹东白房子看守所不敢收。恶警请示所长宋诗文后,把滕秀玲拉到大东公安所,把滕秀玲放在公安所楼内的水泥地上,滕秀玲全身不停地抽搐着,直到下午五点三十分左右,恶警才打电话给家人将滕秀玲接回家。

三、谎言背后的恶行

滕秀玲回家的第三天,东港市公安局又指派警察到滕秀玲家,告诉滕秀玲及家人:“你就在家炼吧,以后我们不抓你了,我们已经撤销对你的通缉。”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五日下午滕秀玲被放回家之后,东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一边欺骗滕秀玲,一边将编造的关于滕秀玲的所谓“案子“提交给东港检察院。东港市检察院又与其合谋,将滕秀玲非法起诉到东港法院。而且他们一直在跟踪监视滕秀玲。

四、东港法院对滕秀玲的骚扰

二零一一年八月三日,东港市法院姓于的人到滕秀玲家,此人自我介绍说:“我姓于,我是法院的,我想滕秀玲跟我去法院一趟。”然后逼着滕秀玲配合他们签字,说是履行法律程序。滕秀玲不配合,此人就走了。

九月五日,那位自称法院姓于的人又来滕秀玲家,还逼滕秀玲跟他到法院去一趟,滕秀玲知道他们又要作恶,仍没配合他。此人马上威胁滕秀玲和家人,说:“我告诉你们了,你们不去。公安局有的是人,十个,二十个,五十个,有的是。”说完就走了。

九月六日,此人又来滕秀玲家,这次改叫滕秀玲的家人去法院一趟。此人说:“你的案子跟别人的不一样,因为你有病,为了结这个案子,所以我一个人到你家来了。你要不相信,教你家老人跟去一趟也行。”意思是,滕秀玲有病,去法院把案子结了,就不再判她了。这与公检法同时构陷迫害法轮功学员郭运兰使用的手段是一样的。滕秀玲知道他们是骗局,所以仍没答应。

九月十八日上午,此人又来滕秀玲家,叫滕秀玲在家等着,哪儿都不要去,说下午他将带一位女人来跟滕秀玲谈。当日下午此人领来一位女人。女人的说话表现象是于某的领导。她对滕秀玲说:“你以前的那些资料(指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从滕秀玲家抄家抢走的真相资料、耗材等),你就应该为你的信仰付出代价。”而后就逼着滕秀玲在他们伪造的材料上签字。滕秀玲见他们又开始作恶,伪造事实迫害大法弟子,紧张之下,身体又开始抽动起来。这时,女警就强逼滕秀玲的父亲代替女儿签字,也不叫滕秀玲的父亲看看签字的纸上写的是什么,滕秀玲父亲根本不知道叫他签的是什么字。但是看到女儿被他们给迫害成这样,担心女儿再加重,没有办法,就稀里糊涂的签了。当然,这也正好是他们所要达到的目的。得到了家人的签字(笔迹)之后,这两个人才离开滕秀玲的家。

从这两人走以后,滕秀玲家附近警察、警车就跟上了。

目前,东港市公检法在恶党“六一零”的直接操控下,为了完成“上级”交给他们的指标(定额),为了多拿“奖金”,正在紧锣密鼓的利用各种手段伪造事实,构陷迫害大法弟子。也就是说,为了能够得到眼前那点利益,他们完全没有了做人的良知和道德了。为了拿到那点儿钱,他们不惜将一个个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送进监狱。从他们身上,人们更加看到天灭中共的必然!可悲的是,他们却不知道他们得到的那点儿利益的背后,等待他们的将是多么悲惨的下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