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研究员于德洋、丛秋兹夫妇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原中国科学院兰州分院化学物理研究所研究员于德洋先生和老伴丛秋兹自从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但在中共对法轮功十多年的迫害中,夫妇二人多次遭到中共当局的非法抄家、关押、洗脑等迫害。

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

今年七十四岁的于德洋先生,曾任中国科学院兰州分院化学物理研究所研究员,早年从事核弹、导弹研究,他所主持的研究项目先后获得省部级四种奖项。一九八四年后又从事卫星、载人航天及火箭研究工作。由于长期从事科研开发,废寝忘食,精神和体力消耗都很大。

一九八零年,于德洋刚刚四十出头,本该是精力充沛的黄金岁月,却不幸突然降临,长年的积劳使他患上严重的神经炎等疾病,下肢失去知觉。住院治疗,发现脊柱从颈椎到尾椎大范围骨质增生,工作生活受到严重影响。当时采用中西医理疗收效甚微,也学练了多种气功,未见效果。

一九九五年八月,于德洋和老伴丛秋兹开始学炼法轮功。几个月后奇迹发生了,于德洋一身轻松、精力充沛,身体完全恢复到最好的状态。到医院做检查,一切正常。经历了几次政治运动和长期从事现代科研工作的学者,是不会轻易相信什么的,可是通过短短五个月学炼法轮功,身体上的几种现代医学顽症不翼而飞。事实深深震撼了这两位教授和他们的亲朋好友,看到这种变化,无不惊叹法轮功的神奇。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开始疯狂打压法轮功。研究所邪党书记多次找于教授谈话,要求放弃修炼,于教授拒绝。此后,兰州市国保大队的人不断到家中骚扰、抄家抢劫、绑架。两位教授多次遭非法关押迫害。

于德洋教授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七日,安宁区国保大队长韩明,副大队长陈志刚带领一伙人突然闯入于教授家,非法强行抄家。恶警们抢走一台清华同方牌台式电脑,价值一万多元;一台联想绍阳笔记本电脑,价值一万三千五百元;一台激光打印机,价值一千二百元;索款二千元(所谓保证金)。之后,恶警韩明、陈志刚又闯进于教授的试验室非法查抄,实在没有找到什么值钱的东西,临走时偷走了五盒三五牌烟。

二零零二年五月三日半夜二点钟,兰州市国保大队魏东一伙二十多人,突然闯入于教授家中非法抄家。强行砸开房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把整个家翻了个底朝天。恶警们抢走了一万零四百二十元的存折及夫妇俩的工资卡、工商银行牡丹卡一张、中国银行存折一张、中国银行长城电子卡一张、中国银行本外币一本通一本、于德洋护照一本;盒式录音磁带一百三十五盘;大法书籍四十七本;空白电脑打印纸三千五百张,彩色名片打印纸一千五百张;打印机墨盒二十盒,约值二千元;西门子手机一部,约值三千元;打印机硒鼓一个,约值四百元;打印机彩色墨盒二十三盒,约值三千元;佳能打印机一台,约值二千元;爱普森打印机一台,约值二千元;联想笔记本电脑一台,约值一万多元;手提电脑包等。抄完后,家中集邮册中许多珍贵邮票也不翼而飞。抄家一直持续到第二天下午三点多,非法抄走的物品拉了一车。随后,将于教授劫持到兰州市西果园看守所非法关押五十多天后,恶警魏东用欺骗的手段把于教授直接转到龚家湾洗脑班。

一进洗脑班,就将于教授单独关押,由两名包夹监视。洗脑班看重教授的专家学者的身份,对于教授夫妇采取更多的欺骗、恐吓、软硬兼施的手段,不断找两位教授谈话,表面上很宽松,嘘寒问暖,实质给人造成一种错觉,总是以很关心照顾的假相,达到迷惑的目的,以便被其利用。当时洗脑班转化组头目剡(音)永生多次找两位教授所谓“谈话”,采取红脸白脸一起唱,威逼、欺骗、恐吓、利益诱惑等手段,并招来电视台记者编制污蔑大法的邪恶录像片,利用于教授在学术界的影响,以达到 “转化”其他大法学员的邪恶目的。更有甚者还将于教授在威逼欺骗下写的所谓转化材料编辑成“黑皮书”,向全省各地散发毒害世人,昧着良心捞取资本。在此期间,北京市中共邪党 “六一零”头目王汝霖(政委)直接到于教授房间谈话,做所谓的转化工作。

二零零二年十月,单位保卫处长阮虎生、退休办王春梅(女)和社区总共三人,将于教授夫妇俩接出洗脑班。刚回家不久,洗脑班又追至家中所谓回访,伪善进行威逼利诱,干扰正常生活。

二零零七年,于教授老俩口离开兰州到北京儿女家中。十月份,单位保卫处突然打电话要求丛教授返回兰州,丛教授与儿子回到兰州后,渭源路派出所又胁迫丛教授写所谓的保证书。

二零零八年四月,中共邪党为了所谓“奥运”安全,邪党北京市政府驱逐在京外地人。教授老俩口的暂住证被拒绝续签。四月十五日,于教授租住的家中突然闯入六、七个便衣警察,没有出示任何证件,非法抄家。大约翻了一个多小时,抢走了三台笔记本电脑:一万多元的IBM电脑一台,四千六百元的惠普电脑一台,价值七千多元的宏基电脑一台。其中IBM电脑是私营高新技术企业的私用电脑,内装有两项国际专利,二十一项国内专利等大量商业机密,属无价资产。恶警非法抄完家没有留下任何凭据,随后就将老俩口劫持到丰台区晓月苑派出所,以“拘留审查”为由,当晚派出所将老俩口非法关进了丰台区看守所,到看守所检查身体时老俩口血压严重超标,为了达到非法关押的目的,派出所恶警强迫于教授吃降压药,两小时后,将两位老教授关进看守所迫害。

一直关押到五月十三日,由兰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杜政委、研究所保卫处长阮虎生等三人到丰台区看守所将教授老俩口接出。回到兰州后,直接将老俩口非法劫持到龚家湾洗脑班,一直又被非法关押迫害了四个月,九月二十四日才被放出。期间,洗脑班强行索要两位老教授每人每月两千元的高额生活费,共计一万六千元,从单位工资中强行扣除。回家后,渭远路派出所一直指派社区人员监视教授一家人的行动,骚扰正常生活。

老伴丛秋兹教授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五月二十日,丛秋兹带着孙女上北京证实大法,小孙女在火车上向乘客洪扬大法,背《洪吟》,被车上的两个恶警将祖孙二人赶下火车,交给保定车站公安派出所,恶警非法没收了丛教授一本大法书。然后又将祖孙二人赶出了派出所。祖孙二人又坐上火车赶到了北京,走上天安门广场维护大法,被警察绑架到天安门广场派出所,被非法关押在铁笼子里数小时。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丛教授与一名大法学员到甘肃省舟曲县,和当地大法学员一起交流,被当地不明真相的人构陷。二零零一年七月,恶警魏东一伙到舟曲罗织构陷材料,途中险些被暴雨泥石流活埋。恶警回兰州后一直心有余悸,但仍然不醒悟,紧接着,魏东、何柏闯进丛教授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监视丛教授居住。随后,又将丛教授带到单位早已准备好的一间器材库房内非法软禁起来,又从单位硬性指派了几名女职工监视。三天后,谁都不愿再配合邪恶,迫害好人,干脆都不来了。没办法,单位又花钱雇来几名男保安监视,魏东还威胁丛教授告诉其他大法学员的情况,就这样一直非法软禁她十一天。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九日,兰州市城关区国保大队路姓警察又闯进丛教授家中,拿出他们预先构陷的非法劳教丛教授一年的通知书。当天单位保卫处长阮虎生、退休办主任王春梅伙同警察路某某,三人将丛教授强行劫持到平安台劳教所,因体检时血压过高,心脏不适等症状,劳教所拒收。

二零零二年五月三日,于德洋教授被非法绑架后,家中只剩下七岁的孙女和六十多岁的老伴。恶警害怕他们的恶行被曝光,雇用保安强行住在家中监视老伴丛秋兹,不允许与外人接触。更为邪恶的是保安不但吃住在教授家,而且雇用费一千五百元也由教授负担(强行从教授工资中扣除)。

二零零二年五月三日的非法抄家时,丛教授原来严重车祸后的腰椎骨损伤正在初愈过程中。十二天后,他们又将在家监视居住的丛教授强行绑架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迫害长达五个多月。五月二十七日,魏东等四、五人又到龚家湾洗脑班找丛教授非法审问,企图罗织所谓罪证,继续迫害。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日,丛教授被从家中劫持到兰州市城关区法院非法庭审,秘密开庭,丛教授被法院非法判三缓四,同时被劫持和非法庭审的大法学员有:张振敏(女),被非法判八年,马勇被非法判九年,李矿凤(女)被非法判七年,祁丽君(女)、王文忠被非法判十年冤刑。

如今邪恶的迫害已经十二年了,明白真相的世人也越来越多,更多的人们不再被邪恶的欺骗所蒙蔽,不愿充当邪恶的帮凶。世人开始觉醒,相信有一天,遮挡在人们头上的乌云终究会被驱散,天空一定会还原出湛蓝的本色。奉劝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有中共邪党人员,停止迫害,选择正义,退出邪党、团、队组织,为你和家人选择好的未来。

相关人员与电话:
区号:0931
兰州市中级法院审判长:傅觉非 审判员:董清梅
代理审判员:金军 书记员:韩彪
兰州市城关区检察院检察员:夏纪红 兰州市城关区法院:刘宝森
审判员:陆军 金济勇 书记员:刘冬郁
甘肃省政法委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南昌路932号 邮编:730030
甘肃省政法委书记: 罗笑虎 副省长、省政法委副书记: 张晓兰
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地址:兰州市城关区金昌北路246号 邮编:730000 电话: 8288268
兰州市市政法委地址: 兰州市城关区南滨河东路735号
政法委书记: 李森洙 市政法委副书记、市“610”主任:张明泉(女)市委“610”办公室主任:董建民
兰州市城关区政法委地址:兰州市城关区中街子57号  邮编:730030
城关区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苏勇 副书记、综治办副主任:郭斌
姚巍,男,46岁,自2003年担任城关区委政法委副书记、区维稳办主任
区委政法委副书记 高丽娜 电话:13919366270
城关区综治办副主任:杨 吉
区委610办 :王桂兰
街道办事处主任: 赵琴 副主任:脱伟
城关区雁北街道办事处副主任、综治办副主任:张宏斌
渭源路街道司法所长:刘建萍 街道安监站长:潘锦霞
街道综治办成员:张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