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霞浦县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情况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福建报道)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出于对法轮功的妒嫉,公然开始发起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政策。中共“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恐怖组织)和公安国保大队则是这场迫害的罪魁祸首。

法轮功学员由于对“真、善、忍”的信仰,在遭到江泽民集团无端迫害的情况下,依法向上级信访部门信访,向被中共谎言蒙骗的世人发放大法真相资料,讲述大法被迫害真相,完全是合法的,然而却遭到中共各种形式的残酷迫害,有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酷刑折磨,甚至被迫害致死。

下面是福建省宁德市霞浦县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简要情况:

一、遭割喉管灌食 陈乃法被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陈乃法,男,原霞浦县交警支队警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陈乃法到福建省信访局信访被宁德交警大队非法拘留,被单位撤销行政职务。

二零零零年三月,陈乃法到北京国家信访局信访被中共警察非法拘留,他坚持法轮功信仰,单位以此为由取消他一切待遇,辞退工作,单位并按霞浦“六一零”要求继续限制他的人身自由,将他监禁在单位,不许他自由回家看望妻女,不能在外面找工作,只能在单位做临时工,每月工资仅二百元。二零零零年五月,陈乃法因为在单位做临时工的办公室看大法书籍,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农历新年,陈乃法在自家门口贴一副对联,横批为“真、善、忍存”遭国保恶警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福州劳教所。因陈乃法拒绝接受洗脑,又被非法加期三个月,受到各种酷刑折磨。出狱后,陈乃法仍被剥夺人身自由,住所和一切行动受到多方严密监视。为抵制监视,陈乃法被迫流浪他乡,生活极其艰苦。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四日,陈乃法第一次到浙江泰顺老家,白天,他向乡亲们讲述大法受迫害真相,晚上睡在寺庙的屋檐下。十月七日陈乃法在向家乡人讲真相时被当地恶警绑架,霞浦公安局拿二万元重金要求泰顺执法机关重判陈乃法,他再一次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浙江省第四监狱九大队二中队(杭州)。

在狱中陈乃法面对酷刑折磨,依然坚持对“真、善、忍 ”的信仰,坚持讲法轮大法真相,一直拒绝所谓的“转化”。恶警为了达到“转化”他的目的,将他关入牢中牢,派四个犯人每天二十四小时轮番监视,贴身监控。在狱警的直接指使下,包夹犯人百般折磨陈乃法。

二零零四年二月,狱警开始每天二十四小时不准他睡觉,每天只给一、二两饭吃,不给菜,逼迫他在烈日下超强度跑步,跑不动了,前面的犯人就揪着他的衣领跑,后面的犯人拳打脚踢。他以绝食绝水的方式抗议这种非人的折磨,恶警对他强行灌食,此时他被折磨得连牙根也撬不开了,残暴的恶警为了达到强行灌食的目的,竟然将他的喉管割开,原本虚弱的身体经受不住这种折磨,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一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八岁。

监狱为了推卸责任,制造自杀假相以此掩盖事实真相,在他死后专门召开大会谎称“为追求圆满而自杀”,当他家人要求拍摄遗体却遭到拒绝,狱警为掩盖罪行,拿四万元给他家人,不准他家人将消息外漏出去。

浙江省第四监狱之所以明目张胆的执法犯法,草菅人命,是因为其秉承中共“六一零”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邪恶政策。陈乃法被迫害致死的事实真相,就是这一邪恶政策的真实写照。

二、其他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

◇郑细弟,男,七十五岁。霞浦县公安局退休干部。郑细弟坚持炼法轮功,二零零零年被公安局治安警告处分。二零零一年七月二日,遭国保恶警非法抄家、非法拘留。二零零三年五月遭国保恶警非法抄家,强行绑架,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关押在霞浦县看守所,开除公职,取消一切待遇。关押期间由于遭到犯人的非人折磨,病情加重,回家后病情恶化,医治无效,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含冤离世。

◇何映桃,女,六十二岁。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被中共强行劫持到霞浦水磨坑洗脑班实施强制洗脑三个月。二零零二年初,为免遭非法抓捕洗脑,流离失所在外一年多。二零零三年五月,遭国保恶警非法抄家,强行绑架,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期三年。二零零五年九月,中共恶警非法抄家,搜查MP3,欲将何映桃收监。(注:MP3内含炼功音乐、师父讲法。下同)

◇叶碧玉,女,四十九岁。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二日,因进京上访,被恶警绑架回来非法拘留半个月。二零零零年八月非法拘留释放后一星期又被中共强行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霞浦县看守所。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被中共强行劫持到水磨坑洗脑班实施强制洗脑。二零零三年五月,遭国保恶警非法抄家,强行绑架,被非法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关押在霞浦县看守所。

◇马秀凤,女,五十二岁。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二日,因进京上访,被恶警绑架回来非法拘留。二零零一年七月二日因向世人发放真相资料被中共恶警强行绑架,非法拘留。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被中共强行劫持到水磨坑洗脑班实施强制洗脑。二零零三年五月,因复印真相资料被恶警抄家,强行绑架,被非法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关押在福建省女子监狱。

◇陈赛玉,女,七十五岁。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二日,因进京上访,被恶警绑架回来非法拘留半个月。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被中共强行劫持到水磨坑洗脑班实施强制洗脑三个月。二零零二年为免遭非法抓捕洗脑,流离失所在外一年。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五年为免遭非法抓捕,又一次流离失所在外。二零零五年,被恶警非法抄家,强行绑架,被非法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关押在福建省女子监狱,二零零八年即将出狱时,又被强行劫持到清流监狱实施新一轮的残酷迫害。二零一零年至二零一一年,因发放神韵光盘及真相资料,多次被恶警抄家,强行绑架。

◇杨碧玉,女,四十八岁。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因向福建省信访局信访被霞浦政保科非法拘留。二零零零年,因邮寄真相资料遭中共强行绑架,非法拘留半个月,被撤销单位行政职务。二零零一年九月,被恶警强行劫持到霞浦北街金利来宾馆实施强制洗脑,为抗议迫害,绝食绝水一星期。二零零一年底至二零零二年八月间,为免遭中共非法抓捕,两度被迫流离失所在外。二零零二年九月,遭国保恶警强行绑架,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关押在福建省女子劳教所。

◇陈爱美,女,五十七岁。二零零一年七月,遭国保非法抄家并被非法拘留半个月。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被中共强行劫持到水磨坑洗脑班实施强制洗脑。二零零五年九月,国保恶警非法抄家,搜走MP3,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关押在福建省女子劳教所。

◇刘玉华,女,五十九岁。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被中共强行劫持到水磨坑洗脑班实施强制洗脑。二零零五年九月,国保恶警非法抄家,搜走MP3,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福州市女子劳教所。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中共恶警恶人二十多人私闯住宅,欲用一千元奖金对她进行“转化”,被拒绝。

◇熊小玲,女,六十岁。二零零一年七月,遭国保恶警非法抄家并被非法拘留半个月。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被中共强行劫持到水磨坑洗脑班实施强制洗脑。二零零五年九月,遭国保恶警非法抄家,搜走MP3,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关押在福建省女子劳教所。

◇魏淑伊,女,六十岁。二零零零年八月,遭国保恶警非法抄家并非法拘留半个月。二零零一年七月,遭国保恶警非法抄家,被非法拘留半个月。二零零一年十一月遭中共强行劫持到水磨坑洗脑班实施强制洗脑。

◇李桂玉,女,六十五岁。二零零五年九月遭国保恶警非法抄家,搜走MP3并非法拘留一个月。

◇李美英,女,六十五岁。二零零五年九月遭国保恶警非法抄家,搜走MP3并非法拘留七天。

◇黄赛香,女,七十三岁。二零零五年九月遭中共恶警强行非法抄家,并非法刑拘一个月。

◇谢小丹,女。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被中共强行劫持到水磨坑洗脑班实施强制洗脑一个月。二零零五年九月遭中共恶警强行非法抄家,怀疑其有MP3被非法刑拘一个月。

◇马凤梅,女,五十五岁。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被中共强行劫持到水磨坑洗脑班实施强制洗脑。二零零五年九月遭国保恶警非法抄家,搜走MP3并非法刑拘一个月。

◇卢济油,男,七十五岁。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被恶警强行劫持到水磨坑洗脑班实施强制洗脑。

◇黄伏荣,男,六十岁。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被恶警强行劫持到水磨坑洗脑班实施强制洗脑。

◇夏丽娇,女,六十岁。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被恶徒强行劫持到水磨坑洗脑班实施强制洗脑。二零零五年九月被中共恶警强行非法抄家,搜走MP3并非法拘留半个月。

◇王碧金,女,四十三岁。二零零一年十一月遭中共强行劫持到水磨坑洗脑班实施强制洗脑。二零零五年九月遭中共恶警强行非法抄家,搜走MP3,并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关押在福建省女子劳教所。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