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玉霞在黑龙江女监遭“铐地环”等酷刑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邱玉霞,今年五十七岁,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近三年,遭受奴工、铐地环、被铐在床上长达半个月的迫害。二零一一年七月一日,邱玉霞才回到家。以下是邱玉霞女士自述遭中共迫害的详情。

修炼法轮大法后获得新生

我叫邱玉霞,家住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修炼法轮功前,我患有十二指肠溃疡、乳腺小叶增生、风湿病、神经衰弱、妇科病。四处求医问药也没有好转,整天生活在被病痛折磨的痛苦中,感觉活得很苦、很累。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我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这些顽疾都不治而愈了,心情变得开朗、生活又有了希望,对人生有了新的认识。

在佳木斯看守所强迫做奴工,遭受铐地环、打针、灌药等折磨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流氓集团开始对法轮功进行铺天盖地的污蔑、造谣。中共“一言堂”的宣传欺骗了广大的民众。在法轮大法中深深受益的我知道,那是对法轮功师父和法轮功的诬陷和诽谤,在这种恐怖的氛围下,我仍然坚定的修炼。

二零零八年七月,我被佳木斯“六一零”不法人员绑架。参与的人有:陈万友、刘衍等。当晚被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

在看守所强迫我做奴工。过了几天,我被迫害得患有高血压病,每天测量都达到一百八十毫米汞柱至一百九十毫米汞柱。看守所的狱医杨某叫我吃药,我告诉他,好人抓到这里来,是思想精神压力太大,才造成了高血压的,吃药也不好使。杨狱医说,我就不信,我让你吃,你就得吃。然后他伙同值班恶警李福找来几个劳动号的男犯人给我灌药。我被他们按倒在板铺边,头倒控在板铺沿下,他们按着我的头,其他几个犯人按住我的四肢。杨狱医使劲捏我的嘴角,往我嘴里灌药(我的牙被杨某掰掉一颗),同时李福不停的往我嘴里灌水。要不是我憋着气,差一点就被他呛死。

副所长于某某,亲自带人把我铐在地环上,身体呈“大”字形,强行给我灌药、打针。我拒绝。他们就这样使用强制手段,迫害、折磨我。我被迫害的情绪不稳,造成血压越来越高。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酷刑演示:呈“大”字形铐在地环上
酷刑演示:呈“大”字形铐在地环上

医生应该是救死扶伤之人,警察应该是为人民做主之人,可他们却对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一群修炼真、善、忍的好人百般折磨、残酷迫害。

在黑龙江女监狱,我被铐在床上长达半个月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日早上九点多,我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这个监区特别邪恶(十一监区和九监区是集训监区,专门使用恶毒方式迫害法轮功学员,妄图达到“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的)。他们强迫法轮功学员穿囚服和金黄色马甲。我不穿,全组的犯人蜂拥而上按住我的胳膊逼迫我穿,我们滚成一团。

为了达到“转化”我的目的,恶警王亚力唆使刑事犯孙雪娟让我坐小凳,我拒绝,坚持坐在床上。刑事犯唐金霞跟疯了似的来拽我,把我拽到小凳上,我还是拒绝,来回几次,我就是拒绝,就在床上坐着。我的头被她们折磨得发胀、很疼。她们给我测量血压高达一百九十毫米汞柱。她们找来被“转化”的学员与我谈话,强迫我看诽谤法轮大法的录像,对我说她们那一套歪理邪说。我说:那些事情全是假的,是中共邪党故意栽赃、陷害法轮功的。孙雪娟天天围着我说,我不听她的,她就骂我,还动手打我。

二零零九年一月份,家人接见,恶警王林鹤(副大队长)领我去接见,我被迫害的高血压,全身麻木,走路都不稳,得需要人扶着走。王林鹤大声训斥我:“快走,谁等你,挺冷的。”而且在家人接见我时百般刁难。本来不需要排队,却非得让我排队。这时,我的身体上已承受了巨大的折磨和痛苦,他们还要在精神上施加压力,别说人权,就连一点最基本的人性都没有。回来后,告诉包夹潘文君给我测量血压,想试图迫害我。

三月份,我被劫持到十二监区。十二监区也很邪恶,道长(狱警任命一些刑事犯当头目,每层楼的一侧都有一个,管制其他被关押的人,即牢头狱霸)刘洋(贪污犯)一看我炼功就报告给恶警杨立彬(队长),杨立彬过来对我说:“我把手铐准备好,你要炼功我就给你铐起来。”

有一次恶警庚秀丽来到我跟前恶狠狠地说:“你想干啥就干啥,炼功绝对不行,你就死了这份心吧。”之后唆使犯人刘洋寸步不离的监视我。

二零一零年五月,我炼功,刘洋又去汇报给庚秀丽,庚秀丽把我拽到靠墙根的地方用手使劲的点我的头。我说我坚持我的信仰,别人无权干涉。庚秀丽串通大队长岳秀凤,强行把我押入小号,小号的干警因为我血压高拒绝接收。小号的狱警把女监医院的院长潘彤和犯人护士叫来了,给我量血压,血压越来越高,她们害怕了。院长潘彤跟我商量让我给队长认错,我说我没错,为什么要认错。最后她说那你吃两片药回去吧。回到监区,恶警庚秀丽、岳秀凤和犯人刘洋强行用手铐把我铐在床上半个月。在这期间我被迫害的高血压,犯人刘洋又找来七、八个犯人一起按住我,强行给我灌药,弄的床铺都湿了。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二零一一年七月一日,我获得自由。非法关押迫害三年的日日夜夜,这种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下,我被迫害得四肢麻木、脑袋发胀。同时家人也承受了巨大的痛苦。我的妈妈瘦了二十斤,我的姐妹们也为我付出了很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