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伊春市佀凤玉遭迫害 流离失所至今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伊春市法轮功学员佀凤玉女士,今年三十六岁。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佀凤玉坚定对法轮大法的信仰,遭到中共当局绑架、抄家、关押看守所十五天。目前,中共恶人企图抓捕她,她被迫流离失所至今。

参与迫害的有伊春市南岔区公安分局现任局长张喜君、西水派出所前任所长张启重、赵宏伟等。以下是佀凤玉女士自述迫害详情。

一、初得大法疾病消

我叫佀凤玉,家住在黑龙江省伊春市南岔区,九八年秋天,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那时刚刚中专毕业。由于高考时压力过大,得了神经性偏头痛,脑袋里就象绷着一根弦,不敢转动,不敢低头,疼的时候就象孙悟空的紧箍咒一样,真是生不如死。

时逢法轮大法洪传,那时的我对科学认识以外的一切都不相信。因家庭经济条件不好,不能去医院就诊治疗。于是我抱着试试看的心理,请得一本《转法轮》。通过学法、炼功,没想到短短几天工夫,不知不觉中,我的头活动自如,无比轻松。

然而,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也就是我新婚的第三天,邪恶铺天盖地的谎言开始对大法进行污蔑和造谣。当时我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我想法轮大法这么好,国家怎么会反对呢。由于高压迫害和家庭的压力(我父亲在公安局工作),我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心里很难受。

二零零零年我生完孩子后,得了风湿性坐骨神经痛,从腰椎到脚后跟的整个下半身都不能动,下不了床,痛苦无比。医生说必须得手术,但手术最少得半年才能下地,这还得是恢复好的。看着几个月大的孩子,想想并不富裕的双亲和婆家,手术费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这时我想起了法轮大法。一星期后,我能下床行走了,再一次见证了法轮大法的超常与神奇,对师尊的感恩我无以言表,从此我又从新走上了修炼的道路。至今身体轻松自如,浑身好象总有使不完的劲儿。

二、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十五天。

二零零二年四月的一天晚上九点钟,我所在辖区的西水派出所八、九个警察来到我家,说让我到派出所去问点事,那时我的思想很单纯,幼稚地想,去就去,问完事不就回来了吗?在派出所里,恶警问我关于师父和法轮大法的事,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便闭口不答,不理他们的问话。

随即,所长张启重就打电话给留在我家里的警察,指使他们非法抄家。他们抢走了法轮大法书籍和资料。

恶警们骗我说,别人都把我“供出来”了。还拿来一份材料让我看,我看到上面写着侦查员叫李树栋。我说我什么都不知道。警察薛允峰以前是个语文老师,现在却对我骂着肮脏下流无耻的话。

第二天早上,我要上厕所,由女指导员耿振华看着我。路上她对我说,你们就好好在家炼呗,又发传单又反党,现在又杀孩子的,多残忍哪。我告诉她,法轮功是教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这是佛家功法,根本就不杀生,这里边一定有问题,说不定也是象“天安门自焚”一样的栽赃假案。

在派出所非法囚禁我两天一宿后,我被劫持到了当地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十五天。

在看守所,二十左右平米的小屋里,冰冷的水泥炕上挤着三十多人,晚上都得侧身睡,每个人还得轮流值夜班。家里给送的吃的和用的,都被恶警们剥削一部份,我家里给拿的一个新床单就被他们拿走了(回家时才要回来)。每天两顿饭,吃的是黑面馒头,菜是拌着泥沙的萝卜汤和白菜汤,“五一”节伙食稍有改善,炖的土豆是带芽子的土豆栽子,上面还带着泥块。这样每人每天还要被勒索十五元的伙食费。因为我父亲在公安局政保科工作,出于家属关系,他们没勒索我的伙食费。

我还有个堂哥叫佀庆涛,在刑警队工作。在看守所时,他和另一名恶警刘力国把法轮功学员王玉华迫害的好几天不省人事,十几天起不来。手段很残忍。

三、被绑架到派出所

二零零六年五月的一天早晨,我把孩子锁在家里,出去散发法轮功真相传单,被坏人举报。再往回返的路上,与警车碰了个正着,我被绑架到西水派出所。绑架我的是李祥友和李铁仁。此时的所长名叫张宏伟。我是五点钟被绑架的,到派出所后,他在睡觉,七点钟他睡醒后,对我非法提审。我给他讲真相,他不听,还笑话我说炼法轮功的都是精神病。此人非常狡诈,一边询问我的家庭背景,说与我堂哥关系非常好,一边又强行给我拍照。其实他就是想要人情、捞好处。

八点钟左右,我被劫持到了区公安分局的“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办公室,由廉生和高华看着。其中高华是我的初中同学,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虽然知道法轮大法好,但还是受邪党因素的影响,不愿表态。

下午四点钟,我堂哥进来了,训斥了我。不一会儿,高华说,你写一份不再散发传单的“保证”就可以回家了。由于担心家里的孩子没人管,我违心的写了。我因违背自己的良心说了假话,痛悔不已。

四、被迫流离失所至今

二零零九年十月,当地公安局又新调来一位新局长张喜君,他为了捞取所谓的政绩,又一次很邪恶的大规模的迫害法轮功学员,致使当地大部份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绑架并判刑,损失了大量的物资,当地资料点瘫痪至今。他们妄图非法抓捕我,我被迫流离失所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