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怕心的一段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三日】自己的状态就象《明慧周刊》上一位同修写的那样:一直存在着一种不好的状态。就是对同修有一种戒备:谁做事不理智啊,谁又神神叨叨啊,谁又不注意安全啊,外出与同修见面或到同修那里去总是有些莫名其妙的紧张,头脑中就会翻出一些不好的念头,甚至于盘算如何面对邪恶等等。总是做不到堂堂正正,坦坦荡荡。反正是一遇到大法相关的事情,脑子里就有那些不好的东西开始作怪,好象自己的一言一行都被邪恶在监控着,邪恶好象都知道一样。

我很苦恼,但这个状态一直没有从根本上突破。直到前几天,我突然遇到一件事情:下班后,我给一个人让路,她却不往前走,在我的后面,我心里一惊:是不是我被人跟踪了。我向后看了一眼,放慢了骑车速度,她骑到了我的前面,但是速度也不快,在一个可以直接向前骑车的大路口,她却停下了,我也就停下了,她回头看我一直没动看着她,她拐来拐去,最后离开了。我也就绕路回家了。

但是这件事情对我来说真是当头一棒,我不得不警醒。我边求师父保护,边想我该怎么办呢?还去不去同修家呢?我首先想到的是:这周不去同修家了,如果在路上碰到同修就告诉她帮我发正念。后来又一想这不对啊!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了吗?这不是自己认为的把自己和同修隔开了,一关过不去,那不是上了旧势力的当了吗?那么以后可能这个难会越来越大。我该怎么正悟这件事情,从中真正提高上来呢?我求师父帮助我,回忆师父的讲法:“在经受旧势力强加的魔难中走的正与不正更加难,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在魔难迫害中一思一念都很关键。你做的好与不好,你能不能被迫害,你做的正与不正、迫害到什么程度,都与你自己走的路、你的思想思考的问题有直接关系。”(《什么是大法弟子》)这时我心里有底了,不允许邪恶存在,我的思想不承认迫害。“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我觉的一切都烟消云散了。我不能从反面吸取教训,我得用正理去衡量问题。法理明白了,我决定该去同修家还照常去。

以前我总觉的自己的一言一行好象都被邪恶监控。我向内找,发现它是一种被邪党强加的思维方式。我翻开《解体党文化》一书,找到结语:“回归正常思维。” 通过这件事情向内找,发现它是一种被中共扭曲的思维方式,而且是条件反射。我必须清除这种党文化思维方式,走出党文化的陷阱,清除这种变异的观念,回归正常思维,真正做自己心灵和思想的主人。是啊!我们做的正与不正,与我们思想思考的问题有直接关系。我所做的与大法有关的一切事情都是最正的。“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一正就压百邪。怎么能被邪恶牵着鼻子走,觉的事事处处都被它监控呢?谁敢监控一个神呢?这时我的正念加强了许多,我觉的我能够堂堂正正去同修家了,也确实堂堂正正的去了同修家。

在同修家看网上一篇文章,文章中有一句话:“明白真相的书记给我打来电话:有人说你在讲法轮功,给人家光盘,我心里一惊。”看到这儿,我就问自己,为什么会心里一惊?若是我,我会心里一惊吗?我为什么会心里一惊,噢!我怕别人说我讲法轮功。我为什么怕呢?我认识到这个怕不是我,我分清了它,我终于能够理解为什么有些大法弟子在监狱或在其它场所能够坦坦荡荡的喊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在心里问自己,如果突然有人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不管是如何理智的回答或者是不予理睬),关键是能不能够内心真正的坦然不动。想到这儿,我的心里坦荡了。

接下来的两天,我发现心中还有一个沉甸甸的包袱没有去掉,好象“监控”这个名词有时还会出现,那个沉甸甸的包袱从迫害一开始就压在心里。我边求师父,边回忆师父的讲法向内找,“歧视”二字在我心中反复了两天,最终打开了心结,原来这个包袱及监控的根子在“歧视”上。我这才恍然大悟,这个邪党多邪恶啊!邪党运动的影响——歧视——整个社会的歧视——被动承受、甚至主动变异。心结打开了,包袱放下了,心里畅快极了。

那个曾经发生的假相却在我的心中留下了印痕。我发现自己自觉不自觉的有点留意别人的骑车速度。我向内找发现这是一种戒心,戒心生恶果。我翻开《解体党文化》一书,“戒心不是因为对方,而是看到人就自己产生戒心,上来就假定对方有不好的企图。人人见面有戒心,时刻防备他人,这不是人的正常状态。有人说中国人活得真累。确实如此。”我一下子明白了,可是如何放下这颗心呢?想着想着,突然试想把自己的心向众生打开,不再封闭自己的时候,心里豁然开朗。原来这一切都是假相——相由心生。“大法弟子的心要不稳,会使你周围的环境也发生变化。你害怕的时候,你发现众生都不对劲了。你变的神情清朗的时候,心胸宽广、乐观的时候,你发现周围环境也不一样了。在讲真相中、在证实法中、在你们做的事情中发生难度的时候,调整调整自己,用正念来思考问题,可能会相当管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 国际法会讲法》

我也是师父的老弟子了,可我总是在心里对师父说:“我是让师父费心的弟子,谢谢师父!”虽然我有很多处都做的不好,与精進的同修相比,相差十万八千里不止。但我还是在心里对师父说:“我还想做师父的好弟子。”

谢谢师父点悟弟子明白法理,过了这一关。让我们从根本上否定迫害,敞开胸怀,收救我们要救度的众生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