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醒来见真我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三日】一次,有位同修丢失了财物,影响了生活,心里挺懊恼,跟我说起,我说你试试用神通拿回来。同修说:我觉的我还没有那个功能。我说你有,他还是不自信。

前不久,我去了一个私人企业打工,由我保管的一个宿舍物品(暖瓶)被人偷了,我觉的这个由小偷惹的麻烦会影响我在这里讲真相救人,最好的办法是不为人知的用神通拿回来。虽然我那些天的状态并不好,但我想我有护法神,因我毕竟还在人中修炼,即使我的修炼状态暂时不好,我也是他们的王,我就动念请护法神帮我拿回来。晚上梦见本单位的一个人在老板面前恶狠狠的说我坏话,我看到后,不动声色的说了一句:“你知道我是谁?!”早晨醒来后去单位上班,打开房门(外人没有这门钥匙),一眼就看到丢失的暖瓶立在地上,原本空的却灌满了开水回来了。它好象在冲我笑,我也笑了。

并不是每次我都能做成的。一次我在超市购物钱包被偷,丢了五百多元钱及银行卡和其它证件,当时心里就动了气,回家后运用神通时,根本就没管用。

还有一次得知本地区有同修被绑架时被抢走了电脑等设备,我约另外两位同修一起想试着用神通取回还给被迫害的同修家人,但也没有做成。

尽管有过这样多次失败的经历,但并没有影响我的信心,当我面对同样的麻烦时,我还是运用不误,其中很多次有一念即成的展现,出了搬运功。还不止一次的将一件东西的表面形式一念变成另外的一种。

而在这过程中,我能体会到正念越来越强,人心越来越弱,以至于有时在梦中遇到麻烦时,我动的第一念就是运用正念即神通来解决。我想如果一个修炼人平时不重视运用正念神通,真正面对迫害时可能就会遭受很大的损失。即使没有迫害发生,作为一个修炼人运用正念神通的过程也是在一步步的脱离人,走向神的过程中。

在运用正念神通时,为什么会有同修觉得没信心,而我很多时候却很自信,这自信源自哪里呢?在此想说说这其中的心态吧。自信其实就是源自“真我”。“天地茫茫我是谁?”“真我是谁来这里?”神韵慈悲的歌曲唤醒着我们遥远的记忆。

我是一九九六年春天得法的,那年我二十八岁,天目一直是关着的。记的刚修炼不长时间,我就做了一个当时觉的挺好笑的梦:我坐在一个公堂上,下面有人押着两个身披枷锁的男女来到面前,这时身边站着的一个人在我耳边说:“你如果肯赦免这两个罪人,他们马上就可以被释放。”“赦免?”我说:“我又不是总统,我哪有这个权力?”那人肯定的说:“你有!你在天上有一个天国世界,你是那个世界的王。”虽见他说的这么认真,我还是挺疑惑,是吗?我有赦免权?我心想那就试试吧:“那我就赦免这两个人了。”话音刚落,就看见两边有差役走上前来,打开那两个人的枷锁,当场就释放了二人。我一看,怎么当真啊,觉的真有意思,一下就笑醒了。而现在已知道,那个梦并非是个笑话,而是在得法之初,师父就点化弟子真正的来历了。只是当时一梦上万年,沉酣犹未醒。而今应该彻底的醒过来了。一次我想到“醉”、“醒”二字,心中似有所悟:人世混混如大瓮(酉),人(卒)在瓮中定是“醉”,神(星)在瓮中方能“醒”。

慈悲伟大的师尊在迫害发生后的多次讲法中反复的明示我们:大法弟子都是天上的王和主带着神圣的使命转生而来的。对我而言,我每次学这些讲法时都感到师父在一次次的唤醒我,唤醒着红尘大梦中的“真我”。随着不断的学法修炼,我感到真正的“我”渐渐的苏醒了。当她苏醒过来的时候,这个现实中的我就变的那么的虚幻。我曾在梦中依稀见到“真我”是个小孩的模样,站在莲台上,长长的头发垂过脚跟。而现实中的我已过不惑之年,我知道对“真我”而言,这个人身不过是“我”已穿了四十几年的一件“衣服”而已。这件“衣服”没有任何超常的本事,当我运用正念神通时,完全是从这“衣服”里面的“真我”发出的真念,那一瞬间我常感到这件“衣服”好象一下消失不见了。这是我运用正念神通时的一个体会。

有时我独自走在茫茫人海之中,看到那些手牵着手,脸上挂着幸福笑容的男女,我能真切的感到自己与身边的这群人是多么的不同。这或许就象水在海水中穿过一般,常人看不出有何不同,只有神才知道水和海水是完全不同的物质。我心里常常感到常人是那么的可怜,他们情欲满身,在情天欲海中沉浮,一生的命运被情魔掌控却不自知而心甘情愿。而我如今已不再被情(色、欲)魔所控,摆脱了这个大魔后的身心是如此的自在。每当念及得法、得度,我的心中就充满了对苦度我们的慈悲伟大的师尊的深深感恩。

说到这个情(色、欲)魔,我是怎样摆脱它的呢?当然每个修炼人在此都要经过一番魔炼,但我想最重要的还是要在法上悟透。师父在讲法中说:“你要脱离了它,你就不是人了,那是神,人执著于情,其实是被动的,但是人却认为是主动的。”(《美国西部法会讲法》)是师父的这段讲法让我对此了悟。我悟到,因为人有业力,情(色、欲)魔是三界内神给人准备的一个魔,当一个人走出天真的童年时,它就可以开始進入人体来操控人了,操控人的思想和肉体。当它开始進入人体时,早已有个最恰当的词来形容这个人──“情窦初开”。真是一语道破天机,无奈迷中人难悟。我想那时人身体的一个空间场中的一道门(窦)的确是被打开了,这个情(色、欲)魔就進来了。从此人的一生都将被它摆布,除了繁衍后代,更主要的是人要通过这个魔的操纵来偿还业债。所以就会有人为之“幸福”一生;有人为之痛苦一世。有人为之疯癫;有人为之送命。如果不是在大法中的修炼,这万丈红尘之中,几人能勘破情为何物?古往今来,人们也只会发出:“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的千古感叹。

当我看穿它的时候,它曾还不死心,在我的思想对此不经意放松的时候,它就还要来试探我。但当它一到我的空间场让我发觉时,我的“真我”那边好象一下变成怒目金刚的形像,并在心里厉声呵斥它:“我是常人吗?你敢来左右我!?我要你来了吗?你敢来我这!?你不知道不被承认而强加的迫害是犯法的吗?!你想让我清除你吗?!”此话一过,就感到那个魔吓的“嗖”的一下缩远了,而我的身心也一下感到轻松了。所以当看到有同修在文章中说“我还有色欲之心”时,我就在想:那根本就不是你,那是你的这件“衣服”还被情(色、欲)魔攥在掌中,你若有一丝留恋这“衣服”上的感受,它就有理由玩弄这件“衣服”,因为你等于要它,常人就是这样要它的。而作为一个修炼人,我感到如果色欲之心不去,在这个表面空间就不会有神通的展现,所以这是修炼人第一个要去的心,真的是人神之分。

我知道有很多修的好的同修并没有把自己的体会写出来,或许是那种享受独自静静的体悟、什么都不想说却更舒服、跟常人说都觉的没意思的状态使自己不愿动笔吧。可是我想还是走出这种状态,跟同修打开修者的心扉更无私吧。我非常感谢在大法网站上发表文章、作品的同修,我一直都为之受益良多,这也是我克服自身懒惰,提拙笔写文章的动力。更重要的是我们要兑现自己的神圣誓约,用笔记下大法弟子走在救度众生的神的路上、走向神的篇章,并以此见证师父和大法的无比伟大和辉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