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这么伟大的师父 没有理由不坚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三日】我在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是个体弱多病的人,修炼后,我不但在身体上,在心性上都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这变化来的还特别的快,还真让人不敢相信。

师父给我净化身体 帮我走出魔难

记得那是看师父讲法录像的第二天晚上,听着听着,突然肚子疼痛难忍,我想不要疼了,我还要听师父讲法呢,就这么一想,真的不疼了。可回家后折腾了一夜:发高烧,身体象触电似的,一趟接一趟的跑了好多次厕所。老伴吓坏了,非要拿药让我吃。我不吃。因为我听老学员说炼法轮功没有病,是“消业”,是师父帮我净化身体。就这样,第二天什么事情都没有,照样做家务。晚上继续听师父讲法,听到师父讲给学员净化身体,我真的明白了。这次师父给我清理了整整三个晚上,我就什么病都好了,简直太神奇了!这是在修炼入门时发生的事。

就在前一段时间,因为自己忙于常人的事了,三件事只做了两件,结果让邪恶钻了空子。一天晚上我头疼得厉害,我想:没有事,不用管它。就继续学法,到十二点发完正念就睡觉了。凌晨起床时感觉身体不舒服,麻木、疼痛。我想不要紧,就去炼功了。炼完了功天也亮了,一看脸和右手都肿了,说话也说不清楚了。我想不对,怎么这样呢?就赶快向内找,找出很多的执著心:执著于亲情;学法不入心、走形式;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松懈了,等等,所有的这些就让邪恶钻了空子,对我的肉身進行迫害。这时路也走不了,全家人着急让我到医院去检查。我说:“你们不用管我,我有师父在管,都是我没做好造成的,你们都安心上班,谁说了也不算,就我师父说了算。”

我加倍学法,加大力度发正念解体黑手烂鬼。我心里没有一点惧怕,我想:一定要把这段松懈的时间补回来,赶快去救人。我家是个学法点,同修们来了也都帮我发正念。我们天天坚持学法。特别是加上同修对我的帮助,使我即使是在这种状况下也没有放松学法、炼功、发正念。我的身体一天天变好。

可是突然一天又大小便失禁,我想邪恶再疯狂我也不怕,我有师父呢!我就是要解体这个邪恶的假相,邪恶休想迫害我的肉身,我还救人呢!我的身体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有一天起床急着想去洗手间,完事好炼功。不巧,正好老伴在里面,怎么办?这时在我耳边好象有人在对我说:“每个细胞、五脏六腑都是你的形象。你说了算。”对!我说了算,现在不需要去洗手间!只觉得一股热流,瞬间什么人的感觉都没有了,就去炼功了。我炼着功,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

经历了这次被旧势力的迫害又很快走出了魔难,我想,我有这么伟大的师父保护着我们,我没有理由不坚定,不精進修炼啊!我一定要好好听师父的话,多救人。

讲真相救世人 从怕到不怕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我和同修互相见面都很难,各自都被单位关押起来,邪恶二十四小时盯着。待大家都回家了,我们就商量去了北京证实大法。我们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炼功,被恶警又打又骂,后被拽上车,关進拘留所,后来又被当地恶警劫持回本地关在单位里。在这期间我就不停的给看管我们的人讲真相。他们分四个班轮流倒,我就一个班一个班的讲。

一个月后回到家,他们天天打电话给我,就怕我再去北京上访。有一天单位邪党组织人员打电话叫我去,我问他们要干什么?他们却说“没事”,我说没事打电话干吗? 连打三次,我没去。他们就来家叫我。一路上我就诚心的求师父保护我。進屋一看,满屋的人,有恶警,又有当官的,有人说:“你才来,我们等了你一个上午了。”我说:“你不是说没事吗,我来干什么?”一恶警命令我说:“你坐这里!”,我说:“不用,我坐在这里。”他说:“不行!”我不动心,一点不怕。他们看我不动,就开始问话,说:“某日你去某某家了吗”?我说“去了。”“去干什么?”“去玩。”他说:“是不是去炼功了?”我说:“炼功,我现在就可以炼。”他说:“你还敢炼,国家不让炼。”我说:“我就听我师父的话,是我师父救了我。一个天天吃药的人炼法轮功四年了,没吃一片药,身体什么病也没有了,谁说法轮功不好?我告诉你们,不要再找我了,这个炼字在我心里已经扎根了。我现在身体很好,如果将来有什么意外,你们负完全责任。没事我就走了。”他们都站起来目送我走出大门。真是“一正压百邪”。尽管那时没有一点怕心,回头想来也缺少善心,不过从那时起再也没有找过我。

然后开始发真相资料。开始犯愁,什么资料也没有咋办?后来外地同修给送来了各种真相资料、不干胶。没有资料时想要资料,有了资料执著心却全出来了,特别是怕心、顾虑心都出来了。晚上带上资料去发,心都要跳出来了,好象到处都是邪恶的眼睛,转了一圈一份资料也没发出去,全带回家了。我想不对,开始发正念解体怕心和邪恶干扰:你不能干扰我,我得去救人!正念一出,再去发资料怕心就少了。发正念真的很重要,从那时起我对发正念很重视。

《九评共产党》问世后,我读了两遍,就开始讲真相、劝“三退”。先把所有的亲戚、朋友都做了一遍,基本上都“三退”了。有顺利,也有不顺利,我知道这都很自然。

有一次我回老家走亲访友,给乡亲们讲真相。这天天下着鹅毛大雪,出门前我求师父:“请师父把有缘人都安排在我跟前,让我救他们。”我决定出门不论遇到谁我就给谁讲。果然一出门遇上我的一个堂兄。我给他讲了真相做了“三退”。我顶着大雪不停的走,一路不知摔了几个跟头,不过没白摔,这天我劝退了八十个。我想“九九八十一”,那一是谁呢?果然,一会又来了一个人,我给他讲真相,“三退”了,还真是不多不少八十一个。

为了给出租车司机讲真相,有时很近的路我也坐出租车,上车就讲。有一次看到司机五十多岁,很瘦,但很面善。我就讲法轮大法好,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唯独中共在迫害法轮功。法轮大法是佛法,迫害修炼人是犯天条的,加上几十年来,中共虐杀同胞八千万,罪不可赦。天就要灭它了,入过党、团、队的都要退出。他说:“好,退吧。”我给了他各种资料,给他家人每人一个大法护身符,我告诉他一定要告诉你的家人有机会要“三退”,否则大难来后命难保。我下车时付给他的车费都是写有“法轮大法好”、“退党保命”的,他很高兴。没想到最近在一个理发店又遇上他。我说:“你还认识我吗?在××地我给你很多好东西呢!”他也认出我来了,高兴的说:“哎哟,我可见到你了,谢谢你!”我说:“别谢我,你谢我师父吧!”他说:“这个法轮功真好!你给我说了以后我天天念,多年的肠炎好啦。我把每天收到的新点的钱也都写上‘法轮大法好’、‘退党保命’。你救人,我也救人了。”

我真为他高兴!世人千百年来就是在等今天的大法弟子对他们的救度。

师父教我识字,让我学好法、多救人

要让自己不松懈、不麻木、不被旧势力与邪恶钻我们的空子,就唯有多学法,好好听师父的话多救人。

刚修炼时,我到炼功点去炼功,炼完就走。辅导员告诉我,不能光炼功,也要参加集体学法。

这可把我急坏了,我不识字啊!得法时我已六十来岁了,怎么办?同修们都说,没事,我们读你听着。过了一些日子,我也请了宝书《转法轮》,请回家又是高兴,又是急。打开书看着师父那微笑的面容久久不愿放下,我对师父说:“师父啊,我一定要学会读法!”

有一天我捧着书看着看着,只觉得打了个冷战,然后我看书上的每个字都是金框框着,再一转眼,发现每个字又变得闪闪发光。这让我太激动了,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呢,让我学好法好更加精進。在师父的加持、同修的帮助和家人的支持下,很快我就把这本宝书读下来了。简直太神奇了,我更体验到了师父的伟大,大法的超常!于是我回老家洪法,逢人便说“法轮功太好,法轮功才是真正救人的功法。”亲友们听了我的经历都觉得不可思议,许多亲戚都走入大法修炼。

我有一个梦想,就是抄法。可是谈何容易,刚认字,从没有写过一个字呢。抄法可不是一句空话,但我就是想写。有一天我们到儿子家吃饭,我说:“我想抄法。”没想到儿子说:“你早该抄了,光读不会写还是不会。”对呀,我一定要抄法。

有师父加持我,现在儿子、儿媳都支持我。他们给我拿来了很多本子,这样我就开始学着写字。第一次,照着书一笔一笔的描,从七点到十二点,五个小时写了半张纸。我想写还是不写了?真正的我说:写;假我说:不想写了。最后我决定写下去。头十天写了五页。那天写到第二十页了,已是夜里一点钟。我突然看到每个字写出来都是黄颜色的,又从字里往外跳,象一个个小珠子,都是金黄色的。那一刻象做梦似的,就感觉师父就在身边拿着我的手在写。那个心情是我永远无法用语言表达的,真是太美妙了。从那时起我抄法也快了,信心更足了。每天晚上都抄到一点才去睡觉。三个月,我把宝书抄完了,又把《精進要旨》、《精進要旨二》抄完了。这时我才动手写这篇心得体会。

写的不好,请同修原谅,这是我实实在在走过来的。

自从全球四个正点发正念,晚上十二点之前我没睡过觉,每天晚上学法到十二点发完正念再睡觉。我想一定要坚持发正念,不给邪恶旧势力喘息的机会。自从全国大法弟子统一在凌晨三点四十五分集体炼功后,我都会按时起床炼功,天天如此。

虽然我学法、炼功,各方面都很精進,但我有一个最大的缺点就是不让人说,不向内找,谁一说就不行。正如师父讲法中说:“有的就象那火柴一样了,一划就着。就象那个地雷,一踩就响。你不能说我,一说我就不行。”(《洛杉矶市法会讲法》)读到这段法后,我恍然大悟:师父这不是在说我吗?我一定得改掉在常人中养成的坏毛病,不然的话就是修别人了。

我一个满身业力的人,是伟大的师父从地狱中把我捞起,使我沐浴在大法中修炼,对师父的感恩说不尽。在这最后时刻,我一定听师父的话,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多救人。

感谢师父!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