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怕心 讲清真相 堂堂正正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十四日】从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在大气候反过来的情况下修炼,开始不知道怎么修,跟头把式的走了一段弯路;后来通过多学法,知道了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在魔难中成熟了,路也越走越宽。有几件事感受很深,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一次一同修被邪恶绑架迫害了,把我也牵扯了進去。别人告诉我赶快收拾收拾躲一躲,家里人一听也着了急,叫我快走。我的怕心也起来了,收拾了一下,出去待了二天。一想不对劲,人们节假日正好是救度众生的好机会,我凭什么找安逸?我是大法弟子,只走师父安排的路,救度众生才是本愿,我为救众生而存在。这是旧势力对我的迫害,我不承认。于是我带上东西回家了,继续做我该做的事,什么事也没发生。

走过弯路回归大法修炼后,国安、六一零头目等一行五人联合两次来我家的骚扰,名曰“回访”,我都用正念对待,把“来访者”看成是来听真相的,是被救度的众生。所以单位来电话通知我在家,我没有回避。他们来时,我家的东西还没来得及收拾。我请师父呵护,叫他们看不见。他们進门后,我堂堂正正的接待了他们。第一次来时,我心里的弦绷的很紧。我请师父加持,发正念清理另外空间操控他们的邪灵烂鬼,不让他们乱说乱动,只听真相。真的一下子把他们都定住了,认真的听了二个小时的真相,笑着走了。第二天,我去找领他们去我家的单位分管局长,问效果怎样,他说:“很好,都听進去了。”(他已明真相,做了三退。)

半年之后,国安、六一零头目一伙又来我家,这一次来的人全换了,我同样把他们当作师父安排来听真相的,对他们没有敌视、怨恨,祥和的对待他们。六一零头目一進门坐下就问:“你还学吗?”我笑着回答说:“学啊,这么好的功法能不学吗?”我调整好心态,请师父加持清场,我沏上茶水,请他们喝着,在祥和的气氛中开始了谈话。

我先问:“你们来有事啊?”他们声称来看看有什么困难和问题。我说你们来的正好,我还真有困难,我孩子下岗在家不发工资,生活困难,需要帮着安排工作,还没钱交养老保险,也请你帮忙把前几年扣我的一万多元钱还给我,好交养老保险。主任说找工作这事很难办,扣钱这是以前的事,现在我办不到。我说既然你们什么也办不到,你们来关心什么呢?

我严肃的说:你们六一零和邪教大队都是迫害法轮功的而设的邪恶组织,当然你们身在其中,工作不好选择,但如何执行上级指示是可以变通的,干什么都得凭良心,不要借口上边叫办的而泯灭良心干坏事,善恶有报是不变的天理,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不管主动被动都有罪,不要成为中共邪党的殉葬牺牲品。

这时一个国安说,你是不是整天研究这个?我问他叫什么、多大年龄了,他只说有三十多岁了,我就告诉他:你还年轻,我今年六十多岁了,我的人生经历与××党执政时间差不多,共产党的历史我都经历过:三反、五反、人民公社、大跃進、文化大革命、八九六四杀学生,包括现在迫害法轮功,共产党才是地地道道的邪教,我劝你们回去好好看看《九评共产党》,思考一下作出正确的选择。

我又结合《九评共产党》和多次被迫害特别是被劳教迫害的经历,讲大法真相,他们听了将近二个小时。他们站起来准备走,我说别急,好不容易来了,我还有很多话要说呢,你们看我现在身体好吗?都不住的说好,可你们知道我以前是什么样子吗?那真是重病缠身,痛不欲生,包括胃癌、脸肿瘤、椎间盘突出压迫坐骨神经痛、腰椎盘骨折、妇科病、心肌梗塞等重疑难病症,遗书都写好了,幸亏学大法,修炼后很快神奇般好了,真正尝到了没病一身轻的滋味。今天你们这说了算的都来了,我问问你们:我还学不学?他们异口同声的说:“学、学、学。”我说谢谢理解,那我以后就堂堂正正的学啦,你们不要再来干扰我,他们都说“不来了”,最后还请我到他们单位去玩。

从那次后六年来没什么干扰,就是邪党奥运前后我地有二百多名同修被迫害,很多人承受不住说出了我,邪恶也没敢动我。我深深体会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的法理内涵,只要按照师父说的做就是最好的,师父时时在身边,就象师父说的:“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一点体悟,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