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才能走出色情干扰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十四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五月走入大法修炼的,在这风风雨雨的十几年中,由于自身的业力、对法认识的不足、加上一些自己一时没有意识到的执著,被邪恶多次迫害,一个跟头接着一个跟头的摔摔打打的走到了今天,回首过去的魔难,都是自己心不正,才招致鬼上门,佛恩浩荡,感念师尊的慈悲,一直呵护着我这不争气的弟子。

几天前发生在我身上的事,通过与我的二姐(同修)的交流,我才猛然警醒,也促使我下决心曝光色魔情魔对我的迫害。我因离异(原因下文再叙),于今年六月底住進二姐家,我二姐夫是个教师,外表看起来很老实,实际上是一个很自私,固执,心胸狭隘,色心很重的人,自从我到他家后,经常背着我二姐在我面前说些对我非分带有色欲的言辞,有两次趁我二姐不在家,就对我动手动脚,被我严正制止,但他色心不改,也没有收敛。我觉得委屈,想以前,他敢对我这样吗?现在我离异了,他就可以随便欺负我了?于是我流着泪给我的前夫发短信诉说我的委屈,希望从他那里得到一点安慰,可是短信一去,犹如石沉大海,没有一点回音,这时我才冷静下来,意识到自己是个修炼人,发生任何事情都与我心性有关,都要向内找,刚才动的那些念不是常人之心吗?还希望求助常人,完全把这件事情当成常人的问题来看待了,他敢对我这样,说明我的空间场不纯正,说明我还有色欲情欲之心,虽然这么久以来,我一直发正念在去我的色心,但是去的不干净不彻底才招来的,晚上等二姐回家交流后,她提醒我说,应该曝光色魔情魔对我的迫害,因为我以前在这方面犯过错,归正过来后,由于爱面子的执著心和懒惰,不想再触及以前的痛,也就没有及时曝光色魔情魔,这就给了邪恶一个藏身之处,躲在我的空间场,虎视眈眈,伺机迫害我。我意识到以前那些坏事不是真正的我做的,是邪恶的色魔情魔利用我还没修掉的执著心,不断的扩大加强我的执著心,让我做了一个修炼人绝对不该犯的错误,达到它们想毁掉我的目地。

那是二零零四年的事情,我被绑架到四川某处洗脑班,在那里走脱后流离失所到外地一家私立医院上班,结识了一位来就医的快毕业的大学生,这位学生思想很成熟,人比较善良正直,我给他讲了大法的真相,他很快接受并认同大法,还退了团,交流中,我们发现有很多共同的爱好,对文学,诗歌,音乐有共同的话题,我对人生的领悟他也赞同,他也发现我很善良,温柔,就要认我做他的姐姐,就这样一来二往,有了几次的接触,有时还领着他一起学法炼功,那时就感觉找到心灵上的朋友了,找到知音了,他还经常发些思念我的短信,那时我也没有多想,也没有警觉,总觉得一个弟弟思念姐姐也是正常的,我们也经常互写一些看海听涛喻景喻物的诗,感觉很开心。直到有一天我丈夫从家乡来看我,他无意中看到我的短信有一句:姐姐,很想你。我丈夫当时脸上就不自然,我当时还不知什么原因,就问他什么事,他说没有什么,就把这条短信给我看,要我解释,当时我还很不以为然,认为他想多了,认为弟弟想念姐姐也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在后来的交往中,情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心里还暗暗想,如果我还没有结婚,如果他早点来到这个世界上,我的选择对象一定是他,有天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他时,他说,姐姐,我也有同感,还说我将来选择的对象就按照你的标准找。就是这不正确的念头,导致我以后的魔难,以前做女孩时,就一直向往追求浪漫的爱情,一直想往一种田园式的诗情画意的生活,误认为爱情是人世间最高尚的,是神圣的,我可以为之而放弃一切,而我认为我的丈夫是一个很粗俗的人,不懂音乐诗歌和文学,和他没有多少话题,因为他对我一直很迁就,疼爱,日子也就这样平淡的过下去,而我也从来没有其它想法,所有的朋友都羡慕我,都知道他对我好。

修炼是严肃的,就是因为我心里埋藏着很深的这样一颗执著,旧势力看见了,不断的加强它,扩大它,并安排一个我心目中想要的人来到我面前,让我陷在情中不能自拔。我意识到这种情感不对,已经超出姐弟之间的纯洁了,我们互相告诫,只能是姐弟之间的友谊,而不能有其它想法,那时感情已经占了上风,每天电话短信不断,还自认为我们是纯洁的,是心灵上精神上的朋友和知音。丈夫一再苦苦规劝哀求我,叫我不要和他联系,我就是不肯,还说我丈夫心胸狭窄,我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一个谈的来的朋友,怎么能轻易就放弃呢,每次一说到要我和他断绝联系,我就感觉心里一阵痛,一种丢失了好东西的失落,现在我才意识到那是要割舍情的执著心的痛。师父在《洪吟二》〈去执〉中说:“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可那时就把情当作是自己了,也没有意识到这是情魔对我的迫害,也不懂发正念铲除情魔,心里也感觉到这种感情不正常,很苦恼,想放下又不甘心,整天被情困扰的颠三倒四,偏离了大法弟子的标准,虽然没有做出超越道德底线的事,但是精神上已经完全出了轨,完全不符合修炼人的标准了,旧势力以此为借口,操控家乡的恶警监听我的手机来到我上班的地方再次绑架了我,可在洗脑班里,我没有向内找被绑架的原因,只知道是邪恶对我的迫害,脑子里想的不是大法,心里想的也不是自己的丈夫,成天想念的就是那个朋友,然后就违心的向邪恶妥协,在文字上做游戏,给大法抹黑,也给自己带来污点和耻辱,邪恶的旧势力也想以此来毁掉我。

出来后,由于没有放下对情的执著,丈夫的规劝也无济于事,一手抓住佛不放,一手抓住人不放,一边做着三件事,一边抓住情学大法,带着执著学法,又怎么可能提高?丈夫也因此和我分居,搬到他的值班室去住,一住就是半年,我不知醒悟,还暗自庆幸这样更好,我有更多的私人空间打电话聊天了,还认为自己放下了夫妻情,不动心,这不就是邪悟吗?现在想起来真是可笑可悲呀。期间丈夫见我没有悔改之意,也多次威胁我离婚,我那时就死死抓住师父在《转法轮》里说的那句话:“你炼功,你爱人可能不炼功,因为炼功搞的俩口子离婚了还不行。”我知道炼功人不能离婚,但心里也不想放下对男女之情的执著,还自己开脱自己,认为只是精神上的朋友,是一种友谊。但是大法告诉我们,“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转法轮》)。因为这种不正确的念头,我的空间中充斥着大量这些变异败坏的腐烂物质,加重了邪恶对我的迫害。

一天,我在网上很快和一个人聊上了,并互留电话,我当时的想法很简单,目地是方便讲真相。后来才知道这人是搞传销的感情骗子,专门在网上以谈恋爱为名,骗取对方的感情,再骗取钱财。此人没有多少文化,但是很会迎合女士的心理,说大话谎话很顺口,一点也不脸红,在女人面前表现的很体贴周到,甚至很擅长甜言蜜语,往往自称搞房地产开发的老总,表现很有钱的样子,让那些爱慕钱财爱慕虚荣的女人上当,而我在很深的思想深处恰恰就有这些执著心,这也是旧势力故意安排来毁灭性的考验我的关,而当他知道了大法真相还退了党后,我就有了兴趣和他聊天,认为他还是有正义和良知,招架不住他每天的嘘寒问暖和甜言蜜语,一步步陷入邪恶的圈套,掉進感情的泥潭不能自拔,直到有一天我们相约见面,干出了非常肮脏可耻的男女之事,我知道犯了那么大的错,整个人没有精神,象丢失了什么东西一样,回到家,我跪着在师父法像前哭泣很久,忏悔,乞求师父宽恕,我知道没有脸见丈夫,也没有脸见同修,因为对面子的执著,没有想到也不敢和同修说出来交流,就破罐子破摔,认为既然都这样了,那就干脆离婚吧,和这个人结婚,就可以名正言顺了,就可以洗刷我的污点了。为了掩盖我的污点和执著,我这次主动找到丈夫提出离婚,丈夫也同意了,然后我以旅游的名义到了广西,传销的窝点,被他们花言巧语一番欺骗,更主要的是出于对男女之情的执著,我说服自己留下来帮助他,并辞去医院工作。后来我就感觉很不对劲,多次在心里问自己,这是否就是传销,我知道师父曾明确说过大法弟子是不能做传销的,谁做谁就是在破坏法,他将来都要偿还的。后来我实在觉得呆不下去,他们干的都是骗亲人骗朋友的事,就到当地一家医院上班去了。虽然我没有干传销,但是因为对情的执著,明知道他干的是伤天害理的事,还帮他在网上骗了很多女人,干了很多罪恶,以至于后来所有的魔难都是因为这些业力造成的。色欲之心不去,还一味的想和他结婚,哪知这是一群外表光鲜,道德品质非常低下,做人没有道德底线的变异人,被钱财泯灭了良心,什么肮脏的事都干的出来。在一桩桩丑恶的事实面前,我的美梦被击的粉碎。我一次次在内心里挣扎,我不要这份肮脏的情,我的生命不是为此而来的,我想找回我内心的宁静和美好。

于是被情迫害的我理智不清颠三倒四时,我就背师父的《真修》,我知道情是一个常人走向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必须过,我知道我不是来过常人日子的,我的使命是来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我们是修炼人,人在俗世中、念在方外的人”(《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是不执著于世间得失的,我为什么要执著这些肮脏的情呢?我一个大法修炼者怎么能被三界内这些低层次的生命所左右?每当我为情而痛苦时,我就会想起师父的这些法,让我一点点从情魔所编织的网中挣脱出一点来。是因为对情的执著让我失去了理智,失去了正常的判断是非的能力,是对他罪恶的纵容而不是制止,再说我的生命是为他来的吗?即使他是一个很好的常人,我也不应该执著、不应该动心啊,我能把这些情带到天国去吗?天上那些神佛也没有这些情呀。我想起师父的法,我就不相信去不了这个执著。这个正念一出、一坚定,师父看到了,终于能帮我下决心离开了那罪恶的地方,而我以前反反复复走了多次也没有成功。

回来后,通过加强学法和发正念,清理自己空间场一切情的物质因素,解体干扰迫害我的色魔和情魔,邪恶越来越消弱,正念也越来越强,很长一段时间色魔还出现在梦中干扰迫害我,有时还没守住心性,后来读师父的《转法轮》“炼功招魔”那一节法时,特别多读,在心里反复告诉自己:要加强主意识,时刻记住我是炼功人,不要受色魔情魔的诱惑。以后就守住心性了。

由于对情的执著和色欲之心的不去,也主意识不强认识的不深刻,人为的给自己带来很多魔难,以至造成我家庭的破裂,经济的损失,很好的工作环境的损失,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给救度众生带来了难度,浪费了几年的宝贵救人时间,然而这一切也是可恶的色魔和情魔对我的迫害,放大了我的执著,让我在悬崖上差点掉下深渊,从而达到他们旧势力毁灭众生的目地。

我写文章从来都是一气呵成,一挥到底的,而今天这篇文章几次写不下去,中途停了很多次,我知道是邪恶害怕曝光在干扰。天快亮了,我用了几乎一宿的时间来完成。黑夜再漫长也必将过去。让邪恶无处躲藏,灰飞烟灭。让大法弟子共同精進、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吧。感谢师父的佛恩浩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