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海林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海林市,位于黑龙江省东南部,是县级市,属牡丹江市管辖,目前已有三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他们是杜世良、金总善、关淑杰。

海林市公安局、“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等跟随中共对本市的众多法轮功学员骚扰、绑架、非法判刑。下面是部份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事实。

一、海林市三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1.杜世良,男,五十多岁,海林市法轮功学员。曾患严重心脏病和胃息肉(胃癌前期)多年,被病痛折磨得苦不堪言。昂贵的医疗费使本不宽裕的家庭更加贫困。危难之时幸得修炼法轮大法,几个月的时间顽疾痊愈,扔掉了多年的药罐子。

杜世良照片
杜世良照片

二零零二年一月末,海林市国保大队大队长宋玉敏、恶警姜云涛、金海珠强行入室,以杜世良家中存放做真相资料的器材为由,绑架杜世良夫妻。二零零二年七月,杜世良在法庭上讲真相,并表示坚修大法,被非法判刑六年,被绑架到牡丹江监狱。二零零二至二零零三年间,牡丹江监狱三监区恶警为强制“转化”杜世良,白天强制他超负荷奴役劳动,夜间不让睡觉,教唆犯人沈福政多次毒打、折磨杜世良,手段卑劣。直至去世,杜世良一直被迫从事超负荷奴役劳动。

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三 日,杜世良妻子曾到监狱探望,身体状况正常。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日突接噩耗,杜世良被迫害致死。家属去牡丹江监狱认领杜世良遗体时,牡丹江以“六一零”为首的政法委、公检法、狱方表现出了空前的紧张,二、三十个部门穿各种制服的人员把家属围个水泄不通,直到家属强烈抗议,才逐渐让出空隙。在家属要求领回遗体时,狱警科科长李向东等人声称:杜世良还在服刑期间,死了也得服刑,不能领回。后来在海林市公安局国保科恶警姜云涛、那永生的参与下强行火化,并强制每 一个到场的家属签字。

2.金总善,男,四十六岁,海林市人。修炼法轮大法后,金总善的胃病、肩周炎等无影无踪,卧床不能自理的妻子闫凤梅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飞,其母亲三十多年的哮喘病修大法一个多月后也好了。

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四日晚二十二时多,海林市公安局国保科大队长丁玉华(女)伙同副大队长关景伟、恶警金海珠、第四派出所恶警,闯入金总善家入室抢劫电脑, 并绑架了金总善、闫凤梅夫妇和闫凤梅的姐夫孟宪国,并扬言从牡丹江市调人来整他们(用酷刑迫害)。金总善从公安局走脱,后被迫流离在外,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五日被家人发现时,已不省人事,二十二日含冤离世。在金总善去世的前一天,海林市公安局秘密将他妻子闫凤梅送往哈尔滨劳教所迫害。

3.关淑杰,女,四十八岁,海林市新安镇光明村人。二零零二年四月因传送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人诬告,后被非法劳教,于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九日送往哈尔滨戒毒所。经历了近两年的迫害,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二零零四年一月一日被放回,于九月六日含冤离世。

二、海林市刘运祥老人被非法判刑四年

刘运祥,黑龙江省海林市六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一日被当地恶警抓捕,之后被非法判刑四年,于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六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一日早,海林市第三派出所恶警和社会不明真相人员非法强行闯入刘家,后又勾结海林市国保大队队长丁玉华(女)、王威、金海珠等人到刘运祥家非法抄家。后海林市法院在不通知家属的情况下非法开庭,冤判刘运祥四年冤狱,又于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六日,秘密把刘运祥绑架到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迫害。

三、黑龙江省海林市李学花遭“六一零”歹徒骚扰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六日下午,海林市兴安镇“六一零”头目唐风国在政府综治办的人员带领下,来到东和村法轮功学员李学花的家,让她写“悔过书”等“三书”,并且要求其骂大法师父。李学花修炼法轮大法后多年难以治疗的疾病不治而愈,受益良多。让她违背良心去骂对她有恩的人她当然不干。唐风国一看李学花不听他的,说:“我还治不了你了呢?”就要动手抓她去洗脑班。这时李学花的二儿子一看唐风国要行恶,也上前阻拦,李学花趁儿子跟唐风国说话之机走脱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学员,镇政府、派出所多次骚扰不让炼。二零零零年派出所所长和指导员邵洪兵、片警张兴瑞等人绑架了在农田里干活的李学花,关押在海林市看守所七十天,最后勒索了二千元伙食费才被放回家。

四、黑龙江海林市法轮功学员谭玉波被绑架、抄家

二零一一年八月七日,黑龙江海林市法轮功学员谭玉波在讲真相时,遭海林市第三派出所恶警绑架,后被劫持到国保,国保恶警丁玉华、王威、金海珠、关景伟四人于当天对谭玉波非法抄家。

五、海林市法院非法判巴丽江九年刑

二零零二年六月十二日,法轮功学员巴丽江在黑龙江海林市被中共恶徒绑架,后被海林市法院审判长毕旭(女)非法判刑九年。二零零三年九月份,巴丽江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六日,黑龙江女子监狱副狱长包锐,在众目睽睽之下,唆使两男恶警骑在巴丽江身上,“剃鬼头”,抢走她的十字绣。目前,巴丽江已离开女监,家人被迫害得生活维艰。

六、法轮功学员耿玉芝被海林市政法委绑架

黑龙江省海林市双峰村法轮功学员耿玉芝,于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七日被海林市政法委以唐凤国为首的恶人绑架到牡丹江市铁岭洗脑班。政法委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还有一个叫曾峰的,海林市邮编:157100。

七、海林市法轮功学员陈宫秋、耿玉芝被绑架

黑龙江省海林市法轮功学员陈宫秋,在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六日下午被海林市政法委几名恶人绑架,欲送往牡丹江市铁岭河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六日上午,新兴社区白英以查看身份证为名到黑龙江省海林市法轮功学员陈宫秋家,看明陈宫秋在家,中午十二点,政法委主任唐凤国伙同几个男的一个女的,女的先敲开陈家的门,门开后,几个男的便进屋,以要核实点事为由绑架了陈宫秋,关押在牡丹江市铁岭河洗脑班,位于牡丹江市警校。家属去要人,六一零人说得写“保证”才能回来。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七日,海林市双峰村法轮功学员耿玉芝,被海林市政法委唐凤国、曾峰等劫持到牡丹江市铁岭河洗脑班迫害。

八、海林市李亚芳被绑架勒索

海林市法轮功学员李亚芳去年曾被闯进家中的警察绑架,遭到非法关押、审讯。李亚芳拒绝透露其他法轮功学员的信息,警察欲将她非法劳教,因身体检查不合格,阴谋没有得逞,贪婪的警察在放人之前,还勒索李亚芳及其他法轮功学员每人万元。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六日早七点多钟,海林市国保科恶警金海珠、第三派出所片警张清全,还有一个女恶警,一个男恶警,闯进李亚芳家,不由分说就翻东西,并把李亚芳绑架到国保大队。到晚五点多钟,李亚芳被绑架到看守所。警察为了不让李亚芳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在一起,在晚八点,又把李亚芳绑架到宁安看守所。二个月后,恶警金海珠、国保科大队长丁玉华,王威、关景伟、二涛分别到宁安三次非法审问李亚芳,李亚芳一概不回答。最后,丁玉华把李亚芳绑架到海林看守所,伪善地和李亚芳唠家常,企图套问其他法轮功学员的事,李亚芳仍然不回答。

第二天,李亚芳等四个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哈尔滨非法劳教。在绑架到哈尔滨的车上,丁玉华还不死心,再次想诱骗李亚芳说其他的法轮功学员的事。到哈 尔滨劳教所,经过一系列检查后,李亚芳高压二百多,劳教所不收,其他法轮功学员也都血压高不合格,恶警没办法,只好把李亚芳们拉回海林看守所。恶警们不相信李亚芳们都是高 血压,让狱医每天给李亚芳量血压,但结果都是一样。一个月后,恶警无计可施,向每个人的家属勒索一万元后,才让家人把李亚芳们接回家。

九、海林市六旬妇女李晓明半夜遭绑架

李晓明,海林市一位六十多岁的普通妇女,去年八月一天的半夜三更,被当地国保大队恶警从家中绑架,李晓明被非法关押二十八天,直到出现瘫痪状态才被放出。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四日早三点四十分,海林市国保大队副大队长王威、指导员关景伟,还有一女的叫洪雨(音)闯入李晓明家,非法搜查近两个小时,并把李晓明绑架到海林市公安局,关到公安局四楼小黑屋(刑具室)用手铐铐到铁椅子上。晚上七点,恶警把李晓明绑架到海林市看守所,看守所看李晓明病症很严重,怕出现危险担责任,不收,王威硬要把李晓明关入看守所。

李晓明一只手一只脚残疾,没过两天就不能行走,非法审讯都由刑事犯背,李晓明既不签字也不回答恶警的任何问题。后国保科把李晓明移交到林业公安局(因李晓明 户口属林业管辖)。因李晓明出现瘫痪状态,林业公安局怕承担责任,按取保候审处理,李晓明的儿子在李晓明被绑架二十八天后把李晓明背回家。

十、于淑琴被非法劳教关押

于淑琴,女,五十八岁。二零零七年十月十日,于淑琴在农场法轮功学员王凤英开的超市打工。海林市公安局国保科的副大队长关景伟、恶警金海珠等一帮人,先绑架了王凤英,然后到超市翻店。下午四点,把他们绑架到农场公安局,让农场派出所恶警张延峰、杨蓉昌监视她们。恶警们则到他们家抄家抢劫。大概是半夜恶警们把于淑琴劫持到海林公安局。后绑架到海林看守所。于淑琴被海林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半。海林公安局恶警到于淑琴家向家属勒索钱,让交七千元说是放人,于淑琴丈夫交完钱二十多天,还不见人回来,就又到公安局要人。钱是金海珠收的,后来给了宋玉敏。于淑琴在海林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后回到家中。海林农场政法委书记卜庆和曾扬言,我让谁回来谁就回来,不让谁回来就回不来。

十一、高芙蓉被非法关押和高额勒索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日下午四点多,海林市公安局国保科五、六个男女恶警伙同农场公安局恶警吴伟非法闯进高芙蓉家,吴伟看住高芙蓉,不让动。其他人在高芙蓉家抄家、翻店、抢劫。当晚,把高芙蓉绑架到海林市公安局,第三天把高芙蓉绑架到牡丹江公安医院。在公安医院里,恶警金海珠非法审问高芙蓉。牡丹江公安医院就是个监狱。高芙蓉在牡丹江公安医院被非法关押了二个多月,光伙食费就花了两千多,海林市公安局还勒索了高芙蓉家属七千元钱,才把高芙蓉放回。

十二、李守刚(男,三十九岁)被绑架,遭抢劫

二零零八年六月,海林国保科吴利斌、海林双峰村村长李景奎等六、七个人到李守刚家来抄家,抢走了电脑、打印机、影碟机等一万多元钱的东西,当时恶警欲绑架李守刚,李守刚走脱。李守刚的二姐李桂梅(未修炼法轮功)只说了一句“你们怎么迫害好人”,恶警们便又去李桂梅家抄家,抢走了一本《转法轮》,并绑架了李桂梅,后海林公安局欲非法劳教李桂梅,因李桂梅身体检查不合格,被哈尔滨劳教所退回。李桂梅的家人因不放心她的身体,托人救李桂梅,花了二、三万元才把李桂梅放回。李守刚的妻子耿桂芝也被绑架,并非法劳教一年半,现已回家。目前李守刚仍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