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教师修炼路上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五日】我是一名教师,修炼前身体非常不好,心脏病、血压高、过敏性鼻炎、眼睛近视。尤其是心脏病,经常是上课十多分钟就感觉心慌、全身无力,很难坚持上一节课,而且一看书眼睛就疼,经常一边备课,一边点眼药水。

一九九五年十月,我从同事那里得到一本《转法轮》,回家一口气看了一半,眼睛没疼,也没有心慌。看完《转法轮》后,老学员就教我炼功,就这么一抻一放松,多年的过敏性鼻炎好了,鼻子通气了,并且全身发热。从此我走進大法修炼。

我每天学法炼功,身体健康了、有劲了、花白的头发也变黑了。同事们亲眼目睹了我的变化,在很短时间内,相继有十多人走進了大法修炼的门。

背法的故事

一九九六年冬天,我们辅导站有幸得到了一本《法轮大法义解》,辅导员利用新年放假期间(从正月初二到初五),组织大家学习。当学到“说这样好的东西我们为什么不把他背下来呢?时时刻刻要求我们在常人中能做个好人,能提高,你背下来不就更好吗?时时刻刻都有对照。这样一来就掀起了一个背书热。”这段讲法对我的振动很大,当时我想:这么好的大法,老学员在法中已经修炼三年多了,我才刚進门,有一种得法恨晚的感觉。我得赶上大家。从一九九六年五月一日,我开始背《转法轮》,白天上班晚上背书。

记得有一次,我洗完毛衣时发现,洗衣机里有一大团毛线,原来是毛衣袖口的毛线磨断了。在洗、甩干的过程中,毛线顺着磨断的地方脱落下来了,大半只袖子没有了。当时我想:要是织上这大半只袖子,需要一晚上时间,这一晚上就没有时间背书了。别耽误背书,毛衣袖子以后再说吧。我把毛衣晾干后,把脱落下来的毛线叠在里面放到衣橱里,几个月后,我收拾衣橱看到毛衣时,惊呆了:脱落下来的毛线不见了,而毛衣袖子完好无损。

当时我悟到:是师父鼓励我抓紧时间背书。集体学法时,我把这事讲给大家听,同修们也很感动。在这一神迹的鼓舞下,很多同修开始背《转法轮》。

炼功的故事

我们集体炼功,从早上三点半到五点炼静功一个半小时,五点到六点炼动功一个小时,晚上七点到九点集体学法。有一天早晨,刚盘腿炼功就听说下雨了。我们没有感觉到,谁也没有动,炼完功一看,地面已经很湿了,而我们炼功人周围的大圆圈内干干的,坐垫、鞋子、身上一点儿没湿。

一九九七年深秋的一天早晨,我们炼完静功睁眼一看,炼功场两旁低矮的松柏树枝上,挂满了厚厚的白霜。刚来的同修,头发上、眉毛上都白了,而我们在外面打坐一个多小时的同修,就象在屋里一样,头发、眉毛上一点儿霜都没有。师父在《转法轮》说:“我们的炼功场比其它任何功法的练功场都好,我们那个场只要你去炼功,比你调病要强的多。我的法身坐一圈,炼功场的上空还有罩,上面有大法轮,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场。”我们是在师父下的罩内炼功呢。看到这些神奇的现象,参加晨炼的人越来越多,每天都有一百多人。见证了师父说的:“修者日众,不计其数。”(《精進要旨》〈拜师〉)

“七二零”進京途中的故事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夕,就听说邪党要迫害法轮功。我想这么好的功法,使人身体健康,使社会道德回升,怎么要迫害呢?我百思不得其解,决定進京反映情况。

七月十九日傍晚,同修们不约而同的来到公路旁,我们六人乘坐一辆出租车。快到河北境内时,出租车坏了,下车后,我们发现前面设有一检查岗,凡是去北京方向的车都被拦截回来了。面对这种情况,大家商量避开检查岗,步行去北京。我们下了公路,通过一村庄,又走过一片玉米地,绕过了检查岗,又上了公路。这时开过来一辆面包车,就象专门来接我们似的。上车后,乘客热情的跟我们搭话,告诉我们下车后怎么换车去北京。下车走了不远,过来一辆出租车,司机说:“我有熟人,進北京不用盘查。”我们顺利的到了北京。一路上都是师父在呵护着、安排着,才一辆车一辆车的接送我们。避开了一路很多检查岗。当我们电话告诉家乡同修,我们已到了北京,同修们吃惊的说:“这么多车被拦截回来了,你们怎么進京的?”我们也感到很神奇。

反迫害中的故事

二零零零年秋天,我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洗脑班的人读污蔑大法的报纸,只要我在思想中集中精力想:不能让他们读!这时他们不是嗓子疼,就是有电话找他们,真的读不下去。

二零零一年七月,我被非法关押时,不停的默念正法口诀,不配合邪恶。一星期后,看管我的人说:“我们好多人都感冒了,还有人住院打吊瓶了。”带人抄我家的恶警心脏病犯了,也住進了医院。我知道这是大法威严的体现。是在师父加持下,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能力的体现。

二零零二年左右,我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师父的呵护下,出现病态回家了。邪恶的“六一零”多次想绑架我到洗脑班,都被我正念抵制。

二零零三年三月的一天上午,两辆车停在我家楼下,七、八个人叫我开门,说劳教期未到,要将我拉到劳教所。门口一人还狡猾的说:“我们是客人,你得叫我们進门啊。”我平静的说:“客人来到我门口,我当然应该热情招待,可你们今天不是客人,是来骗我去劳教所迫害我的,我不能开门。”这时师尊的正法口诀打入脑中。我立刻站着立掌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控制他们的邪恶生命与因素。瞬间听到门外手机响,接着一阵零乱的脚步声快速下楼去了。我知道是伟大的师父解体了另外空间的邪恶,恶人才六神无主,狼狈逃窜。以后邪恶的“六一零”成员再也没有找过我。我继续平稳的做着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