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目失明也不影响我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五日】我是一个双目失明的妇女,家住在一个小县城里,一九九七年八月份得法,几次想投稿因自己不成熟没有写,现在明白不用想那么多,说说自己的心里话,就讲一讲和同修配合讲真相救人的事也挺好。

大法使我走出苦难的人生

十六岁那年,发现自己的眼睛视力下降,去多处医院检查不见好转,十七岁那年因此失去了学业,我的心灵受到很大的打击,从此失去了年轻女孩的欢乐,伴随而来的是痛苦和孤独。

不幸的是九六年正月初七清晨,我的双眼彻底失明了,心里知道会有这一天,可还是承受不了这份痛苦,我绝望了,今天想这么死,明天想那么死,天天在流泪,丈夫在家照看我,时间长了也不是办法,为了一家的生活还得去上班,儿子才十二岁,每天放学就照看我,想想幼小的孩子和劳累的丈夫,我的心软了,心里苦的不能再苦的滋味一直伴随着我。

九七年八月份我有幸遇到了法轮大法,我双目失明、家里还贫穷,大法师父不嫌弃我,给我净化了身心。我从心里真正感受到我的整个生命都進入到了一个光明的世界,我从此走入了幸福的大法修炼。这么好的大法让我遇到了,太好了,在我心里大法师父可伟大了,大法在我心里也扎下了根。

走出家门证实大法

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电视等媒体造谣诬陷大法,二零零零年正月十七我和同修们去北京上访,同修们都被绑架到劳教所,我因双目失明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后回到家里。失去集体学法环境后,我只能一个人在家听录音,早晨起来收拾好房间,坐下来听法,一个问题学不完就困得不行,我就想办法走着听,天天这样艰难的熬着,心里真想我的同修们,眼泪止不住的流。这时我的眼睛里经常出现一些图像,有的披头散发,龇牙咧嘴妖魔鬼怪的形象,耳朵也经常听到嚓嚓的各种响声,每天除了困魔还有这些不好因素的干扰,我的心都碎了。孩子和丈夫对我说,你眼睛看不见时要死要活的,这下遇到大法了,大法好又被迫害,你命也太苦了。

其实从我得到大法那一天,在我心里大法和师父是任何人和事都无法代替的,学大法使我有了家的感觉。当时学法受到的干扰是我心里最苦的,我想办法天天背《洪吟》,开始一首我就得背几天,丈夫和孩子有空我就问,时间长了人家也烦,我就和师父说弟子不争气,记不住,我还要背,我一定要背下来。在背法的过程中我也不断的增强正念,《洪吟》背的也快一些了,丈夫和孩子对我也有了耐心。到我能从第一首背到最后一首时,我每天所遇到的问题就都解决了,我经常用《洪吟》里〈真修〉这篇经文严格要求自己。

二零零一年,中共邪党又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我思想中又出现一种无形的干扰,总有一种东西跟着我,有一种惊恐的感觉,那种压抑渗透到每分每秒。看经文悟不出法理我就哭,同修们在一起交流说要去北京上访,我看自己这种状态,和师父说,我这样也不能去北京上访,我从内心想去,状态不行啊。这时我抬头,就看见象墙上写着特亮一行字:“放不下的梦幻一过,方知失去的是什么。”后来同修带我一同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前炼功,警察拽着我的头发就往车上扔,在北京海淀拘留所,警察让常人犯打我们,我心想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在我啥也不怕。后来又被当地警察劫持回县看守所,在看守所有十多个同修,不会背法的我就教她们背《洪吟》,有一个刚刚被绑架来的同修,她哭我就教她背《洪吟》里的〈谁敢舍去常人心〉, 同修放不下的心也放下了,背法使我们在被迫害下形成了坚不可摧的整体。

听师父的话 讲真相救人

二零零五年师父发表经文《向世间转轮》,大法弟子都在讲真相,当时就有一念,我也要做一个合格的弟子。刚开始讲“三退”(退党、退团、退队)的时候先给家里人讲,来串门的我也讲,讲的好不好我都努力去做,刚开始就知道退了保平安,我是为你好。一点点讲,积累了经验。

我想要多救人我也得出去讲“三退”,对陌生人讲我就有些犯难了,我就求师父,我非讲不可,我家门前是一个四米宽的小胡同,我准备一些零钱,听到有喊卖菜和各种用品的人,我就打开窗子赶紧叫住,多少我都买点,抢时间告诉他们电视污蔑法轮功的东西都别信,炼功人不杀生;一般都高兴的接受。同学和亲属家办事我都去,表面去随礼,我心里想是去救人,每次最少退三、四个,多时退十多个,同学们说丈夫到哪都领我,也不怕人笑话。其实我不是为了吃喝。原来我很重名,我想大法弟子不能把这些放在心上。

孩子开理发店,我每天帮打扫卫生,来理发的我就讲真相,有一次,有个男的来理发,交谈得知是饺子馆老板,我说入没入过党啊,退了保平安,给他讲啥是三退,他说我不理解你们咋能说毛××不好呢?一下把我难住了,我看不了《九评共产党》讲不清党文化,刚想师父咋办哪,脑海中立刻反映出毛××你有啥不理解,老百姓还讲三七开呢,杀那些人就有不对。当时屋里有别人他没退,过些日子他来,我又和他唠,他说你给我起个别名退了吧。为了讲真相我住在店里,几乎来的每一个人我都要讲,孩子有时也不理解,说明天挂个“三退” 牌子吧。我和孩子说将来法正人间时,人不明真相就要被淘汰,人不明真相多可怜哪,孩子有时也就配合我支持我。

孩子送我每周去同修家一次,坐车的时候我在想,给司机讲“三退”怎么说呀,我就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弟子,可没等讲到地方了,我这后悔,下次一定要讲,再次坐车时赶紧发正念搭话,没说几句又到地方了。有这样几次,我就能直接讲了,先问开几年车了,念多少年书,入没入团啊,在哪上班呢,我告诉你一个事,入党、团为什么宣誓呀,有的说知道,有的说不知道,我就跟他说,你看电视入党、团宣誓,为共产党抛头颅,洒热血把一生交给邪党,它让干啥就干啥,这誓言多不好啊,咱们可别做这傻事,从内心退出不要了,团和少先队宣誓说的少一些,咱们也不要。大多数都这样讲的,不退的太少了,有时常人有怕心,就说祝你好运,咱保平安。有时根据他的接受能力去讲,时间充足时再讲讲邪党的贪官腐败的事,告诉他学法轮功的是好人,不学也别反对,对你有福份。

这样一段时间后我就在想,每周才能讲退几个呀,跟师父说,只要有同修能领我出去我就出去讲。我就动这一念,不几天有同修来我家了,我就把自己的想法和她说了,同修很快就答应了,我们约定一同去农村亲属家讲真相救人,和同修一起去农村亲戚家,刚开始上人家帮扒玉米,帮干活亲戚很高兴,后来正念强了就讲真相,亲戚都高兴的接受,有的一家一家的退,同修的妹夫听我们讲,说你们这不是在救人吗?就要给我们买小鸡吃,我们阻止并谢谢他。遇到学生就讲历史上的改朝换代,那是天意,讲现在中共邪党腐败,改那天你不就得救了,孩子们都愿意听。一两个星期去一次农村,每次都能退十几人。逐渐的我和同修配合每天都能上街上去讲真相。

有同修不精進时,我知道我都主动去她家,从我这我知道走不出来的那种难,互相沟通相互促進会快一些;遇到不好天气街上人少,我们就去同修家,和同修交流讲真相,对走不出来的同修也有一些触动。后来我们能出来讲真相的同修分开,和不能自己出来讲真相的同修配合,这样很多同修走出家门到街上讲真相。走在街上或坐车都讲,讲真相时对众生礼貌些,有点称呼也是在修我们的慈悲和善念。

我和同修说,从我修炼路上所遇到的,我就知道师父度我有多难,我也无法报答师恩,我唯有听师父的话讲真相多救人。我还有好多修炼过程是用语言无法叙述的,师父为弟子操了那么多的心,弟子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和我合作讲真相的同修我也再次感谢她们的帮助和支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