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次劳教迫害 二千零八个黑暗的日夜

吉林市张俊英自述被迫害的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五日】张俊英,吉林市一个六十二岁的普通妇女,只因坚信法轮大法“真善忍”好,并坚持自己的信仰,却惨遭中共迫害:被诬陷扣上莫须有的罪名,遭恶警五次绑架,四次被非法劳教,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二年中,被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非法拘禁了五年半。她的身心遭受严重的伤害和摧残,她的家人及亲友也不同程度的受到了伤害。

以下是张俊英的自述。

我叫张俊英,女,吉林省吉林市江北汽车配件厂退休职工。我于一九九八年五月幸运的走进法轮大法修炼。修炼后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一身的病全好了,原本要破裂的夫妻关系变的和睦了。信仰真、善、忍,符合宪法赋予公民信仰自由的权利。然而我却因此遭到中共及其在当地的代理人的残酷迫害。

合法上访遭绑架 央视造假企图未得逞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恶首江泽民疯狂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污蔑大法和师父,谎言铺天盖地。我利用一切机会向人们讲述法轮功真相,讲述自己通过炼法轮功,身心如何受益,法轮大法使我身体健康,道德高尚,境界提高,用亲身经历告诉人们法轮大法的美好。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二日我踏上了进京的列车,遵照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走上了天安门,打出一条写有“真善忍”的条幅,即遭非法绑架。后被吉林市驻京恶警劫持回吉林市,非法拘禁在吉林市第三看守所。

邪党央视记者李玉强(就是天安门自焚伪案中采访刘思影的那个女记者)一直从北京跟随我到吉林市,想拍造假新闻,目的是证实“警察没打人”。一天,我正在洗头,就被警察叫到他们的办公室。李玉强说要采访我,随即问我:“警察打你没有?”我说:“没打”,她说:“你看警察没打人吧,你们网上说警察打人。”我说:“没打我不等于没打别人,在北京天安门站前派出所,警察对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电棍在人群中乱打;拽着女学员的头发左右开弓狠打嘴巴子;将一男学员打的满嘴淌血。和我关在一个屋的,是前天从河北送回来的一个学员,整个脸、脖子、手背被电棍电的全是泡,往出淌黄水,生活不能自理,洗脸、上厕所都得我们帮助。你想见她不?”她却说:“没时间”。我说:“你要能如实报导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我给你讲讲。”我向警察借木梳梳头。李玉强说:你还要形象呀?我说:我们修炼人按“真善忍”做好人,为什么不要形象。李玉强不吱声了。满屋里屋外挤满了警察(因为是央视焦点访谈采访),屋里的警察说:“你真敢说呀!”我说:“那有什么不敢说的,都是事实嘛。”李玉强没有达到目的,走了。

在二零零一年农历年前夕,我被送往长春黑嘴子劳教所迫害,因心律快,血压高,劳教所拒收。可龙潭分局山前派出所仍不放我,让我天天去派出所报到,让我给他们做饭,被我拒绝。后来我提出不再来派出所报到时,他们让我交五百元钱后才允许我回家。

二零零一年回老家讲真相遭绑架劳教二年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八日,我回老家舒兰市朝阳镇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朝阳派出所绑架,拘禁在舒兰市南山看守所,并遭非法抄家。邪恶之徒拿走我的大法书和磁带等物品,手提包中现金四千多元钱被全部抢走。在南山看守所非法拘禁期间,还被逼做奴工。四个月后我被非法送往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劳教两年。

黑嘴子劳教所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迫害、洗脑,逼听“犹大”念污蔑大法和师父的黑书,看他们的造假录像,逼迫写所谓的“五书”,不写不让睡觉靠墙站,并超强劳动,我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和摧残,被迫害的双眼看不清东西,连饭桌上盘中的菜都看不清是什么。

二零零三年年底回家后,我得带七百多度的镜子才勉强看清大法经书。但经过坚持学法炼功,眼睛视力很快恢复正常。我的居住地的山前派出所、山前街道仍以各种方式对我进行迫害,如多次来家、打电话、叫人传话等进行骚扰。

二零零四年五月份,山前社区恶党书记王某某等人到我家收恶党党费,从新填表,发给我一本恶党党章。我没收,也没填表,也没交恶党党费。我郑重地说:“我修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把我非法关押二年,把我眼睛都迫害的看不清东西了。我为恶党干了三十多年,现在不给开工资,过年了,全体职工去找单位,你知道每人给多少钱吗?五十元,太可耻了,过年给小孩的压岁钱都比这多。饭吃不上了都没人管。哪有钱交党费,我要退党。”他们说:“党费我给你垫上。”就走了。第二天我到社区交了“退党声明”,社区书记气的都要跳起来了,说要开大会,我说:“开会正好,我给你们讲讲。”她们再没说什么,“退党声明”她们收下了,以后没再来找我麻烦。

二零零六年在家中遭绑架、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三日(邪党开“十七大”前夕)下午三点多,我正在家中做晚饭,龙潭分局山前派出所恶警刘阳、井玉文闯进我家,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炼”,接下去同他们讲真相,一会井玉文的手机响了,他便出去了,十分钟后,领进十多个恶警,带着照相机,进屋就翻,连翻带照。抄走大法经书《转法轮》、炼功带、讲法带、光碟、师父法像、香炉、香、资料等,将我强行绑架到山前派出所,问我资料哪来的,一名恶警写了许多条所谓的扰乱社会治安等罪名让我签字,我拒签,他们又带我去龙潭分局,晚十点多送往吉林市看守所非法拘禁。

第三天,山前派出所恶警刘阳等人到看守所,让我签字,我拒签,恶警刘阳说:“签也送不签也送”。九月十三日再次将我送往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黑嘴子劳教所五大队二小队关押了很多五十多岁的修炼人。恶警逼迫写“五书”,不写不让睡觉,强化洗脑,逼学员看恶毒污蔑大法、大法师父的邪恶光碟,还有恶毒诽谤大法和师父的邪恶黑书。每天做奴隶般的做十四五个小时的手工活,不许休息,吃饭只给十分钟时间。

二零零七年六月三十日我从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回到家中,得知唯一的儿子被恶人绑架,非法拘禁在吉林市看守所九个月了。我的精神受到严重打击,吃不下饭,拖着虚弱的身体,顶着酷热到处询问儿子的情况。根据吉林市看守所提供的信息,于七月四日找到市船营分局政保科,询问我儿子的情况。政保科的人让找河南街派出所一中队。我又前往河南街派出所询问,得知所谓的“办案人”是于德海,于德海诬蔑说我儿子太顽固了得判刑。我要儿子住房钥匙取东西,给儿子送换洗衣服,警察不给。

几个月后我才进入儿子住处,他的家中被恶警们翻的一片狼藉,柜里的衣物全掏出来了,所有的鞋,连鞋垫都掏出来了,四十多平米的房子从房间到厨房看不到地面,简直就象个垃圾场一样。酒瓶子、饮料瓶子、烟盒、烟头、瓜子壳、扑克牌,满屋子都是,地下也铺着被子,显然恶警在此蹲坑多日,走后不关窗户,满屋是灰,雨将床上的被、毯子等物淋湿都长毛了。恶警还偷走皮包一个(包内装有房证、活期存折两个、五千多元现金和其它证券)、新棉被一床、布帘等东西。这就是中共恶党利用我们全国人民劳动血汗豢养的恶警、流氓加恶棍的罪恶行径。

我儿子被绑架后,遭受酷刑折磨,邪党法院还要对他非法判刑。我拖着疲惫的身体顶着烈日奔波在吉林市河南街派出所、吉林市船营分局、吉林市船营检察院、吉林市船营法院之间讨说法,要求无条件释放儿子回家。过程中中共邪党人员问我什么时候回来的,还炼不炼,说我影响上班的儿女们提干、入党,并说要再炼还得进去。我向他们讲真相,他们说:“你儿子进去了,你不得去看他吗?”言外之意探视时可绑架我。

二零零八年在家中遭绑架 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邪党开奥运会前夕)下午三点,吉林市龙潭分局山前派出所指导员恶警宗力权、恶警刘阳、江海涛等五人闯入我家,我连鞋都没穿就将我强行劫持走。是邻居到派出所给我送的鞋。过一会,恶警又去我家非法抄家,还恬不知耻地问邻居谁能打开我家门,邻居说没有钥匙,恶警回派出所拿来工具,委主任程淑波同恶警们将我的家门撬开,偷走家中所有大法书籍、音像、光碟等物品。

邻居打电话告诉我女儿我的情况,两个女儿从家里赶到山前派出所。山前派出所无耻的让我女儿交五十元“抓捕费”,我的邻居们都亲眼目睹了那一切。山前派出所恶警执法犯法,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竟撬门进入私人住宅,在没有家人、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进行非法抄家,偷抢私人物品,这不是土匪、强盗又是什么!

恶警刘阳强迫我在编造的材料上签字,我拒绝。刘阳说:签也送不签也送。当天晚上十点多钟将我非法关进吉林市看守所。十五天后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在黑嘴子劳教所“包夹”强迫我写所谓“五书”。强迫看诬蔑大法的录像。我不看,也不写。因我多次被关进五大队,都知道我不会写的。最后让我下小队干活,做小工艺品,从早六点干到晚九点,去掉吃三顿饭的时间,每天共计劳作十四个小时。身心再次受到了极大的摧残。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二日我从冤狱回到家中。

二零零九年在家中遭绑架 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五日下午,就是我从劳教所回到家只有四个月零三天,吉林市龙潭分局山前派出所恶警刘阳、指导员仲力权、姜海涛等四人闯入我家又一次将我强行绑架,并非法劳教一年半。

我的兄弟姐妹们知道情况后多次去山前派出所要人。山前派出所以现任所长许海峰为首的恶警态度蛮横无理,自己不说姓名却问家属姓名,还看其身份证。家属拒绝报姓名,许海峰就将家属赶出他的办公室。

九月二十五日,我被拘禁的第十天,我的姐弟们大清早又从外市赶到吉林市山前派出所,正是上班时间,山前派出所警员谎称办案人员刘阳还没来,教导员仲力权办别的案去了,欺骗家属。而这边却安排由恶警姜海涛、樊永利等人开车去拘留所,把我送往长春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

当亲属得知消息后,急忙赶到派出所门外,质问恶警司机姜海涛为什么迫害好人,亲属曾向恶警姜海涛要求放人。姜海涛说:“你让上面把法律改了吧。”亲属们打出租车赶到吉林市拘留所,看到我是由两个人搀着上的警车,身体状况特别不好。

只因炼法轮功,修心向善做好人,我这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就这样被吉林市龙潭分局山前派出所恶警们四次绑架、非法劳教。家属们都没有接到任何法律程序和手续以及任何通知。亲属去山前派出所要非法劳教我的劳教手续,派出所所长许海峰、指导员仲力权谎说给我女儿了,可我女儿根本没看见过什么法律程序的手续。吉林市龙潭分局和山前派出所执法犯法,迫害善良民众天理不容。

吉林市龙潭分局山前派出所以原所长闫家富、副所长岳海平、现任所长许海峰为首的恶警们来跟随中共恶党疯狂迫害法轮功,恶警刘阳、指导员恶警仲力权、恶警司机姜海涛三次都参与对我的绑架,抄家。十二年内,我曾五次被绑架,四次被非法劳教,仅二零零六年至二零零九年,四年中我就三次在家中遭山前派出所绑架,只因为坚持自己的崇高信仰,修炼真善忍,坦坦荡荡的做个好人就屡遭迫害,被监控,骚扰,绑架、劳教,给我本人和家属身心上造成了严重的伤害和精神上的压力。丈夫在我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五日遭绑架非法劳教后,与二零一零年提起诉讼与我离婚,邪党政府在长春女子劳教所开庭,判决我们离婚。

中共邪党在迫害法轮功的这十二年的时间里,有多少家庭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又有多少孩童在他们懵懵懂事的时候就失去了父母的疼爱成了无家可归的孤儿。中共邪党人员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的累累罪行,必将受到人间法律和道德法庭的审判。

在此,再次奉劝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恶人们,快快警醒,天灭这个恶党是历史的必然,善恶有报是天理,弃恶从善,不要再助恶为虐,成为中共恶党的陪葬品。

参与迫害的相关人员及电话:
山前派出所邮编 132021
山前派出所电话:0432-63044843 ,0432-62193107
原所长:闫家富 现所长 许海峰
副所长:岳海平
指导员:仲力权
警察:姜海涛、樊永利、朴哲奎、刘阳、王瑛伟、吕志刚、张敏、陈元珠、井玉文
龙潭国保大队办公室:0432-63039385 0432-62193025
吉林市龙潭公安分局地址:滨江路2号
邮编:132021 电话:0432-63039658 刑警调度室:0432-63038715
传真 0432-63067720、0432-62193057、0432-63418617、0432-62193058
龙潭分局国保大队恶警大队长韩福元:0432-63039385、0432-62193025(国保大队办公室)
恶警副大队长徐××:0432-63039385
吉林市龙潭公安分局领导电话
姓名 职务 办电 宅电 手机
刘建超 局 长 0432-63037105 0432-64568799 13904415844,0432-6618666
李茂武 政 委 0432-63034998 0432-62582080 15843262666,13314370030
胜志伟 副局长 0432-63039351 0432-62025538 13904406369,13304406369
翟云厚 副局长 0432-63023366 0432-64655333 13944276333
杨甫泰 副局长 0432-63416288 0432-62082355 13844244000
刘宏勋 政治处主任0432-63030729 0432-62529007 13944639007
王天晓 纪检员 0432-63039647 0432-64665456 13944605007
王晓冰 副局长 0432-64655010 13304419001,13514450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