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中喊师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五日】今年五月,外孙女在外地结婚,邀请我去参加婚礼。我今年八十八岁,担心会给别人添麻烦不想去,儿女们(同修)说:“师父给了您一个好身体,就要用这个好身体证实大法的美好,讲真相救人。”我觉得有道理,就在婚礼的前十天和女儿、女婿一起去了外孙女的婆家。

头三天身体挺好,我跟大家讲了得法前曾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得法后师父如何为我清理身体,现在十几年过去了,我没犯过一次心脏病,没吃过一粒药……

由于怕给人添麻烦的心没去,被邪恶钻了一个大空子,第四天早上吃完饭,突然间我天旋地转,就站不住了,女儿一把将我抱住和女婿一起将我搀進卧室。这样在床上躺了三天,三天后仍不见好转,不能進食,不能喝水,眩晕的不敢睁眼,一坐起来就吐。婆家人坚持将我送進医院,检查结果:小脑萎缩,小脑梗塞。就这样我一直躺到外孙女婚礼结束,情况越来越严重,七天来不吃不喝的还没完没了的吐,吐得我五脏六腑都疼,肋叉子都不能碰,整个人瘦了许多。当时不知道向内找,但心里只有一念:我有师父管我,邪恶烂鬼离我远远的,我不承认你们,不走你们安排的路,只走师父安排的路。

靠着这一念撑到回家。几个不修炼的儿女坚持要我看医生,结果我又住了几天医院,医院的大夫说我吐是因为小脑梗塞造成的,就是输液也只能缓和一些,但还会留有后遗症的。我想:吃药、打针对我都不会起作用的,我得回家。

在我的坚持下出院了,出院后还是晕、吐,孩子们又给我请中医大夫到家,开了几副中药,结果喝下去更加难受,我说:“别再给我喝药了,我就听师父讲法,以前我那么严重的心脏病不都好了吗?不都十几年没吃药了吗?这次师父也一定会管我的,会给我清理身体的,你们就等着瞧吧!”

从那以后,我坚持听法。开始时坐不起来,就躺着听法,但总觉得这样不敬师,不敬法,我就让孩子们用几床被子摞起来,靠着被子坐着听法。慢慢的我能做起来了,我就开始炼静功,我对孩子们说:“等我腿有劲了,就炼动功。”孩子们(同修)说:“您干吗要等有劲了,您只要想炼功,您腿就会有劲的,师父就看您这一念呢。”我想对呀,于是开始炼动功,心里请师父加持我。直到现在我每天早上参加全球大法弟子集体炼功。炼功不到一个月,晕、吐的症状消失了。

前一段时间,炼完功,吃完早饭后,心里就迷糊得难受,必须得睡一会才行,我觉得这不正常,影响我听法。女儿给我读了一段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里的一段法:“你可以发出这么一念:宇宙在正法中,不干扰我证实法的,我也都可以给你们一个合理的安排,成为未来的生命;想善解的就离开我,到我的周围的环境中去等着;如果你真的无能力离开我的,也不要发挥任何作用干扰我,将来我能够圆满,我会善解你们;那些个完全不好的,还在干扰我的,按照标准不能留下的只能清除,我不清除你宇宙的法也不能留你。”我不识字,就让女儿一字一句教我,直到把这段法背下来,现在每天发正念都要背这段法。最近这几天,那种迷糊的感觉没有了,脑子很清醒,我说:“它们再也干扰不了我了。”

这期间,几个修炼的儿女不断和我学法交流。后来我悟到:怕给人添麻烦是一颗有求之心,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怎会给常人带来麻烦呢,再有,当我突然眩晕时,嘴里喊的是女儿,而没有喊师父。

记得三月份时有一天,我自己在家,也是突然间眩晕起来,当时我就想: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邪恶烂鬼死去吧,我有师父管我,看护着我,很快眩晕症状就消失了。没人在身边,能想起师父;女儿在身边,却忘了喊师父。这真是两种不同的念头,带来两种不同的结果呀!

今天,写出这次过病业关的体会,旨在提醒老年同修和过病业关的同修,不管病业来得多么的突然,来势多么猛,第一念一定要喊师父,只有师父才能救了我们。就写到这,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