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漫谈:不用利口 本份厚道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十六日】先圣有云: “巧言令色,鲜矣仁!”《诗·小雅·巧言》:“蛇蛇硕言,出自口矣;巧言如簧,颜之厚矣。”晋人郭璞说:“佞人似智,巧言如簧。”《颜氏家训·名实》中讲:“诚于此者形于彼,人之虚实真伪,在乎心而不在乎迹,但察之未熟耳。一为察之所见,巧伪不如诚拙,承之以羞,大矣。”汉文帝接受张释之的意见,把防止过快、过高提拔巧舌如舌簧的人,作为一项原则而加以注意,是很必要的。请看原文:

【原文】文帝登虎圈,问上林尉诸禽兽簿。尉不能对。虎圈啬夫,从旁代尉对甚悉。帝诏张释之,拜啬夫为上林令。释之曰:“周勃、张相如称长者,两人言事曾不出品,岂效此啬夫喋喋利口捷给哉!今以啬夫口辩而超迁之,恐天下随风而靡,争为口辩而无实也。”帝曰:“善。”

【今译】本则故事,出自《史记·张释之冯唐列传》,笔者转引自明代张居正撰《帝鉴图说》。这个故事,讲述了汉文帝善于纳谏,从而避免了在任用人才的时候因为人的“利口”而提拔不当,这样的一件事情。

有一次,汉文帝在上林苑看动物。他登上虎圈看虎时,向陪同的上林尉(官职名)询问有关动物的情况,例如包括一些禽兽的数目之类的问题。上林尉一时答不上来。这时,在一旁的管禽兽的啬夫(下级小官)就挤到前面,取代上林尉,回答皇帝的问题,而且把各种禽兽的数目以及相关的情况,一口气说得清清楚楚。汉文帝听完后非常高兴,便对身边随行的大臣张释之,下令要任命这个啬夫去代替那个上林尉,提拔这个啬夫,去当上林令,让他参与管理上林苑的事情。

张释之就对文帝说道:“周勃、张相如,都是德高望重的长者,在朝廷里担当重任。可是,这两个人都不是能言善辩的。如果皇上因为这个啬夫的伶牙俐齿、善于言说而取悦于人,就把他破格加以提拔的话,那么恐怕天下人知道以后,就会纷纷效仿,都去夸夸其谈而不务实事,世风就会变坏。请陛下仔细考虑才是。”文帝听了张释之的这些话,认为很有道理,于是就决定收回成命。

【解析】汉文帝名刘恒,是汉朝的第三代皇帝,高祖刘邦的第三子,汉惠帝刘盈弟,其母薄姬。他起初被立为代王,建都晋阳。惠帝死后,吕后立非正统的少帝。吕后死,吕产、吕禄企图发动政变,夺取帝位。高祖中子刘恒,在周勃、陈平的支持下,诛灭了诸吕势力,登上皇帝宝座,是为汉文帝。汉文帝刘恒在位二十三年,与汉景帝并称为“文景之治”。

张释之是西汉汉文帝时期的大臣,官任廷尉,负责管理全国司法方面的事务。他是南阳堵阳县人,也就是现在的河南方城东人。

史书记载,有一次,张释之随同文帝骑马外出,经过一座桥,这个时候,正赶上一个人从桥下出来,文帝的马因此受了惊,文帝差点摔下来。文帝十分气愤,于是下令把他逮捕,交给廷尉张释之来处理。张释之问明详细的情况之后,只是判这个人交纳了一定的罚金。文帝对这样的处理结果很不满意,认为这个人惊吓了自己的马,差点害死自己,实在是判处得太轻了,应该判处死刑才是。

张释之解释说,如果陛下因为他惊驾,当时便就地处决了他,是完全可以的。但是将这个人送到我这里来处理,我就必须执法公正才是。国家有明确的法律规定,我作为执法者,自己怎么可以不按照法令随意处置呢?这个人的过失,按照法律就是应该判处罚金,所以自己才这样处理,而绝不是轻判。汉文帝听到后,认为他说得有道理,于是就遵照他的处理方法去执行了。

古往今来很多人在用人这件事情上,始终存在一个问题,那就是:往往过于通过一个人的言谈,来判断这个人能否胜任某个职位,事实上这是一个很大的误区。某些人就是抓住了上级官员的这个漏洞,凭着自己的能言善辩、花言巧语,而伺机逢迎、钻空子,对上官的好恶进行揣摩,以自己的伶牙俐齿,最终满足了自己的私利私心。

故事当中的那个虎圈啬夫,就是一个这样的人。这个人越过他的上司在皇帝面前代答,显示自我,而不是低调的、厚道的提醒和帮助在上司位置上的他人,并差点取而代之,其实不是厚道的做法,至少是不知进退。此事正是因为有张释之这样一个不用私心、不受个人情感好恶影响、明察秋毫、公正严明的人,在皇帝身边及时提醒,才使得皇上没有被这个卖弄口舌的小吏所蒙蔽。

想想古今中外,有多少这样的小人,都以如此的手段,获得了自己的私利。这样的事情,在当代人中更容易出现。所以,执政者和用人者,一定要引以为鉴,特别要注意的就是:任用人才的时候,要首先注重实际能力,尊重那些踏实实干、无私无求的人,绝不能只以言语取人,如果在这个问题上犯了错误,就会使个人和国家受到损失。现时社会,真正缺少的就是埋头苦干、一心为民、务实谨言,缺少甘作烧火做饭“小和尚”、默默为别人补漏帮衬服务,而不图个人名利感情、不图个人回报的厚道人,误以为善察言观色、逢迎争抢是本事、为强者。这都是社会道德败坏后的产物。其实在乱世中还能明辨是非、善恶,并敢于不推波逐流的人,才是真正的强者。这样的强者,活的内心安稳,而自己却不会因为厚道本份而失去命里自带的福份。

同样,位于人下、位置低下的人,同样要以道德为重,守本份、讲厚道,注重做好自己该做好的实事,而不要动辄执著于显示自己的能力,不甘人下。人各有命,争争斗斗得来的不一定是福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