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身见证大法的超常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十六日】我一九九八得法,天目什么也看不到,甚至在睡梦中也未曾看到过什么或听到过什么,但是,慈悲的师父让我亲眼所见,又多次亲身经历感受到了大法的超常,体悟到大法的真实不虚。下面就与大家一起分享:

一、姑子短短几天起死回生的过程

九九年四月份的一个星期五晚上,天一直下雨,小姑子在上夜班的路上不知被什么车子撞倒在地,被好心的同事背到了厂医务室。因她一直昏迷不醒,七窍流血,又被家人连夜送到省城的海军医院。星期六,公公一大早就来告诉我,小姑子出车祸,正在海军医院的抢救室抢救,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公公还告诉我,最近小姑子前几天还做了一个梦:一男子说她杀了他家的狗,姑子说没有杀,一个说杀了,一个说没有杀,两个人就争起来了。这时,姑子突然想到自己是修炼人,跟常人争什么呢?刚这么一想,就看到一个大法轮在旋转,姑子就笑了,她在梦中笑醒了。

听到这,我明白了,姑子真修了,债主来讨债了,她是在还一个命债,绝不是常人的那种出车祸受伤住院了。我拿了《转法轮》,立即赶往医院。见姑子接着氧气,输着液,脸上青紫的,还有淤血,眼睛闭着。听见我喊她,费力的睁开眼,她不能说话,也不能点头摇头,只能眨眨眼睛。医生说已经检查过了,她脑颅骨裂了,要做高压氧舱,目前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很严重。我给姑子读《转法轮》第三讲。

星期天一早,我丈夫到医院跟姑子从法理上分析这次出车祸的真正原因,及后面该怎么做。姑子若认同了,就眨眨眼睛。姑子的主意识是清醒的。谈话结果是这样的:姑子当天就要求出院。

星期一上午,我顺利的帮姑子办了出院手续,把姑子从抢救室直接接到我家住下。当时我们家已有10人得法,我们都信师信法。没有一个人认为姑子会有生命危险,尽管当时姑子不能吃,不能喝,不能说话,不能走路,没有一个人担心、顾虑,就连未修炼的姑爷没说半个“不”字。

一进家门,就放师父的讲法录音给姑子听,听了一整天。我们跟姑子交流,脑子里全装大法,其它什么也不要想;星期二全天放师父的讲法录音,姑子坚持炼完了第一套功法(她只能站9分钟);星期三继续听法,姑子坚持炼了第一、 三、 四套功法,还吃了半碗稀饭,能开口说话了;星期四继续听法,能做完全套动功,吃了半碗米饭;星期五继续听法,炼完全套动功,能吃一大碗米饭;星期六跟我们一起去公园洪法,而且是姑子骑助力车带我和孩子去的。在洪法现场,姑子讲述了出车祸后,自己身体的神奇变化,很多人主动来学功,跟我们要大法书;星期天和退休人员一起去乡下洪法,在那里住了一个星期。

姑子的亲身经历让很多人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很多有缘人走进了大法。在我家学法看录相的同修也亲眼目睹了姑子短短几天起死回生的过程,更加庆幸自己得了法,纷纷主动外出洪法,把大法的美好告诉众生。姑子的邻里乡亲也因姑子的神奇经历纷纷走进了大法修炼。

二、帮助大法弟子得善报

99年7.20后,邪党迫害我们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我被非法开庭时,同修送我一本手抄本师父的经文。一回到号房,我就迫不及待的拿出来看。很快被牢头发现,汇报管教了。管教气势汹汹走入号房:某某某,你站在号房,其他人去放风场。又叫牢头将我和号房另一同修的包拿出来搜,我悄悄告诉同修,手抄本就在放风场的包里面。我站在那里一遍遍求师父:千万别叫他们搜走啊,我被关在看守所20个月了,好不容易得到了师父的法,还没来得及看呢,千万不能被他们搜到啊。我那时还不懂得发正念,心里一遍遍求师父,眼睛盯着牢头将我的东西一件件往外拿,包见底了什么也没有,我在心里感谢师父。

表现在人这里就是,同修在众目睽睽下,将手抄本转给了一同监室的人,此人跟我们学会背了很多法,知道法轮功修“真善忍”是做好人的,天安门自焚是假的。该同监室的人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挺身而出,为我们收藏手抄本,从而使师父的法没落入恶人手中。她的这一举动,立即得到福报。第二天,管教就宣布她无罪释放了,而且还获得了国家赔偿款。这笔钱是法律规定,关错了人,对好人做出的赔偿,邪党什么时候能轻易对小老百姓承认错误?这几十年错判、误判、故意判的多着呢。可见,邪党的法律什么也不是,这一切都是为大法所用的、为大法弟子的修炼而存在的,为救度众生而准备的。号房的人都知道,她是因为帮助大法弟子,支持了法轮功,现世得善报了,有的说出去后一定学炼《法轮功》。

三、化险为夷

四年前的一天傍晚,我刚将自行车停在人行道的安全岛上,就被一飞驰而来的摩托撞飞了,有一段时间失去了记忆。等我睁开眼睛时,发现我躺在地上,身边已经围了好多人,我不知道昏迷了多久。

当时有一个很强烈的愿望:我要站起来。我对自己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不会有事,一定要站起来。可是头疼,腿疼,膀子疼,怎么也爬不起来。过了一会儿,我脑子渐渐清醒了,明白这是另外空间的邪恶指使人干的。心里对旧势力说,即使我有漏,也不允许你们迫害,你们不要耍花招。我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是“真善忍”构成的,什么头疼、腿疼、膀子疼,通通不是我。我命令自己:“一定要站起来”,也不知怎么站起来的,就记得身子摇晃了几下,站稳了。

我迫不及待的对围观的人说,告诉你们,我刚才根本就起不来,我对自己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一定能站起来,就起来了。出事地点离派出所不远,围观的人没有一个对我的话有异议,也没有一个人因我是法轮功而离开,他们知道我被撞的很重,心里面都认同了大法,都不走,等着听真相。有人开始训斥骑摩托的小男孩:在人行道上骑反道,还骑那么快,太不应该。我突然发现什么也看不清,一摸脸上眼镜没有了,被撞飞了。我就喊小男孩帮我找眼镜。此时,腿不疼了,膀子也不疼了,只有头还疼。一摸头,后脑勺有个拳头大的瘤子,围观的人都看见了。

我对小男孩说:你以后骑车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能骑那么快,你今天撞到了我,我不会叫你送我去医院看,但是你一定要记住九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小男孩连说“谢谢阿姨”,“谢谢阿姨”。围观的人不乐意了,有的说“不能放他走”,有的说“你万一得脑震荡怎么办”,有的说“至少跟他要一个电话号码”。
 
我的心很平静。我相信师父相信大法,一点也不担心会有什么后遗症。对围观的人说,小孩子嘛,他也不是有意要撞我。人群中有人说,炼法轮功的人心真好。我借机给他们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告诉他们,遇到大难时,你们念九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也会跟我一样,也会化险为夷,得平安的。有不少人点头称是。我离开出事地点时,头上的瘤子已小到鸡蛋那么大了。到晚上睡觉时,瘤子没有了,只是头皮碰到枕头时疼。

第二天早晨,腹腔部位的皮肤疼,我一看,紫了。这才搞明白我是怎么被摩托车撞飞的:摩托车的龙头撞到我的腹腔部位,这股巨大的冲击力,将我撞飞,后脑着地,人昏迷。我要不是学大法有师父保护,哪里还有命?腹腔里有胃、脾等很多内脏,摩托车这么大的冲击力,碰哪哪破,怎么会只是腹腔部位的皮肤疼呢?还有,脑后的瘤子,几个小时就消失了,如果瘤子破了又会是什么结果?我逢人就讲这次被车撞到的经历,告诉人们一定要记住这救命的九个字,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度过劫难。

在助师正法的路上,时刻用神念而不用人念,会有更多的奇迹发生。个人经历,不正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