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派出所里抵制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十六日】去年的一天,我外出散发粘贴真相资料,被恶人构陷,被劫持到了派出所。一个三十多岁的警察问我:你叫什么名字?你住在哪里?多大年龄?资料是哪里来的?等等。我按照师父教诲的:“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不回答他。多次重复的问都是这样。

这个恶警气急败坏的说:“好说你不听,是不是要给你搁到身上?(即打人的意思)。”我没有怕心,也不理睬他。然后他就对一个20来岁的小警察说:“把她关到笼子里去!”于是小警察就把我关到审讯室的铁笼子里。我对小警察说:“你们这是在犯罪!”他说:“这是专政机关,就是强制执行。”然后小警察就坐在铁笼子外面的审讯座位上对我说:婆婆,你叫啥子名字?你住在哪里?你就说了吧!我仍沉默不语。稍停片刻他又问:你有几个孩子?你的孙子多大了?他们在哪里?我一概不回答。

后来这个三十多岁的恶警来了,又继续问我,我还是不回答。他又说:问你话,你要说话山(音)!你要尊重人嘛!我说:你首先要按宪法办事,宪法35条、36条说:“信仰自由”、“言论自由”。他手叉着腰蛮横的说:“××不按宪法办,你又做啥子呢?!”接着又说:“我以为你是哑巴呢!你还是会说话嘛!叫什么名字?你住在哪里?快说!”我仍不回答他。

他又气急败坏的对小警察说:“给她铐上!”小警察就去拿手铐。这个恶警就進到铁笼子里来,他一只手把我的右手臂往身后一扭,另一只手使劲用力按着的我头向铁栏杆撞,但是无论如何他都按不动,头颈部就是直直的,平常任何时候都没有那么直,像插了钢筋铁板在里边一样,最终也就没法撞到铁栏杆上。我知道这是师父慈悲的呵护弟子所得到的结果。这时小警察拿来了手铐要给我铐上,我表示拒绝,小警察说:你要反抗就会铐得更紧。于是他就把我的双手铐在背后,锁上铁笼子的铁门走了。这时我心中不断的发正念:“铲除这些警察背后的邪恶、黑手烂鬼、共产邪灵!”“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不准邪恶迫害!”

不一会,那个恶警带来一个录相的人(是个微型机,开始我不知道),一边问,一边录相,我仍然是任何问题都不回答。再过了一会,那个恶警跑来兴奋的对我说:“你不说,我们还是查到了,你叫××,是××单位的,你住在××地方……。”然后恶狠狠的说:“叫你单位把你的退休工资给你扣了,今晚就去抄你的家,让你戴着手铐去,把邻居都叫出来看看,把你的脸给你丢尽,明天就去你儿子单位,然后再去你孙子的学校,把你搞臭……”我心想他说这些正是不折不扣的在执行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那套,也是江××正在把他推向无底的深渊,他真可怜!

后来我先生来了,是单位610的头说,我在派出所态度不好,叫他来劝劝我。可是他来了后警察不让他接近我,反而强迫叫他带路抄家。抄家回来后,那个恶警对我说:“大获全胜,满载而归!”当时我心中对他说:“你造业太多,罪孽深重!”他接着说:“看不出来你还是优秀工作者,在你家里看见了你的奖牌,你是党员吧!”我马上就说:“不是!”他说:“我知道你现在不是了。”稍停片刻他又说:“你这里简直是个加工厂,有电脑、打印机、切纸刀、订书机、大硬盘(实际是个加了壳的刻录机),还有各种资料、书、光盘、及印有字的钱……你的东西那么多,够你上山(即進监狱劳教)几年了。”我心中马上说:“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才算数。”

他出去了一会儿,拿着他们抄我家的清单叫我签字,我不签也不说话。他说:你签不签?签呀!我不理他。又等了片刻他不耐烦的说:“你要年轻十岁,我早就把你撩翻在地上了!”后来一再逼问我签不签?再后来就高声咆哮着说:“签不签?签不签?”我仍不理他。他气愤已极,就对着我的膝关节狠狠的踢了我一脚。一般情况下,用脚踢膝关节处都会站不稳而摔倒,但当时我身子晃都没晃一下,而且感到膝关节处好象有一床厚棉絮垫着的一样,木楚楚的不怎么痛。我知道又是师父慈悲在保护弟子。最终我没有签字,他们又把我关進铁笼子里并上了锁。

夜深了警察都走了,派了一个协警在铁笼子外面来守着我。我就给他讲真相:讲天安门“自焚”栽赃的真相,特别重点讲了几个疑点;讲了大法洪传全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仅台湾就有几十万人修炼。全世界只有中国大陆才反对不准炼;介绍了法轮功是教人重德行善,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而且很多患重病的人医院都治不好,修炼了大法后都好了。还讲了共产党贪污腐败搞假恶斗……这时他说:他原来的单位当官的也是一样的黑……他四十出头就下岗了,孩子还没有长大,读书要花钱,只有到处打工,又苦又累挣不到多少钱。我趁机劝他三退,他说:你小指头是扭不过大腿的。

后来他打瞌睡了。我就不断的发正念、背《论语》、背《洪吟》、背《精進要旨(二)》中的〈路〉等经文。背经文后,我想这次被邪恶钻空子必定是自己有漏,我又向内找自己的漏在什么地方?我找到了自己有干事心、急躁心、有时遇事不能忍让,特别是有得理不饶人的现象;做事顺利有时有显示心、欢喜心;做事有时有分别心、私心;还未做到时时处处向内找;有时情还重……后来我仔细想,虽然找出了一大堆的执着心,但最根本、最大的漏还是没有学好法。今后应着重补这个漏。第二天单位610把我从派出所接回去“处理”。我知道这是师父慈悲的呵护,大法的威德所得到的结果。

苍蝇不盯无缝的蛋,这次被邪恶钻了空子,一定是有比较大的漏。回来后除了加强发正念外,就继续向内找自己的漏,当然最大、最根本的漏是没有学好法,对学法没有足够的重视,有时有忙于做事而疏于学法的现象。还发现自己的慈悲心不够。如果当初叫那个构陷我、抓我的那个人“松手!”,并给他讲明道理:“不要自己害自己!因为迫害好人是要遭恶报的,我不愿你遭恶报,我想你有个美好的未来……”这样也许这个人就不会造业了,后面的事也可能不会发生了。通过这件事从中找到了自身修炼中的不足。要弥补自己的不足,最重要的是多学法,提高自己的心性,更好的助师正法,完成好自己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

因层次所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