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找回修炼当初的热情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七日】我们个人的修炼,学好法,修好自己,永远是第一位的。没有这些,什么都谈不上。虽然道理我很明白,但是只要遇到生气的事,不高兴的事,总是守不住心性。

我已经修炼了十四年了,反观自己,与修炼当初相比,执着心应该去掉很多了,怎么在遇到矛盾和问题时,还是会用人心来处理事情?往往是事情过去了,才会后悔,才发现没做好。还有一点,就是对同修的热情、关心和帮助,也大不如修炼初期。

我于一九九七年九月得法。那时我是一个人炼,祛病健身的神奇让很多有缘人来找我要学大法。过了一阵当地的辅导站让我当辅导员,其实我早已自然而然的成了辅导员了,学员缺少《转法轮》,我骑自行车到很远的地方去帮他们买,为了在我家办九天班,我专门买了录像机。我花了很多时间看教功录像带,到总站去学动作,为的是更准确的教大家炼功。哪位同修消业了,我一定会去看望,在法上大家一起鼓励,就是我因为上班去不了,也要安排退休的同修去看望。

那时,我白天上班,晚上带孩子、照顾父母、做家务、写大学作业、学法、打坐,一个晚上只能睡三个小时,早上六点拿着录音机去炼功点组织大家炼功,耐心的辅导每一位同修的动作,哪位同修一天两天没来,我都会去问候,看看怎么回事。有的同修早上总是睡过头,我就让他(她)拿录音机,一大早有二十多人等他的录音机炼功,增加压力,再把闹钟上上,这样双重的效果。学法时让大家讨论,从法上认识性命双修的重要。

我自己所在的炼功点大家非常精進,我们开始是一个星期学法一次,别的炼功点学两次,我们也增加到两次,到后来我们每天晚上学法,那时大家真是比学比修。听说别的炼功点早上四点炼功,我们也四点炼功。那时修炼的热情真是沸腾。有时我加班或去辅导站开会,想取消当晚的学法,大伙都不愿意,告诉我说:你放心吧,你不在,我们大家替你把炼功点组织好,我们自己学,自己交流。我们忙了一天,就指望晚上的学法呢。

同修中间也能敞开心扉,坦率的交流,说出自己的问题,指出同修的不足。举个例子吧,初期修炼,我们学《转法轮》,大家讨论切磋如何提高心性的事。有位同修交流说,她去买菜,回家发现少找了一块钱,就想,这是师父在去她的利益之心,也许上辈子欠那个卖菜的,就算还了吧。结果第二天去菜场,那个卖菜的见到她马上把钱还给了她。当晚交流时,另一位同修说,你修的真好,看来我修的不好,我去买豆腐,发现少找了两毛钱,马上去要了回来,还埋怨那个卖豆腐的;另一位接着说,那我是太差了,我买鸡蛋,结果是坏的,我返回市场找到那个人,把他骂了一顿,还让他多赔了鸡蛋。

有一天晚上,我们十几个同修围在一起打坐炼功。一位年轻的女同修因为腿疼一直在那里哭泣,炼功结束,她的眼泪还挂在脸上,但却高兴的说,她今天跟师父发誓,今晚双盘一定要过一个小时,一定要闯过去。结果她真的闯过去了。一位男同修说,我刚好坐在她旁边,看到她双盘,疼的一直哭,我想我是男子汉,还是单盘,那我也要闯过一个小时。

那时的炼功点,大家在修炼上你追我赶,晚上学法,大家交流非常热烈。同修觉的在炼功点上可以无话不说,什么话都能说,没人笑话你,过不了的关比如消业、碰到的各种矛盾、甚至是抽烟、喝酒等等,大家都敢在炼功点上说,然后大家一起讨论,对照大法该怎么办。我们根据炼功点上的情况,调整着学法的内容,《转法轮》每天学一讲,如果最近消业的人多,我们就多学师父有关病业的经文等等。每次总站开会,大家都要向总站汇报自己炼功点的情况,记得总站的站长对我说,如果你看到同修的问题,你不要指责他,因为他有修的好的地方,你先表扬他修的好的地方,等他心情好了,再说他不好的地方,不好的地方一定要说我们怎么怎么样,因为要让他感觉到不是他一个人的问题,我们大家一起修炼,这样他容易接受,大家也提高的很快。

从个人修炼开始,就永远和忙连在一起,那时的心情就是要把这么好的大法传给每一个人,我所在的工厂铺开后,一到周末,我们就会大型炼功,去附近的厂矿去传功,忙的不得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我去了新加坡,正法修炼也从此开始。二零零四年之前都是在做讲真相的事。二零零四年以后,就开始参与《大纪元时报》的工作。二零零五年四月我正式开始做广告。回想当年的那股劲头,无论我走到哪里,就是去跟客户讲真相,在这个过程中,很多客户得法。那时我不会开车,一切东西背在身上,肩膀被勒出血印子。我背的包里面总是装有:中英文《转法轮》,大法的真相资料和真相光盘,中英文《九评共产党》,其次是《大纪元时报》和广告的资料。有一次我过马路,因为包太重,“啪”的一声掉在地上,包的带子断了。

我去跟客户见面,一谈到法轮功,很多人就说,哎呀,我找了很久了,每一个见面的客户,我都要让他听到法轮功或法轮大法,唤醒他们尘封已久的记忆。我包里的资料总是很快发完。

有一次,新加坡最大的英文报纸《海峡时报》(Straits Times)的一位老先生给我打电话,约我见面。我们见了面,知道他是三十多年资深的编辑。他告诉我说,他们报社的编辑们都在看《大纪元》,中英文都在看,虽然他们觉的我们做报纸在编辑和排版上还不够专业,但他们看的是内容,他说我们的报纸给他们开了一个看外面世界的窗口,特别说那个退党的新闻,他说千万要注重这个新闻的宣传,他还愿意给我们指导报纸的编辑和排版技术,特别是头版的内容。他说你们的报纸是免费的,如果是卖钱的,头版内容很重要,头版的内容是读者感兴趣和关心的,一份报纸页数不多他都会买,因为他要看这个新闻。在谈话的过程中,我跟他讲大法真相,他说他要看《转法轮》,最好是英文的,我从包里拿出英文的《转法轮》给他,他说想看《九评》,我拿出来英文版的《九评》给他,他说想看大法的真相资料,了解自焚,我把资料和真相光盘给了他,还给了他《大纪元》报纸。那一刻,我感到我的包真是百宝箱,什么都有。

那几年拉广告,无论走到哪里,见到什么样的客户,就是讲真相,是中国人一定要劝三退,从没含糊过。一次我联络了一个地产客户,要跟我见面,我去了,原来他不是要登广告,他觉的我很能干,就想让我帮他卖房子,做地产经纪,不要再做大纪元了,还保证我的月收入在一万块以上。我婉言拒绝了他,他觉的我不可思议,这么多的收入不要,偏偏要做大纪元。我告诉他大法的真相,告诉他我参与《大纪元》的工作,是因为《大纪元》正面报道很多事实真相,特别是法轮功真相,我一定要让所有人知道大法的真相。我做《大纪元》,一定要把真相告诉能遇到的每一个人,我一定会等到大法真相大白于天下,还给我的法轮功师父的清白。他收下真相资料,说,我真为你们的师父骄傲,你们的师父有你这样的弟子。

说来那都是以前的事了,仔细想想,虽然我现在还是很忙,现在的我已经退步许多。我现在问我自己,对待同修,那份当初的热情哪去了?那份关心、爱帮助别人的心哪去了?对大纪元的广告的那股闯劲哪去了?当初的那份吃苦的劲头哪去了?检查自己的包包,除了大纪元的资料外,别的几乎没有了,背的包轻了很多,那颗救众生的心也褪色了很多。

虽然仍然在讲真相,劝三退,还是觉得今日的我和从前的我不一样了,那种热情削弱了。学了师父《大法弟子必须学法》和《什么是大法弟子》的经文后,渐渐的,我开始清醒,我想找回以前的那种热情,那种精進的劲头。

昨天我又见了一个客户,他要退党,他太太也在,也要退,他说他已经得到退党的福份了,他说他从此跟共产邪党决裂。他说,我想拜谁,我就拜法轮功师父吧。他说想看《转法轮》,可是我的包里没有,我没有整理好我的包,我当时很后悔,知道自己真的不如以前那么热情了。

深挖自己,现在我的环境变了,各种不同的情况,暴露了我以前没有的执著,如果我没有学好法,没有踏踏实实的向内找自己,修自己,碰到任何情况都不找自己,那就没有实修。修不好自己,执着心不去掉,怎么谈配合,一碰到问题就不高兴了,就老是看别人不好。矛盾,不是成为自己提高的机会了,成了打不开的心结,影响着整体的配合,事情还在做,可心里有心结没去掉,那又怎么把事情做好。我感到自己已经好长时间都是这样了,越来越疲沓。

师父在《什么是大法弟子》中说:“我想看到大家从新找回你们的热情、找回你们修炼人最好的状态。”我想按照师父说的,就回忆了自己的过去,一点一滴之中跟大家交流,希望我们大家今后学法后能安排时间切磋一下最近在法上的体悟和心性修炼的体会,希望大家一起找回我们的热情,找回我们修炼人的最好状态,完成好三件事,让众生都得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