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师呵护 助师正法志不移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七日】我于一九九五年八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在我身上发生了许多人所认为的《天方夜谭》之事,现在写出来,表达对师父的感恩。谢谢师父给了我生命的所有,没有大法的救度就没有今天的我。

我自二零零九年一月结束了六年多的冤狱,又溶入了正法洪流中,抓紧做好三件事,弥补损失,跟上正法進程。我的常人工作很忙,一般是每晚九点睡到十一点五十,每天就睡三个小时,发了十二点的正念,就学法炼功,开始了新的一天。我每天大量的发真相资料、给世人讲真相。

真修病业消

师父说:“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的身体就会发生一个大的变化;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身体上的物质保证会出现变化。”(《转法轮》)我在修炼中深刻的体悟到了这个法理。我修炼法轮功后,用“真、善、忍”法理严格要求自己,在主管机关后勤这个常人所说的“油水”职位上,从不谋私利,热心为同事服务,年年被评为优秀公务员。无形中,我这个病篓子就与病魔诀别了。

我曾是个病篓子。十八岁那年当兵体检时血压就有点偏高90/130,参军后发展为高血压,后来又有了高血脂、冠心病,内脏也相继发生病变,出现了糜烂性胃炎、药物性肝炎,还得了前列腺炎。还患了神经方面的毛病,叫做“神经强迫症”,有时无故的发火,拿着什么东西就想打人、砸东西,还长期偏头疼。再后来连五官都有病,如沙眼,长期耳鸣,慢性副鼻窦炎,口腔溃烂、慢性咽炎以及长期颈椎病,坐骨神经痛等等。

为了治病我想了很多办法,找了很多偏方,各大医院都去看过,专家门诊也去了,各种保健品都用过,针灸、按摩、推拿,中西医结合也都试过,各种诊疗器也用过,还采用绝食疗法、醋泡蛋疗法、气功疗法等等,其中吃了很多苦,身心受到很大摧残和折磨,但都无济于事,得到的都是无尽的烦恼和不安,真是苦不堪言,生不如死。

就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是法轮大法救了我。修炼之初在不知不觉中我身上所有的病就奇迹般的好了,就象人经常说的人逢喜事精神爽,真正的感受到了人没有病是啥滋味,真的太美妙了,妙不可言,人就象脱胎换骨一样,从此精神起来了,我感觉到我太幸运。打这以后再也没有得过病吃过药,走路一身轻,干活也不觉累,上坡如有人推。皮肤白里透红,人也显得很年轻,十几年来都如此,一切都好好的。

真信闯死关

人都有前生来世,在生生世世中可能就做过坏事,那就得还,所以人人都有生老病死,有苦有难。我在修炼法轮大法后,遇到过三次大的致命的死关,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安然无恙的走过来了。

第一次:一九九六年,我家装修厨房。我下班回家到厨房看抽油烟机装好了没有,小工说就只剩灯泡没装了,我就用手去摸,小工说有电,这时我的手已经摸到灯口里了,突然一股强电流直通我的全身,我随之倒在地上,同时抽油烟机也从墙上脱落砸在我身上,我倒下的瞬间身子又压到了煤气胶管上,连带煤气罐和煤气灶也砸在我身上,四股力量同时向我袭来,我想当真是要取我命来的。当时我就想起师父,我想:“我是修炼人,不怕,我没事。”结果我就真的没事,也没伤,哪儿都好好的。在场的小工和我妻子,已吓的脸色惨白愣在那儿。我说没事了,她们才回过神来。

第二次:有天下午我骑三轮摩托车下班回家,当行進到一个丁字路口时,我走直线大道,从马路右边横道上开过来一辆“的士”向左转弯,就在离我十几米远的时候,这辆的士突然加速一下子就撞到我右边车斗上了,把我连车带人撞翻在地,我没有想到事情来的这么突然,但“没事的”这一念在脑中特别清楚,说着“没事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活动活动身体,除右边小腿有一点擦伤外,其它部位均完好无损,于是我自己把车子扶了起来(也没有想还有这么大的力量能把车扶起)。这时司机不但不过来救人帮我一把,反而先下手为强,说我把他的车撞坏了,要我赔钱。我一看他的前车保险杠摔下来了,灯泡也撞碎了,就想我是修炼人不跟常人一般见识,一摸身上还装有五百元钱就准备赔,这时路上的群众一下子就围拢上来了,问长问短的非常同情我,催我快走,我一发动车也好好的,就骑上车,围观群众挡着司机一个劲的催我快走啊!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安全顺利的回到了家。我当时心里非常的感激这些好心人,更加万分感谢伟大的师尊保护了弟子。因为我邻居一女孩子骑车过马路,被汽车撞了,没几天就死了。

第三次:有一年过年,我在厨房,站在梯子上洗墙,突然梯子向后滑,把我连人带梯子一起砸在瓷砖地上,只听“轰”的一声响,我的五脏六腑都快被砸出来了,非常难受、疼痛,胳臂抬不起来,人也爬不起来,心里有些惊慌,但马上意识就清醒了,“我不是一般的人,我是大法弟子,肯定能爬起来,不会有事的。”说完就爬起来了,除右臂抬起来有点困难,其它部位都能动。以后虽然炼功很疼痛但我咬牙坚持,没几天就好了。

这三次生死关,要是我不修炼法轮功,要不是当时念正想到自己是修炼人,那可能最轻也得伤胳臂伤腿流血,重一点就得住医院或者被撞死。师父在法中说过:“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真是千真万确啊!

正念神威

师父说:“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我讲自己的三个小故事,来证悟这个法理。

*正念出,一车人得救

二零零一年底,我被非法劳教迫害一年才出来不久,有一次坐巴士出行,当车行至一立交桥顶部向下坡行驶时,突然刹车失灵,车子像脱缰的野马快速向下冲去,这下司机可吓坏了,怎么也刹不住车,售票员也过来帮忙,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啊,两人又急又慌,吓得满头大汗,乘客问怎么回事,司机说刹车失灵,顿时车内一下子就炸了锅了,哭爹喊娘的乱成一片,都说“这可怎么办,怎么这么倒霉,这下完了,司机快想办法啊”……。当时我正好站在车门口,看到这种情况不惊也不怕,突然脑子里就冒出了一句:“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念一出,车突然紧急停住了。一场危机就在师父的保护下解除了。过一会儿司机才开动车子慢慢滑向下坡的马路右边停下,车上的人如惊弓之鸟,抢着下车如鸟兽散。现在我可以肯定的说,当时那一念是师父打進我脑海里的,师父太慈悲了,不仅救了弟子,还救了一车人,可惜我当时没有机会说清这件事情。

*一句“法轮大法好”助我闯过监狱八天八夜的酷刑折磨

二零零六年年后,监狱里的邪恶开始了对我的又一轮迫害。它们安排五个罪犯组长包夹我,把我锁在老虎凳上控制着不让我动弹,然后就采取不让我睡觉的办法想强制“转化”我,在不让睡觉的第五天,我非常疲倦,精神也不好,就在这最难的时候,突然听到来自后排专管监区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黑窝里传出一声“法轮大法好!”顿时我浑身一震,人就精神起来了,也不瞌睡了,更为奇特的是我突然看到所有的东西和物品包括人的表面一层都在蠕动着,真真切切,不是幻觉,真实可见。我仔细看汗毛,跟师父在《转法轮》说的一样,都是由小圆粒子一个挨一个组合而成,不规则运动着。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两天两夜。这一下我万分激动兴奋,这是师父在鼓励弟子呀!弟子非常感谢师尊!邪恶看我很坚定,在第七天就把我又换了一个房间继续迫害,直到第八天夜里将我鼻子打流血,我强烈要求见警官,他们怕承担责任,向警官做了假汇报才停手。在此期间,我一直不断发正念,邪恶看“转化”不来,就把我送到了专管监区。

*有人心走不出去,正念强无条件释放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的一天早晨,我发真相资料被绑架到派出所。進派出所后我什么都不配合,有一小警察進来照我头上拍了一下,我就说“你再动,手就坏了。”果然他立即把手抽回去再也不敢动我了。他们把我带到一个审讯室要做笔录,我什么都不讲只讲真相,他们就例行公事自己在那做笔录。中间,做笔录的警察出去了,一会儿我乘机出门查看地形准备跑出去,因为我没有犯罪,这地方也不是我呆的地方,看好地形后警察就回来了。后来这个警察又出去了,我就快速跑到东侧院子围墙边,只见围墙约三米多高,都是铁丝扎在围墙里无法通过,但大门边有一段是用玻璃尖插進水泥里的,这时另一警察发现我不在屋里了,就大喊起来,我一下子就窜上墙头迅速跳下去往西边马路跑(当时手腿脚都没有伤,只是衣服挂破了一点),路上有一老人说快跑,当跑出一百多米时,前边有一个年轻人,警察就喊他拦住我,我顿了一下,就被后面赶上的小青年警察抓了一下衣服,我绊了一下就摔倒了,那个警察抓空衣服重重地摔倒在地上,警服全部摔破,而我的衣服都没有破,其实就是遭了报,可惜他后来还是不悟。

我被抓回来,就给固定在木老虎凳上,双手双脚都锁着,生怕我再跑了。而那个配合警察送我到派出所的小区管治安的负责人,刚开始对我特别凶,几乎想打我,都被我正念制止,我心里也不怕他,他也就不敢动我。这次看到我越墙而过(他认为很神),非常佩服,硬说我是当侦察兵的,我就借此机会给他讲真相。他当时听了進去,说在小区经常看到传单但他都没有看过,听我这么讲才知是怎么回事,虽然没有当面“三退”,但表示回去考虑。

派出所非法裁决关我十五天。到第十二天时,他们派两个警察突然把我转到看守所。途中他们说只要我写个保证立即放我。我说我没有错写什么保证。我非常惭愧,刚出来不到一年又被邪恶钻了空子,实在对不起师父,想着还有很多救人的事等着我去做,我就喊:“师父救我!”反复的发正念,并求师父加持。

到看守所值班室,值班警察问我有什么病?我说以前有高血压、心脏病,他就叫来犯医量血压,一量高达160/240,就跟派出所警察说不收,两警察不死心,又让量了两次,越量越高,高到160/250.他们没有办法就打电话请示所长,准备把我送回原拘留所。这时他们发动车子怎么也发动不起来,就问我“你是不是在发功?”我不理他们,就是正念解体邪恶。后来,他们决定把我送回派出所,这时车子也发动了。回派出所后,又送我到医院检查,还是 160/240,他们说在笔录上签字了就放我。我不签,他们没有办法,只好说:回去吧,但每天九点来所里报到。

我回去后,发正念彻底解体邪恶的安排,坚决不去报到,以后他们也没有再找我。他们量我的血压高达160/250,但实际上我一点都没有高血压的症状,也不头晕也不心慌,反而很镇定,其实这都是假相,是师父用这种形式把我救了出来。

结语

今天我写这篇稿件的后两部份内容时,一气呵成,一宿没有睡,一点瞌睡都没有,反而头脑清醒,精神饱满,正念很足,这真是正念显神威,谢谢师父,谢谢大法!

以上所写,都是我在学法轮大法后才获得的。我在修炼过程中虽然走过弯路,但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对弟子的救度。在我最艰难最困惑的时候,师父的大法给予了我无穷无尽的力量、信心和智慧。要是没有师父的一路呵护,没有大法的恩典,就没有我重生的机会,弟子千言万语也表达不尽对师父的感谢!弟子唯有听师尊的话,抓紧时间做好三件事,助师救度更多的众生免于坏灭,不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光荣称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