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辜负师尊的慈悲

写给还没有走回来的昔日同修们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学员了,修炼时二十岁,上大学二年级。一九九九年迫害开始,我也同其他大法弟子一样,经历了拘留、洗脑班、单位骚扰等等迫害,其中也有没走好的路。特别是有一段自我放弃的经历,差点失去生命。写下这段经历,希望能给那些曾经走進大法,后来因为自己没做好、觉得不配走回来的弟子们以启示,期盼他们能体悟到师尊洪大的慈悲,早日走回大法中。

那是在二零零一年,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我在洗脑班上突然感觉自己与法相隔(其实是因为我执著于个人修炼,使得邪恶钻空子),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隔离了,自己没有任何能力了,甚至连《论语》都背不出来了(个人修炼阶段背得很熟,常常以此认为自己法学得好——这是个大漏,也是旧势力阴毒迫害我的一个借口)。虽然我还有一丝正念拒绝写“三书”,但在怕心和人情面子的观念下,违心写下所谓的“思想汇报”,其实是变相的“三书”,只不过文字游戏似的、避重就轻的换种写法。

写完我就后悔了,内心十分痛苦;更痛苦的是,我好不容易回家,却发现藏在楼道里的大法书全部没有了。我知道自己做了大错事,心里想,师父不要我这不合格的弟子了,我不配看大法书了。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啊!没有大法书,连熟悉的《论语》也背不出来了,那时的苦啊。白天强打精神去上班;晚上到家就是哭。

这时邪恶的六一零又来找我,说我的“汇报”不合格,要重写,还让我去“转化”别的大法弟子,否则直接劳教。我拒绝写任何“汇报”,流着泪说:“你们要杀就杀,要关就关,这些事我一点不会做的。”我没有从法理上悟到这是一次从新做好的机会,只是抱着宁死不屈的想法,觉得哪怕不修炼,也不能再对不起恩师了;反正死都不怕,还怕说句“法轮大法好”的真心话吗?这次我拒绝配合邪恶,却出奇顺利的回家了。

人是回家了,可心仿佛在牢笼里。脑子里总在想,自己不配学大法了,又没有保护好大法书,对不起师父。天天沉浸在悔痛中,变成了另一种执著,表面上对大法很尊敬,可内心却放弃了大法修炼——理由是认为自己不配。常人都知道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却觉得自己不配念,活得十分消沉。

正在这时我怀孕了,心里隐隐约约感到是师父慈悲,让我好好活下去,还要保重身体(当时我瘦得只剩八十来斤,生活环境是邪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觉得生不如死)。怀孕期间,家人和同事朋友对我非常关心、爱护,甚至以前反对我修炼大法、被我视为“坏人”和“不可理喻”的人,也总是十分客气有礼。有一次和先生散步,碰上曾抓我的警察,他主动笑着打招呼,还祝愿我“早生贵子”。其实,我们从法中知道,大法弟子没有敌人,世人都是为法而来的。旧势力想利用世人对大法弟子行凶犯罪,目地就是所谓的检验大法弟子,并且把用来破坏性的检验大法弟子的常人、旧势力看不上眼的生命给销毁了。可师父是要尽量救每一个人,不允许旧势力利用人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如果大法弟子做得好,能把这一方有缘的生命都给救了。可是,我那时一味沉浸在自我放弃的痛悔中,丝毫没有想到身边世人的惊人变化是师尊的慈悲、大法的威德。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了好几个月。

到生产那天,入院检查才发现我的血小板远远低于正常值。我就想,这是自己的业力造成的,修炼以前做过坏事,修炼后还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连人都不配活了,这些业力我得自己承受。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师父是把我们的生命从地狱里捞起来,我们的业力大如山,靠个人的力量怎么能承受呢?所以产痛来时,那真不是一般的痛苦,医学检查我的血小板连正常人的三分之一都不到了,医院也没有血浆,就告诉我“必须自己尽力生,无法剖腹产,否则大出血没法儿抢救。”医生估计上半夜能生,就去值班室先休息了。后来护士们也睡觉了,整个产房剩我一个人,我咬着牙承受,痛到快昏迷的那种迷糊状态时,心里就剩下一句话反复念“师父,对不起”。可即使这样,我都不敢念一句“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因为觉得不配求师父帮助。

就这样熬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值班医生突然惊醒,发现护士们还在睡觉,以为我已经顺产了。她连忙叫醒护士们直奔产房,发现我已经半昏迷,羊水早破了,可产道没开,母子十分危急。资深的产科大夫被紧急从家里请到医院;医院让我先生在“同意放弃孩子、抢救母亲的责任书”上含泪签字。当时这些情况我都不知道,只是自己清醒过来,配合护士转移到手术台上。我身上接了各种线,按照医生要求打催产针、尽力生。过了一段时间,我痛得几乎又快晕过去了,迷迷糊糊听见老医生说“产道开不全,用产钳夹”。这时护士在我身边惊叫了一下:“孩子不行了。”这是她看监控器发现的。

那一瞬间,我内心突然生起一念:救护生命!让孩子来到这世间,让他(她)增加世上善的力量!我想让孩子学大法。我从内心深处恳求师父救救孩子!那个念头是如此强大,以至于我喊出了声:“师父救命!”

一瞬间,我突然看到自己的头前上方有蓝色的虚空,伟大的师尊和数不清的佛道神庄严慈悲的守在我的身边,严肃的看着我。我这才明白,原来慈悲的师父从来没有放弃犯错的弟子,一直守护着我的生命,是我自己固执的拒绝大法的救度啊。

这一瞬间,孩子竟然自己生出来了,医生连产钳都没有用,在早已没有羊水、产道不开的情况下,孩子奇迹般的出生了!而我也没有发生大出血。医生护士惊奇之余高兴的喊:“顺产,顺产,母子平安。”

在生命悬于一线的紧要关头,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救了我们母子的命。

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写下来,希望那些曾经走進大法、却因为邪恶迫害做了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慈悲救度的事,从而不好意思再走回大法的昔日同修们,请快快放下各种顾虑心、疑惑心,早日回到大法修炼中来。慈悲的师父一直在我们身边,等着我们早日明白过来,早日走回来!

体悟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